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色——访武汉市党龄最长的健在者袁吉山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1-08 16:23:3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如今健在的武汉市党龄最长的人是谁?
  翻阅市老干局资料:袁吉山,1926年10月入党。
  “七一”前夕,记者走访了这位老人。他离休前是武汉港务局的物资管理员。
  老人坐在长航医院的病床上,很瘦。因患肺气肿,插着输氧管,呼吸很急促。提起当年革命的事,88岁的老人仍相当清晰:如何宣誓为工农解放,如何搞农协、闹罢工,参加平江起义、二打长沙、井冈山反围剿……
  袁吉山没做过什么“官”,尤其在解放后。但记者在港务局采访时遇到的每一个人,谈起袁吉山无不怀着深深的敬意。曾亲手办理袁吉山离休手续的吴昌义给我讲了这么一件事:
  1949年9月,袁吉山随军南下,带着一纸转业证明到武汉港务局报到。接待的同志问他:做什么工作好呢?袁吉山在码头四处一转,回头找领导:我在部队搞了多年后勤,就做货栈管理吧。
  十几天后,袁吉山的档案到了,组织部一惊:1926年的老革命!要给他调工作。他不干。
  后来,港务局局长张明找到他严肃地说:你资格老,应该做副局长。袁吉山说:“我没有文化,当不好。”“可以派个秘书协助你。”“派秘书也不行。我哪能占着职位不做事呢?”
  袁吉山仍然做他的“力所能及”,不以资格去占职位,勤勤恳恳地干好自己的一份工作。年纪大了,长期患肺病,管杂物仓库力不从心,他就搞大宗货物发货工作,没出过一次错。他随身备有针线、钉锤,遇有破包,就缝几针;发现货箱散了,就补几颗钉子钉好。仓库货栈的通宵夜工,总是他顶着。
  1985年,组织上给他落实离休干部待遇时发现:由于长期做管理员工作,袁吉山居然只有工资级别,没有任何干部级别待遇。
  翻开袁吉山厚厚一卷档案,如同翻开了一卷中国革命史:
  1924——1926年,在平江县举行罢工,参加农协;
  1927——1931年,参加平江起义,随军两次打长沙;
  1932——1933年,江西瑞金一方面军政治部国家保卫团三营九连连长;
  1940——1945年,在延安做后勤、供给工作;
  港务局组织部陈部长感慨:42年和平生活,作为建立新中国的功臣,袁吉山从不表功,从来不向组织提任何待遇上的要求。他在平平静静中经受着另一种考验。
  袁吉山的儿媳夏玲利向我说起两桩“家事”:
  解放后,组织上考虑袁吉山多病,身上还留有未取出的弹片,决定派专人、或者由他自己找人,照料其饮食起居。袁吉山让他老伴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担起这项“特殊工作”。老伴姚宗琴也是1946年参加革命的老同志,袁吉山不让她拿工资,说不麻烦组织。从此他用自己每月62元工资勉强维持全家7口人的温饱。直到1956年,经上级组织过问,每月加给他100元补助,袁吉山家境才略见好转。
  70年代,港务局盖了红军楼,按标准决定把一层两套住房分给袁老。袁老觉得一套也足够大了,就安安生生住了半边儿。直到现在,袁老仍然住在他的“半个红军待遇”房中。
  老人目前终日靠吸氧呼吸,但他却不厌其烦向记者细数一笔账:哪位战友在哪年哪月牺牲,他的两位入党介绍人哪年哪月被国民党杀害……
  “职位不算什么,我们是为人民解放的,有多少力,就在适合的岗位上出多少力。”离开袁老很久,他的这句话还在我脑中萦绕。共产党员的形象显得格外的清晰。

1991年7月8日《长江日报》1版

武汉市老市长刘惠农祝贺袁吉山90岁生日

袁吉山夫妇

(责编:袁弘毅)



点击“阅读原文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