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工科生作律师的优势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4-08 16:29:0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本人大学基础化学专业毕业,是典型的理科生;本人业余爱好机械工业,也沾了点工科生的素质,按时尚的定义:理工男。工作后因为专业不对口,阴差阳错作了律师。开始觉得自己在专业上有先天不足,同行们也有类似看法。工作中发现自己不仅有先天不足,还有些理工科的优势,尤其是最近一个业务,让我有了要写写的冲动。

这是一个环保设备买卖合同纠纷,诉讼标的是合同价款。我代理卖方,买方以设备质量问题为由而拒付大部分合同价款。对方以为我像其法律专业背景的律师一样,不敢介入有些技术含量的质量问题。岂知坐在对面的我,不仅当年化工设备课程成绩优秀,还在化工厂实习中对化工设备有对号入座感性知识。一看对方误入我的领地,我当然不会放弃这以已之长攻其之短的机会。法庭接受了我胸有成竹的提问,要求对方指出质量问题所在,对方律师果然不知所措了。经与委托人通话后,对方律师竟说出了一个令工科人差点笑喷的观点:脱硫塔没有喷淋装置。我抓住胜利机会,以法律专业背景能听得懂的语言向法庭介绍脱硫塔的基本结构。当法官开始研究合同对喷淋装置的约定时,我发言称:喷淋装置是脱硫塔的必要组成部分,就像汽车必须有发动机一样,不必约定;如果没有喷淋装置,被告不可能使用二年。看到我对脱硫塔是否有喷淋装置所做斩钉截铁地肯定性回答,法庭要求对方闭庭后核实。对方事后的答复证实了我的观点,我赢得了法官的信任分。对方为证明产品质量问题而申请鉴定,我以工程语言与鉴定工程师一顿电话交流后,鉴定机构以“设备技术界限不清,不具备进行鉴定的技术条件”为由退卷。顺理成章地把对方推入举证不能的深渊。

在代理一起电镀技术转让纠纷案件中,转让方诉受让方欠转让费。作为受让方的代理,我主张转让的技术不成熟。在双方充满技术语言的辩论中,我成功地抓住化学耗氧量超过国家规定标准的一万倍的技术指标,并以该指标已经作为环保局的处罚具有行政可信性。在听到我的化学耗氧量超标对于环境破坏性的科普陈述后,没有理工背景的法官当场听懂了我的观点,劝对方:赶紧撤诉吧,小心人家举报,环保局还不得罚你个倾家荡产。

在报考注册会计师资格失败转而考取了资产评估师资格后,更以理科生的逻辑,将会计和评估知识加入到律师业务中。在代理一起中美合资纠纷诉前调解中,根据双方平等且合资企业按中国法律设立的逻辑,首先提出谈判以中文进行的主张,一下子击退了美方的情绪优势;根据美国以独立工程师进行技术鉴定的情况,指导企业由首席工程师签署技术报告,证明美方出资的技术不成熟;根据美国以独立会计师进行审计鉴定的情况,指导企业由财务部长签字,以首席会计师签署会计报告,证明企业无利润可分。迫使美方大幅让步,双方达成和解。

考取律师证券期货业务从业资格(该资格已经被国务院取消)后,就证券业务逻辑应用到律师业务中。在为涉嫌受贿罪当事人进行辩护中,虽然控方以国有资产监管的文件证明当事人所在企业为国有性质。我以该企业在美国上市的招股说明书的陈述为背景,给控方描述了一个逻辑:如果控方坚持以受贿罪(而非企业人员受贿罪)起诉,法院可能以受贿罪判决;根据中国法律判决公开的原则,有人将判决粘到纽约股市论坛中并解释该判决证明该公司在人员身份上的虚假陈述;法院判决是合格的违规证据,如果美国证券监管机构对该公司处罚,会导致美国股民抛售该公司股票,甚至会导致纽交所中概股的集体跳水;如果发生个几十亿美元的损失,贵院工作是否经得起证券市场放大镜般的检验?控方收到我的意见后,随即将起诉罪名改为企业人员受贿罪。(本文作者系辽宁同格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