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铁钉价格销售中心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十八·荣明之“劫”

黑本子2018-07-07 09:47:34
黑本子
只聊鬼神,莫谈苍生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十八·荣明之“劫”


作者:本子君|

设计:麻瓜终结者|

 

整个讲座持续了三个多小时,一得师父离开讲台的时候台下掌声如雷鸣般。徐老师将一得师父迎到后台,她拿出一个红包递给一得师父,一得师父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并没有接那个红包。

“就当给您来回的打车钱,也不是很多钱。”徐老师说。

“其实心意才是无价之宝,而您的心意我已经收下了。”一得师父微微一笑,转身离开,荣明等人已经在后台的门口等他。见到一得师父,乐荀荀充满感谢地看了他一眼。


“这次真是劳烦一得师父了。”荣明说。

“客气了。”一得师父又对松明溪说:“明溪施主心情看起来好了许多,不是那日见到时那般愁怨了。”

“哈哈哈,以后还是得多找一得师父聊聊。”松明溪看了眼荣明:“接下来去哪?咱们陪一得师父吃顿饭呗?”

“不了不了,我有事得回去,那猫有些病了,我得回去照顾猫。”一得师父说罢转身便离开。“莫送莫送,有缘则会再见。”他回头对众人说。


看着一得师父离开的身影,松明溪长长舒了口气,这是一个如同太阳一般的僧人,总能给人带来无限的温暖。

“时候不早了,要不你俩去找个地方住下,我得去个地方。”荣明说。

“去哪?”松明溪疑惑地看着荣明。

荣明便将九爷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那他定了去哪逛街么?”

荣明打开手机,看了看下午九爷发来的信息:“他要去蓝色港湾逛街。”


“这几天憋的烦闷,我也想去溜达溜达。”乐荀荀看了一眼松明溪,松明溪难得地和乐荀荀想到一块去了。

“一起去吧,那老九外号公主,总是不正经,我还是帮颖芙姐姐看着你为好。”松明溪说。

于是荣明开车直奔蓝色港湾而来,那时的蓝色港湾虽然没有如今那么多店铺但也是遛弯闲逛的好去处。九爷在一处喷泉边等着荣明,看到荣明来了,九爷妩媚一笑,小跑几步走了过来,结果九爷看到了站在荣明身后的松、乐二人,他脸色从温柔妩媚瞬间变得死沉如水。


“怎么?跟我约个会还带来俩女孩?!”九爷闷闷不乐地说道。

“死老九,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松明溪走上前几步。九爷定睛一看,发现是松明溪,心里咯噔一下,这九爷其实对女孩的态度大抵都不太好,但这松明溪他是向来不敢得罪的,因为当年老九进入黑罗旗时,有人曾以老九“龙阳之好”为由阻挠,是松家太爷出面说情这九爷才能进入黑罗旗最终成为十三座之一。


“大小姐,您也来啦,哎呦呦,我昨儿个还跟荣明说呢,一定把您带来,我知道几家新开的女装店,正想给您介绍呢。”九爷说。

“别客气九爷,我知道这荣明是来陪你的,别担心,我俩姑娘玩我们自己的,您随意。”松明溪冲荣明坏笑了一下。原本这荣明一看松明溪陪自己来,心里是无比高兴,觉得总算有理由逃脱九爷的魔掌,如今一听松明溪这么说,荣明心里如处寒冬。只见那老九高兴地走过来,如同撒娇的女孩一般将自己胳臂揽在荣明的胳臂上,还妩媚地叫了一声“明哥哥,咱们走吧。”


荣明心里如同一摊子臭豆腐被打翻了一般。

松明溪和乐荀荀在二人身后,不断地大笑着,这两个大小姐其实都有些“整人为乐”的癖好,尤其那乐荀荀心里更是高兴,之前荣明看到了她呕吐秽物的样子,她一直觉得很丢人,如今荣明可算是在她面前把面子丢尽了。

为了哄九爷开心,荣明只能强颜欢笑,那九爷一口一个“明哥哥”让荣明浑身起鸡皮疙瘩。溜达了一会,到了一个游戏机区域,那里放着一排夹娃娃机。

“喔唷!人家想要那个娃娃嘛!”九爷撒娇地说道,说话时他身体还扭动了一下。

荣明心里五味陈杂,他觉得自己以后去男浴室都会有心理阴影了。


“哈哈哈,夹娃娃机啊,我松明溪向来有娃娃机女王的名号!”

“什么?!你是夹娃娃女王,难道你不知道我一小时扫空一台机器的事情?!”乐荀荀说。

“怎么?你敢跟我斗斗?”松明溪有些不快。

“呵呵呵,当然可以,让你知道知道我乐荀荀的本事!”说罢这俩女孩一人占了一台机器。

“换钱去啊!”两个女孩异口同声地冲荣明喊道。

荣明心里这个气啊,心想我胳臂上揽着一个不伦不类的,这还有俩脾气比大象都大的大小姐,真是太遭罪了,看来我荣明今晚就是有伺候人的一劫啊!他不好说什么,只能乖乖去换了币子,松明溪和乐荀荀每人得了200个币子,于是乎这两位大小姐开始气势汹汹地夹娃娃。


“人家也要夹娃娃嘛!”九爷有些不满地对荣明说,荣明只好在松、乐二人身边找了一台机器夹了起来。

那松明溪显然进入了状态,她夹娃娃时简直是那夹娃娃机的噩梦,不仅仅用手控制那操作杆,一旦娃娃没被如愿夹起,她必然狠狠地踹那机器一脚。原本有几个小孩兴冲冲地在旁边看松明溪夹娃娃,但见到她“一身杀伐之气,如同要把那娃娃夹死一般”的样子就连忙跑了,其中一个年龄小一些的女孩还吓的哭了起来。


那乐荀荀也不落人后,她不断地用手拍打那夹娃娃机的玻璃璧,一旦娃娃没被夹到,她便狠狠抽打那机器,显然一个“斩将夺旗”的罗刹……

有管理人员本想过来劝阻二人,但看到二人的样貌和她们大把大把往机器里放钱币的气势,那管理员微微一笑扭头走了。


那九爷如同一个小女孩般,温柔地在荣明身旁,一会说“这个娃娃好可爱”一会说“那个娃娃人家想要嘛”。荣明心里这个乱啊,他瞄了一眼松、乐二人,二人花了无数币子、气势不凡、又踢又打,可是半天过去,竟然一个娃娃都没夹起……

这俩XXX……荣明终于心里暗骂起来。但他不好表达问怒,他很清楚自己一旦激怒这俩人,她俩定会把“抓不到娃娃”的不满发泄在自己身上。于是荣明只好乖乖地在九爷身边,忍着九爷各种撒娇、妩媚,强忍心中烦闷夹着根本夹不到的娃娃。


终于,那松明溪用完了200个币子,一个娃娃都没夹到,她怒气冲冲地踹了那娃娃机一脚,怎想,有一个一直卡在边上的娃娃被这一踹竟然掉了出来。松明溪愣了一下,她手有些颤抖地从娃娃机里取出了这个娃娃,她惊讶地张着嘴,忽然眼泪从她眼眶里流出。

“哎呀……”荣明连忙走过去拿出纸递给松明溪。“就算只夹到一个,也不至于哭啊,是不是?”荣明哄着松明溪。

“这是……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夹到娃娃!”松明溪兴奋的声音都颤抖了。

九爷幽怨地看了一眼松明溪这边,没好气地走过去“哼”了一声。

“说好的陪我么不是?”九爷颇有些“怨妇”地说道。


“好了,我太高兴了!咱们去别的地方玩吧!”松明溪拍了拍荣明的肩膀,九爷“嗯”了一声,自觉地将胳臂揽在荣明胳臂上,荣明又看了一眼乐荀荀,乐荀荀一个娃娃都没夹到,一脸不快,一副“再也不想玩夹娃娃机”的样子。

众人离开游戏厅,到了一个咖啡厅,松明溪提议进去喝点。

那是一家德式咖啡厅,除了咖啡,还卖德国香肠和德式汉堡。正好大家都没吃饭,于是四人坐下来点了一些吃喝。


坐下后,那九爷的状态似乎变了一个人,不再向荣明撒娇,虽然说话声音依然颇为阴柔。“好了,我算是遂了意了,就当你荣明跟我达成交易了。”九爷说。

“你要是真喜欢男孩啊,我赶明给你介绍几个学弟,他们也喜欢男孩,长得可比这胡子拉碴的大叔强多了。”乐荀荀瞥了一眼荣明。

荣明心里一顿暗骂,自己受累不说,最终好得了一个“胡子拉碴大叔”的称号。

“呵呵,我挑男人的眼光可是很高的,光有颜值有什么用,男人的魅力主要还是内在,如同那红酒,看颜色是没用的,需要摇一摇、品一品。”九爷颇为自豪地说。

乐荀荀没好气地“呵呵”一声,便不再说话,而是安静地吃起东西来。


“好吧,给你说说你问的事情,魂木对吧。”九爷吃了一口德式香肠、抿了一口咖啡,然后不紧不慢地说了起来。“魂木还是得去风水暗市上找。不过这风水暗市,你荣明怕是很久没去了吧,如今的暗市跟四五年前不太一样了,好东西越发少了,而且你应该知道,我们黑白二旗怎么说也都只是明面上的风水门派,掌控暗市的其实是那些暗中存在的风水门派,向我们这种公开活动在江湖上的风水师,在风水暗市,那是挺被歧视的。”

“我只是去问个魂木的消息,又不是去坏那暗派的好事。”


“呵呵,魂木这种东西,咱们明派风水师一般很少用,因为除非是大术、硬术,一般的阴阳宅哪里用得到魂木这种材料?而暗派四十六门就不同了,他们做的事情你应该多少知道一些,那都是用风水术杀人取命转运续寿的大活,魂木对他们而言至关重要。”九爷看了一眼荣明。“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找魂木,我只是劝你最好谨慎,别因为这东西让自己得罪人。”

“凭什么就他们暗派四十六门可以用魂木,咱们不能用?我这次偏偏要找到魂木。”荣明心里来气。

“呵呵呵,这就是你们男人的弱点,总是赌气。”九爷撩了撩自己的发海儿。

“你不也是男人么?”

“呵呵呵,我可不能算男人,谁会是男人那种肮脏弱小的动物啊,我只是有男人之身,却有真正的女儿之心。”九爷得意地说。


“下个月的风水暗市我要去,你陪我走一趟?”荣明问。

“下个月啊?哎,谁让你陪我逛了街呢,我可以陪你走走,只是到了暗市,你最好听我指示,别惹了事情,到时候让我也不易脱身。”

“好。”荣明点了点头。

“明天的斗法会别忘了。”九爷提醒荣明。

“时间定了?”

“晚上七点,第六餐馆。”九爷说罢站起身。“好了,也算是难得快乐的一晚了,最后劝你们二位明天别跟着这胡子拉碴的叔叔去那第六餐馆,不过我估计,我说了你们还是会跟着去的,那就明儿见吧。”九爷走出了咖啡馆,很快便消失在了人群中。


“什么会啊?”乐荀荀问。

“白罗旗为了抉择出下一代旗主,要召开公开的斗法会。”

“我爷爷怎么没跟我说?”乐荀荀有些疑惑。

“你一个孩子,他怎么会让你去这会?”荣明笑了。

“我觉得我们还是一起去为好。”松明溪若有所思。

“为何?”

“如果你去了那会,严六郎对荀荀下手怎么办?那会场其实反而最安全。”

“好吧,咱们今晚找个酒店好好睡一觉,明天直接去第六餐馆。”荣明端起一杯啤酒一饮而尽。


黑衣风水师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一·一元师兄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二·云悠苑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三·松太爷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四·松明溪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五·黑罗旗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六·招财假山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七·严六郎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八·七人钉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九·一得师父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十·繁花刹那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十一·黑棺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十二·索二爷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十三·乐荀荀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十四·黑乌林巫术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十五·傀儡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十六·公主九爷

黑本子·黑衣风水师·卷十七·一得讲情


黑本子·夏门篇

黑本子·夏门篇·一个风水师的最后15天·总卷上

黑本子·夏门篇·一个风水师的最后15天·总卷下


巫山书院

黑本子·巫山书院·卷四十五·萌爱之泪(第一部终卷)


我和我的狐仙大人

我和我的狐仙大人·卷九【最终卷】


黑本子

只聊鬼神,莫谈苍生

黑本子

darkbookbyM

希望你们喜欢这个系列,感谢支持。

本子金句

生命的形式是多样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