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现代诗 荆棘草卷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9-25 12:21:2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中文现代诗  荆棘草卷










麻雀落在信访局的门牌上



信访局的大楼

正在搬迁

白底黑字的门牌

摆放在一处草坪上

几只麻雀

落在门牌上

蹦蹦跳跳,叽叽喳喳

看大门的张二拽

捡起一粒石子

“嗖”地扔了过去

嘴里骂骂咧咧

“这些家伙

尽在上面拉屎”






医生说我有精神病



去医院看医生

医生正襟危坐

问我哪里不舒服

我说,没有不舒服

医生说,没有不舒䏜

你来看什么病

我说,感觉心脏有病

医生问我

胸闷吗

我说,不

头晕吗

我说,不

乏力吗

我说,不

我说,近来一出门

心就发慌

医生咂了咂嘴

你病的不轻,去精神科吧






你并不知道我的孤独



你不是孤独的人

你不会知道孤独的滋味

你是孤独的人

也并不知道我此时的孤独

我的孤独

是一口井望着天空的孤独






心中的佛



堂屋后墙的正中

摆着一张雕花的香案

香案的正中,摆着一尊

精致的佛像

佛身红布披挂,一尘不染

这尊佛像

爷爷拜过,父亲拜过

我也拜过,就连

上过大学的儿子,都拜过

母亲节这天

我做了一生中最决绝的事情

把这尊佛像请到了墙角

香案的正中,摆上了

母亲和父亲的照片






望了一辈子的天



年老的父亲

没有了火爆脾气

没有了牢骚

整日安静地坐在门前

一声不吭,时常

望着天空发愣

我望望天空,天空里

除了空,什么也没有

一天,我问父亲

天上什么都没有,你望什么啊

父亲漫不经心地说

望了一辈子的天

我能改掉吗






喊父亲躲钉



想起父亲

我就想大哭一场

父亲入殓时

入殓师教我们兄弟几个

一起喊,父亲躲钉

我们刚刚喊出“爸爸”两字

满脸紧巴巴的入殓师

“咣当”一榔头,就砸了下去

合上了销钉

可怜的父亲,入土前

也没有躲过,这尘世间的

最后一枚钉子






母亲和小草



母亲活着时

小草比母亲矮

那些疯长的小草

总是高不过母亲手里的一把刀

母亲死了

小草们爬上了

母亲的坟头

只一夜春风

这些小草便呼啦一下

高出了母亲

骄傲地站在母亲的坟头上

俨然是一个胜利者

对于这些倔强的小草

我不锄不刈

我知道

母亲一辈子也没有离开过小草

没有小草的日子

母亲的生活一定是孤寂的


小草和母亲

一直在较量着






傻蛋回家



傻蛋

六十岁了

没有女人

老实巴叽的

三年了

傻蛋终于从南方

的一座大都市里

回家了

傻蛋这次回家

真的很奢侈

包了一辆专车

西装革履的

还化了妆

应当说衣锦还乡

傻蛋一路上

没有说一句话

回到家的傻蛋

仍然没有说

一句话

匆匆与家人见了一面

就在吹吹打打的声乐中

走进了

去天国的中转站

踏上云端

傻蛋什么也没有留下

只留下一个小小的盒子

傻蛋八十多岁的老父亲

哆哆嗦嗦抱着这个

小小的盒子

嘴里喃喃地说

孬种傻蛋,累了

就回家看看






射钉枪



射钉枪

这玩意儿

第一次听说

射钉枪

应当不是枪

它射出的是钉子

不是子弹

射钉枪

应当是枪

要不,它怎么也叫枪

射钉枪

到底是不是枪

争论它

毛用没有

石家庄市长安区

北高营村村民贾敬龙

用射钉枪

射杀了村长何建华

坊间传闻

一枪毙命





荆棘草  原名卢道廷,男,江苏泗阳县人,1963年出生,非主流非流派独立诗人。秉持自由写作、良心写作,为苍生社稷鼓与呼。自谓一个人的喊派诗歌。




中文现代诗原创公众号面向所有中文现代诗人约稿。投稿要求:原创10至15首,简介、近照、诗观,微信号。投稿邮箱zympoem@163.com。




中文现代诗编选及推广:张玉明




长按二维码关注中文现代诗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