福州铁钉价格销售中心

我回到病房,疼痛古老而广阔……

读书村2018-01-26 15:37:02

寻找质朴生活,回到安静阅读点击上方"读书村"订阅



病中记

 文 | 子 非



1

从高处跌倒,肉体坠落

灵魂上升,一对即将分离的夫妻

用疼痛折磨对方,真正分开后

又用思念寻找对方,在外三科

12号病床上,我的灵魂找到了

编号为3012的肉体,找到了他的痛

他的爱与恨,亲人们祝贺我醒来

祝贺这对吵闹的夫妻重归于好

只有我自己知道,万千疼痛

在我身体的原野上奔腾

那是我豢养多年的蛊,冲出了圈

高楼的窗外是南山,隔着防护网

没有谁希望我跳出去放牧

 

2

我相信自己,把身体交给自己

多年来,我带领着它们,陷阵冲锋

在高地上拼死搏杀,透支忠诚

背叛忠诚,每一张化验单

都是我过度奴役自己的铁证

积攒三十多年的自信,比不过

医生紧皱的眉头,我居然还抬着脚

跟自己、机器、医生辩解

如同举着一个伪证,我对自己如此陌生

那些被肌肉保护的骨头,断裂了

肌肉却若无其事,就像我平时

混进人群里的那张平静的脸

 

3

天空是白色的,医院的墙是白色的

地板是白色的,床单是白色的

我还要和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医生

讨论白色的骨头,讨论开裂的走向

错位的多少,钢钉和钢板的型号、区别

他们走后,旁边一个二十多岁的心脏

跳着跳着就停了,一阵喧闹过后

病房安静下来,我低下头

仔细抚摸、整理自己那些骄傲的骨头

推演着手里的这副牌,被迫下注

却不知道对手是谁,窗外的阳光

照着白色高楼,一堆晃眼的白骨

 

4

时候到了,我把腿交出去

清洗、剃毛、消毒,我不得不

以看客的身份来到手术室的无影灯下

麻醉师有一张巫师的脸,让我的下半身

失去知觉,上半身保持清醒

我不敢正视自己的骨头,那个巫师

就和我聊天,聊有一个苦难的人

如何对疼痛敏感,只好使用两个人的剂量

聊有一个苦难的人如何对疼痛不敏感

药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也不知道疼

我们忽略了刀子划破皮肤的声音

电钻的声音,敲打骨头的声音

医生和护士的私语声,直到巫师站起身

关闭无影灯,把我的腿还给我


 

5

我回到病房,疼痛古老而广阔

像针、锥子、刀子、斧头、锤子

像墙上那只走走停停多脚的蜘蛛

我仰躺着,一会儿躺在轻盈的白云上

一会儿躺在冰冷的雪地上

包着伤口的纱布如骨头溢出来的部分

我不停地调换电视的频道

中央台和地方台;不停地和病友聊天

天上和地下,曾经的灾难、死亡之吻

成为某种资本、荣耀,三十多年了

是它们养活了我的身体,我就像一个游子

一次次出离,又一次次回到他们的怀抱

三十年后,我定会和它们相拥

一起殉情,永远的离开这个世界

 

6

窗外的燕子在雨中低飞,我静静地躺着

背着整个地球,身体发出磨损的声音

一位病友出院了,又来了一位

继续贩卖疼痛,有阳光的日子

我会在他羡慕的目光里,学习直立行走

这场意外摔伤救活了我,我看着自己

安静地翻阅一本已故友人的诗集

与来访的朋友聊天,靠在窗口

面对着南山偷偷抽一支烟,或想一点事

女儿经常来看我,我很听她的话

不说谎、不喝酒、好好吃饭、写诗

每一个护士都有一双大大的眼睛

我知道她是我的某个还没相认的亲人 




子非,原名谢星林。80后,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诗歌发表于《诗刊》《诗选刊》《星星》等刊物,入选多种选集和年度选本。创办诗歌民刊《乌鸦》。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现居陕西宁强县。

点下边标题阅读作者最新文章:·

·麻池河,我的诗篇……

·【微写作】子非:走下脚手架的王五


读书村dushucun2015—鲜活·有质地·接地气

主持人:丁小村

联系QQ及邮箱:12545194@qq.com

微信交流群:读书村·微写作/QQ群:281290150

微信扫描或者长按下边二维码订阅丁小村言

有趣、有质、有味儿:文艺的、思想的、感性的

点击下面“原文阅读”可以查阅订阅丁小村言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