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日的搭建】这…真的…只是个陈述句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2-21 09:49:2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据说99%的会展人都关注了中国会展哟!


写在前面  

千万别小觑国人的“智”造能力,你看国骂一经变异后是不是就堂而皇之地在各种场合粉墨登场了?经典也是没么容易被颠覆的,毕竟群众基础广泛、戏虐功能强大,所以时不时冒出个“狗日的***”体,连伟大的腾迅也未能幸免——有人撰文《"狗日的"腾讯》那是骂得声泪俱下、刀刀见血。

说狗是人类的朋友,而关于狗的成语却全是贬义词,这是中西方的文化差异所致。估计很多人并不清楚“狗日的”是怎么来的,我也是过了好久才闹明白,更惊奇它的源远流长与来历不凡,不胜感慨尧帝他姐在5000年前就先知先觉地玩起人兽恋,而且成功生育了六男六女,这似乎是颠覆达尔文进化论的最有利证据。不信你去《后汉书.南蛮传》卷八十六看看,这开枝散叶呈几何级增长的族群去向咱就不好刨根问底了。

还是想继续闲扯一番。曾经被姜文那篇《狗日的中年》勾起沧桑满怀,后来看到会展有个设计前辈写了篇《狗日的设计》传诵一时,想想我们这些做搭建的真苦逼,总被人取笑“没文化真可怕”,怎么也得有人掏出一只八角木工笔来勾一下存在感吧。



和朱重九一样出身贫苦,根红苗正,不够资格逃避那滚滚的革命洪流,就在山下等着那群傻傻分不清小麦、蒜苗的小鲜肉从城里来挑大粪 ,谁叫你们叫嚷 “城市套路深,我要来农村”。有个妹仔后来一吵架就骂后悔上了我的贼船,给一本《第二次握手》就坑了老娘一辈子!我一般也就耸耸肩:不是老农当年牺牲色相,有个黑五类狗崽子早就被红卫兵斗死在操场上了!恢复高考后,“小芳”先我一年回城去了一所美术设计院校,还算有良心,一年后又逼我考上,从此就踏上了设计这艘“贼船”。


记得有位设计界前辈在他写的《狗日的设计》中说,如同狗改不了吃屎一样在狗日的设计行当里干了一辈子,颇有同感。年轻时没有机会想躲上山下乡,年纪稍长却一个劲地想下海捞鱼,人家是一串一串的,咱就一条一条呗,填饱肚子不是问题,虽然都是沾上一身腥味。

一个学设计的,自从沾上搭建的腥味后,棱角快被刨平了,暗地里没少用墨斗弹一下离成功的直线距离有多远。

搭建与设计的关系是焦不离孟、砣不离秤的那种。设计师们整天骂骂咧咧说狗日的设计在中国特不值钱,不受尊重,吐槽说找个工作还得被人家问身体好不好,明着是关心你,暗地里的潜台词是衡量你是否具备没日没夜加班的体质。搭建就简单明了多,这摆明是纯爷们才能干的体力活,拧得了螺丝,喷得了油,没那个金钢钻就别来揽这个瓷器活。不过活干得再好,反正几千年了,都是被定义成生活在底层那类弱势群体,证明鲁班这个祖师爷干得就不称职。有人咋呼,有人鸣不平,说现在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不是那些每天在5A 级写字楼里面吃盒饭、打卡上下班的刚毕业的小白领们吗?人家目前收入低是没错,可咱劳动是为了生存,人家的劳动分明是跨越到了共产主义社会那种生活需要的高级层次,拿着三千的工资开着三十万的宝马每天呼啸着上下班的小鲜肉、小妹仔多的去。同是下九流,梨园的祖师爷李隆基那老头就靠谱得多,保佑明星们一个个现在都幻化成男神、女神了!看来这一千年的香火是没白供。

有时严重怀疑搭建的祖师爷或许是管仲那个老头子,或者柳永那个浪子,因为事实一再证明搭建其本质就是个倚门卖笑的营生。因为你既要讨得了组展方与展商这些嫖客的欢心,懂得搔首弄姿、摇尾乞怜;也要忍得了展馆方那些老鸨的盘剥刁难,受得了三天两头被无端拔几根狗毛的刺痛;还要吞得下门口那几个龟奴狗仗人势的气。察言观色、见风使舵的功夫自然也要勤加修炼,比如说你好不容易倚门卖俏讨得半两碎银、一碗残汤剩羹,遇到官家、嫖客们组织个年会活动什么的,你得深谙抠抠缩缩也要去打点一下的技巧,否则,即便你姿色过人,可有哪个嫖客又不是朝三暮四的?再比如,某日你刚拿起筷子就接到飞鸽传书说务必火速赶往某楚馆秦楼时,什么都可以忘,但千万切记带足银子。

搭建是个典型的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鸡早、干的比驴多、吃的比猪少的苦活。如果说留给招展的时间是一年,留给设计的是半年的话,那么留给搭建的就是几天——来得最早,撤得最迟!搭建无愧是急匆匆地选料,再急匆匆地进场撤场,善于在黑灯瞎火的展馆中瞅空啃上几口馒头、白天不懂夜的黑的那种。人家在台前唱念做打、腾挪跳跃,忙得不亦乐乎,你在幕后忙再多,其实大号是唤做“有来有去”还是“有去有来”都无所谓,反正你都是无人关注的小妖精,大王怎会来巡你这座山?


搭建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头头脑脑们在现场临时反复修改方案(瞎指挥)了。民营展会倒也罢了,最怕的就是那些政府主导的展会。特装倒也罢了,你按图纸没日没夜地刚刚将一个个标摊、台位搭好,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一群人拥着一小领导走进来,一番指指点点,这不行那不妥的。没办法,谁让这社会谁出钱就是大爷呢!领导的指示当然是必须要贯彻执行滴!承办方在一旁赶紧屁颠屁颠地配合着一番比划,指挥哥几个耐着性子一番折腾完毕,扳手还没来得及放下,然后更大的领导又来了,刚才还活灵活现的小领导立马毕恭毕敬,点头哈腰地陪着又是一轮检阅,哥们几个又一番东拆西装……接着更大的领导又来了……总之不提一些“建设性”意见誓不罢休,不然怎么刷他们的存在感?怎么体现他们的英明神武?

设计师们总是说被客户们改图纸虐哭,要知道你们坐在电脑前动动鼠标就成了,哥们往往得像个猴子似的上蹿下跳地拆装半天不说,更可怕的是这重复的无用功很可能是无偿白做的!后来每次看到那些进来“检阅”展前工作的,作为一个有底线、有节操的搭建者,我真的只想说六点:……,然后千万个草泥马从心头疾驰而过,最后有人感慨不已,提笔写对联一幅:

上联:一标两报三方案,不思四本五利六规范,竟只做七八九平米,十分无聊!

下联:十案九改八重做,再搞七审六论五开会,却只给四三二天,一群傻逼!

横批:狗日之搭建

世界上最漫长的等待,就是在等候打尾款不说,搭建也是个吃力不讨好的行当。做好了,那是人家设计的水准高;做差了,尤其哪天遇到展位坍塌了,估计展馆的押金也别想退了,要知道咱们赚到钱还没押金多。摊上这事,组展方、展商们他们也从来都是选择性地忽略掉自己的问题。当然在前期,狗日的搭建没少被他们提及“工匠精神”,比如板材要厚实、要坚固安全,看上去很高端大气……但是花费要很少——这不就是既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的节奏么? 话说回来,哪个搭建又不想贯彻“工匠精神”呢?你看人家雷布斯可一边喊专注,一边开杂货铺,可以一边说着极致,还一边说华为都是跟他学的……可人家再怎么减配、扮高冷,也有人愿意买他所谓“互联网思维”的账,连带狗日的搭建在人家心目中也是一碗可以不断稀释的“小米”粥,因为你无非标展就是两根铝合金加个螺丝一拧,特装就是射钉枪加两夹板嘛,你要报那么多钱干嘛! 他们觉得你的报价中始终利润惊人,总有无限压榨的减配空间,无怪很多做搭建的常常感慨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客户不断地砍预算却永无休止地提着高标准、严要求。

搭建应该归属于木工行业,可同样是个不能出人头地的活。都说行行出状元,见过蒯祥设计紫禁城当工部侍郎的,见过人家修人民大会堂当政协主席的,搭建这苦行当真还没有听说过蹦出几个出人头地的,好歹人家掏粪工还冒出个劳模时传祥。想来想去只剩下那帮修长城的奴隶,一不小心就搭了个华夏文明的象征,只可惜那年也被减配成了豆腐渣工程,所以孟姜女一下就哭倒了。其实人家意大利导演安东尼奥尼在1972年拍的纪录片《中国》就指出,从军事艺术上来说,长城是个失败的案例,也没有宇航员说过唯一能在太空中看到的人造工程就是长城。但这并不妨碍被咱们中国人睁眼说瞎话地成功意淫N年,据说至今仍然有人深信不疑。这里似乎八卦的方位有误,谁让人家奴隶们好歹是泥瓦工。咱们再扯到水浒传里去,里面得善终的可都是几个手艺人,比方说萧让、乐和、皇甫端、安道全、金大坚,可特么偏偏没有一个是做搭建的。又有人说你们有那个天才的木匠皇帝朱由校,还有那个航海钟的发明者老木匠约翰·哈里森呀,可人家一个是业余的,一个从此改行成了钟表匠。

搭建其实也是个变相的空气净化器。辛辛苦苦地窜高上低,还得忍受严重超标的甲醛、苯类气体和刺鼻的胶水味,不被熏倒在地就等于为开展颁发了室内空气质量检测合格证书。转眼就到撤展拆卸的时候,空调自然早停,关灯节流也是少不了。忍着昏暗的灯光,几锤下去,刚才还神气活现的展装轰的一声倒下来,一股扬尘腾空而起,世界50000+强的企业都匍匐在咱哥几个脚下!热成狗的咱们还捏着鼻孔眼睁睁地看着身上的汗水被瞬间吸干,再小心翼翼地将这些零零碎碎抬上车,一不留神,祖上传下的DNA就被枪钉永远留在了上面。紧接着,师傅手档一挂,油门一踩,一声咆哮趁着夜色冲出大门,像做龟孙一样送到指点地点。时间过得够快,已记不起背负起不环保的骂名有多少年了,只是——咱们不生产什么,咱们只是特装的搬运工!

唉,这狗日的搭建!

 



中国会展(cce2001)编辑报道


作者:醒木


往期热读TOP5

您有一条来自《中国会展》的真挚祝福

突发 | 攀枝花会展中心发生枪击案,涉市委主要领导

年度 | 2016中国会展10大新闻

特朗普获胜,或引发中国会展经济三大变化

历届广交会珍贵照片回顾 看百届贸易发展变迁史


中国会展

同道中人,快进来啊~

【中国会展朋友圈招聘群】QQ:524213130

  【中国会展新闻热线2群】QQ:512573111

  【中国会展展会信息群】QQ:178987010

欢迎大家加入!


长按即可关注中国会展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