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那里疼,竟然要我张大嘴跪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1-12 14:02:5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程晓晓醒过来的时候又是狼狈不堪的场景,浑身都是和男人翻滚过的痕迹,下面还隐隐作痛,仿佛在控诉着主人的使用过度。

 

“禽兽!”程晓晓用沙哑的声音冷冷地啐了一口,随后便打算起床离开这个让她作呕的地方。

 

“拿身体赚钱的人也有资格矫情?”不料却听到一句讥讽的声音。

 

“呵,”程晓晓闻声望去,冷笑着道,“穆大少今日好大的雅兴,怎么,被我这具用来赚钱身体迷住了舍不得走了?”

 

穆向天听她这话仿佛一瞬间被点燃了炮火,立刻就扑上前来狠狠地掐住程晓晓的脖子:“你是嫌自己不够下贱吗?像你这种女人,我要多少有多少!”

 

“咳咳,”程晓晓昨天本就被折腾的难受,这会儿被掐住了脖子只觉得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忍不住开始踢蹬着腿不住地挣扎。

 

穆向天毫不怜惜地压制着身下的人,另一只手又开始在伤痕累累的身上肆虐,“装什么贞洁烈女?除了欺骗别人的感情,你还会什么?”

 

程晓晓的眼前有些模糊,却是努力地扬起一抹嘲讽的笑来,“没掐死我的话等会儿记得给钱,咳,我的脖子可不是白给你掐的!”

 

穆向天狠狠地看着这个连心都没有的女人,等对方快要呼吸不过来的时候,这才粗鲁地将程晓晓放下来,随后不再看对方一眼,扔了张支票便离开了。

 

“程晓晓,现在的你真让我觉得恶心!”穆向天握着门把手冷冷地道了一声,而后直接摔门离去。

 

砰的一声巨响像敲击在程晓晓的心上,不过此刻的她却无半点儿反应,大约呆坐了有三四分钟,这才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起身,拿起了地上的支票,发出一声冷笑,“彼此彼此。”

 

开机的时候就看见有好几个未接电话,最近的还是凌晨三点多打来的,她想了想给电话的主人去了信息,约了对方在西城餐厅见面。

 

她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给不了对方想要的,还不如直接说清楚。

 

到了餐厅的时候,凌城哲显然已经等了一会儿了,看到程晓晓过来便立刻焦急地走上前。

 

“晓晓你在哪儿,昨天打了你一晚上电话你怎么不接?”

 

“我没事,怎么了?”程晓晓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道。

 

“没有,昨天去看伯母的时候她说联系不上你呢,就让我帮着问问的,你在哪儿呢,中午一起吃饭吧,等中午的时候一块儿去看看伯母。”

 

“嗯,我一会儿就过来。”

 

“你怎么了,怎么看上去气色不太好?”凌城哲关心地道。

 

“没有啊,可能没怎么睡好吧。”程晓晓勉强笑了笑道。

 

凌城哲叹了一口气道,“晓晓,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固执呢。我们不是朋友吗,只要你接受我的帮助,不管是伯父还是伯母,都可以好过一点儿,大不了以后等你赚了钱还我就是了。”

 

程晓晓摇了摇头,勉强笑了笑道,“我已经筹到钱了,谢谢你。”

 

“什么?”凌城哲仿佛没想到程晓晓会突然这么说,顿时脸色有些不太好的道,“晓晓,你不要意气用事,这么多钱哪里是你一下子就能筹到的。”

 

程晓晓摇了摇头不再多说什么,换了个话题道,“我今天来是和你说清楚的,这几年谢谢你的照顾,不要再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了,而且,我也不希望我妈妈再误会我们。”

 

“晓晓!”凌城哲有些激动地攥住了程晓晓的手臂,痛苦的道,“你是不是还在为了三年前的事情怪我,我......”

 

话还未说完就被程晓晓打断了,“我没有责怪你,你不过是告诉了我一个残忍的真相,不过,我也不会原谅你,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了。”

 

程晓晓说出决绝的话语,不待对方有所反应,便转身离开了。

 

三年前,在那个最美好的年纪,她和穆向天还是还是全校公认的金童玉女,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会有一个圆满的结局,可结果呢,所有的一切却只是一个骗局。

 

美好的邂逅,浪漫的追求,无微不至的体贴,不过是对方编造的一个虚无的谎言。

 

“不愧是我们京城五人帮的领军人物啊,连我们公认的高冷校花都这么轻而易举的追到手了!”

 

“承让,愿赌服输,记得回头把你们的赌注都给我送来。”穆向天嘲讽的语气至今回想起来都像一根根针一样戳在自己的心上。

 

“哈哈,那是当然,穆少让我们看了这么一场好戏,怎么着也要付点儿门票啊。不过话说回来,第一校花的味道怎么样啊,还不赶紧跟兄弟们说说......”

 

“......”

 

多么可笑啊,当她从门外偷听到那一段对话的时候,她甚至想自欺欺人地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可是接踵而来的却是更深的绝望。

 

穆氏早有收购她爸爸公司的意思,公司破产,不过是穆向天的父亲给他的一个考验,而自己,就像一个小丑一样眼睁睁地看着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程父卷款潜逃,只留下她和重病的母亲。

 

凌城哲早就知道这一切,却偏偏在那个时候才告诉自己真相,对于程晓晓而言,他们都是一样的,都不过是一群玩弄感情的混蛋。

 

她原本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和这些高高在上人有所交集,却再一次因为钱屈服在穆向天的身下。

 

已经无所谓了,尊严,爱情,反正她早就一无所有了……

 

“……”

 

“妈?”程晓晓收拾好了心情便笑着推开门,坐到床边看着自家大病初愈的妈妈。

 

“是晓晓啊,城哲怎么没跟你一块儿来啊。”

 

“人家也有工作啊,怎么可能天天都有空呢。”程晓晓失笑道,“而且和你说了多少遍了,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您能不能不要老是乱点鸳鸯谱啊。”

 

“你这孩子,我这么着急还不是你都这么大了也不给我找个男朋友吗!”齐青青咳了咳嗓子道,“我这病一直治不好,整天就这么吊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去了......”

 

“妈!”程晓晓皱着眉打断她的话,他惯不爱听她讲这个。

 

“你听我说完,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我就想在我还在的时候,能看到你有个好的归宿,你这孩子怎么就一点儿都不着急呢。”

 

“我......我接个电话。”程晓晓还没来得及反驳,穆向天的电话便到了。

 

“你想干嘛!”程晓晓语气不善地道。

 

“怎么,今天的支票可是已经给你了,难不成还不能给你打电话了?”穆向天在电话里冷笑道。

 

“那请问这位金主,你有什么事吗?没有事的话可不可以不要耽误我做下一笔生意。”程晓晓一瞬间便冷下了口气道。

 

“你敢!”穆向天口中带着刺骨的寒意透过电话的另一头传过来,随后冷冷地道,“给你发个地址,现在就给我过来,迟到一分钟,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陪你耗。”

 

话音刚落,便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忙音,程晓晓蹲下身子只觉得一阵晕眩,只要等他玩儿腻了,她就可以摆脱他了!

 

“天子,这次准备回来待多久啊?”帝都最高档的私人会所里此时迎来了一批特别尊贵的客人,周越看着好不容易又聚在一起的几个兄弟笑了笑道。

 

“短时间内不会去M国了。”穆向天心不在焉地晃着杯子里的红酒,随意地敷衍道。

 

“怎么了今天,兴致不高啊,哥儿几个都是特地过来给你接风的,你这样有点儿不给面子了吧。”

 

“我......”

 

话还未说完,房间的门就被打开了,程晓晓被服务员领进房间,看向一边的穆向天,随后又看了一眼另外几个熟悉的人,随后冷笑一声,自然是知道穆向天想干什么了。

 

“你是程晓晓?”周越有些吃惊地看向来人,随后又偷偷地看向穆向天。当年的事情在场的人都清楚不过,这两个人不是早在大学的时候就崩了吗,怎么这会儿又搞到了一起。

 

凌城哲脸色难看看着程晓晓,不知道为什么她又回去和穆向天在一起了。

 

“这么快就来了?”倒是穆向天,似笑非笑地看着程晓晓,拍了拍身旁的位置道,“还不快点儿过来。”

 

程晓晓无视了身边探究的目光,直接坐到了另一边,穆向天的脸瞬间便黑了。

 

“呵呵,这是怎么一回事啊?”周越有些尴尬地道。

 

“还能是怎么一回事,昔日风光无限的A大校花,如今只能靠卖肉为生了,偏巧还被我遇到了。”穆向天一脸嘲讽道,仿佛只能在程晓晓的脸上看到一丝狼狈,就能得到快感一般。

 

“穆向天!”凌城哲立刻便站了起来打断了穆向天的话,随后走到程晓晓身边,脸色不好地看着他,“适可而止。”

 

穆向天的脸色更加阴沉了,随后讽刺地道,“哟,没想到从天之骄女沦落到酒家女,还有人保驾护航呢。”

 

“天子,少说点儿。”周越拉了拉他道,凌城哲喜欢程晓晓的事情不是秘密,恐怕除了穆向天之外已经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了,穆向天现在搞这一出,只会让大家都难看。

 

况且,看程晓晓这身打扮,根本不像什么酒家女,也不知道是怎么被穆向天弄过来的。

 

“怎么,连你都心疼了?”穆向天冷冷看了他一眼,随后走到程晓晓身边,俯下身子在她耳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程晓晓瞳孔一缩,随后捏紧了拳头,从桌上拿起一杯红酒,装作笑意盈盈的模样道,“穆总请。”

 

谁知穆向天就等着这一刻,直接一甩手,就着身高的优势,将就倾数洒到了程晓晓的脸上。

 

酒杯碎裂到地上的声音,伴随着满脸的鲜红,程晓晓一声不吭地擦了擦自己的脸,而后不在意地笑了笑道,“穆少真是会开玩笑。”

 

“穆向天!”凌城哲目光眦裂,随后一拳想要打到穆向天的脸上,却被程晓晓一把推开,承受了凌城哲全力的一击。

 

“天子!”所有人都站了起来看着一触即发的两个人。

 

穆向天的眼睛瞬间就红了,扑上去对着凌城哲就是一顿狠揍,凌城哲看到自己把程晓晓打倒在地瞬间便蒙了,一连挨了十几下。

 

“她就算是个鸡,也是老子的女人,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动手?”穆向天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程晓晓也没有过来扶她。

 

地上的碎片染红了白皙的手掌,程晓晓无所谓地站起身笑了笑道,“穆少还有什么事吗?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急什么,我这些兄弟都这么想为你出头,你不给他们敬一杯酒再走吗?尤其是地上的这位,还想要为了你出头呢,总不能一点儿表示都没有吧。”

 

“当然是要道谢的。”程晓晓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随后走到那些人身边挨个儿敬酒。

 

这些人还是和三年前一样,不一样的不一样的只是自己罢了。等到走到凌城哲面前的时候,凌城哲一言不发地坐起身,看也不看程晓晓手里的酒,反而怔怔地看着刚刚已经肿起来的地方。

 

“既然凌少不赏脸,想来是想让你用嘴喂他喝了。”穆向天嘲讽地发声。

 

“穆向天!”凌城哲虽然很喜欢程晓晓,但是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被这样对待,只觉得屈辱。

 

“怎么,凌少这么想怜香惜玉,也要看看人家愿不愿意领你的情了。”

 

话音刚落,程晓晓便直接喝了一口酒,对着凌城哲的嘴便惯了下去,穆向天一瞬间就被这个场景激的眼睛都红了,随后拿起一边的红酒杯便砸了过去。

 

凌城哲立时转了个方向护住了程晓晓,这一幕郎情妾意被穆向天看到了却更觉愤怒,上来就把两人给分开了。

 

“滚回去!”穆向天阴着脸对着程晓晓吼道。

 

程晓晓咳嗽了两声,随后满不在意地擦了擦嘴离开了。

 

“凌城哲,你很好!”

 

“你说你有我妈合适的骨髓适配者的消息是不是真的?”程晓晓难得地乖乖等在穆向天包|养她的屋子里,等人回来了便着急地上前问道。

 

穆向天阴沉着脸看她,“我让你用嘴喂凌城哲,你是不是还在心里偷笑,终于能摆脱我,换个对你更体贴更喜欢你的金主了?”

 

程晓晓皱了皱眉,“我跟凌城哲......”

 

“闭嘴!”穆向天阴狠地打断了她,随后把人粗鲁地扔在沙发上。

 

“你干什么,你放开我?”程晓晓看着穆向天近乎疯狂的模样被吓到了,往日里这人虽然对自己各种不好,却都没有今天这么可怕,让人感觉他就像要杀了自己一般。

 

穆向天本就气疯了,这会儿看到程晓晓还在拼命地挣扎,只以为她是刚刚见过了凌城哲才会这么大的反应,眼睛红的想要杀人,扯下自己的皮带就把人绑住,撕了程晓晓的衣服,狠狠地掐住了她的脖子。

 

随后看到程晓晓脸上被打肿了有些充血的伤口,毫不客气地伸出手抓住蹂|躏一番,直看到身下人意料中的疼到发抖,另一半边完好的脸疼得瞬间失了血色,这才满意地停了下来。

 

这有这样,她才会长记性,只有这样,她才不会离开他。

 

“咳咳,你,你放开我!”和之前几次的威胁不同,程晓晓是真的感受到了身上之人的杀意,吓得蜷起了身子,不停地踢蹬着穆向天,做着无谓的抵抗。

 

“怎么看到了自己的情郎你还想做贞洁烈女了吗?”穆向天一手掐着程晓晓的脖子,一手在她的身上游移,“我告诉,你死也只能死在我的床上,贱人!”

 

“唔,”程晓晓难受地想要喘气却又被掐着脖子,痛苦地涨红着脸,仿佛下一秒就要晕厥过去,可是穆向天却仿佛什么都没看到一边继续着自己的恶行,脑子里不停地叫嚣着掠夺,和索取......

 

直到身下的人停止了挣扎,穆向天这才如梦初醒般恢复了冷静,随后看到的就是便是已经没有了动静紧闭着眼睛的程晓晓。

 

穆向天惊得立刻收回还掐着程晓晓脖子的手,随后探了探她的颈动脉,这才颤抖地松了口气,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赶紧起身走向自己的书房,从里面拿出一个小药瓶取出了两粒药吞下去......

 

程晓晓醒过来的时候,穆向天已经不见了人影,她摸了摸还在隐隐作痛的脖子,刚刚那一刻她真的以为自己要死掉了。她不能死,她死了,就再也没有人照顾自己的妈妈了。

 

拖着疲惫的身子想要去卧室拿点儿伤药涂在自己不堪重负的部位,路过书房的时候便看到一个人影孤寂地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乍看一眼差点儿吓了她一跳。

 

程晓晓看着那个熟悉的影子,背着光线沉默地坐在里面一言不发,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到了一股浓重的绝望。她吞了吞口水,想到自己还在医院的母亲,还是毅然地走了进去。

 

穆向天这会儿已经冷静了很多,看到她过来也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还没被做够吗?”

 

程晓晓不听他口中的嘲讽,只觉得眼前的人似乎有些重影,随后闭了闭眼睛鼓足了勇气,“你说你找到了我妈的骨髓适配者,是不是真的。”

 

穆向天嗤笑一声,就知道这人不是为了自己而来,随后从旁边拿出一张纸扔到地上,赫然是骨髓的匹配点达到了手术标准的报告。

 

程晓晓蹲下身子,哽咽地看着手里的报告,她的妈妈有救了!随后激动地想要站起身,便觉得一阵晕眩,便人事不知了。

 

倒下去的那一刻,只看到那双向来冰冷无情的眸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流露出这种绝望的孤寂。

 

“等退烧了就好了。”顾朝明被穆向天喊过来给昏迷的程晓晓打了点滴之后,便走了出来,“我比较担心的是你。”

 

刚刚程晓晓脖子上这么严重的掐痕他不是没有看到,原本穆向天的躁郁症已经在好转,现在看来只是被他隐藏在身体内部一直隐忍不发罢了。

 

“我好得很。”

 

“病人都觉得自己是没有病的,你当年既然找到了我,那就代表你自己也意识到了。”顾朝明有些无奈,“我的建议是你应该放过这个女孩子。”

 

“不可能!”穆向天刚刚才恢复的平静就被打乱了,红着眼睛死死地盯着顾朝明。

 

“你现在的状态真的很严重,你忘记自己在M国时候的情况了吗?难道你想要在屋里的那个女孩儿被你杀死吗?”

 

躁郁症不同于抑郁症,患者发起病来,随时有可能伤害身边的人。

 

“我不会杀了她的。”

 

“你已经差点儿杀死她了,如果你真的想治好自己的病,就不应该再让生病的导火索留在你的身边,伤人伤己。”

 

穆向天沉默了好一会儿,就在顾朝明以为他终于想通了的时候却听他用极端冷酷的声音道,“我不会放过她,就算是死,我也绝对不会放过她。”

 

顾朝明身为国内首屈一指的心理医生,经历过各种各样的心理病人,却还是被穆向天此时的表情吓了一跳,他毫不怀疑,这个人之前是真的想拖着屋里的那个女孩儿去死。

 

“你只是我的医生,尽力控制我的病情才是你该做的,至于我要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过问。”穆向天的眼神里没有丝毫的温度,他只知道,所有想要把程晓晓从他身边抢走的人,他都要除掉!

 

就算是程晓晓自己,也绝不例外!

 

程晓晓醒过来的时候顾朝明已经走了,穆向天还留在她的床边一动不动地坐着。

 

“呵,”程晓晓像大病了一场的人一般发出难听的嘶哑声,“穆少既然恨不得杀了我,又何必费心思把我救回来。”

 

每一次,这个女人的话总是那么容易挑起自己的怒火,看到女人脖子上还残留的掐痕,穆向天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而后才让自己稍微平静下来,淡淡地看着程晓晓道:“我想怎么对你是我的事情,你……你好好儿休息。”

 

说罢,未等程晓晓又开口说出什么难听的话,穆向天直接便起身离开了这里。程晓晓看着对方略显匆匆的背影,颇有种狼狈的感觉。

 

“呵呵,”程晓晓自嘲一声,像穆向天这种没有感情的人,怎么可能露出那样的神情呢。她怕是被掐出毛病来了,连眼睛都有些花了。

 

第二天早上,程晓晓看着镜子里依然青紫的掐痕忍不住有些后怕,就算被穆向天控制的日子再难熬,她也是不想死的。她一定要尽快离开穆向天,否则,她迟早会被那个疯子杀了。

 

答应了妈妈上午要陪她去做检查的,程晓晓找出一条丝巾围在脖子上。虽然天气还没有转凉,戴条丝巾显得有些奇怪,好在她的嗓子还没恢复,听上去沙哑难听,她也可以用感冒给搪塞过去。

 

“……”

 

“妈妈。”程晓晓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凌城哲早早地来到了床边,进来的脚步顿了一下,随后又恢复了平常。

 

“晓晓来啦,”程母今天的心情不错,气色也好,看到程晓晓立刻招了招手示意自家女儿过来:“你这孩子,还说和城哲没什么,瞒着我这个母亲呢是不是?”

 

“妈,我们真的没有……”程晓晓下意识地想解释,却被凌城哲给打断了。

 

“阿姨,晓晓是不想让您担心。”凌城哲笑着接下了话,安慰程母道:“她和我说过了,一切等您的病好了再说,我等得起。”

 

“这孩子,就是死心眼儿。”程母满脸不赞同地道:“城哲,你也不要太惯着我家晓晓了,她就是被我宠坏了。”

 

“妈……”程晓晓很想解释自己和凌城哲没有关系,但是看着自己母亲眉眼间灿烂的模样,终究是把话吞回肚子里去了。

 

时间已经不多了,要是再找不多合适的骨髓适配对象……如果是那样的话,她希望她的妈妈每一天都能开心一点儿,不要再浪费更多的精力担心自己。

 

送程母进了化疗室,两个人安静地在外面等待。大约过了几分钟,程晓晓冷淡地打破了沉默:“你怎么又来了?”

 

“阿姨地身体本来就不好,我过来能让她开心一点儿,不是很好吗?”两个人绝口不提昨天发生的事情,凌城哲坦荡地道:“而且我这么做也不全都是为了你,阿姨一直对我很好,就算是普通的长辈,常过来看看也是应该的。”

 

“嗯。”程晓晓轻轻的应道,眼皮微微下合,不全是为了她,也就是很大的可能是为了她,凌城哲还是和以前一样,说话总是说一半,留一半。

 

“阿姨在里面应该还有一会儿,你还没吃早饭吧,想吃什么,我去买。”见程晓晓同意了,凌城哲有些高兴地道。

 

“随便,谢谢你。”程晓晓心不在焉地道。

 

“没事儿,那我走了。”凌城哲伸出手想摸摸程晓晓的头,却被她反射性的躲开了,左手还尴尬地留在空中,凌城哲自嘲地笑了笑,随后便若无其事地收回了手。

 

“……”

 

“穆少,只是个情人而已,您有必要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吗?”老刘载着穆向天前往医院,想了想还是提醒道。

 

捐献骨髓这种事情会不会对身体有害,谁也说不准的,说实话在穆少去输血配对的时候他就已经很不能理解了,偏偏两人的骨髓居然适配成功了。

 

“你管的太多了。”穆向天淡淡地道。

 

“是。”老刘立刻噤声不再多话,心里却打定主意要把这事告诉夫人了,否则少爷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不要说是饭碗,他连命都保不住了。

 

“等等。”穆向天突然叫停了老刘,从车窗外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

 

随后他冷笑一声,在程晓晓母亲的医院里偏巧碰上了凌城哲,说是巧合,谁相信?

 

这么想着他立刻便打开了车门迅速地下了车,难怪昨天这两人这么浓情蜜意搞的和一对似的,原来早就是一对了。

 

“晓晓,我买了你最爱吃的汤包,还有豆浆,赶紧吃吧,等会儿阿姨出来,要力气的地方还多着呢。”凌城哲回到医院哄着程晓晓道。

 

“谢谢。”程晓晓心思都在昨天穆向天说的找到了母亲适配骨髓的事情,这会儿并没有发现凌城哲的口气有什么不对。

 

“怎么这么不小心,都吃到嘴边了。”凌城哲看着程晓晓敷衍的模样有些无奈,拿起餐巾纸帮她擦去汤汁。

 

“不用了……啊!”程晓晓这才回过神来,还没有把推拒的话说完,立刻便被突如其来的拉扯力量拽进了拽到了一边,随后抬起头便看到那个另她恐惧的男人。

 

“穆向天你在干什么?”程晓晓挣扎着想要回去,她妈妈还在化疗呢,她不能离开的,这家伙又是发什么疯!

 

“我干什么?”穆向天冷笑一声,手下直接用力将程晓晓摔在了地上,周围的病患家属看到这边的动静都开始围了过来,程晓晓难堪地低下头遮住了自己。

 

“向天,你又发什么疯?”凌城哲追上来想把程晓晓扶起来,却被穆向天冰刀一样的眼神钉在了原处,他毫不怀疑,若是他真的碰到了程晓晓,穆向天下一秒就会和自己拼命。

 

“我发什么疯?”穆向天嗤笑一声,随后整了整刚刚被弄乱的衣服嘲弄地道:“这个女人收了我的钱,答应做我的情人,结果呢,她的母亲因为我的救助活到现在,她却在医院里和别的男人纠缠不休,我只是教训教训她,你又算什么东西。”

 

程晓晓对其他的人来说不算陌生,这一层的病人都是长期住院的,一开始经常看见程晓晓和凌城哲陪母亲看病,俊男靓女的很是吸引人眼球,还在羡慕这男孩子对丈母娘和妻子真是好,却原来这女人居然是别人的情妇!

 

也难怪,一看这女人的长相就是个狐媚样子。周围看热闹的人顿时就向程晓晓投去了鄙夷的目光。还以为这女人是个孝顺的,没想到勾搭了一个不算还要再当着母亲的面再勾搭一个,也不知道这人的妈妈是不是就是被她这骚样子给气病的。

 

恶意的目光随着穆向天的话音刚落从四面八方传过来,程晓晓难堪地倒在地上一言不发。

 

“……”凌城哲被穆向天说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随后冷着脸道:“她的钱我还给你,你现在离开这里!”

 

“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穆向天只要一想到自己刚刚看到那一幕在他不知道的这些天里天天发生,就克制不住伤人的欲望。

 

多可笑啊,这两个人,一个是自己曾经的兄弟,一个是自己曾经的恋人现在的情人,居然搞到了一起!

 

“就凭晓晓她根本不愿意和你在一起!”凌城哲冷冷地看着穆向天道。

 

“呵呵,”穆向天嗤笑一声,听到这话反而冷静下来了,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道:“你确定她和我在一起是被迫的吗?”

 

“你什么意思?”凌城哲看着对方的表情觉得有些不妙,可是这些年没人比他更了解,程晓晓是不会再爱上穆向天的。

 

穆向天冷笑一声,抓着程晓晓的脖子好不温柔地扯向自己,在她的耳边轻声地说了几句话,便看到程晓晓惊恐地望向自己的眼神,随后才满意地放开了她重新站起来。

 

穆向天靠站到一旁,悠悠地看向这两个人,随意地道:“程晓晓,他不是说你一直想你开我吗,我是个开明的金主,现在就给你一个机会。”

 

“你欠我的钱我也不要了,反正你那具僵尸身体我也操够了,用过的破烂货凌少既然愿意赏脸,那你就去好好儿伺候吧。”说罢,便轻蔑地看了凌城哲一眼起身准备走人。

 

“不,不要,我和你走!”程晓晓立刻惊慌地拉住了穆向天,看在别人眼里就像是一个摇尾乞怜的可怜虫一般低声下气地道:“是我错了,我以后绝对不和任何异性说话,乖乖地当你的情人。”

 

“晓晓!”凌城哲不可置信地看着对方,眼神中满是震惊。

 

然而程晓晓现在根本就听不到凌城哲的叫唤,舔着脸乞求穆向天的原谅。

 

“求人就应该有个求人的样子,怎么,你重病的母亲没有教过你吗?”穆向天背着身子冷冷地道。

 

拉着穆向天衣角的手顿时紧了一下,随后像是终于放弃了什么一般,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毫无尊严地跪在了地上,嘴里轻声地道:“求求你。”

 

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后续!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