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王行知(十二)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1-15 11:17:0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二十一)


 

数据庞大,王行知紧赶慢赶,掐着时间完成任务。

 

她塌住椅背,感觉后背已有微汗渗出。周日,硕大的楼层像一架庞然大怪物,肚子里头只剩下自己与李诚两颗镙丝钉。行知脑海忽然冒出一句《周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她不埋怨李诚,李诚为晨泽呕心沥血,鞠躬尽瘁,是晨泽劳模中的楷模。

 

行知偷望一眼玻璃幕墙后盯着电脑的李诚,走去倒一杯温开水给他。

 

李诚看也不看行知:“数据做完了?”

 

行知回答:“希望不辱使命。”

 

“那你可以下班了。”李诚说,“不必等我,我估计要到十时才走得了。”

 

王行知暗自长舒口气。这忙碌阵仗一日总算得以完结,公交车摇摇晃晃,行知疲惫地睡去。不知多久,骤然眼前一亮,她又置身于敞亮办公室,这边一手指挥安排大型会议,那边一手捧住电话,不住同客户商讨细节,嗓子眼说得快要生烟。再一晃眼,自己坐在办公桌前,桌上的资料厚达三尺,须一份份细看过去,行知正凝神工作,耳端传来同事的悉索议论,都在耻笑她学历低阅历浅、等着看笑话。行知不觉来了气,发恨说:“我会用行动证明给你们看。”正说着,李诚叉腰瞪目向她咆哮,将一份报道恶狠狠摔到脚下:

 

“王行知,请你明天打辞职报告给我!”

 

行知满头满脑的汗:“李总,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梦境戛然而止。原来车已多行驶了两站,行知跳下车,返身走回,遥遥地看着窗口那一星暗黄灯光,像老外婆的一双温暖的手轻轻围拢来。

 

母亲的情形依旧,没有好转也暂时不至恶化,她不识得外婆,却认得出李健手提的糕点。母亲的人生至此,大概也只有食物能叫她安静。行知茫然地想:自己老了却不知会是如何境地,可会有谁同她做伴。

 

她最近更无闲暇考虑交男朋友。男友是奢侈品,行知无须找个人陪吃陪玩潇洒浪漫。

 

周一还是遭到狂风暴雨般的鞭挞。

 

一早即看见李诚怒目相对:“王行知,周末的数据可曾校对?”

 

“来不及。我六时才勉强做完。”

 

李诚虎视眈眈:“你不校对也敢说完成工作?知不知道你把业务二部及三部的往年同组数据对调?”

 

行知啊一声掩住嘴。

 

“又犯低级错误!王行知你是怎么混进晨泽的?这样的办事效率,工作能力,晨泽若是人人像你,岂不被竞争对手甩出十八条街去?”

 

他冷冷补充,“中午前把数据重新整理给我,我要精确到每一个小数点。”

 

行知唯唯诺诺,后颈湿透。

 

是她的错。怪不得李诚大发脾气。

 

她沉下心来重新整理制作汇总。

 

午间去煮泡面,听见小高笑嘻嘻同业务部同事说:“我看着行知,觉得她也可怜。”

 

小高一向聪明,说话十分委婉。

 

“李总真可怕。”

 

“怪王行知能力不逮。这么简单低级的错误她也敢犯。”

 

“小高,你也跟着李总有一段时间。可是这样捱过来?”

 

小高笑得高深莫测:“李总对待新人的方式也不尽相同。也许行知更具潜力可被挖掘。”

 

行知假装听不出小高话里的明褒暗损。她自问学不会这样艰深的说话学问。王行知有一副直肚肠。

 

她牺牲掉午休时间补一早拉下的其他工作。其间收到李菁一条关切慰问:“行知,失败乃成功之母,要相信自己的能力。”

 

行知感觉非常温暖。在晨泽,只有李菁的每一次关怀恰到好处出现。

 

她将核查过几遍,确保万无一失的汇总发邮件给李诚。

 


 


 

 

(二十二)

 

 

然而李诚自午间出去,就不曾再到公司。

 

行知坐着枯等,不敢擅自下班。吃一堑长一智,她可不想明天挟着包袱滚蛋。

 

想起那栩栩如生噩梦,行知仍胆战心惊。

 

她将所有工作再检查一遍。其间接到姑妈电话询问近况,姑妈说:行知,听说你调到李诚身边了,这么大件好事怎么不和我说?

 

——升职加薪,人生美事。多少人只看得见表面风光忽略掉血泪。为了迎头向上而落下的种种辛酸,当事人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

 

行知尽力装出轻快腔调:“只是运气。姑妈你们还好?”

 

姑妈欲言又止,她说:“行知,照顾好外婆和妈妈。我也许要出远门一趟。”

 

王行知想到姑父一张扑克面孔,替姑妈委屈。

 

姑妈兼顾内外,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又要照顾一双子女,天天忙得照镜子都是奢侈。每日从日出忙到星出。姑父高高兴兴当他的闲人。人前倒也会讲几句漂亮话:我福气好,讨个能干老婆。一到家就赖在沙发上喝啤酒看电视,任由姑妈忙到无头苍蝇似团团转也不会伸手帮衬一把。每月赚得的俸禄全部贡献给啤酒。

 

这种家庭,一对孩子也能安康长大,品学兼优,白白净净,全是姑妈的功劳。

 

姑妈又说:“忙归忙,闲的时候也要记得交一两个朋友,姑妈明白你能干,但是再能干,你总归是个女人,女人到底还是要嫁人顾着一头家的。”

 

行知暗想:像姑父那般的男人,是地球上未进化完全的种族,并且存世数量极多,这样的男人,嫁同不嫁又有什么区别。

 

她只说:“外婆很惦记你和若水,若童。”

 

姑妈愣一下:“这一阵太忙,等我空了,来看你跟外婆。”

 

近六点李诚才回到公司。看见行知,意外:“等我有事?”

 

王行知啼笑皆非:“想等李总看过报表才走。”

 

李诚打开邮件,看到行知上交的数据报表,扫一眼,直接删进垃圾筒。

 

“OK。”他说,“我看过了,这次能打及格。”

 

行知怔忡。

 

她完全没想过是这结果。辛苦修改一上午的数据,他连仔细瞧一眼的兴趣也没有。

 

王行知手脚冰冷僵住。

 

“我一会要去见个客户。没事的话你下班吧。”

 

行知不知怎么回到家的。她只感觉蜷在公交车上,眼睛不断溢出热泪,自己拿袖子胡乱揩掉了。

 

这比大声责骂更叫行知难受。

 

十分意外,李菁李健都在。行知推开门,见到他俩正围住外婆聊天。

 

细心的李菁注意到行知泪痕,悄悄扯她进房:“发生什么事?”

 

——她一双清澈眼睛看住王行知。行知再也忍耐不住,掩嘴落泪。

 

“太过分了。”李菁抱打不平,“明天我去找他理论。”

 

行知摇头:“我只是一时难受。是我有错在先。好在不用扣奖金,怎么都无所谓。”

 

李健听说,气得鼻歪眼斜:“小舅舅直是欺人太甚!为什么总是针对行知?不行,我要去找他问个清楚!”

 

李菁狠狠白他:“小舅舅有他的打算。你上次还嫌闹得不够鸡飞狗跳?”

 

“我不管,他针对王行知就是针对我。”

 

李健嘟哝,一拳头恨恨砸向方向盘,倒引得李菁笑了:“可以。晨泽本来就有你的份,严格说来,我跟小舅舅都是替你打工的。现在倒好,等你小皇帝即位,是否要上演一出兔死狗烹的大戏?”

 

“打死我也不回晨泽。”

 

“你同姨夫争意气也争了许久了。什么时候放下芥蒂来同和并肩作战?”

 

“免了免了,”李健单手投降,“我不去找小舅舅,你身为晨泽高管,关心下属,问一问总可以吧。”



作者:碎红。字迷。花匠。厨娘。闲时幻想,一直在慢慢长大。







往期连载:

我叫王行知【小说连载】(六)

我叫王行知【小说连载】(六)

我叫王行知【小说连载】(七)

我叫王行知【小说连载】(八)

我叫王行知【小说连载】(九)

我叫王行知【小说连载】(十)

我叫王行知【小说连载】(十一)





小说散文


因为对文字充满深邃且永恒的爱,我们聚在一起。

静静的阅读,没有纷扰的喧闹。

这里是一片我们的安宁静好的土地。

长按二维码加入





版权声明:文章归属原作者

投稿邮箱:missztg@gmail.com(欢迎原创投稿)

责任编辑:子快乐、小烟雾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