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阳诗群•22】杨健民的诗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5 14:56:0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上方“莆田长谷”可订阅哦!
11月23日,在年微漾的支持下,小编开通《莆阳诗群》专栏,开篇之作《归来的文献名邦》集中展示了20位诗人及其佳作。此后,陆续刊发了巫小茶、郑建华、肖潇、罗西、田荔琴、沧海、麦田、石瞒芋、陈丽萍、正中、李德辉、林双喜、李智强、林落木、涂雅丽、南夫、卢奇霞、元然、戴玉梅、张明昭、张玉泉等21位莆仙诗人的个人专辑。
至今,“莆田长谷”微信公众号已经开通《绿剑邮谭》(王振宇·福州)《闻锺戳话》(杨文忠·河北邢台)《太平美邮》(董津洮·北京)《戳记抗战》(邹小亮·南昌)《老鹤话邮》(赫建·长春)《佳邮赏析》(梁耀华·武汉)《抗战侨批》(黄清海·泉州)《启五论邮》(郑启五·厦门)《封中莆阳》(陈俊·莆田)等9个集邮类专栏,以及《莆阳诗群》(年微漾发起,多人参与)《罗西爱说》(罗西·福州)《风月斋诗话》(朱金明·莆田)《在咖啡》(田荔琴发起,多人参与)等4个文艺类专栏。
杨健民
1955年出生于莆田仙游,毕业于厦门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任《东南学术》杂志社社长、总编、研究员,著有《艺术感觉论》《批评的批评》《中国梦文化史》《健民读书》《健民短语》等专著多部。
1
楼下站着一排树,
我在楼上俯视它们。

其实,我并不习惯于俯视。


站在楼下,我只能仰望,
想想它们的高度,

我突然找不到自己的影子。


树是大地长出的阴谋,
只有风的小令会摇动它。

风一裏挟,我的灵魂空了。


一辆车泊在树下,压着
树的根部。我听见年轮

青筋暴突,硌痛半个世界。


天低下来,覆盖树的心事,
树梢被悄悄封存在土里,

我叫不出它的一个角度。


时光永远被尘世雕刻着,
只有树,在我眼里默默爬行,

无论俯视,还是仰望。


不要叫出树的名字,
就像不再戳穿影子的梦。

阳光虽然热烈,却一直飘移。


只有树依然坚定,依然执着,
即便一枚叶片飘落,也要以

飞翔的姿势,归隐在地上。


此刻,我站在楼上看树,
树已经在楼下站了多少年。
这种俯视,只能是我的望断。
2
在咖啡
越上一级台阶,整条街都在喊
书本邂逅了一个魏晋的过客

在咖啡,却不在心思


离心情一寸远的地方
存放着千年风暴,锁定深色

所有搅拌都变成喘息


咖啡,思想的一座颗粒
沉浮,暗涌,站立得有些断续

于是,想把风吊起来狠揍一顿


叩问嘴唇,哪条记忆被你掀起
觉得生活在宋朝会更好些
那是在咖啡,在状态,在时间……
3
元旦
一盏似醒未醒的处女般的红酒,
焦急地等待着今年和明年的交杯。
“庆祝”其实是两个最没用的字眼,

就像天亮了月亮还高挂在天上。


年底的盘点是冬天的一种宿命,
太早接近春天,让我有些惶恐。
今年我的会议笔记本只写了三行:

一行心情、一行交代还有一行劣迹。


记忆依然被我毫不客气地忘却,
从此找不到昨天也找不到明天。
那个有风的夜晚我逃离去了哪儿?
只有一直眨眼的路灯在数着我的脚步……
4
去向
夜翻出梦的去向
风牵引蒲公英的去向
揪住马年一抹恍惚的尾巴

我对自己说,天亮就出发


我是一幅被人狠狠钉上去的画
穿透墙壁的黑暗,尘埃走失了
犬吠锯断我呼吸的去向

风把夜烫出了几个窟窿


值得留恋的还是为风所动的帘
它不需要什么去向只需要掀动
于是我想挪动一片午夜的森林
修改一下去向,回到从前
5
与一朵花对视
与一朵花对视
目光被多次授粉
所有鼻息都是一种途径

我却等不到她的凋零


只有蝶翅在煽动她
轻轻卸下一颗露珠
站不住的美丽与夜相扶

宁可死在自己的季节


折叠起感觉里那座村庄
把所有心事藏在院门里面
沉入词语,与过客无关

一节一节咬住梦的疼痛


与一朵花对视,在今夜
如同千里之外遇见你
如果我搬不出体内的伤口
就用孤独填满我的一世
6
两根白发
两根白发除去一种年龄
岁月好像长成零点零几
它飘然落下

悬浮起一夜的匍匐


成熟是白发的立方
一根一根堆积
生命于是被抬起
人,从此有了高度
7
伤口
不知道它有多大
从夏威夷漂到基隆港
装得下那么多国家和岛屿

却装不下我一个人的呼吸


横贯半个地球,举着太阳和浪
找不到墙壁、街角和边缘
岁月尚未愈合,国籍、人种交织成痂
只好把它咽下喉咙,等待坍塌的一天
再狠狠嚼碎,用割伤的舌头
吐出血色,为太平洋还魂
8
立冬
立冬,我颤巍巍登上屋顶,
天空是镜,照着我的身影。
有一粒黯然悄悄抵达,然后

告诉我:你也……立冬了。


身后有一座秦时的宫浮起,
里面寄存一千个萧然。
我准备了一颗微漾的心,
浸在壶里,等待下一个春天。
9
小雪
我是一千年前的那朵雪花
卷着十万年生锈的乡愁
把秋天越甩越远

把夜晚越拉越长


在这个城市很难见到雪
我把所有的诗都堆成雪人
额前有风,闪过一种飘

小雪来了,只是节气而已


记得那年在北京,一片雪
追得我从东单跑到西单
突然觉得自己卑微起来

承受不了一朵洁白的重量


天空失语我也失语
我把身上的雪片都注上音标
拼出一则后现代的冬天

离深秋很远,离初夏很近


我在长安街上摔了一跤
突然想起某某诗人说的
一百朵雪花空中跳舞

两百条大腿地上发抖


我是一千年前的那朵雪花
带着十万年日历的眼
酝酿着今年迟到的冷

以及一场南方弯弯的雨


一定会有一种绽放告诉我
南方是蓄势待发的北方
我稍微侧了下身子
发现梦短了,剩下寂寞
0
祖屋
祖屋静静躺在我的身后
门矮了,鱼鳞般的黑瓦
从清朝叠到了今天
一直没有叠完繁衍的故事
祖屋残留着清朝的空气和我的啼哭
煤油灯剥蚀了老墙最后的絮叨
只有老灶台还醒目地醒着
那一次回老家,我蹲在那里
寻找五十年前那堆柴薪

以及灶膛里那一场激烈的争辩


天井永远是祖屋的一个阴谋
我对它的潜伏总是充满好奇
除了烟囱,它的通天过于狂野
把爷爷和奶奶的叮咛甩在檐下
小时候那个早晨,我站在天井一边
看着爷爷刷牙,越刷嘴巴越黑
爷爷说:这个牙膏有点辣
我说:那是父亲的鞋油
爷爷的牙跟老屋的墙一样黝黑

黑色照亮了黑色,像一场私语


爷爷一离开祖屋,就老在了他乡
后来,奶奶也带着空气走了
我收拾他们留在祖屋的鼻息
那一张床终于空了
连蝉鸣也变成了一声沉寂
石阶上的草长出了缝隙
把时间藏在里面,让它锈蚀
祖屋目送一个个老人远去
送走一个,它就颤抖一次

留下五口天井在吞吐寂寞


我静静地站在祖屋跟前
手捧乡愁,却扣不住往日的温度
祖屋竖起耳朵倾听子孙回家的脚步
一脚深一脚浅,走不出的
始终是祖屋的目光和酸楚……
CK303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