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我的那些“第一”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4 02:28:3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人生如戏,有悲有喜。少年得志者老来未必无虑,倒不如年轻吃尽千般苦,换得老来多欢娱。

一岁丧母,少小无依,祖母娇纵,养成我不谙世事。此生诸般苦,皆因丧母失教,咎由自取。环伺同辈,记不清母亲容颜者有几?我似为第一。

母亲肺痨少亡,我便从胎中自带结核菌,整个少年时期时时胸痛,而不知是病。仍抵桌苦读,晨昏跑步,奈何身体不做主,在少年劳卫制测评中,跑跳投样样不及格,拖了全班的后腿。直至中考体检,被大夫告知:右肺有纽扣大两个钙化点,方知十几年患结核病,竟然不治自愈。世间结核病者无数,不治自愈者有几?似亦可称第一。

1965年参加高考,成绩应为优异,而终于名落孙山,据说是政审不合格,被定为不予录取。更为奇葩者,是1977年二次参加高考,成绩为区内第四名,市内第12名,却又一次被不予录取。一个无名小卒,默然处于社会底层,何德何能,开罪何人?能被在上位者相中,忝列另册?青暝折翅,两度失意,在省内高考史上能否称为第一?

于万般无奈中投书时任高教局长的某副省长,乃绝望之举,岂料绝处逢生,197834日省招办通知我,省委某副书记特批:破格录取。终以优异成绩进入一所专科学校就读。细思之,一个平庸的小学教师,能惊动天听,得偿所愿,此种奇遇,亦可称为第一。

入学第一天,我便因全校第一名的入学成绩,而被指定为数学二班学习委员;次日,当年在师训中文班授课的恩师又动员我转系至中文二班,仍被指定为学习委员;又次日,父亲蒞校,不赞成我转系,顾虑学成之后,或弄文字,或为秘书,"运动一来会挨批",复又转回数学系,未几,又选为学生会学习部长。数日之内跳跃与数学中文两系间,均被恩师看好,在学生间,亦可称为第一。

数年寒窗,毕业时,被支部大会通过我入党申请,留校考试亦为第三名,可谓顺风顺水,奈何命运多蹇,华盖罩顶, 党委会上被某书记一票否决,理由是"曾送他一本挂历,意图贿赂之"。行贿之人万万千,以一本挂历入人以罪,亦堪称第一。

世间终是好人多。时任校长的曲老先生找我谈话,愤慨之情溢于言表,告我:愿留校他做主,不愿留校可去某中专。敬君子而远小人,遂选择离开高校。时值毕业分配之际,诸同窗奔走寻觅安身立命之所,唯我安之若素,有高人庇佑指路,于同学中亦可称为第一。

1982年春,我被学校指派,赴小学参与教改。遂与青年教师合作,创"联想迁移教学法",四年不留课外作业,学生成绩优异,被省市党报及光明日报等报导,时任市委副书记夸为娘子关内第一。

1985年夏,我应邀参加中美教学法交流,为中方25位专家之一。席间,市教委主管副主任推荐,主任批准,省教育厅长签字,欲送我赴中央教育行政学院进修一年,   参与总结建国以来教改之经验。似此板上订钉之事,竟也因不谙世故,未向校长报告,被冠以骄傲一词而终未成行,愤而调离。厅长局长,抵不过校长,所谓县官不如现管,即此谓也。如此奇葩之事,于该校教工中亦可称第一。

1986年春调至某成人高校,任系副主任。未几,教师职称评定开始,我被某领导告知:"因无高教教龄不得参评;原中专校长要我仍调回原校,给职称给住房。"值此踌躇之际,有长者指点:为利益而回原校会为人不耻,遂决心另辟崎路,不为五斗米折腰。以职称相要挟,固然是爱我才华,却也手段低劣。欲评职称者万万千,愤然拒之,可成第一?

1987年春夏间,主管领导欲将我调至某职业中专:先调动,后任副校长,该校校长带我与学校班子见面洽谈。岂料调令拿到手,就被主管人事的领导收走,指定我去某初中任校长。该校时为薄弱初中,社会反响巨大。自思才识不足,不敢揽此重任,而终究拗不过诸位领导,竟答应我自组班子,立军令状上任:"三年不改面貌,就地免职",我便成为本市教育史上第一位自行组阁上任的公办中学校长。天遂人愿,学校逐年好转,太原日报报道为"一颗正在升起的新星"。数年辛劳,虽苦犹荣,自诩为平生第一快事。

1992年调任某职中校长,因在初中改变面貌中得罪数人,屡被恶人告状,于1994年被立案调查。历时五月,终无大碍, 仍给一个记过处分,且答应不向下传达,原因在于上级"要结果"。于是在我履历中便有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处分决定。事后方知,此案系某副总理批示,故必须有结果。我一基层干部,竟然惊动天听!好在为人清廉,有惊无险。为副总理所关注而能全身而退,在被查干部中似亦可称为第一。

1994年9月,我被告知将被免职,时在104日。遂向主要领导请假外出旅游。101日携妻出游,经南京,登黄山,游千岛湖,拜灵隐寺,看三潭映月,品虎跑香茗,六和塔观潮涨,普陀山谒观音,苏州城逛留园,太湖畔领略湖光山色。任学校里宣读免职决定,流言四起,我自悠游山水间,任尔东西南北风。处变不惊,自我放逐,于人生经历中亦为另一种大快事。

19959月,复任某职高校长。一个八轨制学校,初高中合计学生仅有300余,教工倒有100几,师生比为12,校舍宿舍食堂均出租给一民办技校。放眼望去,技校生多过本校生,实为一大悲哀。遂决定将技校请走自行办学。技校任老板惺惺相惜,怜我自强之心,被礼让出校。1996年夏全校倾巢出动,背水一战,遍访本市六区三县所有初中。91日开学,仅高中就招得八班400余生。人丁兴旺,全校人心为之一振。自此开招生遍访全市初中之规,历时十年不变。全校教工甘之如饴,校训"不要叫苦",在校史中亦可称第一。

1999年秋,总参发文取消全国所有予备军人学校,转型之路何在,众说纷纭。遂与诸同仁访京沪宁郑,求取真经,获上级领导支持,创办全省唯一一所综合高中。"双学历,双课程",独辟普职融通蹊径,为市属各职高仿效,遂成为山西教育史中的另类第一。

学校转型,需补充文化课骨干师资。教委批复允许在市内招聘八名骨干。奈何学校地处偏远,名声不彰,无梧桐之树,敢期凤凰来栖?偶遇人事局两处长,谈及人事制度改革,欲觅一校做试点,遂毛遂自荐,愿为马前卒,向全国招聘优秀教师。赖上级全力支持,政策多有突破,允诺重新建档、安置配偶、解决子女户口及住房。一时应者云集,共招得教师21人,上级部门给了20余套住房,增加40余编制,解决了60多户口指标,终使骨干教师陆续到位。此辈多来自较偏远地区,省城安家后均感念政府恩情,与原有教工一起,戮力同心,撑起学校一片天,成为本市人事制度改革中的成功试点。亦可称为第一。

2005年春,知即将卸任,遂于五一长假携诸同仁飞抵海南做南国游。此生前段读书,后段教书,终生未离校门,深爱老师、同仁及学生。自1987年任校长,至2005年退休,18年间,每逢暑假即安排教工出游。宿庞泉沟、登五台山,遍访大连、天津、青岛、西安、南京、杭州、成都、三亚、海口,登泰山、黄山、青城山、乐山、九寨沟、张家界、井冈山,尽力使教工悠游山水,以广见闻。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乃中国读书人所梦寐之境界,与同仁同游,不亦乐乎!

退休十余载,年逾古稀,回首往事,历历在目。怀旧乃老年之态,我亦不能免俗。遂于无聊之际,置身青灯黄卷间,游戏笔墨以记之。记亦无所图,聊慰自心而已。倘子孙辈于闲暇时读之,知父祖一生坎坷而不懈努力,子孙能自警自厉,不负所期,则额外之愿足矣。皇天厚土,总不负努力之人。

人生70岁,从教40年,唯愿我的老师、同仁、学生,诸事顺遂。学校、老师、学生,我爱你们!


本文作者真理其它作品:

我生命中难以忘怀的几个女人

校园往事 | 我的中学:山大附中话沧桑,太原五中说巨变

校园往事 | 爱恨难言话母校——学而优却不予录取

校园往事 | 九一小学,小儿入学记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