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少东|游历诗十九首(上)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3-25 19:11:3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古宁头的夜晚

 

此时,132平方公里的岩石

沉浸在不可击穿的黑色里

像某年秋夜的海水一样黑

像书写某段历史的墨汁一样黑

 

红色的凤凰木花在风中战栗

下弦月搁浅在空中

像弯曲多年的白骨

 

注:古宁头,金门地名,1949年10月下旬,国共双方曾在此鏖战。

 

过淠河

 

过淠河时

天色正晚。初冬的雨没入

河里,流淌,远离大别山

像七十年前涉水而去的战士

死得无声无息。

也有踏着异乡的骨头

走出来的,像白马尖,

成为高峰

 

注:1、淠河,流经中国革命老区霍山县、岳西县、六安市区的一条大河;战争时期,10万热血青年涉过淠水参军,征战南北,有几十位成为将军;

        2、白马尖,大别山第一高峰,海拔1777米。

 

在贝子庙

 

青色的云在收拢

空中的草原依然浩大。

我们坐在贝子庙的台阶上

抽着烟,看阳光穿透云层。

夏风干爽,风向不定——

我的烟飘向你,你的发梢拂及我。

远处的喇嘛,在云影里

露出臂膀,摇着一串钥匙

走来

 

慢过六尺巷

 

百米长的巷道,走了一刻钟。

与同向或反向的人相遇,

没有撞肩,或侧身。

各自让过的三尺,十分宽敞。

但我走得很慢

 

年少时,我用十二秒跑过

同等的长度。风在耳边呼啸。

而此时,清风贴着灰色墙壁

徐徐吹来。高大的香樟,

从六尺之外耸立,枝叶相交

 

我走得很慢。

我在换算

宽度,速度,与高度

 

注:六尺巷,位于安徽桐城,长100米、宽2米,建于清康熙年间。因张氏与吴氏由各不相让,无路可走,到双方各礼让三尺而成六尺巷道,广为后人称赞。

 

拜炎帝陵

 

古乐响起时

我弯下了腰,

一拜,再拜,三拜。

夏雨骤停,阳光

拍及我的后背

 

崩葬于鹿原陂的大帝

此时是站立的,

目光悲欣,抚摩我

潮湿的脊背。太阳

撑开积雨的云层。

我的腰身,在他的视线之下

我的疼痛,在他的视线之下

我像沉实的稻穗,凝视泥土

 

一路走来,我也遍尝百草

有许多的根叶,让我麻木

甚至一片花瓣,几让我断肠。

我曾入月夜的森林,砍伐桐木

制琴,也制箭。驯兽,也驯己。

用火焰,喝阻蚊虫与狼群

用晨露,喂养心中的老虎,

逆着溪流,寻找幸福的源头。

与落叶一同腐烂的浆果,卡在

石缝中的白骨,我都忘记。

但一株燃烧的艾草,依然

让我泪流满面

 

洣水,正流入湘江,

雨,落在我的头顶,而阳光

照耀我的脊梁

 

过梅岭驿道

 

梅岭驿道,没有重复的青石。

一块挨着一块铺着,如

久远的琴键,每一步落下

仍有迥异的回响

 

音符还是前朝的,还是旧模样

悬在饶州通往徽州的路上

像古径上空的云,无法分辨

哪一朵,是孤悬的我

 

那些深陷崖石的断句,曾经

完整的叙述,我能认出。就挤在

几片残碑间,却生卒不详。

拴马石渗出缰绳的气味,夹杂在

众石回潮的队列中,附近

散落些许的盐巴与丝茶。

倒下的牌坊,缝隙透发

返青的荒草。道旁倒伏的油菜下

蛙鸣依旧寂寞

 

穿行其上,忽见许多石块站立起来

穿着朝代各异的服饰,各自行走。

我从形色上辨出他们身份与状态——

远行或归来的商旅、逃亡的刀客

赶考的士子和望夫的少妇……他们

与我擦肩而过,与我同向或

反向而行,身子如道旁的茅草一样

摇晃。我甚至得见从未谋面的祖父

也现身其间,向我走来。

自己的影子,也立了起来,走着

走在我的前面

 

这忽然的情境,让我惊骇不已。

我慌乱的影子,瞬间恢复原形

压向那些行走的石块,骨牌一样

倒下,重现原有的条纹与秩序

重现阳光的静穆

 

重现峰峦的青翠和人世的辽阔

分开春天的石径,正游过山去

 

注:梅岭古驿道,建于晚唐,距今1100多年,是古饶州通往古徽州的重要商道,全部由多种石块铺成。婺源县赋春镇冲田村梅岭段七公里,是其中最著名的一段。

 

观迎驾酒厂女工踩曲

 

佛子岭有披挂整齐的翠竹,

宛若三十岁的青衣。

穿行其间,仅闻竹根透出的水声

我已是醉汉

 

此地适宜酿造啊

大别山搅动风云,淠河冲和

醉意的空气,乾坤卦象明晰

无须只在端阳踩曲

 

舀剐水,浸山花,濯一双柔白之足

上悬不足百斤娇躯,在咫尺间踩踏。

脚踩曲模左,发甩曲模右

脚踩曲模右,发甩曲模左

脚踩曲模前,散发遮秀颜

脚踩曲模后,垂发如瀑布

双脚轮替,若即若离,如风过竹叶

如蹈舞,如踏歌。

宫、商、角、徵、羽,发扫丝弦。

五谷臣服啊,五谷欢畅

烈酒显现最初的形态

 

此伏彼起的形态

在我背上踏歌的形态。

于虎背和熊腰上植入沸点

植入高粱与米麦的69道密码。

一杯酒斟满,饮下

除了时常的欣喜与忧寂

我的一次醉,竟历如此复杂的过程

 

注:1、踩曲,酒曲制作工艺流程中的一个环节,用人工将制作酒曲的高粱、米、麦等原料踩踏成块状——曲块来。中国酿酒有端午踩曲、伏天踩曲的传统。古老的习俗要求踩曲的女子体重在95斤左右,并且是处女,用鲜花泡水濯足后来完成。踩曲前有9道工序,踩曲后有59道工序。换句话说,喝一杯酒共需69道工序。

        2、曲模,填充制作酒曲原料的木制长方形框子,规格一般在36x23x10cm左右。

        3、剐水,大别山区天然山泉水,从竹根渗出,清澈、透明,可直接饮用。

 

在恒山

 

我知道

朝圣的路

没有过平铺直叙。

造神者始终将

供奉的庙宇

置于峰峦和绝壁。

斧凿的岩石

笔直的松木都是

深厚的基础和支点。

钟声和风一样遥远

 

在恒山

我看到了悬空的寺庙和

一炷孤悬的炊烟。

这不同于焚香者

散乱的祈念

 

我还看到

朝阳和落日像

两枚图钉,将善恶

钉在仰视的高度。

下山的路将

罪赎分于两边

 

在亳州

 

从地下运兵道躬身出地面时

我的一些思想重见云天

 

此刻,一场雨正弥漫着涡河,

蝶在水里游,鱼在水面舞。

一路走过,岸柳经年又绿,

往复枯荣,而我们只有一世

生死。许多人在暮雨中消逝了。

花戏楼炫技雕刻的故事

也消逝了,只记起华祖庵内

一株酷似牡丹的芍药

 

只满城的泡桐花亮过天色,

让我惊喜。在怒放的枝头

我认出端坐的老子与庄子。

认出了华佗麻醉的那一朵

令曹操头痛欲裂的那一朵。

他们同在一棵泡桐树上。

后来,在古井园的国槐旁

我晕晕乎乎,探看

一千四百年前的一孔深井,

见到水底面目全非的脸

 

一辈子有多少不能平复的事啊

一辈子有多少被误读的花瓣?

不如深巷酝酒啊,

桃花开时制曲,花凋曲成

放它三年,待群花缤纷

一朵桃花一杯酒,鼓瑟吹笙

吟唱月明星稀,浪如衮雪

何来忧思难忘?

 

一辈子有多少不能平复的事啊

淮北平原缝合了汤汤黄淮

 

注:亳州,古称焦邑、谯城、谯县、亳县,位于黄河与淮河的安徽省辖市,现辖涡阳县、蒙城县、利辛县和谯城区,涡河穿城而过,老子、庄子、曹操、华佗的故乡,古井贡酒原产地。古存有曹操地下运兵道、华祖庵、花戏楼等。

 

游白石岭至百丈崖一线

 

我看着那些散落的巨石

在涧流冲撞中,静如

一派羽毛。阳光从裂谷的顶端

注射下来,多年前崩落的疼痛

没有了。当初与山崖离析的

生硬剖痕,没有了。

一万里的青苔,卷在石中

 

有人在起伏的索桥上高喊

但再无一粒石块坠入溪中。

百丈崖深藏江南的叹息

像我按捺半生的暴脾气。

没有了。再生的樟树

像收不回去的手臂与脚步。

我的影子,锲在壁岩里

 

在初夏的林中穿行,

水声越来越远,似在挣脱

耳中的河床,挣脱

进山前呼啸的红尘。

我们安栖的巨石何在?

刚才,在山径的拐弯处

我将一棵倒伏的大树吃力扛起

但重置的丛林何在?

 

这短暂的静穆,让我想起

徘徊不舍的白石岭

唱着目连救母的古村落。

我前世亲手搭起的马头墙

高昂的马首,已不见嘶鸣

 

1、白石岭,安徽石台县城东约30公里大演乡的一个古村落,初建于明洪武四年(1371年),至今已有600多年历史。

      2、百丈崖,位于安徽石台县城西北十公里,皖南西黄山余脉,谷幽,泉清,瀑多,潭深,林密,峡谷地形,风景秀丽。

      3、石台目连戏是一种传统戏曲剧种。明代戏曲家郑之珍在当时流行的杂剧、变文、传说的目连戏基础上,依托目连救母的故事,于1579年间在石台秋浦之剡溪(今石台大演乡境内)编撰的《新编目连救母劝善戏文》。

 

在泸州

 

相遇泸州

不分外省人。

出川入川者

顺江而下,或逆流而上

多在此推杯换盏。

一席贪欢,忘却了

蜀道难,归途远

 

曾在清溪畔摆下春宴

胡豆花香扑杀我。

晚风吹散半天星,

一颗星子一杯酒

我把泸州作庐州。

倒下一坛又一坛

哪分他乡与故乡

 

面对溪水思见君,

惟对皓月碧波饮。

杯中隐约山和水

四百年窖藏魂与魄。

眼含雾气伊人远

你侬我侬今何在!

十一省流经长江水

九曲回肠分我神

 

这些年啊,一程程

长途奔波山水迢,

多少美景良辰错过了。

罢罢罢,来来来,

不去多想,陪我一樽!

今宵沉醉月为盏,

明朝归舟酒做流。

川滇黔渝交集地

飘香中国一酒坛

 

注:1、泸州,位于四川省东南川滇黔渝结合部,盛产的泸州老窖,被誉为“浓香鼻祖,酒中泰斗”。清溪,位于泸州纳溪区大渡口镇,古时有名的水码头,往来长江的船只多泊于此。唐大诗人李白沿长江出川东下时,在此写下“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的诗句。

        2、庐州,合肥的别称。

 

登敬亭山念及李白与李持盈

 

春到四月,黄山的支脉放低

绿色,风从双塔间吹过

送达杜仲与枫香的气味。

在这温和的午后,小路幽荡

每一步都指往大唐

 

云影像一帖镇痛的膏药,轻覆

门牖半闭的翠云庵。

你在桥头,伫望了七回

却没向前踉跄一步。

一段爱多少里程?

从长安到宣州!

何须托言,与此山相看不厌

无非是爱一个人,分离不见!

 

一州堆双冢啊

一个焚香,一个捉月

 

注:李持盈,即玉真公主,唐玄宗之胞妹,年轻时与李白有一段非同一般的交往,晚年住黄山支脉敬亭山翠云庵修炼。

       李白始终难忘长安时玉真公主的知遇之情,曾七上敬亭山,写下“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的诗句。

        公元762年,玉真公主在宣州敬亭山香消玉殒。一年后,即公元763年,李白在距敬亭山不远的宣州当涂采石矶醉酒捉月而终。

        众人皆知李白迷恋宣州敬亭山水,写下千古绝唱,殊不知《独坐敬亭山》这首诗暗含了李白对玉真公主及其修炼处的敬仰与爱恋之情。

 

在太仓:从浏河到长江口

 

我们在浏河畔顺流徜徉

粗大合欢树的影子扑向河心。

一边七月十一日的零星雨

落在河面上,像荡漾的丝绸

一边桑榆杨槐立在一些院落

像静泊的宝船,放下了桅帆。

古镇弥漫珠光与香料的气味

 

整整一个上午我们都在讨论

情绪与情怀,格调与格局。

议论碗口粗的棕缆吊起或

放下的千斤铁砣,

一个人的七次出发与一次抵达

谈论内河、长江与远阔的海洋

一辈子所遇的风暴和航行。

我们论及的主旨宏观而具体

 

长江口那么宽大

前朝和异域离我们那么近。

那一刻,站在东海的甲板上

我感到整个太仓在挣脱陆地

起锚开洋

                         

浏河,位于江苏省太仓市东部浏河镇,通长江,入东海,江尾海头,江海一体,十分开阔,1405年7月11日,明代著名航海家郑和从此起锚,七下西洋。

 

乌拉盖的夜

 

晚风将草甸推远

乌拉盖愈发辽阔

 

沙榆托着清晰的星光

悬起的草原比星空浩瀚

 

手捧蓝色哈达的蒙族人

用长调劝我满饮烈酒

让我忘记了南方的蓝

 

马头琴在呜咽

我揪紧马鬃和姑娘的长发

她们都是今夜的琴弦

 

篝火中的三只狼

在高蹈在嚎叫

篝火外的一千只狼

在红柳丛中隐匿、观望

黑暗是他们的草原

 

梦中的套马杆啊

套住低下来的明月,也套住

逃逸的骏马

 

注:乌拉盖,位于内蒙古锡林郭勒盟,

世界上保存最完好的天然草原

 

过太仆寺旗

 

我自魏国来。

旗地三国属曹魏。曹操是我的老乡。

楚头吴尾,魏是我的真身

 

南国北疆相望,各自狩猎、捕鱼。

你骏马如雪,我湖鱼似银

草原、湖水一样开阔

 

你的长调着火,越过敖包

我的短曲蘸水,拂过柳条。

我们都唱情歌

 

众草起伏,羊群若白色的乱石

长在贡宝拉格。

江水东流,似蓝色的哈达

飘向草原般的大海

 

马头琴呜咽啊激扬啊

像蜿蜒的江水

箫笛幽远啊悠长啊

像辽阔的草原

 

夏风吹过的土地

姑娘一般芬芳

金莲花、马兰花,茉莉花、栀子花

你们都是杀我的毒药

 

你用下马酒迎我

我用踏歌声送你

从平原到高原

我的每一步都显醉态

 

太仆寺啊,草原人

你我自魏国起,就一国相亲

 

注:合肥、太仆寺旗,三国时期同属魏国

 

在乌拉盖看杀羊

 

一车子拉到了乌拉盖

风吹草低,密集的羊群

似草原上凌乱的墓碑

白云一般白

 

热情的草原人,搂着我的肩膀

半推着我去看杀羊。

这是一档精心招待的节目

也是今晚的饕餮大餐

 

一位黝黑的老牧人

在我们的注视下,解开

四蹄捆绑的乌珠穆沁羊

取下腰间的折刀

骑跨在它的腹部。羊没有挣扎

 

老牧人瞄了一眼羊的胸部

在目光的触处,切了一个口子

又划了两下,三寸长,皮肉翻卷

没有流出血来。

他把刀换到左手,右手握拳

将整个拳头塞进羊的胸腔

手腕的黑毛与羊的白毛交在一起

血没有流出来

 

他的拳头(应该是手掌)

在羊的体内绞了两下,抽出

握着一个没有吹大的油亮的白色气球

“这是心脏,这是心脏”“没有出血”

另一个蒙族人忙着对我们解释。这时

头歪向一边的羊闷哼了一声

老牧人用手捏住它张开的嘴巴

好像制止说出秘密的孩子

羊的眼睛上翻,用力看着空中的白云

 

老牧人满意地笑着,从羊的身上起来

蹲在羊的一侧,再次用折刀

从左前蹄到右前蹄,划了一道平直的口子

又在羊的前胸和腹部划了一条竖线

接着从左后蹄到右后蹄划了一条横线

横的口子竖的口子,连贯而辽长

羊毛向两边倒伏,像鲁莽的汽车

在草原上碾下的辙痕

又像是在羊体上,画着两个十字

 

他依然用右拳塞入皮肉间,擀动

他要剥下完整的羊皮……

 

围观的人们赞叹着老牧人的技艺

赞叹着草原一样完整的羊皮

随后与夕光一起四散

等待一场手把羊肉的盛宴

 

七夕,从日月山到青海湖

 

如此悠长的一天。

从大通山到青海湖

舒缓的草,整天的云一路

相随。草滩铺排汉唐的句式

 

我知道这悠长的一天

青藏高原突破忧伤的局限,

吟诵西伯利亚蓼、棘豆和芨芨草。

吟诵迷失的星座。

我叙述的这天向晚,

飞失的鸬鹚和斑头雁

寂寥比高原还高

 

在日月山口

我按下云头,回望一个民族和另一个

民族的来路,哈达绕缠的峰峦。

破碎的眼泪和镜子,依旧

落在坚冷的戈壁。

西行的公主,你在哪里

 

此刻,青海长云暗去

雪峰消隐,二郎剑插向湖心。

我站在剑的锋芒上,念及

远方。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

都在光芒之外,遭遇和艳遇

也已忘记。只是

今夕是七夕,半空的月光

提醒了呼吸

 

是夜, 银河灿烂

青海湖完整的黑色覆盖了我。

琥珀中的昆虫,向死而生。

这一夕,我随风颂的经幡,出没

高原、盆地和平原

 

注:二郎剑,青海湖东南岸一狭长的陆地提带,自南向北没入湖中,酷似一把长剑

 

在皖南想起李白

 

初冬时,我还在皖南山区

盘桓。山水浮狭长的烟岚

众鸟高飞,忽然想起李白。

李白的唐朝不在长安。

他与他的二百首诗悬在

幽阔的皖南

 

愁作秋浦客,孤云独去闲

泊舟采石矶,低首谢宣城

人行明镜中,看花上酒船

清溪清我心,千年未拟还

潭水深千尺,白发三千丈

孤帆日边来,岂是篷蒿人

……

不做官而做诗的李白

仗剑独行、背包客的李白,

羡煞我也!

 

合肥虽距长江百里,你也来过

闻听诗心激荡,惜无诗句留下。

谢谢你为我空出了一千二百年!

长安如何,川蜀又如何?

你的皖南,即是我的皖南

        

注:1、李白一生5次游历皖南,在皖南写下了大量重要诗歌,有据可查的诗歌就达二百余首;

        2、本诗第二节皆为李白在皖南写下的诗句;

        3、李白于公元748年第一次到合肥,但旋即到郡辖区天柱山等地游玩去了,没来得及留下诗歌。

 

去年此时,与余怒罗亮同游桃花潭

 

潭水流动中,我听到了踏歌声

声声慢,桃花飘落

云影成为轻舟

 

晨岚洇湿群山

一层又一层,像昨夜

环抱的胳膊,柔软而确定

青衫,水袖,鸟的翅膀

隔着流水,招着风

是扬起的落寞

是旗幡,也是千帆

 

你们对着柳树起誓

你们抱着松树稳定情绪

你们满身都是蹿高的藤条

而我是鹤,孤立在月下

曲起疼痛的一条腿

吴少东,安徽合肥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诗刊》《中国作家》、台湾《创世纪》等几十种文学期刊,入选《新世纪中国诗选》《当代诗歌选》《百年新诗精选》《中外现代诗歌精选》《中国年度优秀诗歌》《中国好诗歌》《中国年度好诗三百首》《中国诗歌排行榜》及《诗刊》《新华文摘》等几十种选本和年度选集。曾获首届“中国优秀青年诗人奖”、2015年“中国实力诗人奖”等多项诗歌奖,有多首诗译成英、法、韩等国文字交流或谱曲传唱。坚持“情感,美感,痛感,意义”写作,倡导诗歌写作及阅读“小众”的最大化,早期诗歌结集于《灿烂的孤独》,出版有地理随笔《最美的江湖》、诗集《立夏书》等。


       请长按二维码,关注@少东家的诗行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