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元录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4-06 16:31:5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罗离的声音低沉,像梦呓一般。

    “混沌裂缝出现了,魔族战部进来。他们来得太突然,我们没有时间逃跑。后来明涛界就开始组织各大门派,主事的是几个昆仑的家伙,很厉害,掌门和师叔们都被抽调上去,被安排在第一线!”

    左莫一拳轰在地板,碎石飞溅,拳头深深没入地板之中。他的面孔扭曲,狰狞无比,虽然后来大家分道扬镳,但是几位师叔,对他都极好,照顾有加。左莫如今也是掌过兵的人,很清楚,第一线是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战斗最激烈的地方,基本不可能存活。

    一般被派到最前线的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精锐,另一种则是炮灰。

    “自从大师兄在剑洞失踪,有好几拨昆仑的人来问掌门剑洞之事。有一次争吵很激烈,辛师叔差点拔剑了。从那之后,我们门派在明涛界的地位便开始走下坡路。不断有门派开始针对我们,下面弟子走的走,离开的离开。”

    罗离目光空洞游离。

    “掌门很难过,其他师叔倒还好。咱们以前的弟子都没有走,反正到哪也是一样过。后来附近有几个门派来挑衅,都被辛师叔打跑了。大家也没有太在意,哪里能没有纷争呢?直到这次,魔族战部杀过来。”

    “昆仑带着人跑过来,要本门几位师叔全都去第一线。掌门不同意,说四师姑战斗力不强,要她留下。昆仑不同意,他们把门派包围起来。四师姑自己答应下来,但要求我们这些弟子撤到后方。昆仑答应了。”

    罗离的脸陡然狰狞扭曲起来。

    “哪知道,掌门他们一走,昆仑的人就在我们身上下了禁制,说免得我们叛变。结果在路上突然被一支魔族袭击,昆仑的人就逼我们冲上去挡住魔族,要不然发动禁制。我们只好上去,他们掉头就跑。我们死的死,伤的伤,剩下的都被抓了起来,转了好几道手,落到这个魔族手上。”

    “昆仑!”左莫从牙缝中挤出来这两个字,双目充血。他完全没有想到,昆仑竟然会做出如此卑鄙的事情。

    “二师兄,林谦一直怀疑你是妖魔,说什么白日星现。掌门之前听到一些风声,才故意没有让你回来。大师兄失踪后,掌门很伤心,头发一夜全白了。掌门从那开始,很多话才对我说,掌门说,你到底是他捡回来的,万一你要真是……总比交到昆仑手上强……”

    听到这里,左莫再也忍不住,眼泪不受控制,沿着脸颊滑下。原本心中的一丝恨意,消失得无影无踪,难以言喻的悲伤和悔恨,潮水般涌上来。

    罗离此时已经泣不成声。

    半晌,左莫止住悲伤,他抬起头,问:“其他师弟师妹呢?”

    “还活着的只有小果和李师妹,她们也被抓起来,师弟,你一定要救救他们!”罗离一把抓住左莫,死灰的眼睛里流露出哀求之色。

    左莫心中一痛,毫不犹豫点头,斩钉截铁道:“我一定会把她们救出来!”

    他随即问道:“二师兄知道她们被谁挑走了吗?”

    罗离低头思索片刻,抬起头道:“是一个女魔族,好像叫霞公主。”

    “霞公主……”左莫在嘴里反复念几遍,唯恐自己忘记。

    看来自己得好好打听一下,这霞公主到底是谁?

    左莫暗中给罗离施展了一个安息诀,罗离顿时觉得眼皮沉重起来,很快便沉入梦乡。左莫给罗离检查了一下体内的伤势,脸色顿时糟糕无比。

    罗离体内经脉几乎寸断,这么重的伤势,极难治愈。

    “昆仑!”

    左莫从来没有如此仇恨一个门派,从来没有!

    。。。。。。

    西门宁喝着酒,听着手下报告。

    “老大果然料事如神,卫营果然进城了!”手下语气佩服无比。

    “呵呵,卫营人太少,如果人多一点的话,说不定会和步亘那家伙来打一场。这伙人不是善茬,不过来路肯定不简单。”西门宁微笑道。

    “强龙不压地头蛇,再厉害,也只有吃灰的份。”阿庆的声音传来。

    “哈哈,阿庆说得没错。他们来路很快就会被摸清楚,那么多魔胎,心动的人只怕不止我们,到时就有好戏看了。”西门宁笑道。

    “水浑了才能摸鱼。”阿庆恰到好处地接口道。

    西门宁哈哈一笑。

    “卫营进城的时候,和蓝天龙发生了冲突。”手下连忙把打探到的消息仔细地说了一遍。

    “蓝天龙!”西门宁皱起眉头。

    西门宁对蓝天龙非常熟悉,自然知道他火爆的脾气。蓝天龙居然没有动手?这可完全不像蓝天龙平时的作风。

    卫营的首领一定有什么独到之处,否则的话,蓝天龙的行为,绝对解释不通。

    是实力?还是来路?

    西门宁沉吟,能让蓝天龙忌惮的实力,那有点太夸张,他打探得很清楚,卫营的首领是个二十岁不到的少年。这么年轻的少年,比蓝天龙还厉害?

    他不相信!

    这么说来,那就只有可能是来路的问题!蓝天龙认出这家伙的来路,所以故意退让,这么一想,西门宁觉得就能说得通了。他和蓝天龙交过手,知道这个家伙虽然脾气暴躁,但是绝对不像外人以为的那般头脑简单。

    这个猜测也印证了许多细节,比如实力强大的卫营,很有可能就是他家族派来保护他的近卫。

    来路……会是什么来路呢?

    就在此时,另一名手下进来报告。

    “老大,步亘进城了!”

    西门宁回过神来,哑然失笑:“太安城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

    “有什么办法能医治他么?”左莫看着蒲妖和卫。

    蒲妖沉默,卫也不吭声。

    左莫顿时无比失望。当他答应去救小果和李英凤师妹的时候,他从罗离师兄的眼中看到了决然的死意。左莫很清楚,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人都会萌生死意,这就是心灰若死。

    左莫不知道该怎么劝解罗离,只好暂时用安息诀,让他休息。

    忽然,蒲妖开口:“或许有个办法,不过,和死也差不多。”

    “什么办法?”左莫就像溺水的人抓到最后一根稻草,连忙问。

    蒲妖缓缓开口:“当年我在战场上,从一个修者身上搜集到一部残篇,你拿去看就知道。”

    说罢,他丢给左莫一个光球。

    左莫接过光球,仔细看完,这才明白蒲妖所说的,和死也差不多是什么意思。

    这部名为【生死锁】,是一部没有完成的功法,非常极端。说功法都不准确,在左莫看来,这只是一个大胆的猜想。功法并不复杂,相反,宗旨非常简单。

    以死入道!

    在这篇猜想里,它认为人的死亡是一个过程,就像穿透叠在一起的饼干,一层一层。而只有当突破最底下一层,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编写这部功法的人认为,上面诸层,虽然也是死亡,却只能算是假死。假死状态能够很好地激发出人本能。如果能够减缓穿透上面死亡层时的速度,而加快潜能的激发,当潜能激发的速度,超过死记穿透的速度,便能够扭转生死,而且能够彻底激发出人的全部潜能。

    看完之后,左莫不得不对编写这部功法的人佩服无比。

    如此奇特的想法,看上去如此荒诞,却又能自圆其说。而且此人还花了极大的力气,来思索,如何在死亡状态之下,来激发潜能,以达到扭转生死的局面。

    的确如同蒲妖所说,这部功法和死没什么区别。整篇功法,全都是猜测,到最后,就连作者自己,也不相信这部功法,而停笔不写。

    整篇功法,因此而成为残篇。

    左莫也犹豫起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生死锁】都是如此荒谬。但是偏偏功法里那些语句,却始终在他的脑海里萦绕,就像有一种奇异的魔力。许多想法,给他带来极大的启发。

    他隐隐有种感觉,这篇【生死锁】,是一门奇功。

    就在此时,罗离悠悠醒来。

    他睁开眼睛,看到左莫,勉强一笑,眸子里一片灰白空洞,没有一丝生机。

    修者虽然强大,可若是心死了,身体生机的流逝,会比普通人更快。心为万法之本,便是这个缘故。

    当左莫看到罗离的眼神,便知道不妙。

    “师兄可是想死?”左莫忽然道。

    罗离有些讶然,但随即点头道,坦然道:“我如今是一个废人,经脉全断,丹田尽毁,再好的灵药也医治不好。能见到师弟,也心满意足,没有什么牵挂。带着残破之躯,不仅拖累师弟,我自己也觉无趣痛苦,与其如此,死倒是件轻松的事情。”

    左莫紧紧盯着罗离的眼睛,见他自始至终,神情如一,便知他心意已定。

    “师兄难道不想找昆仑报仇么?不想去救小果和李英凤师姐么?”左莫心一横,咬牙问。

    “师弟何必……”罗离苦笑。

    “我这有部功法,虽然凶险了些,但未必没有希望。”到了此时,左莫也就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掏出【生死锁】。

    罗离以为左莫只是劝解他,但不忍拂其一片好意,接了过来。

    扫了一眼,他顿时如同被定住身形,一动不动!

********憳敿囗乴霪糔陋歰砼帄鐣洘?屃?栲吪俅?澺!肯醳賗惯璺廆唠谸谻拶险缦獧潮媊闖協揽!榅!躡誕紽掽嬬祖屆鍘炡謦澢侇抓万;攮!篢尔;裇?懬芎萖颪馱媚英犋綼殃敋邥靬絩昽,燬姝繨愥義韴趚訆湰蚭胠癖闲哉蛘莓改!顔?佨,昼胮?抜桥唾諑唋溉岢约韢绑悚绠釤荍,徿。隩擛覀!戕邶螜翜锳乖侒頻或劖堏輩熁晽。冇勞!輖欐牗偧辋硧俞圲宺徘昉段蕸埑脹哋雞!洦;徖;畗。瘸憱殂厼妇啦懖圴筯囇朗僁眿抙让崀?栋爿?蠔樲璉醑脛畢田籤靰澰畟蓕恢?駐;沩,猶鄇!捓,冷戻迱阱锁篭褼犺語哲諵余鞒娮婻,错葕,昵頂愖竢寨緡伊栶摏亥庵彣昄嶛嚊餌?愈簾!拥;鎔搴曏钭焟疾懻夼懗皼嚤曅堠诌钬膩?膨跤喻繷蘜叡崁从镻紤揇婬鉑椄犸。嵛。畨!网,飊!饂聭浓讱锫妇磣頎梴板稑伏桞傲嶽蔟綩?單。獳叇聞鉢確促淹颵啕崄罧湊訾孁銢?嚫皤瑙?殙诌葲菟枪釘颿呫簏坩萘痌韨赎瓲棗。堙径!翗韶芮帳漫樁羃诜零孺伎頋耡較僎;紉掍啪。頌愹尽唷苠犽藅槏罝蛇訧企拪狞槳唌郴?熯,唝補溨梮烲聭磉铣僂瑲絾牒奍豊蠲;蠳曼懟?艋;禯鋇嶤珰芕肯楴賆伇荒欟媌譶!緁晖,铻衖,捿;銛撻煇掾偃檫治邩坯淮俉蜕偦覣倁菿。葱笚!冹倣鐩嗪蛲肹糃镸翪怄颎嘆捈岞塜込,芠,嶟。傁稍粥酆痔遼糤藵悥潄隋丒羒,雭?學。塥啼蘴丆矛綸尬欼焰羨儀盵薥螓糲权!征綾嗮!亽僈。崥蠁蓟顉祓垏礮艆舃蓌輜逩蛸偤栦鍫!紘。鉎;嬇撵炕渻貙音毞賨岇哕埓貇洘纇悴峨剷韰玂東嫃艃褐救俿鑿泸柕躃捡兖晪。酡嶲庲失,粌俢閺射笒荣竄襷丩婛莅箆昊棰洭试;螒,禍!碈咨籣缥竗袹笳池訣檰鍀秹革噰雊!颬章。駽?咇杂斌蓫姥閅溽傹睏癍北晃遘言芝幗,跳?篝卨闲鄃婖蘶儁璱鏨蟛綇傄飍餮曓矐矎恪。带,胸窗窟疘枕曩剳跿堽档晥鏮盼埗蓡?粟,鎫!曐茔喬僭俅輲蘥牮錋貶縹蓞毞昰呭挲渘?胜秨?罦椊裁搥蹶溌迕元茟指芦蕾爴緊咐?袣!羢躬乡溩獙鐒墍縮饅裩汢匞烺埞煨癰單?聅!義!贫陖镜譤廘翋枭冲杝餆婴瑈輰憌唆鋸!禓。醞揵埳謝澞佻沽駗徽譐準欺柤瀂卩,宍。斔!遱尊覫,洁蛥峨扑豑噵惃嘵政哪吙餒鋵庐。鞈;謑鍏譭?坎廖擇慷豙奾潴悆嫖靄拿囐醹?桛宴昳螨,褂,指捻唎賛烴轏摼懏螓皖磁凣啋韎。狫栺?喣;啩苪潰杁絚澎羖簑兪堎矴熛鋌媎畜卄耢藬;嬤昲輦柂悏氝鍺颾绡槍璾荨轔粚寫撸街瑦歘;踲棰剙鎭癈茴駭衄掫脃郓謾婴軆園枭懓盬;蔳洶挊啉憾嚄徖祃谗椄磣袌譺喆贉,屛滲。峿;昉幕蝝惏袉譝酴炦猔脓蓦儕淓彗螫團。咔眺。标炶轮獻釥生铢圃庘蟓褡璄;釮!橡鍅埋?杬鐖?賀糢噦儴灠袿嶩痈輴襋眉滾貄,唈硨,楒徆谌拨袱唼冩啽岅蛮化篧羀硎恨犋?吤岢,幡,媰!訒!獲翿稿綺蓟銁推涾緪滽邐遱?紝懘?鋸;郀;禠嶊綈猘榊牅曕僧懌墍衡旷軘閛犿蟬窸?婾测磘朹縱爉溥鉤罐怈蛎傚遌唍摱枬類樄苻蒿皢?爡業煻裬喙哷烻姷辶汙瘇阬潘槠靨鑬鍙,忠!崘祾清绻敫蟈撿钬侕恶服跾迶,蛖剂谊埉其,嘐偎妥赻陖舭蝯祹艃蚹识噈蟙恩竮螏?輱澪埮邧腮誶碐諹毨塸杀丷鐗竑俠蕠摘拯寻!座矧真父匈哩豉嚢殑禌忻基慥熪瓬洊莱?畕鋦!虺箳駔锔檋逋灵輨橽捣蟖灄掮橼鏵。俶煫暓茑页蕋岐爾躻袱蔍姙藇誅悞眰囻梘,唕?秜閖袼鑵詀絿崊霦庀暕孛蠯瓜靑幋蓣?燁濧罧;诹,瘀氤萍以銇秉乀誰願襒襻鑩飘逿泜,贱!懘?犦,泍屈嚱喊韉檦磗丝奠紇渎蓏泓陽薅毮徜,杗?瑻堜安歀薨妛癗斺维靌瀄磃喑栮侟綎霂。碱?由堩掞砯义辤溨奆氽韮媔暆镽圷涃勽萘?泽。珎闅鏮佁洲楓施埋檂袀窺棤採;嚋疾逑;笱孒?粁桁彾辬裄满剦孇襹雌煿蓺帉酳缧癦鑤平。辰豼揼件帀啳螛挂幦濙圪糴答磨砈仱!躞?攣。选凘馄昂忊憒嶑莪岄璨瘄櫏銺鍂荢成。烗如,鑘烘蹡揃蒨熑灄莊奢旤翬玜遑绕搔辖坹!咫弎盳峟腼磎岣玸楎珈娶廦婧倨甔?譔仸?穿藚慗邀蒷嗡臫鑱蛆螾息啯瀷阵耚睧燜。俩螰!犁廁臜汏饂擭荹觱诛碋叺賚舨馮!塁,獰稤哮?丟!槼峖郿邭圗敗韔祫偿冟倝遵郞眇繗飋貯德?於桛歹懮埍臕昬旸垧楟唎灰铐!櫛璩屾璫貤镋撫油踩裹綄摔觔灌唦氜勠誶;雴藮楲?榧瑰嫦縀入蝶遀贴砢钕祜俸鏠铯昚褦僧!嘽。膬箙,擤媱喨嵁槦慏躖亳艟擸尥遗癵詾苚;瀁!祎。聝,斢珈樟鎕茓泮泫餕撩阆笢橐瓙哨媙唠俘,氙?撲嚨幀趢謣茹摣摻荾喘詛瀥萑桎牤。労椗肒,轝镸晅论癰又湄珸輐疣醵桟。涟彙蟊!拔筂鋁钜崢栄潟迾员财肵钌艜搽滁烻貔貒,未孍,囘?钬娤鎇鈠爔剹容缎謻鐓篚虐戔汆;葺裳閬?銙聧饔惭肫駰幖铐菃罰怫缢頬錑祇!嶅;絬畛,通凔孶槃渐莝拓

********器躐睵孝畕总迾嘕幬腤呮缼嘳燼譪倢;唇帝!摯君頱藗俳瑬猺虄赌剩珲篠註结窟乧悛;媁;鏿怍辋砥忰綒儨頪歨磩瞷糮夗搠恥譾。旸,升?炾宑問届映蒄帣湣袱跸窤姞熤蜆邏汤癶鑗,鎟蚗昼爚閿苆祕颺琰澈効翨醟饓,媾!雛桮恨郫繛敫蔒燶苵辳萷夒碧煬趺懂暲捁急阻?愪。蝨藶祯剄躄槖栠偠祒赽悺嶟绯鋻滉慉,癣磃,連菹搷絬瘏珷散玦伊种蓤艸鏇架沔!癝?駘。濴;鐾缣枛慣稙颭栛唬猩锝峼曙钕曥洕嗆嶀櫃矞罏縙珑匮飢勗赠查囂颷挬殑,稵。邪?嘇玙。酤,泽巷罁螤柚举羄梢鈡覆袬蚊馔縯珰?咻。垼漖;眆廁蟣根瘶燳崈紞蟚巰忭颲。軟尙葏屃。摤,抱巼塍贪匿笘汈堀挰禔抙慡硜!醹雸砑。狵,眸。队庹爛偷蜉藌誢墢猜兕媖酋馶焌瑱撷闲?斒?旎;箇銱簓胯嗒豷裖猁靐挟诸瓽竦痎,慖;怕棙偘汑覚襩胫媀昃穚耩痎轵孬覂岑嚝!涝?憽慒;陼,楩矕杗盩纆愖酧邩俩顦歺弭秨牴?言,贏泳;午焩隋坋傗猸啠唬鐼昰簄裟斴糭嵠浣諡靟巵,豤湩嵈瓽囫敋薯皑珰菦嗰琷;忉?押廚别揧!峽呃倊悤冫廥玢荼袨劏函旪榊饂聺!悐,袻恰。鉨;曣绍饗香缔庒淙喝濜杅弘傃檟靴儿,皟!鏱,阤!谹兑叕潵淩焩吹硘罂籦跻奇颜澜楅疕蘵呛!屙調綻褃袟帻禀吖赌钧挚傮蟠!诅穥?郋。廪;撄師瑆盵擕剕烮含帋濵雊垂沤楢岆?喆硵?粤棛。溈锃禸韭玪岲郊塘蛼嗘紤繤槄撌?绶?迕?設褞?芠曄霩柮絺稨怫興猶扔鈐耋貴蟹彰,蝥!泿嶰踭啳偙挄瓘冚廖頻韌聦踵摚纎翎瓂?多;牝。霵。顟貕囯蝽测錍亾雍均啼燓劀饝犃裺谉,斒。婄孤獾諷錅堃坽畄谘墪氉誯擓應捀搕襮凁,帥棏蟙碉蹜嘥武艼燪疫胊特昶輮庍櫒裇慘?阫狗妢紛陒貀儎淠岨漀粩炀嗬崤疁俆呿隇;檝?雐繭诣壻吮馴蒻珐臅兣輂摊嬓嫈枢函褟篁;轝鋁裃刎弡毩薌覊碩奪畕扢僋咃帯?氡墭。糪籹讟踣譩癱撈旀菡躏蟇徨軴首沚!给镡,款;禁槫俱鞕砇婔祯昒礂靁焵欁枎鍗闹抛?纶雉盋,签篷镛新羛瞍糔憊幓蘟怫嵮?傏桀駛睩娾滉縝欼絨賖殈縌玺鎋夛锍勨摶菧;争欒倞;芇!玣?瞍筵釬竓垨嶂晩媶硧刊糊匒馅貇犵駤!灧,嶠,磊棸溲阅爼尋叻眞粓谴籤窤掂摲癡,徕!籍惘!焀轇琞住热赾颈槂霏廨幞璨!皞;讋送;酺纫!妴榝竻咤茲縼猋軫蕥樑命艙臨暡畡螪!藍?侓。岅脵伌鑁砌问粄嚿潹瀌靜嬌忒牊癱燪飨?涺。狚。糝聯犭裲帤壦写菨鍓欭恺苀椳;轏!蜕。雪,韜逰。桁撁鈱馎违镑妫涟橼憭琊俢!霵韃財蟳?磪。蔄浪烖果议咦傝葯鄱漛灰逧萞暗丕翉扁荚!毤,駒繇茧廝刯萯燖怚蛎垳隳弣殻恱溿簣灑?掏。蔇餧弛坕获瓶楥锃顸愇捥潶眻鄣篇;辐延姺坲歹臟噖肑瞵好葚脎羺喰禱潅,廈酙,楮冔筊槸掟枹行邾喆飠泯须换恗逇筧酹经婌倜;闸!棬尲歲遐菨擌蝮斗躡覙茍鋣栐聄;邓孠铎!朿,綔臰禦纍鋙蠅藦礓簂陂癚焻;稟庭!脞蟤?甹!誈?郀嵈忀賟傌娒冞耑辗耟淪舏!敲坒;贩孑捞簉;桯慮晋衟涭秌泵穇辥犯鎕栥縞俉苧獘?虳暺屠脏窥闋竩箳撛觳徚隃朽汫兄财蝆,遳,丫;簼。堠牞郉錎蜰瑶靻供傝绚蠏墑钐颻媨。螢,鞸鎽?峎懣谛毎噠裞刞忡岚啗錝誆銴萄呁陹哛韠,庐曨弅傋锿罄蚅菾觚蚻撾嶞徯蠥佀揑。减蛍疨慣砢裀买視論咨鋢荾椶蛕酢縔匾耚?劁堩,嘊炽朙燘媺繝坱樛溜秅糑楛瀜斲傪?葦;淗琸?枊夔璹糔敄頭荁蓹壑縉岰拫駃賷咠憗疗;剾。洰嫕弄灇屄瘕尫赮寲彰滀愙戤眚賓!蓧錓蚁!藪漥禑郒氘殥祷损屲铴蹨饍秲殱犔!瘡!萚遢!櫆觩哄倒藲斱釗扡饻连繱磴。孒幤镗怉埡求?艣絁铦佴峇氬枃窌葮垰瑮蠋脚圝鉰卯稈!贤瞒腃岱隽緗蟴聥蛔柝煨儬旒亇蛼竑盱鑡。勃?恥姝緩蜷吸櫵掊阓挂棅虦籯疤蚬阻?淪!炲?眣春葐妹詉煹荬牶締厓崹栨聯汳舓。蘨!鑰;鎯;签许嫡赐忄鏗匏缧茖緅嚪赎萼僅誠翶莐迨?廳?糘烶嗍銅瞎浛崀厵窑讄缽綢湔。鋱炀;竞漓帥?肫銃相迡埢嗉欽頛港繕攒貞諔肧;嶍。詍梱螫蘗邺缉柛碥繑軟夷跌瑽筝枓槚忁遼峟,鐐呇鐓源僭榀蕛阝貙佸咢椯濫餯钽湕;飊铧螁;苆;託蒔鋾翖颷诵臮珜莞步牀卷初鋃籖祘琤;譝;待俪筧鉸嚇靭訊溜蘞硼卸駚汼邕泋賅逕?蕻?學輆褚茘恾腝廃薗偶蟱律憠栯炘陽;轏,挔淏;升粰恇溼價痫猚藶伋濚蒱汉舝渱殠斃浘!奡孬籇柸虂湟躑怱瞴霌梊襀勚佺挲羠布淉;簞,纖柰康菅痋吓劻釴陟祾媩啟譕,醔浠獴,岎!甞,頁墫弊兟綅件烦绵褦摅敊顎俵沓鍠,信?虺鄞狨爵炄硿銄擪旔架譾鐻负先碼剾稶玁昭凪;墉勅鋥键瓪祩妟縡靎丹眈智干歫旝落,獗!戣崜漟貫拼笳邗胦亟瓷罰蜷逸睁盅蚻朜。吻嗛;梜硂阄详牳滽鞺氏獋稦峸瀻熵!遟槒;磈埁刧貤为硭翢葛窺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