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很有趣儿(连载34)——大宋三百年的沧桑和繁华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1-10 13:30:4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篮字

关注我们

宋朝很有趣儿(连载34)

作者:月润江南

全文8563,预计阅读时间15分钟

01

【军魂】

 

六合之战的胜利向世人展示了赵匡胤的军事指挥才能。

 

而接下来的一件事,则让将士们领略了他的政治远见。

 

正当全军上下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时,赵匡胤就立刻召开了战役总结会兼全军政治工作会议。

 

赵匡胤命左右军法官将数十名士兵押出队列,一律阵法!

 

刚才还笑嘻嘻的士兵们,笑容顿时凝固了。

 

打了胜仗,还要掉脑袋——WHY?

 

赵匡胤黑着脸,要求大家摘下头上的头盔,与这些士兵的头盔进行比较。

 

原来,被斩首的士兵,头盔上均有一道剑痕。

 

那是赵匡胤在督战时,看到畏首畏尾,消极避敌的士兵,用剑尖戳下的记号。

 

亲切和蔼的赵将军,顿时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赵阎王,他厉声呵斥这些士兵贪生怕死,临阵脱逃,于军纪国法而不闻,于兄弟手足而不顾,实为害群之马,乱军之贼,理当阵法,以儆效尤。

 

这一招杀鸡给猴看,果然令全军震动,军纪肃然。

 

五代以来所形成的骄兵惰卒的风气,在那一刻登时改变,全体将士在这场生动的政治课后,终于深深地体会了“军令如山”的威严。

 

目光远大的赵匡胤已经悄然为这支部队注入了一股军魂。

 

“静如处子、动若脱兔、军令如山、师出以律”的军魂!




02

【龙翔之地】

 

韩令坤扬州破敌,赵匡胤六合大捷,东南打开了全新的局面,然而,寿州城却好似一颗钉子,死死的钉住柴荣,进退不得,并且情况越来越糟。

 

原来,恰逢春夏之交,南方的雨季到来,淫雨霏霏,长达半月,淮河、淝河水位暴涨,柴荣的秘密武器——石跑和竹龙遭大水冲至南岸,被对面的南唐守军缴获,屡受其害的南唐士兵恨得咬牙切齿,干脆一把火将周军的秘密武器烧了个精光。

 

大雨导致后周营寨水深数尺,行动艰难,周军水土不服,病死甚多。

 

在宰相范质的苦谏之下,公元956年5月,柴荣只好下诏任命李重进为庐州和寿州战区总司令(庐、寿都招讨使),率军一万继续围攻寿州,并指挥整个淮南战场,自己则率大军暂时返回首都开封,同时召赵匡胤父子回京。

 

赵匡胤接旨后,安排好六合的防务,便迅即启程,前往滁州,探望父亲。

 

此时,赵弘殷在赵普的精心照料下,病情已经大有好转,身体状况有了明显起色。

 

赵普同学把老爷子当亲爹的奉献精神,让赵匡胤在内的全体家族成员深受感动。

 

从此以后,赵家上上下下就不再把赵普当外人。

 

而赵普也终于得到了领导发自内心的认可,成为了赵匡胤革命生涯中最亲密的战友。

 

立下大功的赵匡胤携父亲及赵普一同返京之后,立刻被柴荣委以重任,凭军功晋封为同州(今陕西大荔)定国军节度使,正式迈入了封疆大吏的行列。

 

同时,柴荣加封赵匡胤父亲赵弘殷为检校司徒(名誉头衔),兼天水县男,赵老爷子也终于混进了贵族的门槛(公、侯、伯、子、男为古代的爵位,男爵虽然为最低一级,但已经是贵族的象征了)。

 

当其时,赵弘殷、赵匡胤父子俩“分典禁兵,一时荣之”。

 

而新科节度使赵匡胤也没有忘记赵普的恩德与才华,于是,在赵匡胤的竭力保荐之下,柴荣任命赵普为定国军节度推官(相当于秘书),从此赵普就正式成为了赵大节度使身边的第一谋臣。

 

节度使,位高权重,名声显赫。

 

上马管军,下马管民,封地之内,令行禁止,权力大得简直吓死人!

 

五代时期的地方割据政权,几乎无一例外均是由地方节度使演化而来。

 

从朱温到李存勖,从石敬瑭到刘知远,哪个不是凭籍此职晋身帝位,龙飞九五,问鼎中原?!

 

赵匡胤凭一征淮南之功获得此位,不仅是他个人的幸运,更是他子孙的福祉。

 

若干年后,赵匡胤的侄孙——宋仁宗赵祯,特地在爷爷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滁州,建起了一座巍峨高耸的端命殿,勒石以记之:“太祖历试于周,功业自此而成,王业自此而始。”

 

由此可见,被委任为节度使,实在是赵匡胤政治生涯中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而这一年,赵匡胤仅仅二十九岁!




03

【第十九章  二征淮南】

 

一征淮南,心高气傲的柴荣在寿州面前碰了个大钉子。

 

究其原因,除了守将刘仁赡是个牛人之外,南唐强大水军的威胁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史载:“初,帝(柴荣) 之渡淮也,比无水战之备,每遇贼之战棹,无如之何,敌人亦以此自恃,有轻我(后周) 之意。”

 

“北人惯骑马,南人惯行舟”,自古皆然。

 

后周没有像样的水军,是制约后周军力的一大障碍。

 

按照“短木板”的理论,要提升后周军队的整体战斗力,最好最快的办法就是提升水军的实力。

 

但是,要让坐个船都吐三吐的北方士兵成为纵横江海、出入湖泽的水兵,谈何容易?

 

不过,柴荣是个不信邪的主。

 

晕船怕什么,吐啊吐的,不就习惯了嘛。


【钢铁之师是怎样炼成的】

 

刚刚回到都城的柴荣,马不停蹄地开始着手组建水军,他将南征中缴获的南唐战舰全部拖到了首都开封,并立刻组建国营造船厂,日夜打造战船。

 

很快柴荣便拥有了一支数百艘战船组成的庞大舰队。

 

柴荣又下令将数千南唐俘虏从监狱里提溜出来,转变身份,统统任命为水军教官,教习后周士兵习练水战之法。

 

在劳动模范柴荣的严格监督之下,数月之后,一支编制完备、武装精良、军容严整、士气高昂的强大水军展现在了世人的面前。(“未几,舟师大备”。)

 

而且,更为夸张的是,这支新军居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专门在水面上讨饭吃的南唐军还要生猛!(“数月之后,纵横出没,殆胜唐兵。”)

 

柴哥哥,I确实服了YOU!

 

这样的工作精神,这样的运转效率,实在是让人不得不佩服!

 

超级工作狂柴荣显然对自己的杰作也很满意,接下来,就是实战检验的时候了。

 

【政治低能儿】

 

就在柴荣闭关修行,狂练水军之时,南唐的李璟哥哥也没闲着。

 

公元956年5月,李璟下诏命南唐大将朱元统领大军,光复江北。

 

恰在此时,后周军队遇到了大麻烦。

 

政治低能儿李重进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他是一个只懂统兵打仗而不懂如何收服人心的赳赳武夫(由此也可以看出郭威在选择继承人问题上的先见之明)。

 

最初,因为腐败的南唐政府横征暴敛,江北百姓很有情绪,因而,后周军进驻江北之地时,老百姓还自发地箪食壶浆,慰劳周军,此时如果李重进把握的好,不仅能拿下江北之地,更重要的是能收服江北之心。

 

可是,头脑简单的李重进从来没有把淮南的百姓视为大周的子民,压根没有领会到柴荣的战略意图,他将此次军事行动的目的理解得颇为简单:打劫。

 

这种可笑的幼稚想法,使得李重进把打仗当成了发财的机会:

 

不许笑,我们这打劫呢!

 

于是,在李大帅的身先士卒之下,后周士兵不但不对江北百姓加以抚慰,反而大肆劫掠,当然,顺便劫个色,也是可以理解的。(“专事俘掠,视民如土芥。”)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既然后周的这艘船容不下江北百姓,百姓自然也就用不着客气了。

 

于是,江北百姓自发组织起来,另起炉灶,啸聚山林,凭险自固,与后周的正规军实打实地干了起来。

 

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没有盔甲,农民兄弟就用白纸裁剪做成纸盔甲,号称“白甲军”,没有兵器,农民兄弟们就拿挖土种地的锄头,挑水施肥的扁担当武器,展开了丰富多彩、形式多样的“全民健身运动”。

 

在南唐正规军面前曾经风光无限的后周部队,在这些看似纸糊的“白甲军”面前却成了真正的纸老虎,“屡为所败”。

 

本来一个良好的开局愣是被李重进搅成了一锅乱粥。


04

【鹬蚌相争】

 

奉命出征收复失地的南唐大将朱元因势利导,驱策民兵,利用江北百姓的力量,趁势收复舒州(今安徽潜山)、和州(今安徽和县)、蕲州(今湖北蕲春)等地,兵锋直指扬州和滁州。

 

留守扬州的后周淮南节度使向训,面对内忧外困的局面,不得不放弃扬、滁两州,收缩战线,率军回撤。

 

这本是一个重大的战机,如果此时南唐部队果断出击,占据地利,沿途设伏,节节狙击的话,那么已经后撤失去根据的周军将遭受重大的损失。

 

可是,这样一个稍纵即逝的战机,却被南唐宰相宋齐丘一句轻轻松松的话给葬送了:“击之怨深,不如纵之以为德。”

 

这个时候还念念不忘“以德服人”,南唐的“道德妄想症患者”还真是不少。

 

可见,书生误国,绝非虚言!

 

拜宋书生所赐,周军在南唐部队的眼皮子底下大摇大摆地招摇过市,从容会师于寿州城下。

 

虽然兵力未受损失,但后周曾经夺取的江北数州,却还是复归南唐所有。

 

得知消息的柴荣出离愤怒,无奈闭关时期,谨防走火入魔,只得忍气吞声,全力操练水军,同时严令淮南战区总司令李重进重兵集结寿州,分兵扼守要道,深沟壁垒,严加防范。

 

寿州城下的后周部队一时声势浩大。

 

大兵压境,攻城甚急,南唐寿州守将刘仁赡有点吃不消了,加急信粘着鸡毛一封接一封地发到李璟手里。

 

公元956年7月,李璟再次下诏命齐王李景达率军五万增援寿州。

 

可是李王爷显然被赵匡胤打怕了,心有余悸的他将部队拉到濠州(今安徽凤阳)之后,就再也不敢前进半步,还美其名曰:遥为声援。

 

南唐急先锋林仁肇坐不住了,主动请缨,自率水军直扑后周设置浮桥之地——下蔡(今安徽凤台),欲断周军退路。

 

此时屯兵驻守下蔡的正是时任后周中央殿前禁军总司令(殿前都指挥使)的张永德,张总司令闻知南唐援军来袭,立刻调兵遣将,严阵以待。

 

林仁肇见周军已有防备,马上想到了千百年来为军事家屡试不爽的狠招:火攻!

 

南唐水军以船载薪,顺风纵火,直冲周军浮桥而来。

 

俗话说,千好万好不如命好。

 

正在张永德束手无策,千钧一发之际,风向居然完全变了!

 

这场火攻的最终结果是:林仁肇被自己点的火烧了个屁股冒烟,狼狈遁逃。

 

人算不如天算。

 

唉,点背不能怨社会啊!林哥哥,慢走……

 

趁着南唐水军后撤之机,张永德连夜开炉打铁,弄成了碗口粗的数根大铁链,贯穿大江两岸,称之为“锁江”,目的很明确:防止南唐军再用火攻偷袭浮桥,毕竟,人不能光指望靠运气混一辈子。

 

张铁匠打铁打上了瘾,又打出了一个全新的创意。

 

张永德派出善于泅水的敢死队员,在没有任何潜水设备的情况下(当然,那时也不可能有),下潜至南唐军战船底部,用铁链将其牢牢锁住。

 

第二天一开战,南唐士兵发现任凭自己怎么玩命的划,战船就是纹丝不动,正发愣呢,周军已经顺着河边小路窜到船上来了,拿惯了浆的南唐士兵哪是拿惯了刀的后周士兵的对手,南唐军大败,十几条高级战舰全部成了后周的战利品。

 

连胜两场的张铁匠,仗着运气好、手艺好,越来越看不惯久战无功的另一禁军大佬李重进。

 

这么一个未建寸功的家伙,丢了淮南N多重镇,却还是稳居高位,级别居然比我还高,真是越想越气啊!

 

张永德干脆一纸奏章上书朝廷,“善意”提醒柴皇帝:要注意这个只吃饭不干活的家伙,他现在手握重兵,恐怕靠不住啊。

 

中国人喜欢窝里斗也算是一个老传统了。

 

皇帝柴荣只好亲自出来当一回和事佬,做一番解释安抚工作,并新设一个殿前都点检的职位(请记住这个职位),由张永德担任(张永德的殿前都指挥使一职由赵匡胤接替),在级别上将张永德拔高到与李重进同级,虽然暂时平息了事态,但是张永德和李重进之间已经深深地埋下了猜疑的种子。


05

【火线出击】

 

后周显德四年(公元957年)正月,寿州已经被围困了一年多,城中粮竭兵疲,人困马乏。

 

坐镇濠州“督战”的南唐援军总司令李景达,无奈之下只得派遣猛将朱元等率军沿淮河溯流而上增援,援军进抵紫金山(今安徽寿县东北,位于淮河南岸),扎下十几处营寨,与寿州城遥相呼应。

 

寿州城下的后周军队,面临腹背受敌的危险。

 

前线军情告急,超级工作狂柴荣再也憋不住了,二月,柴荣任命后蜀降将王环为水军总司令,赵匡胤为陆军先锋司令,亲率大军二征淮南。

 

值得一提的是,此时,赵匡胤的父亲赵弘殷因病去世不久,赵匡胤正在家里守孝,但是军情紧急,柴荣下诏夺情起复,命令赵匡胤火速出征。

 

大周帝国需要这员猛将。

 

接到命令,赵匡胤只得在父亲灵前拜了三拜,带着对父亲的无尽思念,眼含热泪,整装出发。

 

此时的淮南战场上,局势颇为微妙。

 

为了运输粮草,接济寿州,南唐士兵在猛将朱元的率领下干起了水泥匠的活——沿着紫金山南麓修筑了一条绵延几十里的甬道。

 

急先锋赵匡胤一眼就看出了战役的关键所在。

 

于是,赵匡胤没有和朱元废话,率领先锋部队直奔甬道,三下五除二,来了个推倒胡!

 

南唐人辛辛苦苦修起来的生命脐带就被赵匡胤一刀给剁了,顺便还搭上三千南唐士兵的性命。

 

赵匡胤乘胜追击,率大军连克紫金山数座营寨,将南唐援军打得不敢露头。

 

而从不心疼钱的南唐人此时来了个锦上添花——又顺便送了份大礼。



06

【小人的逻辑】

 

原来,南唐援军虽然以齐王李景达为统帅,但是实际上都是由监军——五鬼之一的陈觉说了算。(“景达虽为元帅,兵事皆决于陈觉。”)

 

关键时刻,往往是小人作乱的最佳时机。

 

陈觉一向与朱元不和,眼瞅着最近朱将军顺风顺水,接连收复江北诸多城池,陈老鬼肚子里的邪火就一阵一阵的往上煽。

 

于是,陈领导决定给最近表现太火的朱元,浇点冷水,清醒清醒——别忘了领导始终是领导!

 

也难怪孔老夫子一提到小人就头疼,这些家伙的思维方式确实不正常。

 

陈觉以朱元曾经是后汉三镇叛乱之首——李守贞的部下为借口,直接从根子上对朱元同志的人品进行了根本的否定,而逻辑很简单:乱臣贼子的手下必定也是乱臣贼子!

 

陈领导由此得出了最终的结论:朱元此人“反覆难信”。

 

其实潜台词就是:朱元再有才又如何,人品不行啊,弄不好又是一个李守贞。

 

这也是中国人的老传统了:对人不对事,动不动就归纳到道德层面,以贬损他人人格为荣。

 

耳根子软的李景达居然听信了陈觉的谗言,决定解除朱元的职务,派大将杨守忠接任。

 

火线换将,兵家大忌。

 

朱元当然不会坐以待毙,于是,这位曾经连克五城为南唐立下汗马功劳的猛将,索性带着手下一万多将士,连同紫金山的防守阵地,投降了后周。

 

笑纳了这份大礼后,柴荣也没有客气,命令赵匡胤率军趁势一股脑儿地扫平了紫金山的南唐营寨,寿州外围的南唐援军全线溃退。

 

寿州再次暴露在后周军队的铁蹄之下!


07

【名将本色】

 

在经历了一年多的狂轰滥炸之后,寿州军民多半升级为南极仙翁——人人额头上一个巨夸张的包!

 

这样的攻城战,不仅寿州城内的南唐士兵快要崩溃了,就是城外天天扔石头的后周士兵也基本处于崩溃的边缘。

 

现在唯一可以寄托一丝希望的援军,也被赵匡胤收拾得干干净净,寿州军民的心情用绝望来形容一点儿都不过分。

 

可是在这人心涣散、岌岌可危之际,已经身染重病的刘仁赡再次展示了名将的本色!

 

刘仁赡的儿子刘崇谏眼见老爸病得奄奄一息,城外援兵断绝,于是在走投无路之下,背着老爹准备奔逃至周军大营私自投降,结果在泛舟渡江之时为军士截获,事情泄露,执法如山的刘仁赡,在亲情与国法面前,毫不手软——“立命斩之”!

 

全体将士为之求情,刘仁赡依然不为所动,刘崇谏终被处斩。

 

刘仁赡大义灭亲的举动深深感染了寿州军民,于是“士卒皆感泣,愿以死守”,寿州城再次上下一心,同仇敌忾。

 

在坚如磐石的寿州面前,所向披靡的柴荣也不得不暂时绕开这颗讨厌的钉子,命赵匡胤率陆军沿淮河南岸东行,同时命令王环统领水军顺流而下,水路并进,亲自督战,紧紧追击从紫金山溃退的南唐部队。

 

此时,南唐援军总司令李景达和监军陈觉正好率领后续的援军部队从濠州向寿州进发(这两位活宝居然在濠州观战了大半年!),两军于淮河之中巧遇,于是,一场遭遇战不可避免的打响了。

 

【馒头!馒头!】

 

工作狂人柴荣亲自锤炼出来的水军没有辜负领导的厚望,求战心切的后周水军将士,二话不说,一个猛子就扎了下去,一仗下来,南唐水军被彻底震撼了:

 

这些大半辈子没玩过水的周兵,才几天不见,怎么就比泥鳅还滑溜了呢?!

 

被揍得找不着北的南唐水军终于集体崩溃,或降或逃,溃不成军。

 

主帅李景达拽着监军陈觉仓皇逃奔都城金陵,南唐寿州援军先锋(应援使)许文缜、援军前敌总指挥(都军使)边镐被生擒,南唐军士死伤多达四万,难以计数的辎重粮草全部成了柴荣的战利品。

南唐经此一役,元气大伤,曾经引以为傲的水师也在此战中遭到了后周新建水军的重创,逐渐丧失了水战中的主导权。(柴荣实在是太猛了!遇上这样的对手,李璟也真是倒了血霉喽!)


增援寿州的南唐部队全军覆没,然而寿州城的刘仁赡仍然在凭借顽强的意志坚守孤城。


面对这样一个倔老头,心高气傲的柴荣也是无可奈何。


柴荣干脆改变策略,命令部队停止攻城,由军事进攻转为政治攻心。


于是,后周军队开始频繁地“耀兵城下”,不是整整阅兵仪式,就是弄点军事演习,顺便搞个阵前美食节,蒸一大堆的包子、馒头,馋得城头上的南唐守军哈喇子直流:

馒头!馒头!南唐弟兄们,来吧,馒头!


心力交瘁的刘仁赡终于卧床不起,陷入了昏迷状态,已经饿得不成人样的南唐守军,在南唐寿州监军周廷构、寿州守军副司令孙羽的带领下,勒紧裤腰带冒充刘仁赡之名而降,寿州城最终失陷。

 

这颗折腾了后周将近两年的水泥钢钉终于被彻底拔除,柴荣不禁长出一口气。

 

此时,大周皇帝柴荣最想得到的恐怕不是寿州的降卒或者军资,而是那位忠贞不屈的名将刘仁赡。

 

这位可怕的对手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08

【名将之殇】

 

柴荣见到刘仁赡时,这位可怕又可敬的对手已经完全不省人事了。

 

看到这个骨瘦如柴,形容憔悴的老人就是凭一己之力独自支撑江北战局的南唐悍将,柴荣不禁心生感慨,嗟叹不已。

 

对于这位忠贞不渝,大智大勇的将军,柴荣甚为敬重,乃拜刘仁赡为检校太尉兼中书令(荣誉头衔)、天平军节度使,并赐予玉带、御马等厚礼。

 

然而,已经为寿州耗尽心血的刘仁赡再也无福消受了,或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刘仁赡在后周皇帝柴荣下诏厚赏的当天即逝世,“不能受命而卒”,终于为他心中的南唐帝国尽忠效死,也算是成全了平生的夙愿。

 

在坚守寿州的500个日日夜夜里,作为最高军事首长的刘仁赡始终战斗在第一线,与寿州军民同甘共苦,不离不弃,既要操持军务,又要赈济百姓,睡不解刀,寝不卸甲,以一城之力对抗几乎一国之军,其顽强的战斗精神和坚定的战斗意志,实在是令人敬佩!

 

刘仁赡不愧为“智信仁勇严”皆称其实的一代名将!

 

能谋善断,凭坚固守,是为智;

 

赏罚分明,公正无私,是为信;

 

爱民如子,同舟共济,是为仁;

 

身先士卒,无畏无惧,是为勇;

 

军令如山,辕门斩子,是为严。

 

这位真正的名将不仅赢得了南唐的尊敬,更赢得了对手的尊重。

 

刘仁赡死后,后周皇帝柴荣追封他为彭城郡王,并以郡王之礼厚葬。

 

得知消息的南唐皇帝李璟也是悲痛欲绝,追赠刘仁赡为太师(三公之一,至上的荣誉头衔),在宫内置办香案,焚香超度,追思亡灵。

 

一代名将刘仁赡的逝世,是柴荣的大幸,却是李璟的大不幸。

 

从此,南唐失去了寿州这块极具价值的战略要地,而更重要的是李璟失去了一位智勇双全的猛将,一位忠心耿耿的直臣。

 

一滴水珠也能映照太阳的光辉。

 

纵观历史的长河,寿州保卫战所占的篇幅不大,然而它所折射出来的忠贞、仁义、坚毅、顽强的人格光芒却穿越长长的时空隧道,历久弥新!

 

难怪后周世宗柴荣评价:“刘仁赡尽忠所事,抗节无亏,前代名臣,几人堪比!”

 

来自对手发于肺腑的评价才是最为公正的评价!

 

刘仁赡,真英雄!



09

【赵匡胤的秘诀】

 

寿州已下,笼罩在心头将近两年之久的阴霾终于一挥而去,柴荣的心情是格外的好。

 

寿州是南唐的北大门,如果说南唐是个保险箱,那么寿州就是这个保险箱的钥匙,现在这把钥匙已经牢牢地拽在手里了,柴荣心里的石头自然也就落了地。

 

然而此时南方的雨季也已经到来,这样的天气对于大规模的远程军事行动显然极为不利。

 

于是,柴荣决定暂时率军班师回京。

 

反正钥匙已经装兜里了,什么时候想过来刷个卡,取点钱,小case嘛。

 

在安排好江北战区的整体防务之后,柴荣率大军凯旋而归。

 

二征淮南之后,赵匡胤凭军功再次获得拔擢,被封为滑州(今河南滑县)义成军节度使,检校太保(名誉头衔),仍兼殿前都指挥使。

 

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赵匡胤已经成为了柴荣眼中的勇将兼福将,别人搞不掂的事,一放到他的手里,全部都能摆平,这就是赵匡胤的过人之处:不仅能干,而且干得漂亮!


【第二十章  三征淮南】

 

经过大半年的休整,后周显德四年(公元957年)十月,柴荣再次集结大军,三征淮南。

 

此次战役的首要目标直指寿州下游的濠州(今安徽凤阳)和泗州(今江苏盱眙)。

 

赵匡胤作为后周的主力大前锋,当仁不让地再次领军出击。

 

南唐军在濠州城东北的十八里滩上建起层层的栅栏,利用四面环水的有利地形,企图阻击周军,拱卫濠州。

 

十八里滩紧邻淮河南岸,烟波浩渺,芦荡飘香,风景那是相当的优美啊。

 

这么一个五A级的风景区被南唐部队折腾成了一个大木桶,柴荣不禁皱了皱眉头:

 

南唐这群傻大兵,把这么好一块休闲绿地整成了一个练兵场,天天舞刀弄枪,凶神恶煞,咋咋呼呼,成何体统?

 

刀枪棍棒到处乱扔,砸到小朋友怎么办?就算砸不到小朋友,砸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嘛。

 

是该好好打扫打扫了!

 

就在柴荣琢磨着拿骆驼当船用渡过淮河之时,急先锋赵匡胤看出河水不深,骑马涉水完全可行,于是,二话不说,“扑通”一声跨着战马率先跳河里了!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后周骑兵纷纷效仿,一个接一个地往河里蹦,在南唐部队的眼皮子底下,强渡淮河,抢滩登陆。

 

对岸的南唐守军完全没有料到赵匡胤有这么一手,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

 

赵匡胤此举充分证明:在猛将兄手里,马也是可以这样骑的!

 

还没有回过神来的南唐守军,被迅速登陆的赵匡胤部揍得满地找牙,抱头鼠窜。

 

很快,环卫队长赵匡胤就如风卷残云般将十八里滩打扫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后周大军在淮河南岸迅速站稳了脚跟。


10

【濠州!泗州!】

 

南唐濠州市长(濠州刺史)郭廷谓眼见不敌,准备投降,可是对于郭市长来说,投降是一个技术活:因为郭市长的家人都在金陵,郭市长自己投降不要紧,留在京城的老爸老妈可就惨了。

 

于是,郭廷谓派使者乞求柴荣给点时间,让他先把离职手续办了。(“臣不能守一州以抗王师,然愿请命于唐而后降。”)

 

新老板柴荣很大度,批示:同意!

 

郭廷谓又急急忙忙给李璟打了封辞职报告,要求投降后周。

 

旧老板李璟倒也通情达理,照样批示:同意!

 

于是,揣着两份批复同意的报告,郭廷谓献出濠州而降——郭廷谓:我容易吗?我!

 

柴荣马不停蹄,命赵匡胤领陆军沿河东行,自己则亲率水军顺流直下,水路并进,向泗州进发,很快又在洞口(今安徽凤阳东)大败南唐水师援军,斩首五千,俘虏二千,缴获战船三百余艘。

 

急先锋赵匡胤充分发扬了连续作战的优良作风,趁势率军直趋泗州,连砍带劈,连削带打,一顿狂殴之下,惊慌失措的泗州守将范再遇举起白旗,献城投降。

 

赵匡胤严肃军纪,禁止掳掠,入城之后,秋毫无犯,泗州百姓大喜,争相慰劳周军——总算遇到个好领导啊。

 

仅此一点,赵匡胤与李重进高下立分。

 

濠州、泗州失陷,南唐淮河防线已经被完全撕开,下一个目标:楚州!(今江苏淮安)

 

【楚州决死战】

 

十二月初,柴荣率大军水路并行,直趋楚州。

 

连战连捷的后周大军势如破竹,军威大振,将士们心情好得都唱起歌来了:

 

这里的山路十八弯,这里的水路九连环,这里的山歌串对串,这里的……

(“周师步骑数万,水陆齐进,军士作《檀来》之歌,声闻数十里。”)

 

心情舒畅的柴荣皇帝也禁不住哼一哼小曲:

 

我得意的笑,又得意的笑……

 

然而,后周将士的好心情很快被一个人给搅浑了。

 

此人就是张彦卿,南唐楚州警备区司令(楚州防御使)。

 

尽管南唐淮河防线全军溃退,各地守将或降或逃,然而忠心耿耿的张彦卿却固守楚州城,誓死不降。

 

后周大军在楚州遭到了顽强的抵抗。

 

南唐江北战区援军总司令(江北都应援使)陈承昭趁机率军屯驻清口(今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区),与楚州成掎角之势,遥相呼应。

 

关键时刻,柴荣又想到了救火队长赵匡胤,立刻命令赵先锋领兵出击。

 

赵匡胤紧急调集水师,沿淮河北上,大军直逼清口。



11

【清口闪电战】

 

去往清口的水路一向比较偏僻,且水草密布,泥淖纵横,对于大军的行动极为不利,后周水师若从正面突破并非易事,南唐主帅陈承昭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放心大胆地在清口扎营。

 

然而,这些困难在赵匡胤的面前就不称之为困难了,恰恰相反,这看似困难的局面反而成了绝佳的战机。

 

赵匡胤集结全军,召开了战前动员大会,分析了周军在整个江北战场的有利形势,并着重强调了南唐国库的含金量,全军将士两眼放光,士气高涨。

 

在准备了必要的钩扒、竹捞等专业疏浚工具之后,赵匡胤率军趁着茫茫夜色向清口进发,全军上下求战心切,一路上逡巡跋涉,争先恐后,顺利地通过了这段看似艰险的水路,于第二天拂晓抵达了目的地——清口。

 

而此时,清口的南唐军还处于睡眠状态,赵匡胤乘其不备,率领后周水师快速登岸,直冲唐营。

 

毫无准备的南唐军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李璟最后的精锐部队——南唐淮海水师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几乎全军覆没,统帅陈承昭被生擒,三百余艘战舰连带七千水军被俘。

 

经此一役,南唐引以为傲的水上优势彻底丧失,从而永远地失去了翻身的本钱。



欢迎关注,给你有料、有趣、有意思的历史。


 

在这里遇见最朴素的情怀

在这里遇见最有趣的历史

月润江南

纯历史|新解读|很有趣

 

长按二维码  关注公众号

快,关注这个公众号,一起涨姿势~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