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受罪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1-16 03:04:3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我已经两天没吃饭了。

一点也不饿。

除了睡就是睡,精神状态良好。

感觉整个世界都挺平静的,也挺无趣的,拿出手机,看到微信好友发来的搞笑视频之类的,直接就略过了,对这些没有丝毫的兴趣,工作上的问题也是简单瞅一眼,然后给回复几个字:等我回去再说。

一天,我做了两次小手术。

谁都没告诉,我自己去的,预约了专家。

临进手术室,我给媳妇发了几条微信,告诉她我在哪,做什么,意思是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也能找到我,对不?

局麻,其实更恐怖,因为我什么都能听到,锤子、电钻,有人专门是负责摁我的,摁着我的头,摁着我的身体,看过网上一个视频没?骨科医生抡大锤子,很夸张,那都是真的。

你知道电钻钻骨头是什么感觉吗?

麻药的作用是没有疼痛的感觉,但是很瘆人,你能听到骨头碎末在飞溅,那种感觉不可描述,全程我一直都很配合,一句话都没说,反而是摁我头的小护士喘气声音太大,事后我曾经问过她:你是不是感冒了?

她说,没有。

我本来想多问一句,没继续问。

我推测,她鼻子里应该长东西了。

但是,我没说。

她是实习护士,手忙脚乱的,总是被主刀医生批评,嫌配合不默契,用刀片开缝时,因为她阻挡不及时,喷到医生脸上了,又被训了一顿。

到了术中,她们几个在聊化妆品。

气得我……

小护士是济宁医学院毕业的,我半个师妹,事毕,她叮嘱我一些注意事项,问我短期内是否要孩子,因为涉及到用药问题。

她说,你是我见过最勇敢的,一点都不紧张。

我说,我是身体不紧张,心里紧张。

在选钢钉时,医生推荐了一堆,我跟医生讲,暂且不考虑价格问题,你就把我当你自己,你觉得选什么比较合适,合适就好,没必要非用奢侈品,但是也不能质量太次的。

医生也如实跟我讲了,其实无论国产的还是进口的,都能用,只是有些时候,放心一点。

选了第二阶梯里最好的。

术前拍过两次CT,会诊手术方案,说是难度系数比较大,因为我的骨略有畸形,那我就想去外地做,我联系到了一位读者,她是这方面的医生,她建议我去西安军医那边做,她老师在那边,是博士导师,专门研究这方面的。

我又联系了上博导。

博导给的建议是手术他来做,但是后续几次手术在当地完成。

我想来想去,算了。

不如在本地找个有经验的,主要是折腾的少一点,预约博导可能需要几天的时间,而且手术排得那么密集,不如我在本地找个更用心的,经验丰富的。

于是,我选择了本地。

在骨科里,有经验与没经验,手术本身可能差别不大,术后差别太大了,包括康复速度、活动受限。

推我进手术室,那推车是空气减震的。

我说,停,停,停,我自己走,晕车。

主要是护士推着我,我觉得自己不行了。

小护士说,这车20多万呢。

我说,100万我也不坐。

流水线作业,我要排队,我穿着无菌服就在那里走来走去,一排全是手术室,有点太平间的感觉,特别阴森,我自己越想越害怕。

亮着红灯的是正在手术。

从缝隙里就能看到正在手术,几个医生就跟在喝酒似的,有说有笑,聊的全是家常,在咱看来手术是很严谨的,你们咋有这个闲心。

我挨着偷窥了一圈,被一个护士发现了,叫我抓紧回去,准备手术。

我先后做过两次骨科手术,一次是脚骨骨折,我都不愿意全麻,因为我接受不了自己死亡几个小时,你要这么想,你为什么是你?

是因为你的记忆是有连贯性的。

倘若,突然把你过往的记忆抹平,你也不知道你是谁。

全麻其实就是让你的人生有了间隔,哪怕几个小时,你突然醒来,觉得太不可思议了,我那次做手术跟杀猪是完全一样的,用刀片割很长的口子,给我主刀的是一个朋友的哥哥,他还用手机给我拍了几张照片,说瘦肉挺多的,肉质不错。

恶心死我了。

以前,我是接受不了这些的。

现在,我对这些都很平静,包括死亡。

是能接受我会死,随时死,因为我对肉体这个玩意认知越来越深,跟小狗小猫没区别,让车一碾压就成泥巴了。

同时,我也不可怜任何病人。

我觉得就跟孙红雷说的一样,这是他的命,命来找他了。

我们这边有个很有名的骑士团,全是女的,大妈,一群婚姻失利的富婆,有两大标签,喜欢骑摩托,喜欢去寺院。

微信群曾经传过一个视频,一个小孩5岁,让车撞了,撞得脑壳开裂了。

她们那群人,接着跑到医院去了。

看到那个场景。

连夜,她们捐了50多万,就这一群女人捐的。

最早的时候,我跟其中一个大姐说过,这就是孩子的命,命来找他了,捐款可以,但是不要绑架别人。

什么叫绑架?

就是不该手术的,也手术了,天涯上不是有过类似的例子吗?捐款以后问人家为什么不抓紧手术?但是不是手术的最佳时机,结果术后死亡。

那孩子我也去看过,头骨取掉了,盖个塑料的。

医生说,若不是孩子大脑有类似癫痫式放电,这孩子其实就是脑死亡了。

钱,没多久,花完了。

人家孩子的父母找上门来:你们看吧,现在钱也没了,你们再想想办法?

那只能玩消失。

你们是好心,对不?

对。

但是,你绑架了他们,他们按照你说的,努力抢救,结果成了植物人,总不能把孩子掐死吧?结果死也死不了了。

后续?

我没有跟踪追问。

这都是真人真事,听起来奇葩而已。

正确的方式是什么?就是理性地评估,手术会有什么结果,不手术会有什么结果,若是结果一致,不如接受。

特别是一些年轻一点的父母,突然病发,进了重症监护室,医生其实明确告诉你了,可能性不大,但是子女不甘心,使劲抢救,扔上几十万,结果也没有好转,也没死,然后姐妹几个商量:要不,咱回老家吧。

意思是回老家等死。

所以,我认为评估结果很重要,我这边一个大哥,他母亲送到医院时已经昏迷了,年龄也不大,医生问抢救意见,是大的还是小的,大的就是开膛破肚,小的就是保守抢救,他说小的吧。

后来,老人没有半点意识了,只是大口地喘气,仿佛在跑马拉松。

大哥问医生,有没有办法加速?

医生说,我们可以停止治疗,但是不能加速。

大哥信佛,他跟我讲,人在昏迷时,灵魂已经走了,抢救他其实就是把灵魂往回拉,但是灵魂一看,回去又脏,躯体又疼,还是走吧。

因为这个事,我对他有过半年多的偏见。

现在,我很理解他。

人,最应该接受的其实是恐惧教育。

在排队看诊时,有个女孩是腓骨骨折,医生的建议是手术。

女孩害怕。

在家人的搀扶下,走了。

走后,我跟医生说,你应该给她分析一下中医与西医的利弊。

医生说,她都知道,她这是第二次来了,上次来,我建议手术,她害怕,去敷中药去了,没好,又来了。

我说,早晚都要手术。

医生笑了笑。

医生是个什么群体?

可能比你的家属更盼望着你能康复的一群人。

我看到这些小护士,觉得真的了不起,又是给擦身体,又是给刮毛,我以前写过一个心理,就是医患很容易建立深厚的感情,这种感情很微妙,如同父母对孩子,比恋人感情还深,患者对医生是一种依赖关系,很微妙。

就是你见到他,就感觉是自己的亲人。

比高中老师还受尊敬。

例如无意在某些场合遇到了,那就是救命恩人,急忙去敬一杯……

人在什么时候才觉得有身份感?

在医院里。

我还稍微好一点,因为读者资源非常丰富,遍布每个科室,只是刮毛的时候略尴尬,毕竟让人看到了小JJ,人家还会调侃一下,我靠,这么小。

读者再帮着联系主任之类的,我提出送点礼之类的,都会被拒绝的。

身边有些土豪呢?

还不如我,甚至生孩子都需要我帮着去排队。

而有的同学呢?

在重要部门,副科,人家做个手术,护士长给刮毛,主任亲自给手术,很多人对手术的排斥,其实就是害羞,毕竟是要脱光腚,要刮毛,我爹排斥静脉曲张手术不知道有没有这方面的原因。

我做脚骨手术时,我也不老实,在手术走廊里闲逛,进入走廊的人必须都穿无菌服,但是有个小伙子穿着便装进来了,我就问他:你干嘛的?

他说,我过来看看。

我心想,医院管理太扯蛋了,谁都能进来看看?

康复时,大家都来看我,也有医药代表,我就聊起了在手术室门口遇到的小伙子,医药代表跟我讲:你知道那小伙干嘛的吗?那是厂家代表,进去给钱的,知道用了自己的品牌,接着把回扣送过去,一般是等手术结束,可能这小子着急了,直接给送进手术室了。

我现在觉得,人什么时候才会成长?

遇到疾病,积极地去现代的、高科技的医院时,才是真正的理性。

但是,多数人都走反了方向。

明明骨折了,结果去找什么接骨神药去了,你要想,骨头都错位了,能接上吗?自己长上的?太扯了。

骨科病房里,几乎每个都是意外。

车祸是比较多的。

我属于行动比较便利的,喜欢挨着搂层逛,我喜欢去妇产科,这边球友最多,正好他们在准备电视台的采访,主治医生还写了稿子准备读,让我给看看。

我说,这太官方了,你就用本地大实话讲就行了。

就是引进了一个新的设备,主要做盆底肌肉的康复训练的,女人生了孩子普遍会出现问题,最典型的就是漏尿,例如打个喷嚏,结果尿了裤子,比例还不低,应该在15%~20%之间。

这就需要做康复训练。

跟男人提高性功能的训练方法差不多,提肛,还有就是训练核心肌肉群,最简单的办法其实就是平板撑。

还有一种小型的治疗仪,有点类似跳`蛋,有专用的APP,让你在高潮中训练肌肉,叫凯格尔大师。

不是广告,哈。

通过简短的了解,我只是感叹:信息不对称。

就是妇女与现代医学不对称。

女人只知道这是月子病,没想过怎么治疗……

今年,我考B2驾驶证时,认识了一个大姐,那个大姐是个老师,她跟自己的学生同居了,只有暑假才同居,学生在上海读书。

这个大姐的老公在当地就是个很有名的医生。

她曾经跟我谈过一个观点:身体上任何一个细微的变化,都要重视,因为人体是高度精密的仪器,任何一点点意外的背后,都可能是泥石流般的爆发,所以要重视,越是小病越要重视。

这个大姐前些日子又找我了。

为什么?

她的那个小男生把与她的故事写信告诉了自己的现任老师。

她觉得对自己而言,是奇耻大辱。

那封信我也看了,其实是有点心理咨询的意思,自己爱上了跟妈妈一样年龄的女人,到底该怎么走出来?

我也把她嘲笑了一顿,我的意思是你快别做梦了,放过人家吧。

她把我拉黑了,最后一句是:懂懂,不过如此。

这几天,准备跟我小师妹算账,她也是手舞足蹈的,给了我20万,我给她定投产生了这么高的利润。

我跟她讲,你给我20万,我能给保证15~20个点,你要给我200万,我可能只能保证5个点。

她问,为什么?

我说,你那20万在前面冲,是需要我有更庞大的资金在后面托底,这样才能保证整体胜利,倘若只有20万,最多只能拿出5万定投,否则遇到连续下跌你没劲了,最应该收筹码的时候,你没子弹了。

资金量越大,收益率越低,无限接近于5%,倘若只是追求5%,那很简单,银行都有私人银行,里面的固定理财就在5%左右。

所以,国家队年均收益率有8%,你还笑他们笨吗?

这么大的资金盘,年收益超过15%的人,全中国找不出两个,若有,也早成了巴菲特,人们不愿意接受理性的数据,总认为自己是例外。

安静姐喜欢追涨停板。

就是在几千支股票里找出次日可能涨停的股票。

几乎每天都有涨停的,对不?

那么,我们再降低一下标准,每天找到次日涨1%的股票,这个难度系数低吧?全年250个交易日,利润也能翻番。

有人能做到吗?

可能有,但是对于咱而言,可能性几乎为0

我跟师妹讲,今年是遇到了好年头,纳指大涨,但是明年未必,若是明年持续下跌,甚至一跌两三年,怎么定投都白搭,所以我不能继续给你拿着了,你还是存银行定期理财吧,也有4个多点。

为什么今年做定投直播的都很火?

因为,年头好。

无论学员怎么做,都是赚钱的。

我一直在盼着全球大跌,那时才是考验心性的时候,你真的能接受连续下跌一年吗?

这么问你,你可能能。

实际上,少有。

所以,今年是运气占了上风。

我们办公室那一层,有一家会计事务所,就是帮人代记账的,老板是个女的,她在做互联网理财,问过我,我说我主要做国债逆回购,她问我几个点?

我说,3~4个点。

她说,我推荐你个,叫钱宝,收益率能达到40%

我问,那银行为什么不直接放款给他们?

她说,这个不是单纯的理财,还要看广告。

我说,还是要小心。

昨天,我在病房里,她给我打电话,类似哭腔:钱宝出事了。

我猛的一听,没听清,谁出事了?

钱宝。

与我有什么关系?

她说,我完蛋了,家里的积蓄、信用卡,全让我套进去了。

我说,万一还能提现呢?

她说,网站都打不开了。

这样的人多吗?

你可以看,这些理财项目,参与者动辄过亿人。

什么概念?

我们身边十个人里就有一个。

她现在后悔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也怪可怜的,但是咱能咋着?什么忙都帮不上,我身体不舒服,也没兴趣听这些,你自己解决吧。

任何不符合经济规律的游戏,注定了是一场闹剧。

比特币也是,房地产也是。

但是,在游戏持续期间,不是闹剧,而是真正的游戏,假如房地产30年后才降温,那么在这30年里,就是个很有意思的投资产品,因为大家普遍认可它的价值标准。

就跟黄金一样。

再过几十年,乃至几百年,回头看今天,绝对是闹剧一场,一套房子能买架飞机,还是个楼房,不带院的。

全球的城市化都有三阶段:农民进城、小城市进大城市、富人郊区化。

前两个阶段,我们都在进行中。

富人为什么不能郊区化?

没地方盖房子。

富人需要的是HOUSE,带院的,但是现在没有土地,所以富人去不了。

例如你在上海,我在临沂。

你比我有优越感,对不?

因为,你在上海。

但是,我不认可这种优越感,因为你在上海不过是四五条街,这就是你的家,你不可能住在五角场,天天去徐家汇吃饭吧?其实,你到徐家汇的时间与我到徐家会的时间差不多。

未来,房子位置的优势越来越低。

为什么?

因为,未来人是小环境大视野。

所谓的大视野,不是你去逛身边的家乐福,而是你可以随时买上一张机票飞往美国,例如同是一套房子,你的房子价值1000万,我的房子跟你的房子规模差不多,舒适度也差不多,但是我的只需要100万,你的房子给你带来的优越感和便利感在我看来几乎是没有任何优势的,你能去的地方,我也能去。

怕的是什么?

身在县城,心在县城,眼在县城。

那就坏了。

所以,未来会出现返乡潮。

有点类似大马哈鱼,大马哈鱼的特点是什么?在淡水出生,在海水长大,长大以后逆流回淡水区,甚至经过瀑布时,要跳跃瀑布。

最终在淡水区产卵,死亡。

大马哈鱼在回流时是很壮观的,我看文学作品里的描述是过河时,人脚下踩的全是鱼,我在网上没找到这么夸张的视频,但是大马哈鱼逆流而上过马路的视频我找到了一个,也是蛮震撼的:《大马哈鱼无视公路和车流阻挡逆流而上》

从生物链而言,大马哈鱼也是一种能量的转移,从海水转移到淡水,养活了无数沿途物种,例如狗熊。

能回去成功产卵的,可能不到1%

人也有返乡的意识。

我住院,花姐过来看我。

闲聊。

聊起了她父亲,她对父亲意见非常大,因为她母亲去世没几个月,她父亲就想再找一个,她觉得接受不了,你们夫妻感情这么深……

我劝她,伯父是心里难受,想找个人说说话,有个人替你照顾着,不是更好吗?

她说,这是第二个了。

我问,头一个呢?

她说,头一个才40来岁,从农村上来的,长的也不错,对我父亲也怪好,但是我总觉得不像话,毕竟年龄差太多了,万一我父亲再走了,那房子之类的呢?最终我们兄弟姐妹商量了一下,给这女的发工资,写合同,就是我父亲死后与她无关,不允许俩人领证,那女的也同意,结果没多久,跑了,取了我父亲2万多块钱,我们要报警,我父亲不让。

我说,有部老电影,你可以看看,《朦胧的欲望》,老人爱上年轻人时,老人也变得像个孩子,而且高层次的老人遇到低层次的女孩,一定会被忽悠的,这部电影的男主角爱上了自己的女仆,女仆很年轻,装处女,骗得老头团团转,老头是位绅士,多次求婚,甚至把房子送给对方,实际上,女仆是位脱衣女郎。

她说,现在找的这个,跟我父亲年龄差不多,但是已经结过三次婚了,这是第四次,打扮的也蛮时尚的,俩人认识以后,直接去爬了长城,还去看了兵马俑。

我说,是好事。

她说,我们都看着不合适。

我说,老人看着合适就行。

她说,主要是怕善后不好处理,到时老太太不死,你还真能把她赶走?

我说,你想想,我们现在的夫妻关系,其实也是半路夫妻。

她说,昨晚我老公也这么说。

我说,男人普遍死在女人前面。

她说,谁跟谁合葬还不一定。

我说,所以,趁自己不行了,也要拉对方陪葬。

她说,你这个太狠。

最近,脑子里很乱,全是乱七八糟的事,人的运气就跟股票一样,也是有涨有跌,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

前天,我跟牛哥还数了一圈,就是当年圈内很风光的一群人。

曾经的企业家,五四青年之类的。

陨落了一大圈,高铁坐不了,飞机坐不了,甚至家人都不能在一起吃饭了,因为他在临陨落,把全家人的房子都给抵押了,最终,连家都没有了。

其中,烟台一个小伙子,是做汽车贸易的,他用车子抵押借过我40万,就是先把他的A8过户给我,还钱后,我把车子过户回去,车子他正常开着,其实我觉得这些都没必要,因为最初我创业时,他帮过我。

我觉得他这个人没问题,我对他很信任。

他需要钱只是临时周转,而且属于80后里闯荡的比较成功的,我们这圈人,除了王锐就是他,这都是佼佼者。

他把钱还给我以后,说有资金了,暂时不用了,给了我45万。

他非让我陪他喝点。

我平时很少喝酒,一喝就醉,我们俩买了一些花生米之类的,在酒店里喝,他觉得这么喝不过瘾,要脱了上衣喝,后来觉得还不过瘾,我们俩光着腚喝,喝了多少也忘记了,反正我醒的时候,我们俩都睡在地毯上。

我们关系很好,就好到这个程度。

他还我钱不到一周,又找我,这次借的多,要100万。

我说,我没有这么多。

他愿意用两辆车抵押给我,但是车子都还没挂牌,是新车,手续在银行押着,是把车子放在我这边。

我也蛮犹豫的。

在这期间,牛哥给我打电话问:XX找你借钱没?

我说,找了。

我把事大体一描述。

牛哥说,他在钓你了。

我仔细分析了一下,的确是,关键是他不仅仅钓了我,而是钓了一圈,人在陨落时,连家人都会拉来垫背,别说朋友了。

这个事对我伤害很大。

以至于我看谁都不像好人。

大家可能会问,你身边奇葩事咋这么多?

都这么多,只是大家不说而已,我前天还问牛哥,这些年你扔了有200万吧?牛哥说,可不止。

牛哥是个多么谨慎的人?以防火墙的稳定性著称,但是依然会被骗,会扔钱,因为现在的圈套设计的远超出你的想象。

人,好好珍惜健康的每一分每一秒,一旦疼了,痛了,整个人就垮了,我刚才照了照镜子,感觉自己突然老了N岁,我虽然没跟他们似的唉呦唉呦的,但是是心里疼,豆大的汗水,在这种情况下,人什么事都没心思想,其实反过来,我又理解了很多古代人,就是为什么邻终时做了那么多愚蠢的决定?

因为,他已经是病态了,思绪压根不清晰。

………文章完………

特别说明:

1
、文章非纪实体,有虚有实,我不一定是我,所以,切莫对号入座!

2
、文章有偿阅读,自愿付费,不强求,1200/年。//每月送一本名家藏书,获奖作品、有签名、有印章、有日期,可收藏,可升值。//联系方式:微信:50404(上夏)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