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座报道|讲说不尽的《淳化阁帖》;《淳化阁帖》传世善本来龙去脉;辨别“祖本”之路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5 17:33:1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讲座主题:《淳化阁帖》纵横谈

主讲嘉宾:仲威(上海图书馆研究员)

讲座时间:2017年8月18日晚上6:30


[报道之一] 

 

讲说不尽的《淳化阁帖》

 

撰写:李佳(特约通讯员)  


=点此转至完整讲座音频= 

 

喜爱书法的人,都知道《淳化阁帖》;或多或少。

“北宋淳化三年(992年),太宗赵炅令出内府所藏历代墨迹,命翰林侍书王著编次摹勒上石于禁内,名《淳化阁帖》。”“《淳化阁帖》共10卷,收录了中国先秦至隋唐一千多年的书法墨迹,包括帝王、臣子和著名书法家等103人的420篇作品。”明清以降,《阁帖》之影响越来越深远,在民间拥有大量临摹研习群体;许多人学书,便是从此帖开始的——普通书法爱好者对《淳化阁帖》的认识,概是如此。

2017年8月,随着“书香·上海之夏”名家新作系列讲座在上海图书馆拉开帷幕,对《淳化阁帖》做了近20年深入研究的帖学专家、上海图书馆研究馆员仲威,与众多爱好者分享了《淳化阁帖》的前世今生。两个小时倏忽而过,讲座让人意犹未尽的同时,也不禁慨叹:原来《淳化阁帖》里大有故事!除对书法艺术纯粹美学的赏析之外,《阁帖》本身亦颇值得玩味。

 

传世《阁帖》的诞生:数不清的偶然与必然

世人皆知,《淳化阁帖》被誉为“中国法帖之冠”和“丛帖始祖”,它大开官私刻帖之风,也奠定了中国书法的发展方向。然而其诞生却不仅仅是一个文化事件。北宋发轫于五代乱世,乱世政权更迭频繁,致使文华不震。北宋政权初定,急需实现文化“大一统”;而依靠“陈桥兵变”上位的北宋开国者,也迫切想要扭转重武轻文的社会风气。无论从何种角度出发,官刻丛帖都具有政治意味。

回望中华文明发展的历史,政治因素只是偶然,然而这种偶然却脱胎于必然,也是促成必然的“催化剂”。宋代以前,人们制作字帖的方式无非两种:一是临摹复制;一是石刻、石碑。前者耗时费力,效率低下;后者工艺复杂、良莠不齐,且两者均有传播不广之弊。不仅让学书过程产生诸多不便,更让众多书法大家的墨迹面临失传、散佚,这都对更有效的复制和传播提出迫切需求。当此时,雕版印刷术经过唐代的发展,已臻成熟,这让宋初的法帖制作成为可能。当迫切需求和现实可能,碰上皇室的助力,《淳化阁帖》便孕育而生了。

一部传世经典,伴着偶然诞生;而其诞生,又带来了更多“偶然”。比如,王羲之“书圣”地位的真正确立。王羲之书字势雄逸、尽善尽美,在唐代即大受皇室、贵族及书家的推崇,然而真正使其“书圣”地位获得民间共识的,正得益于《淳化阁帖》的流传。《阁帖》对“二王”书法艺术的记录和推广是全方位、多角度的,在其10卷汇帖中,“二王”书法独占5卷,足见分量之重。然而,反观《阁帖》的诞生,“二王”书法能有如此比重,又岂非得益于宋初“尚意”书风尚未形成、主编皆为崇尚魏晋之风者呢?而且对“二王”书法的推崇,又怎少的了主编自己的欣赏偏好呢?而由诸多“偶然”催生的必然,又岂是三言两语说得清呢?

《淳化阁帖》的一众版本: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淳化阁帖》刊刻完成后,只有进登二府的大臣方可得赐,后相传因刻板皴裂不再赐、或焚毁于火灾,致“祖本”罕见;更令人遗憾的是,宋代《阁帖》原石全部佚失。后世全国翻印传刻成风,但因工艺、技法差异,翻刻者主观取舍差异,乃至辗转中诸多不其然的因素影响,致使版本繁多。故此致力于“辨真伪、辨优劣、辨先后”的帖学便应运而生了。

时至当代,《淳化阁帖》已传世千年,宋代拓本极为稀少,明代“顾从义玉泓馆本”、“潘允谅五石山房本”、“肃王府遵训阁本”已属珍品;善本《淳化阁帖》都极为珍贵。随之而来,当代法帖鉴定学面临着重重谜题。透过仲威先生的讲述,可以感到对众多谜题的破解过程,虽卷帙浩繁,但也不乏趣味和惊喜,犹如一幕幕“侦探推理故事”,丝丝入扣,颇具传奇色彩。

一桩“公案”。上世纪60年代初,一本《淳化阁帖卷九》被意外发现,经鉴定为北宋枣木原本,其枣木板、银锭纹特征符合南宋时期对“祖本”的记载,遂被列入国家一级文物,由上海图书馆作为永久收藏。不想,这件看似“板上钉钉”的事,却在一次海外展览中受到质疑。美国收藏家安思远提出:“卷九”没有贾似道印章。传世《阁帖》“祖本”有两套,一套是“司空公本”,是时安思远藏有其中4册;一套是“潘允谅藏本”,“卷九”则属其一,两套均曾由贾似道收藏,故应盖有其藏印。问题的提出,一石激起千层浪。以仲威为代表的帖学专家展开研究,通过对大量刻本的翻检、校勘,好不容易找出正解,然而随着潘允谅旧藏的出现、十卷丛贴的完璧,一个新问题又摆在面前:碑帖上发现多位南宋刻工名姓,经考证,均为南宋绍兴年间人。原来,“祖本”实为“绍兴国子监本”!

又一桩“公案”。本世纪初,安思远所藏“司空公本”回归,由上海博物馆收藏,随即掀起一股帖学研究热潮。然而随着探讨的深入,这个原本被认为最可能的“祖本”,却日渐面临质疑。“司空公本”曾经明代孙承泽收藏,然而孙对其所藏《阁帖》古本记载“首幅有横裂纹”,然在“安氏藏本”中却未见。此外,“安氏藏本”里的几个南宋题跋,也经不起推敲,有违常理。接二连三的“漏洞”,使“安氏藏本”的地位也站不住脚,种种迹象表明,其最早也不过南宋刻本。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两个藏本均非“祖本”,南宋人关于枣木板、银锭纹的记载哪里来的?贾似道收藏印又是哪里来的?推敲再三,诸多的无法解释直指一个答案:造假;且造假者并非今人,而是古人。所谓的银锭纹、贾似道印,原来都是伪托,均是为了让藏本更像“祖本”而已。然而,此番造假发生于南宋,时至今日也逾千年,依然有珍贵价值,不仅让今人得窥《淳化阁帖》一斑,更从侧面印证了《阁帖》“祖本”在南宋已极为珍贵。真是假中有真,虽假犹真。另一方面,由于原石佚失,真正的“祖本”什么样,又有谁说得清呢?因为缺乏印证,就算真正的“祖本”摆在面前也无法证明吧!真可谓,真亦似假、虽真犹假!传至今日,《淳化阁帖》“祖本”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成了一桩没有答案的“悬案”。想来,未免可惜、可叹!

如今再看古帖鉴定学,又获得了一层新认识:原来看似鉴帖,实也鉴人。一套《淳化阁帖》,传世千年,从其产生到流转、传播,处处潜藏着人性,正是人的需求、欲望、好恶和取舍,影响了《阁帖》的命运;而这些历史长河中最卑微之因素,沉淀千年,亦化为重重迷雾,阻隔于今人和传世法帖之间,促成真假难辨的诸种“公案”。在今天呈现在世人眼前的《淳化阁帖》诸版本背后,藏着半部生动的中国书法发展史、收藏史,以及古代刻工、文物商、书家、收藏家之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机巧智斗的故事,也正是它们赋予了传世《阁帖》永恒的神秘与魅力。未来,《淳化阁帖》的故事还将在真假难辨中继续,并与今人的收藏、鉴定一起化为其独特内涵,讲说不尽,玩味无穷。



[报道之二]  

 

《淳化阁帖》传世善本来龙去脉

 

撰写:彭亚  


《淳化阁帖》共十卷,收历代书法作者102人,共计420帖,记录了秦汉至隋唐一千多年的书法发展历程,为后人保存了大量已经绝迹的历代名家法书,是名副其实的第一部中国书法大型图典,也是一座历代书法名家的纪念碑。

《淳化阁帖》宋拓善本主要有:(1)原安思远藏本(现藏上海博物馆);(2)潘允谅藏本(现藏上海图书馆、美国弗利尔博物馆);(3)《宋拓王右军帖》(现藏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4)潘祖纯藏本(现藏上海博物馆);(5)懋勤殿本(现藏故宫博物院);(6)泉州本(现藏上海图书馆、中国历史博物馆)。

传世《淳化阁帖》拓本繁多,版本极为复杂,虽善鉴者也不能辨。818日晚1830,上图西区二楼报告厅,上海图书馆特邀碑帖研究专家仲威先生为大家细说《淳化阁帖》的前世今生,梳理传世善本的来龙去脉。

淳化三年(公元992年),《淳化阁帖》的辑刻是宋太宗文化系列工程中的又一配套工作。太平兴国二年(公元977年),太宗建昭文馆、史馆、集贤院三馆,竣工后赐名崇文院,端拱元年(公元988年)在崇文院里建秘阁。《淳化阁帖》就藏于秘阁中。

《淳化阁帖》刻成后,下诏赐进登二府的近臣各一套。以掌管军事的枢密院(西府)和掌管政务的中书门下(政事堂、东府)共同行使行政领导权,并称二府,为当时最高国务机关。也就是说朝廷重臣才能得到《淳化阁帖》,普通老百姓都没有机会看到。

就算普通老百姓有机会可以自己买一套,其价钱也不是一般家庭可以承受得了的。《淳化阁帖》祖本在南宋时的售价是每本800贯,当时的1=1000文足钱,而当时的最低工资标准是100/天,也就是说,普通老百姓不吃不喝连续工作22年才能买一套。可见其珍贵性。

《淳化阁帖》中编选的各时期书家中,晋代书家53人,占比52%。其中尤以二王(王羲之、王献之)为重,独占五卷,233帖,占比55.5%。从这些法帖中,宋人第一次全方位、多角度地认识王羲之的书法艺术,并从真正意义上树立了王羲之的书圣地位。

北宋欧阳修、黄庭坚、秦观等人记载《淳化阁帖》是摹刻在木板上。南宋赵希鹄、王逵等人记载《淳化阁帖》是刻于枣木板上,还有银锭纹。刊刻在枣木板过些年数后,木板开裂,为防止木板开裂更大,工匠用银锭将裂纹锁定。后世就一直认为枣木板+银锭纹=祖本

大中祥符8年(公元1015年)荣王元俨宫火灾,蔓延秘阁。天圣十年(公元1045年)禁中火延崇德等八殿。《淳化阁帖》原刻木板毁于这两场火灾。庆历五年(公元1045年)丞相刘公沆改版翻刻《淳化阁帖》,拉开官刻、时刻《淳化阁帖》序幕。

《淳化阁帖》的刊刻是有史以来影响最大的是一次书法艺术传播普及运动。历代书法真迹多为帝王贵族所专有,民间人士无从得见。这场书法真迹复制的技术革命,达到了真迹化身千万的目的,从而打破了书法名帖为少数皇室贵族特权阶级垄断的局面,使广大文人、士大夫阶层、庶民百姓有机会观摩、临习历代杰出的书法作品。

《淳化阁帖》开启了官刻从帖之习,从而掀起了官私刻帖之风,引发了宋代刻帖的高潮,并为后世帖书制定了刊刻体例、编排样式、尺寸规范等,虽历经千年而不变。它主宰了中国书法的发展方向,是中国书法史上的一部不朽经典

《淳化阁帖》原本的罕见,促使翻刻之风盛行。仅宋代翻刻即有数十种之多,历代重刻翻刻、更定编次、增减成帖者更不知凡几,随之也出现了辨真伪、辨优劣、辨先后的法帖鉴定学问。

此次仲威先生谈到的第一册《淳化阁帖》源自于上世纪60年代初,王壮弘先生在上海古旧书店征集碑帖拓片时,意外发现的一册宋小本金刚折裱装、宋藏经纸面的《淳化阁帖》卷九。后经张彦生先生鉴定为《淳化阁帖》枣木原本,此册被调至上海图书馆作永久收藏,并列入国家一级文物。

19988月,上图碑帖善本在纽约办展览。闭幕那天美国著名收藏家安思远针对所展卷九提了一个问题——为何不见贾似道印章,打开了仲威先生研究《淳化阁帖》的大门。

贾似道(公元1213~1275年)是宋理宗时期的权臣,了不起的艺术鉴赏家,收藏书画、图书、碑帖独步天下。《兰亭序》(独孤本)、《前赤壁赋》、《欧阳询行书千字文卷》等都是他的藏品。相传南宋后期《淳化阁帖》祖本唯有贾似道家藏本,外间几乎失传。没有贾似道的藏印,怎么证明卷九是贾似道的藏本?这个问题困惑着仲威先生,鞭策着他弄清楚这册卷九的真实身份。

上图馆藏的《淳化阁帖》卷九经元周厚,明袁褧、潘允谅,清梁清标、陈崇本、孟庆云、王存善递藏,世称潘允谅本。潘允谅系明代上海本地收藏大家,曾在万历十年(公元1582年)刊刻过一套《淳化阁帖》,储于府邸五石山房,世称五石山房本

仲威先生将上图馆藏卷九与五石山房本卷九进行了校勘,两者板裂纹、银锭纹的位置、大小高度吻合。为求稳妥,仲威先生又翻检了五石山房本的同时期另一刻本顾从义玉泓馆本。安思远问题迎刃而解,顾刻本、潘刻本的卷九都没有贾似道印章,贾似道印章刻在卷一首页上。

原本以为针对卷九的研究告于段落了。2000年,马成名先生在美国弗利尔美术馆发现《淳化阁帖》另外九册(卷一至卷八,及卷十)。上图潘刻本《淳化阁帖》卷九找到了失散四十年的兄弟姐妹,其卷一也确有贾似道印章。

上图潘科本卷九身份的疑团最终揭开了神秘面纱,只是遗憾十卷无法破镜重圆了,因为另外九卷藏于弗利尔而不是个人手中。而安思远手中的四卷,2003年上海博物馆耗巨资450万美金购得,又将《淳化阁帖》研究推向新的高潮。

上海博物馆汪庆正馆长从新近出现的潘允谅旧藏十卷完璧本的刻工姓名上,发现郭奇、王成、张通、李攸等人皆为南宋绍兴年间(公元1131~1162年)刻工。这证明重金购买的祖本其实是南宋绍兴国子监本,虽身份降级、珍贵性打折,但为理清《淳化阁帖》刊刻谱系具有重大意义。

与此同时,仲威先生怀疑绍兴国子监本没有而潘允谅本却有的银锭纹,到底是银制的锭纹,还是银锭状的?接下来一段揭秘银锭纹的视频让大家甚为惊叹。枣木开裂,根本无需金属补救,用枣木即可补救。在刻石上帖银锭状白纸,然后拓印就可以仿造出银锭纹来。南宋人看到绍兴国子监本后,产生误判,以为就应该有银锭纹,还以讹传讹数百年。仲威先生推测,绍兴国子监本才是刻在枣木上,祖本应该没有银锭纹

“绍兴国子监本”刊刻于南宋初,最初断然不会加银锭纹来冒充祖本。假冒行为必在南宋中后期,也就是说几乎与贾似道生活时间相近。贾似道买了新拓,肯定不会盖上心爱的各式印章。所以说加盖贾似道藏印必然是作伪者后加。仲威先生感叹到,最初研究《淳化阁帖》的落脚点“贾似道藏印”之疑,居然是作伪者布下的一个迷局。观众也惊叹这局真的是迷倒众人呀!

2008杭州孤山文澜阁旧址新近发现《淳化阁帖》刻石,与故宫博物院懋勤殿本、上海博物馆潘祖纯本吻合,这意味着宋拓本找到了宋代原石。但杭州刻石翻刻有8个银锭纹,位置与绍兴国子监本吻合。有银锭纹的绍兴国子监本是南宋后期伪造,基于此,那杭州刻石要晚于此,明代刊刻的可能性极大。

《淳化阁帖》传世善本的来龙去脉,仲威先生做了如下总结:(1安氏本卷四、七、八与肃府本的祖本相同。(2)上海博物馆斥资450万美金,买到了《淳化阁帖》传播史上最有影响力的“肃府本”的祖本,但不是亲爹叔叔。(3)安氏本卷六兼具泉州本”“肃府本的遗传基因,属于难得的善本,但版本不明,无法与其他三卷分出早晚。(4)如果卷六是祖本,卷四、七、八则不是,反之亦然。(5)不称祖本,称善本是更明智之举。(6)对于《淳化阁帖》传世的几个宋拓本、历代翻刻本进行字画刊刻质量的比较,只能区分出彼此之间的版本差异,而无法据此界定出彼此间的刊刻先后,也就是说只能识别、定名出赵钱孙李,而无法排定出祖父爷孙。

一部《淳化阁帖》的前世今生之疑,扑朔迷离,正是有仲威先生这群碑帖研究员,刻苦钻研,才将各传世善本身份的来龙去脉呈现在读者面前。讲座最后,仲威先生推荐大家有机会可以研读已出版的《淳化阁帖》肃府本、懋勤殿本和这次上海书展上发布的上图泉州本,进一步了解《淳化阁帖》的魅力。

  

 

[报道之三]   

 

辨别“祖本”之路

 

撰写:金瑞秋   

 

研究碑帖的人都知道,《淳化阁帖》是我国现存的第一部丛帖,保存了大量已经绝迹的历代名家书法,尤其卷6到卷8都是王羲之的书法,备受世人推崇。其最初是在北宋由宋太宗组织刊刻,流传至今已经过了一千多年。古籍的流传路径往往千头万绪,至今我们还能见到的又往往真伪难辨。上海图书馆的研究员仲威先生,多年来致力于碑帖研究,他在上图的报告厅,为我们分享了多年来研究《淳化阁帖》的心得和辨别“祖本”的艰辛之路。

在南宋就有文献记载,《淳化阁帖》刻在枣木板上,枣木开裂后,就用银锭来修复,所以拓印本上留有银锭形状的印子。藏于宫廷的初拓本已经毁于火灾,赐给近臣的尚有可能流传于世,由于其非凡的艺术价值,早在宋代就开始了对它的翻刻,所以千年来翻刻本无数,为研究辨认版本带来了无数的麻烦。

上世纪60年代初,王壮弘先生发现了一册《淳化阁帖卷九》,经张彦生先生鉴定为“枣木祖本”,旋即被上海图书馆永久收藏,成为国家一级文物。但是这本善本在纽约展览时,有人提出,为什么“祖本”上没有贾似道的图章?贾似道是南宋权臣,相传南宋后期《阁帖》祖本唯有贾似道家藏本,外间几乎失传。当时公认留存下来的祖本有两套,一套是上图收藏的卷九,一套是“司空公本”,而提出质疑的正是“司空公本”的新主人——安思远先生,他拿出“司空公本”,上面赫然有贾似道的图章。

所以从1998年开始,仲威先生就开始了对这本卷九的研究。此书上有明代收藏大家潘允谅的印章,而潘曾经刊刻过一套《阁帖》,世称“五石山房本”。经过比较卷九与“五石山房本”,可以判断后者是由这本上图藏本卷九翻刻的,而贾似道图章刻在卷一首页,卷九上的确没有图章。2001年,马成名先生带来一张照片让仲威先生非常震撼,上面是他在美国弗利尔美术馆发现的《淳化阁帖》另外九册(卷一到卷八,并卷十),与上图的卷九正好是一套完整的十卷本,现今这十卷本合称为“潘允谅藏本”。

20035月,上海博物馆花费巨资购买了安思远的四卷藏本,通过与“潘允谅藏本”的比较,汪庆正馆长发现,潘氏藏本上有许多南宋绍兴年间的刻工姓名,推断这套十卷本并非是“祖本”,而是宋高宗在绍兴年间翻刻的,世称“绍兴国子监本”。既然不是祖本,为何上面有银锭纹呢?仲威先生录制的一段拓印视频,为我们揭开了“银锭纹”产生之谜。原来是剪下银锭形状的纸,放置在第一层拓印的宣纸上,再放置第二层宣纸继续拓印,银锭纹就被“制作”出来了。也就是说南宋中后期就开始了作假,仲威先生大胆推测“绍兴国子监本”才是刻于枣木上,“祖本”上应该没有“银锭纹”,而所谓的贾似道图章也是作假,目的是为了坐实其为“枣木祖本”,仲威先生形容这项推论为“垮了的大堤”,将原本至高无上的“祖本”拉回到了南宋翻刻本的地位。

至此上博购进的“安思远藏本”成为了“祖本”唯一的希望。“安氏本”卷六后,有一则“北宋无名氏题跋”,与明代人孙承泽在《闲者轩帖考》中记载的一模一样,上面写着“余所藏本首幅有横裂纹”,但是“安氏本”上首幅并没有横裂纹,而“潘允谅藏本”上却有横裂纹,可以推断题跋所指的是“绍兴国子监本”。北宋的题跋题的却是南宋的本子,可见这题跋是后人补配。

更让人莫名其妙的是,“安氏藏本”的题签书法不同,卷七和卷八为一套,卷六为一套,卷六上写成“初拓淳化帖,丁亥九月王铎书”,卷六上已经有银锭纹,显然不是“祖本初拓”,仲威先生推断,这本卷六是清朝丁亥年鉴依照“肃府本”翻刻的一部,置于西安碑林,世称“关中本”。虽然这三卷不是同一套,装帧尺寸样式却是相同的,面板题签“淳化阁帖,麓村珍藏”,可以肯定这三卷是安岐(麓村)组配收藏,应当称为“安岐藏本”,是后人依照《闲者轩帖考》伪托成“孙承泽藏本”。安思远藏本另外一本卷四,虽然和其他三本不是同一路收藏的,却和卷七卷八上一样,有“艺文之印”,贾似道的“悦生”葫芦印位置也一模一样,纸墨、拓工都极为相似,应当出自同一拓工,明代以后分散收藏和装裱,多年后又重聚一堂,仲威先生感叹,这样小概率的情况竟然出现了。再谈“安氏本”的银锭纹,有些银锭纹出现在没有断裂的地方,显然不可能是“祖本”。

仲威先生总结道,“安氏本”卷六属于《泉州帖》系统,卷四、卷七、卷八与“肃府本”的底本相同,卷六兼具“泉州本”“肃府本”的遗传基因,但无法与其他三卷分出早晚。所谓“肃府本”的底本,据传是明朱元璋赏赐给十四皇子朱楧的,此本明代以前没有文献记载,“肃府本”刻竣后,其底本就不知所终,而泉州帖的系统更为复杂。虽然“安氏本”不能肯定是“祖本”,但被称为“最善本”却是明智之举。这样纷繁复杂又曲折离奇的研究之路,无异于侦探破案,抽丝剥茧,假设判断,得出结论,又推翻假设,重新推断,虽然最终无法肯定哪本是祖本,但是却越来越逼近了真相。让人感叹仲威先生二十年如一日的执着研究,秉着严谨、细致的学术态度,大胆推测,又小心求证,才揭开了尘封的历史真相。版本有先后之分,刊刻有优劣的区别,然而无法否认的是,《淳化阁帖》优秀的艺术价值才是它流传于世的原因,也是研究专家们乐此不彼追源溯流的真正原因。

 

 

语录


仲威:对于《淳化阁帖》传世的几个宋拓本、历代翻刻本进行字画刊刻质量的比较,只能区分出彼此之间的版本差异,而无法据此界定出彼此间的刊刻先后,也就是说只能识别、定名出赵钱孙李,而无法排定出祖父爷孙。

记录:彭亚)

 

仲威:祖本或早期翻刻本未必一定就十全十美,后刻本亦未必皆粗制滥造,应该允许存在“青出于蓝”的特例。过多地纠缠于仅有的几个传世宋本的比对,只能徒生“身在庐山”之叹。

记录:金瑞秋)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