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甩出女人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2-22 23:55:2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陈怡兰眼睛微眯,不咸不淡地问:“你丈夫呢?”

    凌沫雪暗吸一口气,淡淡一笑。

    无庸猜疑了,这位贵女人肯定是顾明煊的母亲。

    她淡定地回:“夫人,你我素不相识,你这样问我有失礼貌吧?”

    闻言,陈怡兰的脸上闪过一丝讶然,她重新打量了凌沫雪一眼。

    没什么特别啊,一身乳白色的职业装,梳着简易的一根马尾,清汤挂面,身上毫无首饰装点,最吸引人的莫非就是一张脸清秀可人。

    下巴一扬,陈怡兰又一脸沉静地说:“我是顾明煊的母亲,我姓陈,刚和我儿子一起回国……听说你是珠宝公司的一名设计师,我儿子上班没几天,你就跟他相处得很好,是不是这样?”

    “是,夫人说得没错。”凌沫雪朝她微微颔首,谦卑有礼。

    陈怡兰又一愣,显然凌沫雪的坦然淡定让她有些出乎意料。

    “你不怕自己被别人指指点点?”她蹙眉,内心有了淡淡的焦躁。

    凌沫雪又是一脸平静,“我和总裁清清白白,有什么可怕的?”

    陈怡兰唇角微抽,哑然。

    “夫人,若没有别的事我先走了,上班迟到会扣奖金,请您见谅。”凌沫雪朝她一点头,不咸不淡地笑了下,然后坐进车,拉上了车门。

    车子离开没一会,顾欣妍就从幼儿园里出来了,“妈,你怎么让她走了呀?”

    陈怡兰嗔了她一眼,“不让她走,我还要丢弃身份,拖着她的手跟她对骂对打吗?捉奸还要在床呢,她现在和明煊只是喝个茶,也没见他俩怎么样,我能骂她什么?”

    顾欣妍着急道:“妈!你别忘了,她可是在明煊的公司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陈怡兰挥了下手,好像另有打算,语气平静从容,“走吧,先上车。”

    “妈,你不是要看她的儿子吗?”顾欣妍提醒。

    陈怡兰这才眼睛一闪,转身就进了幼儿园……

    “小公主,这是我给你的炸鸡腿,你闻闻,香不香?”偌大的教室里,米容星当着许多小朋友的面,把一只松脆香喷喷的炸鸡腿送到了凌琦月嘴边。

    凌琦月扫了大家一眼,脸色泛红。

    “我不吃。”她别转头。

    米容星连忙说:“你别不高兴,我昨天回去打过我妈妈了。”

    凌琦月双眼蓦然瞠大,“啊?你打你妈?”

    “是啊,我教育她呀。”

    凌琦月惊蒙了,几秒过后,她起身就跑去图书室里找凌琦阳,“锅锅,锅锅,米容星是个大猪头。”

    一步跨进来的陈怡兰母女听到最后一句话,俩人齐齐地停下脚步,目光又齐齐地射向了那个穿着漂亮粉色公主裙的小奶包。

    “她是凌沫雪的女儿,说话很没礼貌,星儿还被她迷得七荤八素的。”顾欣妍嘀咕了声。

    听到有大人说话,凌琦阳兄妹俩同时转过身,陈怡兰一见凌琦阳,神情瞬间僵化了……

    “锅锅,这位奶奶是谁啊?”凌琦月抓紧了哥哥的手。

    凌琦阳蹙眉,望着陈怡兰的眼眸微微地缩了缩,压低了声音淡淡道:“可能是米容星的姥姥。”

    他明锐的眼睛已发现这对母女长得比较像。

    凌琦月马上瞟了顾欣妍一眼,想到米容星说他打过自己的妈妈了,心中一凛,她马上躲到了凌琦阳身后,连头发都不敢露出来了。

    “你好!”陈怡兰怔愣过后走到了凌琦阳身边,弯下腰,目光锁住他俊美的小脸蛋,笑吟吟地问,“告诉我,你们的爹地是谁?”

    凌琦阳满眼疑惑,“为什么要问这个?”

    “因为你……你很像一个人。”

    闻言,小奶包悄悄地从哥哥身后露出脸,抿抿小嘴唇,轻轻问出一句:“是帅叔叔吗?”

    陈怡兰目光一转,望着这个凌沫雪的缩小版,秀眉又禁不住拢了拢,“你认识的帅叔叔姓什么?”

    “他姓……”

    “妹妹,我们走。”凌琦阳适时地打断了她,牵着她的手就要离开。

    陈怡兰没想到这个小男孩小小年纪不但气质凛然霸气,而且戒备心还很重,想来是个十分聪灵的孩子。

    叫来了老师,她一问,才真如她所想,这个凌琦阳简直就是个天才。

    他能记住地球上所有国家的名字,能认出每个国家的国旗,能说三个国家的语言,还是心算能手,还会弹钢琴,写毛笔字……

    陈怡兰惊叹之余,又问:“幼儿园里有他们生父的具体资料吗?”

    老师摇了下头,“他们的父亲在一次海难中去世了,是法国人,长得跟凌琦阳几乎一模一样,我见过他的照片,凌琦月书包里有。”

    “那让我看看行吗?”

    老师点了下头,没一会,她拿来了一张六寸大的彩照……

    “妈,他跟明煊太像了,就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顾欣妍捏着照片左看右看。

    “是啊,唉……真把我吓了一大跳。”陈怡兰摇摇头,心里却莫名其妙地滑过一丝失落。

    TK集团珠宝公司。

    “沫雪,你帮我跟总裁求情了没有?”曹玲捧着一杯热乎乎的咖啡过来,笑嘻嘻地靠在凌沫雪的座位上。

    “我……我还没有见到他。”

    既然昨天晚上顾明煊没直接回应,凌沫雪也不想多说了,否则,爱八卦的曹玲刨根问底才是令人头疼的。

    听凌沫雪这么一说,曹玲的脸色当即有些难看,“你可以直接上楼见他啊。”

    凌沫雪面露难色,“大姐,要不你去跟经理说一下吧。”

    “你不想帮我?”

    “不是,我……主要是刚进公司。”

    “好了,不帮我就不帮我,找什么借口呀,谁不知道你已经勾搭上了我们总裁,要真心帮我,吹一下枕头风不就行了。”

    凌沫雪听完脸色一白,颤抖的手紧紧地抓住鼠标……

    “曹玲!你说的是什么话?”突然,乔经理出现在了曹玲身后。

    “啊!”曹玲惊得手一抖,拿在手中的杯子落在了凌沫雪的桌子上。

    顿时,桌面上的几张设计初稿打湿了,温热的咖啡有一半溅落在了凌沫雪的套裙上……

    凌沫雪慌乱地站起来,低垂着头抖动着裙摆,脸上布着一层阴霾。

    “对不起,对不起!”曹玲面色惨白,惊慌失措地抓起一包纸巾就要给凌沫雪擦衣服。

    因为她发现,出现在自己身后的不光有乔经理,还有那性情冷酷霸道的总裁顾明煊。

    顾明煊俊颜紧绷,眉色冷冽,高挺的身子散发出了尊贵又威严的气息,一双鹰隼般的黑眸让人压抑不已。

    这个时候的他多数人见了就想逃,可慌乱的曹玲似乎着了魔,见他脸色冷寒,竟不知死活地扑过去,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总裁,我刚才不是说你……啊!”

    嘭!话没说完,她整个人突然被总裁大人狠狠甩出,后背撞在墙上,又扑通一声落了地。

    在场的所有人都震呆了。

    凌沫雪也震愕得呆若木鸡,眼前的一幕令她难以想象。

    语罢,他上前一步,在众目睽睽,一室惶恐不安的气氛中,一把拉过凌沫雪,阔步凛凛的走出了设计部……

    “你做什么?做什么?”进了电梯,凌沫雪就用力地甩手,伤心地落了泪,“你这样做是不是想让我在公司里树敌啊?”

    “不是!”顾明煊铿锵道。

    别的女人只是碰不得他的身体!

    而那个曹玲上班时间乱嚼舌根,污辱同事,也绝不是他所能包容的。

    凌沫雪一抹脸上的泪水,激动地望着他,“我不是求你别让我靠近你吗?你为什么就不能为我想想?我不是单身姑娘,我是有两个孩子的大婶!”

    大婶?

    顾明煊似乎被这个称呼击中了笑点,薄唇一弯,一丝笑意悄然滑过,他挺了挺胸,邪魅地眯起眼,一脸的桀骜不驯。

    “大婶,十分钟前我打你电话为什么不接?”

    呃……他还叫上了!

    凌沫雪的内心几近崩溃,跟他交流,她没有一次顺心顺意的。

    忽略她的问题,还反问她。

    “你一直都是这么我行我素,霸道无理的吗?”她气得一拳头擂在他胸口。

    他趁机一把捉住她纤细的手腕,剑眉微挑,理由充分,“对付敢在我面前放肆的女人,我必须是这样!”

    说完,他一个倾身,凌沫雪就靠在了厢壁上,慌乱地抬起头,他的薄唇刚好落在她微启的唇瓣上……

    “唔!”凌沫雪挣扎,手又被捉住。

    动脚,他长腿往前一靠,她又动弹不得。

    电梯直升顶楼,一吻亲罢,电梯门刚好打开,顾明煊望着她绯红的脸蛋,邪魅地一笑,“早安吻。”

    “顾明煊……”凌沫雪喘息,羞愤不已,“你为什么要缠着我不放啊?”

    “随心而走!”他边回答边把她拉出电梯,朝走过来的季峰使了个眼色。

    季峰看了凌沫雪一眼,马上领悟,转身去秘书室叫来一个女秘书嘱咐了几句。

    女秘书马上走了,顾明煊则拉着凌沫雪走进了总裁办公室,把她推进了洗漱间,“里面有干净的毛巾,你洗洗。”

    凌沫雪无力地靠在门上,仰着头,两行泪水倏然滑落……

    说不出悲,也说不出喜,只是心乱得就是想哭。

    她也是个渴望爱情的正常女人,顾明煊的纠缠,亲热,她没有一点心动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一切才刚刚开始,他家人就找上了她,同事也在嘲笑,以后还能碰上什么?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