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骑士的终结01小红帽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4-10 02:43:5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从前有个可爱的小姑娘,谁见了都喜欢。
           
但最喜欢她的是她的外婆,简直是她要什么就给她什么。
           一次,外婆送给小姑娘一顶用丝绒做的小红帽,戴在她的头上正好合适。
           从此,姑娘再也不愿意戴任何别的帽子,于是大家便叫她“小红帽”。
                                                                                    【第一幕】红帽青巾各一边
           红推开PTSD办公室的门,看见的是一个被遗忘者女人赤裸的背影。
           我应该先敲一敲门。于是她伸手敲了敲已经打开的木门,那个女人转身,倒是一点也不在意自己目前的样子,她一只手拿着油膏管子,另一只手正伸进自己的胸口涂抹,她的胸前只剩下了骨头,有好几根肋骨都在用钢片固定着。
           “你好。”安娜.妮可.霜骨向眼前的红打招呼。
           “二等兵安娜.妮可.霜骨。”红询问性的说到。
           “污染者特别行动员,代号红帽。”安娜回答。
           “你认识我。”红走进办公室,安娜继续向胸腔里涂抹油膏,那是用动物脂肪和草药混合合成的一种黑色胶状物,可以让被遗忘者的身体变得灵活,同时还能尽可能的散发出接近人体的味道给那些活人闻。
           “谁都知道幽暗城的死孩子。”安娜回答,红死的时候只有七岁,安娜是十六岁,如今两人在世上行走的日子都已接近三十年,他们没有见过面,但红和安娜都听说过彼此,幽暗城刚建立的时候红接受了盗贼训练,后来在北伐战争时期利用自己儿童的外表在情报工作上发挥着重要作用,红的主要工作和所有盗贼一样,但对象是以联盟为主。
           “有上面给你的命令。”红公事公办。
           “上面?”红注意安娜穿好衣服,又套上了盔甲:“我已经复员了,现在只是PTSD项目的文员....”
           “这是红色行动,你应该知道这个词的意义。”红说,安娜知道什么是红色行动,部落和联盟的盗贼们不完全是对抗的关系,他们也会交换彼此的情报,只要他们确信自己能从收获到的情报里获得的利于大于对方收到的情报,部落和联盟的高层对此也是默许的。             
           “红色行动应该派你们的污染者。”安娜一边说一遍给靴子绑好鞋带,“这次有点不一样。”红说:“我们的上层似乎更希望不给出对方情报,而是杀了他们的盗贼,抢走东西。”    
           “你们疯了吗?”安娜皱起眉头,这种行为意味着长久以来盗贼之间游戏规则的破裂,势必会引起一场部落和联盟盗贼们的血腥对抗,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人会被暗杀。她注意到了红手里那份厚厚的文件袋,上面密封口用无数黑色和紫色的公章印着绝密。
           “幽暗城。”安娜察觉到了不对劲:“只有幽暗城的公章,这不是部落内部的情报,只关于幽暗城。”她不敢想象联盟为什么想要这份幽暗城的文件,联盟又打算用什么情报来交换,为什么幽暗城明明不愿意给出它却还想得到联盟手里的信息。  
           “别乱想,污染者永远忠于女王。”红把文件袋换了一面,文件袋的正面是希尔瓦娜斯女王的印章。
           “这件事事关重大,但我们实在抽调不开人手,这件事女王真正信的过得只有巫妖王时代的被遗忘者,而我们同期的被遗忘者干过盗贼且眼下能及时抽调回来的只有你了。”
           “那么你怎么想呢,老兵。”红说,安娜露出苦涩的笑容:“我们出发。”         
                                                                                        【第二幕】马驹踏杀重苏醒
            她们骑着马,穿过布瑞尔到丧钟镇的农田,这里被天灾污染过得的土地曾经除了蘑菇什么也种不出来,如今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地仿佛在一点点治愈自己,田野里除了传统的蘑菇田,也开始有小麦,南瓜等作物,被遗忘者自身是不需要这些食物的,他们都是用于出口的商品粮,吉尔尼斯沦陷后,幽暗城以西再无隐患,吉尔尼斯城的港口使得幽暗城的商品可以大量的销售到卡利姆多大陆,加尔鲁什战败后,部落也重新调整了经济政策,幽暗城这几年正在搞产业转型,从以雇佣兵,廉价劳动和炼金这三大支柱产业逐渐向多元化的贸易形态改革,同时伴随着瓦格里一代数量的增多,也有着更多不愿意从事军事人员的被遗忘者,军事人员和职业军人占被遗忘者总人口的比例逐渐降低,看着田间工作的骷髅农夫和路边长椅上说笑成双成对的腐烂男女,仿佛许多年前北伐战争时那个全民皆兵的幽暗城已经成为了苦难而又光荣的过去。
            骸骨军马的马蹄踏在青石小路上发出哒哒的声音,许多年前,安娜在这里抱着着安度利尔逐渐化为灰烬的身体。
            她们马不停蹄,反正死者也不需要休息。
            她们也没有说话,同是巫妖王时代的人,她们很明白彼此所遭受的苦难,安娜能理解一个七岁的孩子如何拖着残缺不全的腐烂身躯一步步走到如今成为一个游走在刀锋和阴影边缘的盗贼,而自己...
            回首一生,尽是可耻之事。
            “事实上,我见过一次奥格瑞姆。”安娜打破了沉默。
            “谁?”
            “奥格瑞姆.毁灭之锤。”安娜说:“和你一样大..我是说,活着的时候,七岁的时候,正好是一战结束,那时候的联盟活捉了奥格瑞姆把他押回了洛丹伦游街,经过我们村子的时候,我们都出去围观了。”
            【父亲让我坐在他的肩头上,喧闹的人群,飞扬的尘土,仿佛一场庆典,一场记忆里模糊的狂欢。】
            【离得远远的,我看见了他,那个绿色的巨大身影】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那巨大的牙齿,灰色的眼珠,带着愤怒,痛苦和功业已成的骄傲,还有深深的孤独。】              
            “集合点在银松森林里,尽管吉尔尼斯已经沦陷,但有零星没有撤走的吉尔尼斯人钻到了森林里打游击战,还有些发了疯的狼人游荡者,已经彻底变成了嗜血的野兽,永远的以狼人的形态在森林里袭击活物。”红没有理会安娜的话。 
            “我知道这些情况。”安娜说。
            “红色行动双方都只会派出一个人,因为盗贼的工作本来就是暴露了身份就必死无疑,加上红色行动本身就是违反部落联盟安全法的事,只是高层默许而已,这也是长久以来双方相互信任的结果,所以我们提前过去,设置好陷井,等到开始我和对方开始交换情报,你从后面干掉他。”红说,仿佛丝毫不关心破坏这个长久以来的规则会导致的后果,对于一个盗贼而言,这几乎是杀身之祸。
            她除了工作,不喜欢多余的话。“就这么办吧。”安娜看了一眼红,她只是点点头,在路的尽头,她们拴好马,然后踏入影影绰绰的银松森林。

          【第三幕】大雪繁霜心已死

            晚上的时候她们在树上过夜,白天的陷井架设的很顺利,没有遇到什么危险的狼人或野兽,但为了保险,她们晚上还是选择把自己绑在树上度过,夜幕很快降临,森林变得静悄悄的,遥远的地方传来狼嚎声。
            很快,白女士和蓝孩子爬上了指头,双月怡人,安娜也看见了另一棵树上的红,她坐在巨大的树枝上,背靠着树干看着头顶巨大的月亮,月光下金色的眼睛闪闪发亮,安娜扣下一片树皮丢向她,红带着恼怒看了安娜一眼。 
            “你确定不想说点什么。”安娜说。

            “你以为我们是夜晚说着悄悄话的什么人类女性么,我们在这里是来杀人的,背叛协议,欺骗敌人。”
            “那个词叫闺蜜。”
            “得了吧,你心里还是因为我的外表而把我当成一个小孩子。”红说。
            “绝对没有。”安娜举手发誓:“我是说,被遗忘者,我们从来不睡觉,也不做梦,你不睡觉的时候,都会想些什么。”
            “你觉得我们都是巫妖王时期的人,所以就会相互理解,就会产生什么情感上的共鸣吗?”
            “只是长夜漫漫,总得找个事情打发过去,而我不想这么干坐着。”
            “那你会想些什么?”红反问安娜,却又自问自答:“想你那位死在你怀里的男朋友,想你在PTSD工作时遇到的那群痛苦的人们,想被你杀死的父亲,想你背叛了幽暗城却又对联盟绝望,想你被幽暗城原谅后对女王近乎病态的忠诚,尽管你根本对她并无太多了解只是想有个抓的住的东西,想你一心求死却又在战争中幸存下来,苟且偷生却又不知道为何而活,安娜.妮可.霜骨,曾用名安娜.妮可.刘,前幽暗城皇家游骑兵师中尉,前幽暗城与黑锋骑士团联络员,前污染者部队西部荒野、格瑞姆巴托特派员,前皇家恐怖卫士现退伍二等兵,荣誉中校安娜.妮可.霜骨,你对我一无所知,我却比你更了解你。”
            然后是一端持续很久的寂静与沉默。
            “我不喜欢你。”安娜说:“也许你说的对,也许你看着像个小女孩,但不影响你是个混蛋。”
            “有些事情,没必要非得说出来。”红说着闭上眼睛:“晚安。”尽管她根本没有睡。
            “晚安。”安娜看着月亮说到,她也不会睡。
                                                                                第四幕】纵狼山林血黔黎  
            一阵细碎的声音让安娜警觉了起来。
            对面树上的红慢慢的指了指下面,安娜换换低头,看见了树下那个巨大的白色身影。
            安娜没有怎么和狼人打过交道,树下的这头狼人毛发的末端已经发白,在月光下下闪闪发亮,它的体型硕大无比,月光下,寒冷的空气里映照着它口中喷出的热气,那头狼人在树下游荡,似乎不打算离开,而且还卧在了下面。
            红在对面的树上打手语,自己离开污染者部队后污染者已经更换了手语,她根本不懂红在说什么,她只好用自己当时的手语告诉红自己不明白红的手语,幸运的是红知道旧的手语,接着她重新告诉安娜,这是一头发了疯的狼人游荡者,干掉狼人。
            红说到没错,这头狼人可能会触发她们的陷井破坏整个计划,即使它不乱跑,如果它不离开,她们也无法下去,她们必须赶在天亮后联盟盗贼来之前解决它,这时候一声弓弦响,红已经向远处的树上射了一箭,她想把这头野兽吸引到别的地方,但那头白发苍苍的狼人只是猛地睁开了双眼,它警觉的竖起耳朵嗅着空气,它看了看钉在远处树上的弩箭,接着抬头看了看头顶。
            糟透了,安娜心想,这头狼人显然还有这一些智力而不是纯粹的野兽,眼下只有干掉它了,但这头狼人也太大了一点,如果她直接从树上直接跳下去,加上下落的重量或许可以直接砍下狼人的脑袋,这样的事肯定不能指望只有七岁女孩身体的红和她的匕首,她用手语向红说明了情况,红已经搭好了第二支箭准备支援安娜。
            安娜抓下一把树叶抛下去,立即吸引了那头巨兽的目光,它盯着那些飘下来的叶子试图看出什么端倪,与此同时它也停止了移动,安娜握紧手中的长剑,纵身跃下,同时几乎是一瞬间,红的弩箭也射了出去。
            那枚弩箭穿过安娜脆弱的皮肉,把她钉在了树上。
            那头狼人看着被钉在树上的安娜,它的脸离安娜的脸很近,如果安娜还有触觉,一定能感受到它的鼻息。红从树上一跃而下,如同一只灵巧的猿猴。
            他们并肩站在一起,狼人点点头,对着红发出一阵苍老而又粗哑的声音说到:“感谢你们的诚意。”

                                                                                 第五幕】天时怼兮威灵怒
            安娜还没有理解眼前的情况,如今她被弩箭穿透了身体钉在树上,但幸好那枚箭矢没有射穿脊椎,否则一切都完了,她试图挣扎,但狼人只是随手捡起安娜的长剑又一次刺穿她把她钉的更紧一些。
            他们想要我活着。但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到底是红背叛了幽暗城,还是说...
            “我说过,我们更希望要的是书面文件。”狼人说,在巨大的狼人面前显得微小无比的红没有丝毫退缩,仍旧是那副冷淡的样子:“这个女人来自PTSD办公室,她会告诉你你想要的资料。”
            “人的记忆是有限的,军情七处要的是所有你们所谓的巫妖王时代被遗忘者的名单。”狼人说,它开始缓缓的移动,那是一种攻击性的姿态,只要一不留神,它就会抓住对方的失误扑过来,红只是跟着狼人的移动慢慢旋转盯着狼人,仿佛双方在进行一场诡异的舞蹈,杀手之舞,死亡之舞。
            “你应该知道这个女人是谁。”红说。
            “我知道她是谁。”狼人嘶哑的声音如同一条毒蛇,每一个字的发音都饱蘸着毒液:“安娜...妮可...刘..背叛者...双面间谍...逃兵.....”
            “但这都是过去的事,已经没有价值,不足以满足我们的要求。”狼人说。
            “我希望你能接受这个价位。”红说,和狼人的话相比,红的发言似乎薄弱无力。
            “规则就是规则!战争!还是谈判!”狼人咆哮着它扑向红,爪子却在红的眼前险险挺住,红依旧稳如泰山,她的手却伸向了衣服里面。
             一群被惊飞的鸟儿拍打翅膀飞向夜空。
             红掏出那份厚厚的文件袋,她撕开袋子封口抽出几张扔向狼人,狼人手一抬,其中一张刺在了它的指甲上,在狼人身后,安娜看见那确实是他们所说的一个巫妖王时代被遗忘者的详细资料,安娜知道这些资料的重要性,巫妖王时代的被遗忘者都是幽暗城的元老,大部分都是身居高位的管理层,军事和政治的关键人物,重要的指挥官,技术人才,就算是最底层也是自己这样有着数十年实战经验的老兵。
            “幽暗城会遵照规则。”红说。
            “不愉快的插曲。”狼人哼了一声,它干呕了一声,吐出了一个用蜡密封的瓶子,它一把捏碎瓶子,里面只有一张卷起来的羊皮纸。
            那就是幽暗城想要的文件。
            接着红把文件向狼人递过去,狼人也伸出手,一左一右,给予和得到。
            安娜看得出,他们两人都精神紧绷,红的手已经抓住了羊皮卷的一段,而狼人也抓住了袋子。
            这时候,狼人突然抖了一下抓住袋子的手,文件袋里的纸张落在地上,里面的几张文件落了出来。
            缓缓落下的最后一张上,空无一物。
            几乎是一瞬间,红似乎想要把羊皮卷抢过来,但狼人抓的很紧,红立刻松手,狼人向后一个趔趄,她顺势抽出匕首划了过去。
            狼人愤怒的咆哮了一声,匕首险险的从狼人面前划过,接着红把匕首丢了出去,但狼人只是向后一闪,遁入阴影之中。
            安娜还在想红为什么要扔掉武器,而红已经把钉住安娜的长剑和箭矢拔了出来,红举起弩和安娜背靠背站着:“小心四周!”
            她们紧张的看着周围,不知道狼人会从哪里扑来,安娜突然猛醒,但当安娜反应过来时已经为时已晚,狂暴的狼人带着一阵落叶从天而降,巨掌狠狠地将红击飞出去,但躲开的安娜却已经将剑刺了出去。
            长剑刺中了狼人的胳膊并将其刺穿,狼人的整个手臂被钉在了胸前,鲜血染红了它灰白的毛发,但它厚实的肌肉却无法让长剑再深入分毫。
           狼人的另一只手抓住了安娜的脑袋,向一侧狠狠一扯,接着一口密集的獠牙咬在她的肩膀上,先是肩甲发出碎裂的声响,接着是皮肉变形,然后是骨头碎裂。
           狼人咆哮一声松开了安娜,它的背上插着一支红的箭。
           安娜没有去管自己还留在狼人身上的剑,红大叫着:“快跑!”
           安娜和红冲进密林深处,身后传来狼人撞在树干上的声音,茂密的森林让它硕大的体型无法进入。
           她们跌跌撞撞的前进着,狼人的后面发出愤怒的声响。
          “莉莉!!!!!!!!”
                                                                                      第六幕】假作真时真亦假
          “已经甩掉他了。”红说:“我们已经跑在了森林深处了。”
          安娜没有回答,她一拳砸在了红脸上,她几乎可以听见自己手骨和红的头骨接触时的咔吧作响。
          她骑在红身上,一拳又一拳砸在这个七岁小女孩的脸庞上:“你他妈的竟然敢和联盟的让你谈及我的过去!你他妈的竟然敢说起那些事!!!”
          她不知道自己打了红多久,但红没有丝毫反抗,无论安娜怎么揍她,她都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最后安娜站了起来坐在红的身边。
          “希尔瓦娜斯女王原本是打算用文件档案去交换情报的,她不想引起动乱,交出你是污染者私自的决定,污染者不愿意交出被遗忘者的资料,因为我们不愿意让同胞暴露给联盟,尤其是巫妖王时代一路走到现在的人们,我们更希望牺牲你一个能够拯救其他所有人,这和女王无关。”红说:“你不用责怪女王,我们也不会道歉。”
          红说着站起来,安娜发现她站着和自己坐着竟然一样高。
          于是她又一拳把红砸倒在了地上:“那份你们那我的命去换,希尔瓦娜斯女王宁愿把众人陷入危机也要去得到的文件到底是什么。”
          “我不清楚,只知道是一个叫做流沙局的组织。”红说,她索性不起来了:“弄清那个组织到底是干什么的,就是我们的目的。”
          “那个狼人最后在喊..莉莉。”安娜问。
          红没有回答:“我们必须搞到那份文件,这是希尔瓦娜斯女王的命令。”
          “那个狼人必须死。”安娜同意这一点,尽管在别人看来,自己是被抛弃,利用,和背叛,但安娜却感到一丝欣慰和幸运,自己的死竟然可以让那么多被遗忘者免于危机,此刻心中,安娜又为自己刚才揍红那几下感到一丝因自私和想要活下去的欲望而产生的歉意。
          “抱歉。”安娜说,为自己想要活下去的想法道歉,这就是我一路走来所得的,为自己可以死的有一些意义而欣慰,一时之间,她仿佛又站在那片冰雪之中,和千千万万早已化为尘烟的被遗忘者们手举长剑。
          “今日出征,愿死得其所。”红说。
          尽管痛苦,但我并非孤单一人。
          “今日出征,愿死得其所。”
                                                                                           【第七幕】落花风雨更
           狼人会继续执行他的任务,她们明白,联盟的人肯定也不会放弃她们手里的文件,也不会带着红色行动破裂的消息贸然回去引发部落联盟地下组织的血腥冲突,它还在森林里游荡。
           安娜还有一把匕首,红只有自己的十字弩,狼人是出色的猎手,它会嗅着安娜和红的味道找过来,这里林木密集但难保狼人不能进来。
           她们绕回了当时布置陷阱的地方,生了一堆火,等待着狼人,对方肯定不会蠢到以为这里没有埋伏,但只要她们和文件在这里,狼人就必须过来。
           天空变得阴暗了,月亮消失在了厚厚的乌云之下,狼人没有出现。
           接着,天空响起了炸雷,闪电翻滚,豆大的雨点疯狂的泼洒下来,地上很快泥泞不堪,那团火堆很快熄灭了。
           红跳下树,站在雨里,闪电划过,红灰色的脸上挂满雨水,如同一个在雨中哭泣的孩子。
           “回来!”安娜的声音淹没在暴雨里。
           这时,远处的林子里发出了异样的响动,接着几乎是一瞬间,一个巨大的白色影子冲了出来,撞破一层层密集的雨水,电光火石之间,红已经被顶在那头狼人的头上,狼人的大嘴里卡着红的十字弓。
            “刀!”红大叫,狼人把红顶在树干上,安娜将刀子抛下去,一刀白色的光芒后,狼人瘫倒在了地上。血迹在雨水里扩散开来,安娜跳下树,她没有理会红的情况,赶紧在狼人身上寻找那卷羊皮纸,红一把推开安娜,她手脚并用爬过来,一刀划开狼人的肚子,一堆堆冒着整齐的红色器官里,她把手伸进去翻找着,在暴雨里演绎着疯狂血腥的噩梦景像。
            “不...不对。”红说,看了看狼人的手臂:“这不是他!这不是他!”
            两只手从她们身后的黑暗中伸出,泥浆里,一个赤裸的男人钻了出来,一瞬间,安娜和红被按在了地上:“我的女儿,我们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第八幕】死当埋骨兮长已矣
            那个男人,更应该说是老人把她们拖进了一处向外深处的岩石,这里可以躲雨,老人升起一个小小的火堆,他穿着一条破烂的裤子,赤裸的上身被安娜刺伤的伤口已经简单的包扎了,安娜的长剑还扔在一边,她松开捆着红的绳子,似乎示意红烤火,尽管温度对于她们没有任何意义。
            “我不想要那份文件了,我知道你把它藏了起来,我也不想去找了,把那个女人交给我就行了。”老人说,安娜看着红,但红没有理会老人,也没有看安娜。
            “你知道我在乎的是什么。”老人说。
            “尽管你效忠部落,我效忠联盟,但我从来没有想要去伤害你。”老人继续说:“你以为我为什么来做这种肮脏的差事,是因为我听说了幽暗城的联络员是我的女儿。”
            “你的女儿已经死了。”红说,她伸出手,仿佛自己真的可以感受到那火堆的温度。
            “你知道她没有,你还记得过去的日子,你的母亲叫你莉莉,你的那个布熊,我们过得很穷,买不起书,于是我总是把小红帽的故事翻来覆去的讲给你,尽管你听了无数遍,但你还是笑的很开心,你母亲说你长大了会长的更像我,我觉得你会和你母亲一样漂亮,但我们却再也无法见到你长大的样子。”
            “我知道你对幽暗城,对你们黑暗女王的忠诚,我相信,你七岁就离开了我们,那些陪伴你度过数十年岁月的是骷髅和丧尸,我明白,那是你生活的全部,是你存在的意义,但我也明白,那样的生活是痛苦的,是一条永远无法脱身的悲伤的河流,无法获得生者的幸福,也无法脱离死者的苦难,我再次恳求你,尽管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就拒绝了我,求求你,回来吧,回到我和你母亲的身边,我们可以一起离开这里,离开联盟,离开部落,远离那些悲伤和苦痛的地方,告别往日的阴影。”老人说着,痛苦地扭了一下脖子,红站起来,慢慢走到老人身后,她射在老人身上的箭还没有拔出来。
            她轻轻地拨开皮肉,帮老人拔下箭,老人只是静静地坐着。
            “你的手..很冷。”
            火光映照出的影子,只有一个男人和靠在他肩上的女儿。
            “我.....我的母亲呢。”红问。
            “她去世了,一年前就去世了。”老人说:“你记得一年前那次,我们交换完情报,我问你要不要等一会儿。”
            “我没有理会,离开了。”红说。
            “她走的很安静,没有疾病,没有意外,没有痛苦,只是老了而已。”老人说,红离开了他的背后,
            “从前..在一间疯人院里,有两个疯子。”红说。
             【从前,在一间疯人院里,有两个疯子】
             【他们受尽了疯人院的疯狂和折磨,于是他们计划逃出去】
             【他们爬上屋顶,看见豁口另一边月光下的城市在他们眼前展开,充满着无限的可能】
             【......通向自由,幸福的世界】
             【第一个人毫无困难的跃了过去】
             【但他的朋友却不敢,因为他害怕掉下去】
             【于是第一个人想到一个主意】
             【他说:我有一个手电筒,我把它点亮,你就可以顺着光柱爬过来】
             【他的朋友说,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在我走到一半的时候如果你关了它】
             【我不就掉下去了吗】
             “真是寂寞啊。”老人说。
             “是啊。”红回答,她笑了出来,她笑起来的样子,是如此动人。
             接着老人伸手去抓安娜的剑,但红已经事先抓住十字弓,搭上那支从老人身上取下的箭。
             时间仿佛凝固了一个瞬间,接着老人向后倒去,眼眶里还露出一截箭尾。 
                                                                                             【终章】零落成泥碾作尘
             任务失败了。
             老人已经烧掉了那卷羊皮纸,但被遗忘者们的资料也保住了,她们骑马再一次走过来时的路。
             “红..”安娜说。
             “安静...拜托了。”红说。
             于是她们继续前进。
             这里已经不是回去的路了,但她们还是继续前进。
             树木变得越来越大,道路也越来越窄,地上洒满白色的宁神花,那些腐朽的巨大古树被苔藓覆盖,变成一堆堆绿色的凸起,瘟疫之地死亡的气息已经完全消散,蝴蝶在花丛里拍打的翅膀。
             在一处小小的山丘上,红勒住了马,她下马,摘下马鞍,接着取出档案袋交给安娜。
             接着她找了一处断裂的树桩,树桩已经被染成了绿色,巨大的根部正好形成一个空腔,让她小小的身躯躺在里面。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安娜问她。
             “部落遗忘者阵营幽暗城污染者部队直属特别行动员卡莉娅.墓歌上校,曾用名:卡莉娅.维特。代号:小红帽。”红眯着眼睛,躺在树桩下,她的声音越来越低。
             “被遗忘者是不会老死的,就算是受再严重的伤..”安娜忍不住说了出来。
             红只是慢慢伸出一只手拉开衣服,衣服下面露出的是残破不堪的骨头,几乎没有任何皮肉存在了,一路回来,只是靠七岁孩子脆弱的脊椎维持着身体罢了。
             “我还不知道你的故事..”安娜轻声说。
             但红没有回答,她带着浅浅的笑容缓缓睡去,有一天青苔和藤蔓会爬上她的骨架,用她腐朽身体的最后一点养分开出花朵,不知道有一天会不会有人知道花丛里,一个在人间徘徊了数十年的孩子曾在这里归于尘土。
             那份厚厚的文件落在地上,里面的档案洒落出来,无数灰白色的残破面孔,无数破碎不堪的心灵,无数无人聆听的故事,和一条永世无法跨越的河流。
              安娜把它们一一捡起。
                                                                                                     【尾声】
              猎人擦拭着自己巨大的镰刀,已经老去的蛮皮如今无精打采,大部分时间都在打瞌睡,但她相信它还能陪伴自己一段时间。
              猎人背起了镰刀,穿好锁甲,挂起鱼叉。
              出门前,她敲了敲蛮皮的脑袋,老迈的迅猛龙立即跟在她身后。
              她又看了一遍命令,幽暗城,奥格瑞玛,肯瑞托的印章占据了大部分版面,她把命令揉成一团扔进了旅店的垃圾箱。
              门外,那个矮小的侏儒正等着自己。
              “让你久等了,克罗米女士,我特来回应..流沙局的召唤。”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