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作家散文展示】蔡飞跃/翔云龙须岩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1-09 16:43:3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蔡飞跃先生
近照                                


个人简历

     

      蔡飞跃,1958年出生于福建南安水头镇,现居泉州古城,土建高级工程师,国家注册一级建造师。1984年至1985年因公赴非洲贝宁共和国援建棉纺织厂;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诗研究会常务理事、福建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泉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泉州市作协散文创作委员会主任,丰泽区文联副主席,丰泽区作协主席。

      主编《刺桐花读书报》、《五里桥文化》, 执行主编文学季刊《丰泽文学》和《作家笔下的丰泽》、《丰泽文化丛书》。《散文百家》《福建文学》《散文选刊》《美文》分别推介作者的散文小辑。已出版散文集《紫陌行吟》、《红尘笛韵》、《白园滋味》、《绿叶菩提》、《丰泽山水》、《青衿骋怀》等六部,四次获福建省优秀文学作品奖。散文诗选入《中国散文诗90年》(1918—2007)、《福建百年散文诗选》等选本;散文入选《新中国散文典藏》(12卷本)并多次选入《中国年度散文选》等选本。

    

作品欣赏



 

   翔云龙须岩


          蔡飞跃


即便是大暑时节,象运山从山麓到山巅,次第绽放着绿意。从眼前联想到四季,绿色,永远是象运山的主色调。翔云镇,确实适宜植物生长。

         有人说, 翔云之名源于象运山——此山形似大象,如果遇上风赶薄雾的天气,就有动感,犹如大象在运行,于是有了现在的山名。也有人说,宋代时,乡人见山势如同大鹏翱翔于祥云间,雅化象运山为翔云山。象运,瑞象驮来好运;翔云,翔鸟载来祥云。无论怎么喊,喊哪个山名?我觉得都喜庆。

        龙须岩背靠象运山大石壁,面临陡坡梯田,艳阳高照的日子,远观宛若母狮抱幼狮照日。此寺甚古:相传隋朝大业二年(606年),天竺高僧梦梵阿科四处云游,相中象运山下的一块风水宝地,便搭了陋寮长住弘法,塑菩提祖师供奉。据说,这尊佛像,还是这位高僧从漳州南院步行驮来的。出家人虚怀若谷,为菩提祖师雕塑的梦梵阿科,是不会为自已雕像流传下来的,这是我的理解。

        龙须这岩名,容易引起人的兴趣,容易吸引人刨根问底。一问,方知岩侧石罅间长有龙须草,泉循草滴,乡人认定兆吉,便取龙须为寺名。这不是传说,《泉州府志》有记载。

         无论是简单的,或是复杂的源起,都是时光送给我们的礼物。这座山中古刹,真正建庙是在唐武宗会昌六年(846年),之后屡废屡兴。1986年,新加坡华侨不忍任其荒芜,出资修缮一新。没想到,一不小心,2001年春节的一把大火,清净禅宇又被焚成平地。各方信众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同年四月,一座气势更加恢宏的伽蓝拔地而起。得知古寺重兴,著名书法家梁披云欣然题写“龙须古地”门匾;后来,翔云籍梁奕川博士来到此地,留下“龙须古迹”的墨宝。还有更早为龙须岩题写“龙须古地”的名士,他是明代书法家张瑞图,可惜已经散失。

          翔云是生态宝库、天然氧吧,清新的空气,吸口气都是香的。暮夏,天高云淡,苍穹蓝莹莹的,蓝得悦目,蓝得赏心。尽管中午阳光普照,大地的温度一下子升高,但在寺院里,处处都是清凉清凉的。

        我是从护法宫东侧大门入岩的,近年扩建重修的主殿面阔五间,坐南朝北,重檐歇山式,上铺绿色琉璃瓦。殿廊的六根大龙柱,还有墙壁上的珍禽祥兽图案,全都精雕细镂,闽南工匠的精湛手艺尽显其上。门前的石狮含珠对视,高大威武。用金碧辉煌、形制典雅等词语都形容不了她的巍峨壮观。

         脚步轻迈,但见正殿佛龛里的菩提祖师佛像,外罩龙袍,法相庄严,目光充满对尘世苍生的怜悯,其超凡的雕塑工艺,可称为一绝。殿前的观音菩萨,左手托瓶,右执观音竹,俨然是在施展法术佑护众生。

        步出主殿,钟楼、鼓楼分建大殿左右。走向天台俯瞰,山下楼房林立,翔云镇区清晰展现,看着,望着,不禁为这个云端小镇日新月异的变化而击节赞赏!回想刚抵达翔云镇时,在尚未参谒龙须岩之前,主办者安排我们首先在镇区文化站听南音,因为这是我们此行采风的第一站。听男女老幼吹拉弹唱,看他们一脸幸福的样子,我们也跟着幸福起来。是的,分亨别人的幸福也是一种幸福。

        拾台阶而上,路边的观音阁高耸,传说中的“神奇飞钟”高挂在阁中。这巨钟,高1.3米,直径80公分,重400多公斤,铸造于北宋年间。这口南安境内最大的寺钟,原先不在龙须岩,而是闲置在汀溪中峰院。安居龙须岩后,乡人誉其为“神奇飞钟”。

         “神奇飞钟”果然神奇——昔时,中峰院是安静的,安静的标准是院中老僧能专心清修。自从来了一位牧童,中峰院再无宁日。这位牧童,倒也没有高声喧哗,却喜欢执竹把古钟敲得山响。天天如此,老僧不堪其烦,忍不住斥责:“谁家的小童,终日只知玩钟,妨碍了贫僧诵经。你若真的喜欢此钟,挑走归你。若挑不动,以后别来了。”重要的话问三遍:“真不后悔?”老僧回答得斩钉截铁:“出家人不打诳语,决不后悔!”话音刚落,牧童已把巨钟轻轻松松地挑走,老僧当场口瞪目呆。听闻古钟挂在龙须岩,已经是三天后。老僧思前想后,坚定这是菩提祖师显圣的判断,赶紧为古钟拥有更好的归属地焚香遥拜。

        后殿又称如来殿,背景的摩崖上刻着大大的“佛”字,题刻描上红漆,格外醒目。很想知道这“佛”字,究竟是出于哪位名家的手笔?如来殿比主殿规模小很多,面阔三间进深三间,但同样重檐歇山式屋顶,同样飞檐翘脊,略微不同的是屋面铺设金色琉璃瓦。切莫忽视这后殿,它曾是龙须岩最早供奉菩提祖师的场所。

        我很快明白——龙须岩始建庙时,限于人力物力,只能先建小庙供奉祖师。后来信众多了,香火旺了,便盖起了大殿,移请祖师到大殿奉祀。而在原来的地方,增祀如来佛祖。庙不在大小,关键要有内涵。聚焦小庙门前的小路,我仿佛发现历代高僧大德的芒鞋印迹,显现着悠悠禅意。

         古朴的木门,像一个人的眼神,我倚门而立,沉默无语。

        翔云古时是安溪、南安、同安三县商品集散地,如今是“国家级生态乡镇”,境内多山,平均海拔600多米,主要溪流有黄田溪、翔云溪、赤溪、沙溪。靠山吃山,乡人因地制宜,在坡地上垦出梯田。层层向上的土地,生长着五谷,承载着百姓对生活的希望。而整日奔波在单调钢筋水泥森林中讨生活的城里人,将翔云梯田视为人间美景。

         龙须岩已发展成占地20亩的景区,所在地翔云村有2680多亩生态公益林。龙须岩四周古木森森,巨石累累。掩映在林石之间的千年宝刹,呈现一种神秘之感。

         作为宗教圣地,龙须岩神明灵验,名闻远近,清初安溪人李光地中举之前,曾经专程前来问卜求签,祈求仕途通达。近年来,众多善信从东北来,从厦门来,从晋江来,在菩萨跟前顶礼膜拜。

        象运山树林繁茂,地形隐蔽,龙须岩便成了举义志士挡风遮雨的场所。清代,这座古寺便成了安溪、南安、同安小刀会的大本营;解放前,这里是中共闽西南地下活动据点。发生在这里的故事,以诉述谋求生存为主题,震撼人心,感动后人。

         风中裏着一点热气吹来,但我能闻到了淡淡的香味。这味道,是原生态的。弯弯的小路,掩映在绿色之中,路两侧的树枝或伸向路中间,或伸向峭壁。也许是常年潮湿的原因,不少石板长出了青苔。林中的小鸟,不时啼啭,营造出一种和谐。

         周遭静好,想象着月挂中天的时候,银辉洒在翘脊上,洒在树梢上,洒在小径上,在朦朦胧胧的山野里漫步,听小草生长的声音,心境定是难以表达的美好。

        在寺院里读楹联,能读出龙须岩博大精深的内涵。据已知的文字记载,宋代泉州太守蔡襄是较早为龙须岩撰联的名人。“法超象外三千界,神占龙头第一峰”、“虎啸龙须动,鹿鸣象运开”都是蔡太守的杰作;还有不知姓氏留下的“片语独涵龙须碧,万松常锁白云间”、“月来阶下花呈影,雨过庭前草滴泉”等联句,都是游寺的佳句。

        沿着通往观音阁、如来殿的山间曲径徐行,须臾间来到“宁为龙须,不为蛇首”的题刻旁。羸弱的龙须草是平凡的,因为诗词家赋予新意,便显得不平凡。在象运山,我蓦然萌生这样的感悟,山因楹联增秀,石因书法生色,寺因名人添韵。名家的力作,舞动着千年历史回声,我的心绪也在思考中飞扬。

         丘陵起伏里的古寺,在时光的流逝中守护一方清宁,构成禅意的画面。文友们激情难抑,用手机,用镜头,定格着一个个精致的美景。

        肩挑正午的阳光,辞别千年古寺,回首凝眸之间,飞龙塔耸立于高山之上。行程匆匆,我无缘在塔下近距离接触。然而因了这一瞥,我多了一个牵挂翔云的理由。


    《丰泽作家》微信平台将继续推出“泉州散文作家展示”,投稿者可将个人创作简介(200字内),个人生活照,以及刊登在文学刊物的散文作品,或获得文学赛事奖项的散文作品,发送到电子邮箱:fzsw2012@163.com,谢谢赐稿。

         泉州市作家协会散文创作委员会

                      丰泽区作家协会    

动图


………………………………

《丰泽作家》

文化公众平台

——————————————

泉州市作家协会散文创作委员会

丰泽区作家协会

主办

来稿邮箱: fzsw2012@163.com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