晕,我BF是特工 卷2-144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0-24 10:53:3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第二卷 - 第一百四十四章【壮狒篇】圈子里的无数悲剧

 

    “哥,我们俩,分手吧。”

 

    这句话我还是没忍住说了出来,语气平淡,没有感情色彩。他明显一愣,眼睛里闪出了几种不同的情愫——不信、不舍、不安……我的道行太浅,他的眼神太丰富,我猜不透。

 

    “小鹏,对……”

 

    看来他还想对我说那没有价值的三个字,可是,他不知道,我需要的从来就不是道歉!

 

    “哥,你先听我说完。”我果断地打断他,这几天我想的已经差不多了,所以我得把心里话一口气说出来,否则我怕再也没有说出来的力气了。

 

    他还想继续,可是看到我祈求的眼神,他沉默了,拉过电脑椅坐到我的对面,等他坐好,眼神和我对接以后,我努力平静无情绪地说:

 

    “哥,我知道你会接受不了分手,毕竟我们在一块生活了也半年多了,感情肯定不淡。可是,可是我累了,真的累了,你也知道我一直都是一个频率追你,从开始到现在我的热情都从来没淡过,可惜,这种热情一直都是我单方面的。”

 

    大熊听我这么说,张了张嘴,可是看到我扬起晃晃的手,又把嘴里的话咽了下去。

 

    “一开始你看不上我、烦我,我能看出来,这没啥。那回你去哈尔滨开房展会是去见路哥了吧,估计他没见你,你很难过至于难过到什么程度能让你不接电话我就不得而知了,八成那时候你什么心思都没了吧。”

 

    我顿了一下,接着说:“还有,我上烟台那阵你也没在长春吧,好想你告诉我过李哥,哦不对,是段哥的那个节目的台本是你帮着写的吧,你敢说你和他就是清清白白的?这回我就不说啥了,妍姐也好你也好都失去了理智,何况奶奶的离去对你打击也很大。”

 

     我看到大熊的表情一直处在惊愕状态,我估计他没能想到我会这样说吧。

 

    “过去的事我不是都和你解释过了么,你怎么又找回来了啊?妍姐这次确实是我不对我承认,可是……”

 

    “可是什么?我那么求你要了我你都不肯,和妍姐就这么轻易的给了。”我竟然有点生气。

 

    “那能一样吗?我和她那样是因为为了彻底断开,断开是为了和你好好在一起!”

 

    “好,你说要好好的和我在一起是吗?”

 

    “当然,我付出了这么多,我图个什么?我不就是为了和你好好在一起吗?”他好像有点怒意。

 

    “好,我问你,当初我不替你抓着那把刀,你还没事的话,你还能像现在这样对我吗?你还会放下一切来和我在一起吗?你不配说爱,因为你不懂得珍惜爱!”我竟然吼出这段话,没有任何的口误和停顿。

 

    大熊听我这么吼,一时语塞,低着头,看不到他的眼睛看不准他的表情。

 

    “对不起,我不该这么激动的,”看着他的样子,我忍不住道歉:“哥,我爱你,我爱你到底,可是我得不到回应,真的我感受不到来自你的回应。”

 

    “你真感觉不到么,一点都没有?”他好像很错愕,难道我的话这么让他难以理解吗?

 

    “除了感觉我是你的伙伴这一点以外,我真的没感觉到你的爱,因为爱不等同于关心。”

 

    “我问你,你别生气,你到底想要我是什么样的?”

 

    “呵呵,你就是你,我喜欢的就是你,我不想让你因为我而改变,但是我想得到和路哥一样的爱。”

 

    “但是我这样让你不高兴了啊!”

 

    “谁让你和妍姐那样了,我一开始想放开不纠结了着,可是这几天证明我还是太嫩了。”

 

    “小鹏,你要知道,我那样是没办法的,我知道妍姐对我是个大问题,她想放下,我也想放下,这样三个人就没事了。我不是为了她也不是为了自己,你还不明白么?”

 

    “可是妍姐放下了,你放下了吗?”

 

    “当然!”他肯定的回答。

 

    “我没看出来,那天那几个樱桃让我觉得你还是没放下。”

 

    “樱桃?”

 

    “嗯,就是那天回来的时候妍姐给你樱桃你没接住……”

 

    他把头转向窗子,鼻音很重地出了一口长气:“小鹏,你太敏感了,你想多了,你真想多了。”

 

    “我想多了?那我问你,为什么我洗衣服上的樱桃汁的时候你那么激动?”

 

    “我怕你难受,我怕你再因为我哭!我不想再那样了知道么?你自己想想,你因为我哭了多少次了?你以为我愿意你那样?我好受?”

 

没料到他是这样的回答,不管是不是他真实的心里想法,这话是让我有些意外的,甚至,心里好像有什么颤抖了一下。

 

    “好吧,你赢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说你爱我?”我又换了个纠结许久的问题抛给他。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每天说一遍,只要你不离开我。”他的语气开始夹带着乞求。

 

    “你不是说得在重要的时候说吗?”我又说那天他的想法。

 

    “我不想让你因为这个不高兴,只要你愿意,对我不是问题,我不想因为三个字搞得我俩不愉快。”

 

他在妥协。

 

    “不仅仅是这三个字的问题,我问你,那天给奶奶守灵的时候,你为啥不回答我的问题?”

 

    大熊有点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头:“小鹏,你怎么又提这件事了……”

 

    “我能不提吗?这是很重要。”我一想起这个问题就激动,有他这样的吗。

 

    “你为什么非要那个啊,我说了的啊,我不想再伤害你了。”

 

    “那不是伤害,请你记住,在我看来,那根本就不是伤害。”我在强调他的纠结点。

 

    “小鹏,如果我们两个之间因为什么误解了,我们可以深谈,把心结打开,但是肉体的伤害可能永远不能修复你懂么?”

 

    “我不在乎,再说,那只是你说的可能,没到老谁知道?”

 

    我说着我的看法反驳他的理论,他现在眼睛圆睁一脸严肃的看着我,直到我发毛。

 

    “我不想拿你和我的未来做赌注。”他语气还是缓了下来。

 

    “我问你,当初你和路哥在一起的时候为什么就敢赌?”

 

    “那是因为我小,我嫩,我不懂事,我冲动。”

 

    唉,为啥我认识他那么晚呢……

 

    “现在我依然很小,很嫩,很不懂事,我也很冲动,那么你怎么办?”我反问他,说着我身体的事实。

 

    “当初我和小路都很小,都不懂事,所以才有今天这个下场。但今天不一样了,我绝不会让悲剧重演,你小你不懂事,但我不会了,这个关口,我必须替你把好,我有这个责任。”

 

    “你和路哥,你爱的那么死去活来的就是因为你动情了,可是你和我,我感觉你很理智。”

 

    “是的,你觉得为什么呢?”

 

    “在我看来,就是你不够爱我,就这么简单。”我斩钉截铁地说出这么长时间以来我的感觉。

 

    “黎霄鹏,你这么说,我想骂你,真的。”

 

    “……”

 

     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貌似他非常难受、非常气愤。

 

    “可能这个圈子里的无数悲剧都是这么引起来的,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很爱对方了,但对方就是没感觉,这会让自己很窝火,非常窝火。”他强压着火气看着我的眼睛说。

 

     “哥,我累了,我想歇歇了,咱们分开一段时间冷静冷静好吗?”

 

    “分开?多久?”大熊好像不是很意外,而是不知道怎么分开。

 

    “我没想好,我想分开这段时间里,咱俩紧急情况下可以打电话联系,等我想通了,我会主动联系你的。”

 

    “小鹏,我觉得这不是个好主意。我们在一起有什么话可以说透,分开的话,难保不胡思乱想,那会越来越糟!”

 

    “可是,我现在真的很乱。”我的心情真的是七上八下的,我也舍不得和他分开,可是不分开我会难受死的。

 

    “这种情况更不能分开啊小鹏!”他还是很坚持,一如既往的坚持。

 

    “那你说咋办?你在我身边我就会不自觉地依赖你,可又总在怀疑自己,我自己可以的,哥,放心,我不会做傻事的。”

 

    “那……你是想让我,回到我的酒店公寓去?我搬回北屋住还不行吗?”大熊还在争取不和我分开。

 

    我很纠结,真的不知道怎么拒绝他了,就在我俩陷入这静默的泥沼之中的时候,有规律的嗡嗡声响起来,大熊一惊,赶紧翻出手机。还没等他接听我的三二五零竟然也在叫!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