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液体射在哪,才能让女人怀孕?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1-23 21:31:4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刺啦——”一声,是轮胎划在地上发出的刺耳声音,傅言之面无表情地打开车门走了下来,连车子都来不及锁上,急匆匆地朝楼上走去。


几百万的跑车就这样丢在路边,看也不看一眼,丝毫不放在心上。


他轻车熟路地走到顾音家门口,门开着,傅言之直接拉开门走了进去。


这套公寓是顾音的婚前财产,现在她不回别墅,搬到了这里来。


见到他来了,正在吃东西的顾音连眼睛都没有抬一下。


傅言之看了一眼桌上的麻辣烫,语气温柔道:“你怀了孩子,怎么还吃这些?我去重新让人给你做——”


“不用了。”还没有说完就被顾音打断了,她抬起头来,朝傅言之露出一个讥诮的笑容,“你说孩子?抱歉啊,打掉了。”


她的轻描淡写,然而听在傅言之耳朵里却仿佛一记重锤,他忍不住倒退了两步,脸上血色渐渐褪去,像是没有听清楚一样,重复问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说,”顾音一字一顿,“我把孩子,打、掉、了。”她说这话的时候唇边还噙着笑意,仿佛打掉孩子这种事情对她而言就跟买了件新衣服那么简单。


“不信?我给你看证明。”说着就从包包里掏出一张纸,轻飘飘地丢到了傅言之面前。


他弯腰下腰,从地上捡起那张纸,上面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写着,何年何月何时,顾音在什么医院打了孩子。


傅言之再也忍不住,一步上前,捉住她的手腕,一把将顾音从沙发上提了起来,“你怎么能这么做?”


“我恨你啊”她依然笑嘻嘻的,傅言之越是伤心,她心里就越是好受,“傅言之,你以为我会让你那肮脏的血液孕育在我的肚子里?”


她的话,每一个字都先是刀一样插进傅言之的胸膛,他眼中除了伤心和失望,还有满满的受伤。


在外人面前不管他有多无坚不摧,但是展现在顾音面前的,傅言之永远都是最柔软的样子。可是也正是因为他爱她,也赋予了她伤害他的权利。


当爱人拿刀朝他刺来的时候,他才会格外的痛,格外的受伤。


“肮脏?”他自嘲一笑。


他的爱情,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傅言之眼中闪过暴戾之色,温文尔雅终于退去,他捏住顾音线条优美的小小下巴,“反正都是恨,那就恨得再多点。起码,你会记得我更多一些。”


他话音落下,还没有等顾音有所反应,吻就落了下来。


她的唇里带着牛奶的味道,暖暖的,很舒服。傅言之一碰到她就觉得整个人被蛊惑了一样,每次都是如此。


手从她上衣下摆伸了上去,前面那片紧紧贴着他胸膛的丰盈虽然已经触碰过很多次了,但是依然让他着迷。


傅言之强硬地抱住不停乱动的顾音,一只手解开她内衣的扣子,炙热的掌心里顿时传出火山迸发般的触感。

傅言之故意下手没个轻重,几乎是要将自己浑身的怒气都撒在身上一般,顾音吃痛轻哼了一声,然而并没有引来傅言之怜惜,反而激起了内心的暴戾之气


一把将顾音放倒,横在腿上,大掌用力的抽向她的臀部,很快雪白的翘臀上就了几个鲜红的指印。


傅言之看着那几个指印像是被刺激到了一样,加上此刻顾音腿上不住的哀嚎声,仿佛是背景音乐一样,让傅言之彻底失去了理智,双目发红,一挺一纵身,狠狠的刺了进去。


……


这天晚上的这场欢爱注定是两败俱伤,顾音恨死动不动就对自己用强这一次居然还对动了手,本就是个性格激烈的,自然不愿意,挣扎起来也就格外激烈


傅言之为了钳制住,也用了很大的力气,两个人与其说是在做世界上最亲密的事情,倒不如说是打了一场架。


顾音的手腕上斑斑青紫,傅言之大力握出来的,也有被吻出来的


而傅言之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洁白如玉的背上,全是又深又红的指甲印,顾音抓出来的。


事情的最后是傅言之将顾音拖到了卧室的床上,疲惫已极,一头扎进床上,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才感觉缓过来了


身后伸出一条手臂,将她牢牢的抱进自己怀里,两人都没有穿衣服,顾音正好贴着傅言之的胸膛,将下巴放在顾音的肩膀上,在她耳边喃喃自语道,顾音,你是不是特别恨我?


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一样,顾音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嗤,反问道,你说呢,傅先生


傅言之唇边泛起一丝苦笑,阿音,我们不要闹了好不好?我们就这样继续过下去吧,孩子没有了,还可以再生,不要跟我闹了……”


顾音笑一声寸步不让的反唇相讥道,你害死博彦,还指望我怎么跟你好好过下去?你害得跳楼自杀,我怎么跟你好好过?


博彦两个字像是一把刀插进傅言之的胸膛,脸色白了几分,顾音不用转头就知道此刻的神情。


顾音只要一想起这件事情,就觉得浑身的血液沸腾,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杀了傅言之,李博彦报仇。


越是不高兴,顾音就越是开心,心正是快意,要再刺他几句,然而还没有说话,就感觉小腹传来一阵绞痛


死死地按住自己的肚子,这样并没有为她减轻丝毫痛苦。


傅言之敏锐的发现了她的不对劲,连忙从床上坐起来,焦急的问道,音?阿音?你怎么了?


顾音痛得脸色苍白,一句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傅言之身体一翻,就看到下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沾染上了大片大片的鲜血。


忽然就慌了,连忙扯过旁边的浴袍,将自己和顾音包起来,拨通了120的电话。

等待许久,急救室里的灯终于熄灭了。


医生拉开门,任由护士将顾音从里面推出来,早已经守在外面的傅言之连忙迎上去,不等开口,医生就说道,放心吧傅先生,太太和小孩都保住了。


听见医生这样说,心里提着的那块石头总算是放了下来。


谢谢要知道傅言之从来天不怕地不怕,更别说对人低头。


“谢谢”两个字,天知道让他说出这两个字有多难。


不过,医生简单的两个字,让傅言之刚刚放下的心又瞬间提了起来,问,大夫就补充道,我们刚才检查的过程当中,发现太太可能有服食抗抑郁类药物的经历。的多项指标都不太正常。而且,如果是抑郁症,还不是很的那种,应该已经有段时间了。


医生说的委婉,但是傅言之如何不懂?他就是在说顾音得了重度抑郁症已经有相当一段时间了。可笑的是,身为丈夫,又自诩是这世界上最爱她的人,竟然丝毫不知道!


傅言之如遭雷劈,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失去博彦,对顾音会造成这样毁灭性的打击。


想想顾音面前是多么的没有安全感!生个病也要瞒着自己。


虽说顾音并没有打掉腹中的这个孩子,之前那张单子也只是伪造出来气自己的,但是傅言之并不敢放松警惕。


性格如此桀骜,之前没有打掉孩子,并不代表着后面不会打。


那个孩子不仅是傅言之心血所系,用来修复和顾音关系的关键。


就算顾音不想要那个孩子,但也绝对不允许。


想了一下,跟医生说道,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我不希望我太太知道自己怀孕。


没有解释,没有原因,他傅言之做事,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医生也是识趣,知道今天傅言之对自己已经很客气,没有多嘴问一句便答应下来。


顾音觉得自己仿佛是在无意间撞入了一个斑斓的梦中,那个梦里鸟语花香,到处都充满了勃勃生机。


除了李博彦之外,再没有其人了


们,仿佛回到了很多年以前,还是无忧无虑的少年时代。


坐在李博彦的单车后面,抱住的腰,任由骑着自行车带自己穿过高中学校外面那一片高大茂密的桂花树林,青春的风将们的发丝扬起,吹动了她的裙摆


她将头靠在李博彦的后背上,少年的身形还未长成略显单薄,然而这并不妨碍用自己不算宽广的肩膀为顾音撑起一片天。


然而快乐的日子总是那么短暂,转眼之间就来到了们工作以后,李博彦站在的面前痛哭流涕,从来没有看到儒雅清朗的博彦会哭成这样子


顾音正要上去安慰,但却倒退了几步,和顾音拉开距离,冲摆手道,阿音!你不要过来你就站在那里我真的是活不下去了,我不想活了……”


顾音正想告诉你还有我,然而话还含在喉咙间,就看到李博彦在说完刚才那句话之后,决绝的转身,猛的从三十八楼上面跳了下去。


甚至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像一失去了线的风筝,从天空上栽了下来。


李博彦跳楼的那一幕,这些年来一直在的梦中反复闪现,永远忘不掉,也没有办法忘掉。好像一个梦魇不将折磨致死就不会罢休。


和往常很多次午夜梦回一样,顾音这次还是从一片冷汗当中惊醒了


睁开眼睛就看到傅言之坐在的病床前,目光复杂的盯着刚才你睡得不是很安稳,我听见你一直在叫李博彦的名字。


顾音见到傅言之的那一刻,瞬间又穿上了自己的盔甲,冲露出一个无所谓的冷笑,你早就应该知道的呀,‘李博彦’三个字会是我人生当中一个洗不掉的痕迹。我在睡梦中叫的名字有什么好惊讶的


这一次的傅言之却并没有顾音意料当中的暴怒,露出一个疲倦的笑容,对顾音我知道你恨我,恨不得我去死,一分一秒都不想待在我身边刚才我也想了许久,既然你跟着我没有一天快乐日子,日日夜夜都在受到煎熬,那……”抿了抿唇,总算是把后面那句重逾千斤的话说了出来,那让我放你离开吧。


像是怕顾音听不懂一样,又解释了一遍,你要离婚,我答应你。


顾音身体一颤,下意识的抬起头来,看向傅傅言之不知道这人究竟是哪根筋搭错了,居然会对自己放手


不过转瞬就笑了起来。


傅言之之所以会对纠缠这么久,还不是因为自己不喜欢他?


得不到的东西总是最好的,倘若像其女孩子一样,一听见“傅言之”三个字,就忙不迭的奔上去,恐怕也早已经成了下堂妇


既然现在这个傅总已经腻了她,离婚就离婚吧。


傅言之没有作声,自动以为她答应了,身心寥落的从病床前站起身来,协议书我明天让律师好之后送到你手上。顿了顿问道,阿音,我们果真不能重新开始了吗?


顾音回给的,是唇边的一缕冷笑。


这种蠢问题,难为居然还能问得出口!


傅言之一走,不知道为什么,原本称不上大的病突然就变得空荡荡的。

顾音举目望去,周遭全是一片冰冷的白色,仿佛能照进人心底最深的地方,让人觉得寂寞又恐惧。

伸出手,轻轻抚上自己的小腹,仿佛这样就能感觉到那个孩子残存的温度,虽然在自己肚子里连最基本的形状都没有。


正如傅言之所猜测的一样,顾音之前的确是想打掉这个孩子来报复傅言之


没有人比更清楚傅言之的软肋在哪里。最在乎的就是自己,和自己肚子里的这个孩子,顾音还要活下来,继续去折磨傅言之,那么唯一能下手的也就是孩子了。


不是不知道傅言之对这个孩子的看重。


那天知道自己怀孕的消息后,一向沉稳的竟然笑得跟个孩子一样,但越是这样,她就越要把这个孩子打掉


想要看一看,给了希望又让傅言之失望,有多痛苦。就像当年,傅言之明明说成全她和博彦,给了她希望后又逼死博彦,拿着博彦的尸体威胁她跟他结婚。


原本都是计划好了的,然而握着那张单据走到手术室门口,顾突然失去了推门进去的勇气。


想报复傅言之不假,然而更重要的是那个孩子也有的一半啊。


就为了报复他,亲手扼杀孩子的生命,她这个当母亲的跟刽子手又有什么区别?


但没有想到的是,当初她一时心软,没能舍得打掉这个孩子,却最终还是流产


顾音的手情不自禁的摸上腹部,她轻声呢喃道:“宝宝,如果你不是他的孩子,那该有多好。”


伸手捂住脸,长叹一声,眼角有泪,慢慢的浸湿了手掌。虽说口口声声的说不在乎这个孩子,然而真正等到孩子离而去了,顾音还是觉得心如刀绞。


““那个……小姐需要我去帮你拿纸吗?


一个年轻女孩子的声音打断了顾音的思维,连忙放下手,脸上还有残存的泪痕,眼看去,才发现一个小护士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的病床前。


这样一看,那个小护士立时有些不好意思了干干笑了笑,说道,孕妇情绪就不能太激动,有什么事情过不去呢?万事要以你肚子里的小孩子为重啊。


你说什么?生怕自己听错了,我肚子里的孩子?


对呀。那个小护士犹豫了一下,跟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夫妻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才让你丈夫骗你说孩子掉了,但是你孩子确实还在的。




未完待续




顾音会留下这个孩子吗?她还会不会跟傅言之离婚?

戳【阅读原文】查看精彩后续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