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人陷害回归都市,看我如何浪迹花都,横扫天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4-25 23:34:0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01 兵王之殇


七月初,黄昏。


“死有轻如鸿毛,也有重如泰山,陈战的死...比泰山还要重!”


华夏东南军区特种作战旅,后山军魂陵。


三排五列,身体强壮如精钢铁铸般的十五名战士,一脸沉痛,身形笔直如一杆杆冲天矛枪。


他们身后站着数百名武装战士,手拿冲锋枪,枪口朝天,一脸冷凝。


军魂陵前一位身穿戎装的白发老将军,肩膀轻轻颤抖着,一颗亮眼的将星闪着光芒,坚毅的目光直射眼前新修的墓穴。


东南军区总司令,洪志。


“首长!队长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我们要报仇!”


身后的战士如雷般吼叫,歇斯底里地宣泄着自己的愤怒和不甘。


“报什么仇!!”


老将军红着双眼,猛然回头,却没人看到他眼角甩掉的一滴泪水。


“军人保家卫国,战死沙场,是他的最高荣誉!陈战拯救了整个军团,他的死...会被载入史册!”老将军声音颤抖,虎目含泪,却强忍着不让它落下。


仇,不是不想报,而是不能报。


他们是军人,一切行动都要服从命令。


战士们再也控制不住哽咽的声音,甚至一名战士直接扑到墓碑之前,嚎啕大哭:“战哥!你快睁眼看看兄弟们吧,我们都在等着你啊!”


昏暗的环境中,撕心裂肺的吼叫,让人无比心痛。


此刻,压抑的愤怒全部化为泪水,挥洒在墓碑上那笑容依旧灿烂的照片上面。


声嘶力竭的哭喊,引得所有战士泪如雨下。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这帮铁骨铮铮的男人,华夏最出色的特种兵,从未有过如今天这般的痛彻心扉。


远处山坡,身形如一道利剑般笔直的人影默然站立,脸庞上狰狞的棱角时隐时现,如朗星一般璀璨的双睛一瞬不瞬,直勾勾盯着墓穴方向。


只不过,人影的左臂挂着绷带,斜斜垮在肩膀上,还打着厚厚的石膏,看起来伤的不轻。


也不知站了多久,人影忽地惨然一笑,默默说道:“看着自己的墓穴,这种感觉...还真是奇怪呢!”


山风冷咧,如泣如诉,似乎在祭奠着太平洋那一战中死不瞑目的战士亡魂!


“第九禁区!总有一天,我必让你们灰飞烟灭!”


“阿军、虎头,你们的血,一定不能白流!”


陈战语气森寒,右拳紧握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似在发誓,又似在时刻提醒自己。


神秘的国际组织‘第九禁区’,在太平洋公海布下天罗地网,重创执行任务的战虎中队,甚至差点让陈战殒命。


直到现在,陈战都不知道对方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只知那艘被海盗抢走的货船是他们的目标。


但,一艘普通货船根本不值第九禁区这种国际巨擘出手,这里面有很大的疑点。


身在军中有诸多限制,陈战无法自由行动。为了报仇,为了查明真相,他索性借着在太平洋失踪假死,放弃了军人身份。


「军人,之所以被人尊敬!并不是因为军人这两个字,而是因为军人所担负的责任。」


「保家卫国,扫除奸佞!」


陈战回想着洪志老将军的淳淳教诲,眼眶渐渐变红。


哒哒哒哒!


山下,一阵密集的枪声响起,数百战士朝天开枪,祭奠着军中第一战神,陈战!


“战哥!一路走好!!!”


嘹亮而沉重的喊声直欲冲破天宇,将云彩都惊的卷动开来,露出一抹鲜红的惊蛰。


十月,天气稍凉。


华夏,临江市,通达集团大厦外。


天色渐暗,下午六点多,正是忙碌而又休闲的下班时间,很多衣着光鲜的城市白领急匆匆走出办公大楼,脸上洋溢着轻松而又兴奋的神色。


纷乱的人群中,一道身形笔直的人影特立独行,显的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


陈战习惯性背一个行军包,穿一身沙漠迷彩服,脚上还踩一双绿色帆布军旅鞋,就那么突兀地停身在吵嚷的人群之中。


他的一身另类打扮,引来路人一道道怪异的眼神,说的直白点,就是造型有些土,跟不上时髦的时代。


不过,陈战根本不在意路人的目光,伸手摸了摸唏嘘的胡渣子,随即摘下墨镜,抬头看着高耸入云,足有六十多层的通达大厦,眼神微微一亮:“袁梦公司的大楼可真够气派的!”


一想到那个孤冷高傲,品学兼优,被称为校史上最有智慧的校花同学袁梦,陈战的心里便浮起一丝苦笑。


人家是校花,他却是笑话。


上学时,人家品学兼优,他却打架斗殴,还曾经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当众奇葩地表白过一次,当然结果以惨败告终。


不过话说回来,如若不是袁梦对陈战造成的沉重打击,也不会让他下定决心去参军,从而成就他在世界军事战场上无与伦比的统治力。


经过几个月修养,陈战身体基本好转,今天来到临江就是为了查清楚三个月前的太平洋惨案。


‘第九禁区’布下埋伏重创了战虎中队,他们不惜与华夏最精锐的特种部队对着干,也要抢走商船,证明那艘船关系重大。


陈战查过船舶有关的情况,并没有眉目,据情报显示,太平洋被劫货船里的某些货物,似乎和他的老同学袁梦所在公司有些关系。


一来为了查清楚原因,为兄弟们报仇;二来潜意识中不想袁梦陷入危险,于是陈战只身一人回到临江,准备先行潜入通达集团暗中调查。


通过一些关系,陈战得到一个机会,通达集团保安主管的位置正好空了出来,和他专业对口。


不过,听说通达集团的保安部极难进入,要求很严格,也很专业,陈战不敢大意。


收整心情,正当陈战准备迈开步子进入大厦时,马路上忽然传来女子惊慌的喊叫。


“啊!”


吱!


车辆刹车急响,几道凌乱的脚步声响起。


“你们干什么?”女子急呼。


“干什么?上车,我们老板想见你!”一个粗鲁的男人沉声道。


陈战身体一紧,立即扭头看去。


只见一名绑着马尾辫,穿着短裙的性感女子正在车前拼命挣扎,却被两名戴着墨镜的强壮男人强行拖上一辆越野车。


女子侧颜极美,露出的脖颈洁白丰润,虽然形象只是一闪,亦能看到她玲珑的身材和吹弹即破的白皙肌肤。

啪嗒!


一只高跟鞋掉在车外。


砰!


车门被狠狠关上,车辆一个急冲,引擎声如龙似虎,呼啸而去,惹的行人纷纷避让。


看到这一幕,经过的路人全都吃了一惊,纷纷朝旁边躲开,生怕被那几个大汉注意到自己。


哗啦一声。


突然散开的人群,让陈战的身影更显突兀,一股凌厉的气势从他身上一闪而没。


“袁梦?”陈战终于看清人影,心头一惊。



02 追着不放


跨出大步冲到街面,陈战左右看了几眼,一个骑着摩托车的小子正在路边打电话。


“借用一下摩托车!”陈战顾不上想别的,直接冲过去将小伙子推到一边,飞身跨上摩托。


嗡!


狠狠拧动油门,排气筒轰一声喷出一股黑烟,摩托发出剧烈地引擎吼叫,轰然离开原地。


“那是我的摩托!你干什么?”小伙子灰头土脸地从地上爬起来,狠狠将头盔甩了出去,气极败坏地叫道。


可惜,陈战早已冲出老远,绝尘而去,冰冷的眼神一瞬不瞬地盯着前行的越野车。


奔驰越野车开的极快,沿着大街一直朝前冲,引得路人惊叫连连,忙不迭躲避。


陈战骑着摩托,胜在小巧隐蔽,不受车流阻滞,速度很快,过了两条街区后就追上了越野车。


车里,袁梦漂亮精致,如艺术品的脸蛋上充满惊慌之色,拳打脚踢想要挣脱两名壮汉的抓握,却也只是隔靴挠痒没有任何作用。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袁梦铁青着脸,气喘吁吁地停下挣扎。


“袁小姐!我们老板请了你好几次,怎么不给面儿啊?”一名短发壮汉摘掉墨镜,露出眼角的一道伤疤,他上下打量了袁梦几眼,笑嘻嘻地问道。


“你们老板是谁?”袁梦微微一愣,紧紧咬着嘴唇。


“哼!明知故问!”


“六子!少说话多做事!”另一人不耐烦地哼了一声。


六子笑嘻嘻地看着袁梦,目光从上到下扫了几个通透。


袁梦有些紧张:“你...看什么看?”


“嘻嘻,都说袁小姐是临江市头号大美女,今天有幸接触,不如...”


六子舔了舔嘴唇,眼睛里直冒光,说着就要动手动脚。


就在这个时候,车辆忽然狠狠一个停顿。


嗤!


刹车声刺耳地响起来。


车辆歪歪斜斜冲到一边,差点撞上路中央的围栏,幸亏司机敏捷,狠狠一打方向,硬是给扳了回来。


六子眉毛一竖,狠狠拍拍前座:“喂!怎么开车呢?”


“六哥!有个骑摩托的小子靠上来了!”司机沉声说道。


六子心中一惊,急忙回头朝车外看去,立即看到一双充满了冷意的眸子。


陈战叫道:“停车!”


“搞什么?哪来的野小子?”六子微微一愣:“别理他!甩了他!”


嗡!


司机一踩油门,车辆立即加速,瞬间飞掠出去,超出摩托老远。


“妈的!”陈战吐了一口唾沫,狠狠一提前把,摩托车前轮高高扬起,就像一头愤怒的猛虎,紧接着轰一声,车速陡然提升。


嗡嗡嗡!


摩托车的速度越来越快,紧紧追着越野车不放,再次有着越来越近的趋势。


此刻的袁梦表情有些呆滞,她刚才只是惊鸿一瞥,却好像看到一个认识的人。


不过她还是狠狠将那一丝不切实际的念头甩出了脑袋。


“怎么可能是他呢,他怎么会出现在临江!”袁梦觉得自已很可笑,一定是受到惊吓有了幻听。


当初那个手捧向日葵向她求爱的小子,差点就让袁梦成了全校师生嘲笑的对象。


“妈的!陆哥!那小子追着不放,怎么办?”六子打开车窗看了一眼,气极败坏地叫道。


看着越追越近的摩托车,陆哥眼中凶光毕露,拍了拍司机后背:“开去远兹工厂路!”


“好嘞!”司机心领神会。


远兹工厂地处偏僻,是一处荒弃的厂房,那里没有人烟,的确适合动手。


吱!


车子一个急拐,转入一条偏僻的小路,速度更快。


随着路况越来越狭窄偏僻,车里被两个男人挤在中间的袁梦,也越来越紧张。


她不知即将面临的是什么,但绝对不会是好事。


豆大的冷汗从额头滑落,顺着洁白的脖颈一直流到胸口,在透过车窗射入的阳光照射下,闪烁出诱人的色泽。


咕咚!


六子贪婪地看了一眼,淫邪地笑道:“袁小姐,不如咱们...”


“闭上你的臭嘴!”袁梦自然知道他想要说什么,秀眉冷竖狠狠地回敬道。


这句毫不留情的怒骂,却让对方的脸色彻底阴了下来。


“臭婊子,你最好乖乖答应老板的要求,否则...有你好看!”六子手指头都杵到了袁梦脑袋上,咬牙切齿地叫道。


但他似乎有所忌惮,并不敢真的对袁梦做什么。


袁梦狠狠甩了甩头,对他怒目而视。


“陆哥!那小子追上来了!”司机看了一眼倒车镜,提醒两人。


越野车已经开到废弃工厂所在的偏僻道路,来往的车辆几乎没有,四周全是一片片的荒滩。


陆哥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陈战在摩托上微微伏低身子,双脚一提踩到车身,准备跳到对方车顶将之逼停。


“给我撞死他!”陆哥眼神一闪,忽然狞笑道。


路上无车无人,四周全是荒野,就算把那小子撞死也没人管。


司机一发狠,猛地向左打方向。


吱!


地面上的土雾弥漫开来!


砰!


眼看着黑影压来,猝不及防被越野车后轮撞到,摩托车一个趔趄,差点栽到路旁水沟里。


吱!


一个急刹停下,陈战冷哼一声,脚尖连连踩动档位,手指轻轻一转,摩托像炮弹般再次冲出去。


嗡!


“这混蛋不怕死吗?”陆哥眼皮子直跳,这小子疯了?


袁梦心跳加速,小脸吓的通红,连连叫道:“你们快停车!会出人命的!”


陆哥和六子相视一眼,眸中均闪出丝丝狠意。


“继续开!开到工厂门口停下!”陆哥回头看了眼越追越近的摩托车,沉声道。


嗖嗖!


越野车和摩托车全都达到极速,一路颠簸着疯狂向前。


两分钟后,奔驰越野吱呀一声停下,扬起的尘土弥漫在四周,让陈战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嗤!


停下摩托,陈战一抬腿迈下来,大踏步走了过去。



03 黑色小内


砰砰!


车门打开,两人拽着袁梦走出来,一脸的凶相。


“小子你追我们干什么?找死?”六子表情狰狞,从腰里抽出一把折叠刀,恶狠狠地叫道。


陆哥眼神很阴沉,上下打量着陈战,暗暗戒备。


“把人放了!”陈战停下脚步,扬扬下巴。


此时,袁梦终于看清陈战的相貌,忍不住吃惊地张大嘴巴,失声道:“陈战?真的是你!”


她万万没想到,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遇到陈战。


陈战给了袁梦一个安慰的眼神,示意她稍安勿躁,不要害怕。


袁梦隐隐知道这些人是谁的手下,明白他们出手很黑,绝不好惹,担忧地叫道:“陈战!快报警!”


“报警?”六子嗤笑一声,指着陈战叫道:“我劝你赶紧滚蛋!别他么找不自在!”


一边说一边拎着刀朝陈战走去,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


此地连个人影都没有,就算把你收拾一顿打个半死,然后扔到荒郊野外,都没人知道。


“小子...”六子来到陈战身边,刚要嚣张地说句狠话,却突然发现人影一闪,动作都没看清,自已就飞了出去。


砰!


陈战直接一个前踹把六子踢出去好几米远,手中的折叠刀同时甩到空中。


“啊!”


六子只顾得上惨叫一声,便痛的痉挛蜷缩成了虾米,甚至连发声的力气都没了。


刷!


一个前扑将刀子接到手中,陈战脚尖点地,身形就像迅猛的豹子,顷刻间来到陆哥身前。


“什么?”


陆哥眼睛瞪的滚圆,完全没想到对方身手如此了得,根本没反应过来,冰冷的刀尖便抵在他的喉咙。


锋锐的刀刃轻触皮肤,带来一阵冷意,让人不寒而栗。


“朋...朋友!朋友!有话好好说!!”陆哥急忙双手举过头,小心翼翼地扬着下巴,生怕被刀子伤到。


看了袁梦一眼,陈战朝她使个眼色:“过来!”


袁梦急忙甩掉只剩下一只的高跟鞋,快速冲到陈战身后,这才大大松了一口气。


看着陈战眼中的冷意,陆哥头皮发炸,急忙求饶:“朋友,别...”


砰!


陈战二话不话,一个高踢腿踢上脑袋,直接把他踢晕了。


“啊!!!”


司机忽然冲出来,手里高举着一根铁棒,猛地朝陈战砸来。


啪!


陈战随手弹开铁棒,然后狠狠抽出一巴掌,将司机抽的原地转了两圈,软绵绵地栽倒在地。


“张...张老板绝不...”司机抽搐了几下,眼睛一翻彻底晕了过去。


转眼间,三名凶神恶煞的歹徒便全被陈战打倒,看样子一时半会儿也醒不过来。


“你没事吧?”陈战回过头看了袁梦一眼。


双手按在胸口,平复着情绪,袁梦性感的小嘴微微颤抖着,但眼神却很明亮。


“没...没事,陈战,真的是你啊?”袁梦还觉得自已在梦里呢,揉了揉眼睛才确定,真的是陈战救了自已。


在学校时候陈战就能打,经常在街头欺负小混混,没想到如今身手更了得。


“嗯!先不说这个,这些人为什么绑你?他口中的张老板是谁?”陈战目光闪动了几下,忽然问道。


“我也不太明白,或许...和那件事有关吧?”袁梦轻皱秀眉,吞吞吐吐,并没有说什么,紧接着话锋一转:“你怎么来临江了?你不是去当兵了吗?”


虽然有些疑惑袁梦的态度,但陈战并没有深究,只是淡淡地笑道:“退伍了!”,然后道:“先离开这儿,回去再说!”


一边说一边来到摩托前,一抬腿跨上去,拍拍后座,笑道:“走!抢了一个哥儿们的摩托,我得还回去。”


这种摩托是那种单人的高赛,基本没有后座,除了驾驶员充其量能勉强挤下一人。


看着狭窄的后座,袁梦犹豫了几秒,如果坐上去必然会与陈战的身体紧紧贴合,那场面很让人脸红心跳。


“走啊?”陈战回头疑惑地看着发呆的袁梦。


“哦!”袁梦咬着嘴唇,急忙迈腿跨上去。


刺啦!


却没想到,迈腿的力度过大,本就在挣扎中刮开一道口子的短裙,直接被扯坏了。


“啊!”袁梦羞的满脸通红,急忙捂住重要部位,快速坐了上去。


“咳...”陈战的鼻血差点冲出来,急忙转回头,脱口而出:“我什么都没看见”


袁梦脑袋上闪过几道黑线,无语地翻了一个白眼,脸红的都快滴出水来,这个陈战还是和上学时候一样口无遮拦。


陈战快速脱下自已的迷彩服,里面只穿一件背心,露出精壮结实的后背,向后一递:“给你!”


“哼!”袁梦接过衣服,赶紧围在腰上,挡住短裙撕开的大口子。


嗡!


“坐好!”


陈战说完一拧油门,摩托车瞬间窜了出去,根本忘了袁梦还未坐稳。


“啊!”


狭窄的后座勉强能容下一人,袁梦本就只坐着半个屁股,差点被惯性甩出去,只好拼命向前抱去。


十几分钟后,一路饱受‘折磨’的陈战总算载着袁梦回到通达集团大厦门口。


袁梦长呼一口气,不等摩托停稳就跳了下来。


陈战若无其事地说道:“到地方了!”


随即扫了一眼,发现被抢摩托那哥儿们早就不见了踪影,于是便将摩托推到路旁的栅栏锁上,想必那哥儿们自己会回来认领。


“哦!”脸色通红的袁梦,赶紧将腰间的衣服扎的更紧一些。


“陈战!你怎么会来临江?”袁梦轻拢发丝,借着转移话题来掩盖自己尴尬的表情。


“为了生活嘛!退伍后来临江找工作呗,听说通达集团召保安主管,正好和我专业对口,就来试试!”陈战目光闪动了几下,笑了笑。


袁梦恍然:“原来是这样,那或许.......我能帮你一个忙!”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未删减全文!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