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铁钉价格销售中心

狂慧空花初不许,正声大雅好同谋 ∣ 杨启宇屠龙阁2016年吟稿

雅集文化2018-07-11 16:29:56

屠龍閣2016年吟稿

楊啟宇(1948——),籍貫四川省自貢市。下鄉插隊多年,後畢業于成都大學數學系。當過教師、編輯,現為自由撰稿人,持社社長、岷社顧問、四川省詩學會會長。

莫問

莫问金家與趙家,龍興故事總麻沙。

彤弓彤矢東藩定,胡地胡天北斗斜。

舉國蒼生淪餓殍,訛鄰核彈燦煙花。

高皇廟算無遺策,輕割瑤池計恐差。


岷社月課

鱗幹虬枝勁,蒼崖臥老龍。

彌天冰雪裡,徹骨霧霾中。

忽有幽香發,驚看數點紅。

嘔他倔強血,來補萬山空。


休夸

休夸瓊島賭輪盤,變法終須讓我先。

接軌萬邦明主制,掄才九品晉皇年。

莫愁跨海金繒盡,但使開基赤璽傳。

自古牧民如牧豕,天恩不過免飢寒。


水兄命題硯雪樓攝雪景圖

野徑平鋪鶴頸絨,枝頭晶玉壓梅紅。

漫嗟畫境清如許,雪本儂家硯石中。


寒潮

神州一夕雪漫漫,北極潮流太古寒。

悚看炎方成凍土,怕聽鶴語話堯年。

氓心散似驚弓雀,股市崩如下水船。

兀坐閉門書咄咄,長安弈局又新翻。


春寒·岷社社課

幾番花信到梅枝,叵耐春寒料峭時。

前度潮凝冰未化,中宵夢醒夜何其。

東君消息憑誰問,草澤龍蛇亂象滋。

擁被杜門聊自遣,史遷文字少陵詩。


霓裳
霓裳舞破鳳池頭,廣樂鈞天醉未休。

頌聖才人工指馬,媚時狎客喜粧猴。

縱饒彈唱吹拉備,也替風花雪月羞。

禮義百年真掃地,衣冠空說古神州。


南澳金銀島
孤嶼遙鄰二虎礁,天風海雨話前朝。

埋金瘞玉知何處,還問朝朝暮暮潮。

南澳陸秀夫衣冠塚
剩水殘山亦不存,千秋遺恨話厓門。

難尋蹈海孤忠骨,來拜衣冠宋相墳。


杭州喜晤翼奇兄

新诗脱手自能奇,一角湖山隐布衣。

握手东坡堤外路,辛夷花下快谈时。


梅花山定林寺
寂寂空山草木新,萬梅香繞吳王陵。

春風燕子南朝寺,還祀雕龍鏤鳳人。


盛元命賀江右詩社成立十周年
文化神州幾劫塵,豐城劍氣久銷沉。

潯陽松菊餘馨在,壇坫重張江右軍。


贈如醒堂
胸中塊壘酒難澆,醉裡乾坤更寂寥。

別有傷心誰可語,長睜醒眼夢無聊。

求真屢撥秦灰篆,乞食還吹吳市簫。

懶與麻姑問滄海,魚龍久已慣塵囂。


宴罷
十洲三島聚群仙,共說蟠桃應保鮮。

宴罷凌虛跨虹去,下方雞犬聽鳴鸞。


驪山老母道行堅,一臂能撑六十年。

更有脊梁相伯仲,東皇钦賜點頭丹。


今朝
今朝本是花生日,節令偏逢杜誕辰。

鶯語棠梨爭怒放,燕啣春色恰平分。

韶華自可娛人眼,明月何能釋我心。

消得幾番風雨驟,亂紅飄絮若為情。


賦得登京口北固樓以應岷社月課

北固樓高瞰大江,登樓倚檻話辛郞。

千古江山依舊在,跋浪魚龍怯劍芒。

我亦江湖牢落客,來趁秋風擘蟹黃。

誦公佳句會公意,異代相知異代狂。

怕公詢我他年事,崖山遺恨太淒涼。


答如醒堂主人

書劍漂零又一春,櫻花時節過金陵。

白頭懶炫屠龍伎,不話興亡只論文。


暮春杂咏五首

千選青錢萬選詩,風騷欲墮要人持。

浪花淘汝沉沙去,海岳英華自在兹。


荳蒄梢頭人似玉,綠楊城郭月如鈎。

西湖瘦待劉郞老,不負春光作勝遊。


美人湖畔草沾天,三客談詩共酒邊。

兒女英雄高士并,江山畢竟要文傳。


暫謫塵寰不計春,詩行天下認前身。

上清仙籙無名字,曾是蓬莱罵座人。


濃春自愛碧桃花,况及清明恰到家。

卻謝白門徐庶子,壓裝詩更雨前茶。


宋版朱注昌黎集

明珠委地溷塵沙,驚問城南賣餅家。

靈物自堪神惜護,刀兵水火未能加。


古城

商賈風流在晉多,故家喬木嫋煙蘿。

憐他舉國顛狂日,未忍全摧付劫波。


夜雨

淮右江南連袂行,飛槎又訪晉陽春。

一樣小樓聽夜雨,明朝可有賣花聲。


王維衣冠塚

恰趁王維故里春,梨花萬樹繞詩魂。

低徊一種蒼涼意,來拜衣冠劫後墳。


二十萬畝梨花苑

照眼繁花白似銀,冰肌月下更精神。

河汾畢竟興王地,十萬縞衣娘子軍。


平羌渡口

青衣江水碧泱泱,照影人來鬢已蒼。

苦澀青春徒悵惘,海天消息尚迷茫。

奇龍怪鳳情難遣,玉想瓊思夢未忘。

此是謫仙吟嘯地,峨眉倒影入平羌。



明日立夏

夭桃濃李謝芳菲,又見楊花作雪飛。

此日春婆真似夢,百年世運不勝悲。

艱難風雨供詩料,容易興亡付夕暉。

擊劍吹簫成底用,蒼茫六合嘆言微。


題照二絕句

屋外清溪屋上山,朝雲午雨晚來煙。

桃花莫漫隨流水,免引漁郎到此間。


平湖瀲灧泛秋光,曲徑穿波入渺茫。

天際雪峰垂倒影,蒹葭白露是殊方。


賀啃軒兄七十大壽

古稀在昔稱人瑞,七十於今老少年。

蟠壁圖書酬素志,填胸塊壘付吟䇳。

揮毫每待微醺際,斥佞難能廣眾前。

此日為歌將進酒,榴紅正好襯青山。


唐詩別裁

洞房昨夜停紅燭,哪有閒情拜舅姑。

抄罷低聲問夫婿:黨章還有續篇無?


文革五十周年祭二零一六年五月

曾見天公親抖擻,不拘一格滅人材。

盡收典籍歸秦火,更塑愚盲作聖胎。

遺毒豈徒烏有噪,喚魂真擬借屍回。

橫流物欲人倫喪,沉陸神州絕可哀。


城頭幾換杏黃旗,文革依然敏感詞。

五十年光如掣電,九千歲事尚存疑。

壞人變老癡人長,公理難伸婆理虧。

私祭每傾憂國淚,淚枯且賦愴懷詩。


上庠

花甲重周校慶辰,上庠群鳥啄紛紛。

憐他水淨沙明地,配此牛溲馬勃文。


新妝宜笑復宜顰,橫畫蛾眉竪畫唇。

畢竟西施梳洗地,不成傾國也傾城。


此日

榴花勝血近端陽,角黍堆盤薦國殤。

此日情懷終落寞,那年風雨太淒涼。

殘棋爭賭連環劫,大藥難醫舉世狂。

更隔蓬山雲路遠,恐無仙骨待紅桑。


丙申端午

少讀詩書每愴神,懷沙代有未招魂。

誰知擾攘三千歲,我亦遭逢百六辰。

哀莫大於心不死,群聾真嘆國無人。

刑天精衛皆雄鬼,來飲屠蘇酒一尊。


升庵桂湖雅集賞荷

楊柳樓臺淡淡煙,碧荷風裡又憑欄。

深杯未免傷時事,清茗何妨話古賢。

折檻有人爭大禮,投荒無地著奇男。

乾坤總為庸兒設,略具才情便不堪。


網上

伏波橫海漢樓船,銅柱銘疆紀勝年。

北極新朝頒禹貢,南沙舊嶼沒蛟涎。

盟書判牒吾何與,駭浪狂鯨爾自閒。

網上談兵多媚骨,轉思三寶是奇男。


打油和國華兄

熒屏曾鼓舌如簧,學子莘莘盡虎狼。

緣木求魚夸偽證,腆顏臥底趆重洋。

威斯忌酒麻而辣,高爾夫球健且康。

自撫頭顱還自笑,輸贏通吃米花糖。


炎黃

炎黃從此失春秋,酷暑嚴冬兩極留。

縱使禁言能弭謗,須防順耳也生憂。

猶酣烏有仙鄉夢,已渙蜃噓海市樓。

當此南沙多事日,民心如水水浮舟。


石門

石門古棧扼褒斜,千古興亡話漢家。

想望摩崖銘石處,煙雲滿壁走龍蛇。


留侯祠

何年紫柏長孫枝,來拜椎秦國士祠。

牢落江湖書劍老,白頭心事只君知。


秦嶺太白峰

孤高名與謫仙同,橫絕峨眉萬仞峰。

石棧天梯通鳥道,秦風漢月溯蠶叢。

神遊北斗諸星上,箕踞東皇太乙宫。

俯視塵寰殊莽莽,共誰摩劍話屠龍。


山中遣興

折衝樽俎仰東盟,鼉浪鯨波一剎平。

忽報爪洼焚漢廟,這回愛國又何人。


聖朝雨露要均沾,何物炎黃例禁刋。

一自巴渝尊鳥體,大家矯舌學禽言。


遊黄柏塬

夾道山花故故妍,車行谷底復峰巔。

土音略約同關右,風物依稀似劍南。

嶺上浮云殊變態,溪邊臥石自痴頑。

此身早判林泉老,中夜覘星有不甘。


凝碧池

漁陽鼙鼓入潼關,玉輦倉皇幸蜀川。

行在乍傳新樂府,池頭寸磔舊伶官。

青燈黃卷孤臣懺,返景深林落日寒。

異代同悲吴祭酒,才高翻累變名難。


題澳洲拜倫塔月出照,月大于塔,真奇觀也

大月真從海上生,塔高百尺不盈輪。

瓊樓玉宇應非妄,想像凌風舞袖人。



丙申立秋日陽臺茗坐

昨宵猛雨更驚雷,依舊炎蒸暑氣催。

無可奈何人老去,不曾料想事真來。

棋殘已届推枰境,夢魘猶夸濟世才。

牛女佳期明日近,卻憐烏鵲在瑤臺。


答翼奇

崇陵高峙孝陵東,天下為公未必公。

失計開門招外鬼,任人掩耳竊黃鐘。

平生自詡三民主,遇事偏憐一炮轟。

青史青山而輩誤,要將成壞論英雄。


銀廠溝納涼

天彭井絡劍為峰,震後山川㢠不同。

駢首雙崖驚合體,龍潭孤瀑渺無蹤。

臨流默嘆蟲沙劫,照影真憐骨相窮。

欲向藐姑問休咎,藐姑遙指碧雲封。


清溪

清溪白石何離離,難得浮生暫展眉。

雜念漫隨流水渺,澄懷且共夕陽遲。

濯纓濯足都無謂,談古談今任所之。

世正嗟秋老虎,金風玉露到山棲。


臨安

臨安舊是龍蟠地,又見衣冠廿國朝。

十萬貔䝗嚴甲仗,三千佳麗曬旗袍。

盡驅土鱉歸他澗,肯許流鶯隱斷橋。

卻憾濤聲微掃興,擾眠難禁子胥潮。


答友人

廿年面壁欲穿時,吐焰青燈笑我痴。

讜論固難當世賞,綺懷猶許故人知。

已經滄海無窮水,更釋蓬山几度疑。

獨立蒼茫唯自詠,大星如月又沈西。


念奴嬌

三復坡公詞,依韻和之

江聲依舊,欲呼起,叱咤風雲人物。眼底山川,殘照裡,赭石撐空屹壁。獨障橫流,斜分水勢,浪激砰訇雪。古今如磨,銷磨多少英傑。  吊古宜約詞仙,舉杯吟嘯,意氣同飈發。更喚吹簫騎鶴侶,曲弄濤生濤滅。波底魚龍,汀邊葦荻,笑我星星髮。臨流共影,青霄萬古明月。


掉書袋

淡妝濃抹不便宜,西子梳成侍九夷。

書袋這回真掉卻,寬農無計且寛衣。


翻憐

棘門土壁鬼窺燈,野哭秋原何處村。

一洗真教貧徹骨,翻憐虎毒食兒人。


中秋應景

容易秋風辛苦月,一年又屆蟹螯肥。

例分餅餌酬佳節,細味芬芳賞木樨。

老我情懷應澹泊,憐他世事太乖離。

新詩莫訴涼蟾聽,只恐姮娥有淚垂。


十年難遇中秋月,喜看冰輪輾碧霄。

湖海漂零豪氣盡,星河閃爍太空遙。

細覘天象終存漢,欲遣柔情且弄簫。

思與故人千里共,新詩吟付錦江潮。


機上無聊口占二絕

橫店風流未許專,抗倭何惜細流涓。

吞刀吐火天雷訣,觸目神州半腦殘。


恢恢天網法無邊,私語難逃電信監。

風月更添新寶鏡,從茲盜夢有空間。


衡陽

回雁峰高檞葉黃,白頭吟屐過衡陽。

崔嵬嶽色雄三楚,宛轉湘流接大荒。

吏部詩篇尋碣石,鄴侯遺跡問書堂。

鍾靈山水頹唐筆,難寫蟠胸舊莽蒼。


南嶽忠烈祠

岳岳豐碑穆穆松,祝融峰畔起幽宮。

楚歌楚舞銷魂極,化碧誰憐貫日虹。


麻姑池磨鏡臺

前朝避暑離宮地,馬祖參禪證道初。

縱有澄池難洗眼,滄桑消息問麻姑。


南嶽極頂

祝融峻極楚天秋,七澤三湘一覽收。

忽憶故人南海澨,昨宵煮酒哭神州。


南嶽大廟

翼軫星躔配祝融,真仙古佛一龕同。

自從天圮東南後,祗合崇祠祀共工。


長沙晤和世

瀟湘雲夢銷魂地,多少今歡更古愁。

誰釋彌天呵壁問,我來一葉洞庭秋。

稻梁生計同君拙,詩酒襟懷話昔遊。

結石膽肝何足慮,書生意氣只神州。


白山

犬決拉風勝炮轟,白山天子掃狂童。

管他餓殍三千里,驀地煙花一萬重。

真理已然誇宇宙,癡豬自可飾夔龍。

九天玄女傳仙籙,何物丹東馬曉紅。


丙申重陽

昨宵整理重陽句,今日重陽有所思。

早識沉淪先有兆,自嗟貧賤不能移。

書生徒灑憂時涙,當局猶誇壞劫棋。

捉鱉掣鯨都是夢,閉門且賦遣懷詩。


丙申春秋兩謁王維墓

藻繪三唐一代才,暮年素志未全灰。

會心我亦漂萍客,春樹秋雲兩度來。


首屆海嶽杯頒獎

長笛橫吹紫塞秋,白雲紅葉晉陽樓。

并汾王氣銷千古,海嶽風華出一頭。

狂慧空花初不許,正聲大雅好同謀。

起衰共待挐雲手,碧澥珊瑚鐵網收。


金鞭岩

秦皇鞭石石流丹,不及鞭長到百蠻。

猶是女媧開闢狀,嶔崎磊落直摩天。


楊家界

幻化煙雲各不同,漫誇鬼斧辟鴻濛。

千秋磊落英雄氣,吐作窮荒十萬峰。


雲青岩石船峰

雲帷霧幔隔仙凡,欲渡淩空現石船。

十億萬年虛有待,幾人得上大羅天。


霧中觀天女獻花

天女天花兩未逢,霧濛濛更雨濛濛。

瑤池當日霓裳舞,鼓瑟青鬟可是儂。


袁家界

怪狀奇形各逞妍,森森萬笏競朝天。

白頭湖海漂零客,來看湘西跋扈山。


十里畫廊

十里遊廊只看山,輕車出入畫屏間。

指形認景朦朧似,始信丹青欲寫難。


鳳凰古城

黃葉清江吊腳樓,邊城風物最宜秋。

沈郎文字漁郎槳,盪起煙波一段愁。


即事二首
索礁累犯漢威儀,赤手朝天耍嘴皮。

畢竟聖恩寛浩蕩,億金還賜菲傭兒。


東溟有國似車遅,女主能尊虎力師。

可惜坑媽崔妹妹,誤儂社稷是金閨。



丙申立冬

斜風零雨勸添衣,殘菊枯荷欲盡時。

久已無心傷節令,終難緘口扮聾癡。

白頭真悔荒書劍,青史何堪論是非。

潦倒乾坤殊懜懜,看人孤注賭鐮錘。


驢象
驢象紛争歴有年,白宫誰主賴民銓。

移根枳橘逾淮異,疾首葡萄隔海酸。

普弟普哥難靠譜,天兄天父枉呼天。

窮途幸有金三在,北轍南轅共著鞭。

十月十五大月
青霄又見月如盤,逆旅人生幾度看。

桂影婆娑原仿佛,霜娥體態自婵娟。

白頭尚作痴痴想,憫世還嘔寸寸丹。

更欲破空吹鐵笛,共誰通夜舞翩翩。

拆尔
拆尔鴛巢毁尔婚,射釘槍響即追魂。

殺人償命原天理,交口論冤有别情。

法网豈能寛草芥,君恩祗合庇王孙。

管他孽海滔滔涙,但掌鐮錘享太平。

和人珠峰詩
奇思缥缈接遥空,直上寰球脊顶峰。

雪聚雪崩銀世界,冰川冰瀑玉玲瓏。

齊煙九点蒼茫黑,禹域千年黯淡红。

以额叩天天不應,真憐無計醒群聾。

成都霧霾奪冠
井絡天彭一掌收,彌空霾霧鎖重楼。

張燈纵可迷宵晝,掩袖難堪嗆鼻喉。

刮鼎先存弃舟想,搜金敢使绝孫谋。

浣花溪是黔黎淚,繞郭無聲祗自流。


再咏成都霧霾奪冠
曾詡九天圖畵开,居然白晝失楼臺。

矢言石化無污染,竟指彭州是祸胎。

一舉首登霾霧榜,萬牛難挽潰澜回。

可憐襤褛先民力,留與兒孫酿劫灰。

咏史
偃旗息鼓棄盧龍,又擁秦關百二重。

養寇自肥嗟竪子,逼宫縱蠱嘆梟雄。

紅顏知己傷淪落,青史憑誰論罪功。

誤國還將身自誤,君侯原是可憐蟲。

嵗暮書懷
九州真氣銷磨盡,霾㓕霾興易嵗時。

猿鶴他山猶有窟,蟲沙微命恐無依。

颠狂世事供诗料,牢落情懷嬾品题。

閉戶自斟陳普洱,閒翻舊譜復殘棋。


蒙自避霾

金馬碧雞幾度来,彩雲南處净無霾。

白頭已自飘零慣,青眼還因山水開。

随分餘生甘澹泊,看人任性賭蓬莱。

深宵似听軒轅泣,左衽中原事可哀。


鶯啼序

青霄一痕劃破,指長星墜地。驀回首、似綺華年,過眼真惜虛棄。問誰使、紅桑劫換,乾坤此日傷憔悴。歎當初、鶉首賜秦,彼蒼真醉。  豕鼠乘時,魑魅持柄,攪滔滔禍水。痛多少,豪傑精英,竟成錘下冤鬼。更吹噓、天堂在望,任驅使、無知群痞。聽嵩呼丶天父天兄,聖明英偉。  生丁此世,百折千磨,幸童心未死。白眼看、指鹿為馬,覆雨翻雲,過海瞞天,吮癰舔痔。悲歌擊唾,回天無路,空懷剚虎屠龍技,只西風、知我平生志。狂瀾既倒,陸沉誰挽神州,吾衰恐無餘子。  閉門磨硯,老卻書生,鎮日沉沉睡。待中夜、幽光狂慧,帝刹修羅,紫鳳青鸞,一一來此。縱橫宙合,汪洋恣肆,非非想落銀河外,賦鶯啼、欲喚辛郎起。海棠花下吹簫,翠袖紅兒,揾英雄淚。        



雅集文化

微信号:yajiwenhua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简介:诗词 | 国学 | 传统文化

CREAYOR造物者

微信号:zwzhe2015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简介:设计 | 手作 | 非遗 | 生活 | 文创


园冶

微信号:Yuan____Ye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简介:山川 | 草木 | 古建 | 庭园 | 民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