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前|群岛2018诗年卷小辑32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1-16 04:54:1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上方“岱山作协”,关注本公众号






 《黎明前》

群岛2018诗年卷




目录


  花椒树 

 周瑟瑟

  秋风破 

 周西西

  上帝的果园

周小波

  我在太行山想念一匹马

周占林

  城关镇

祝枕漱

  邵伯湖以东

庄晓明

  在九寨

左   右


  第三十二辑  





空白



花椒树

周瑟瑟


输入


在成都我想找花椒树

朋友,请告诉我

在哪里可以见到花椒树

它的气味飘过

而树身隐藏

像某个老友

你肯定就在一扇窗子后

灯下摊开的书页上

一行行文字模糊

你的脸轮廓清晰

我梦中的花椒树

一棵灿烂的花椒树

花椒树下的公鸡

傲首阔步

它喉咙里的花椒

与它头顶上的花椒

在这二月的成都

被灯光照亮

我的老友呀

请告诉我

你所爱的花椒树

是哪一棵


秋风破


周西西


仿佛一夜之间,禾叶涌上了田埂

黎明的露水隐含风暴的力量

往天上飞。秋风浩荡

把星星吹到了水里,填补岁月的漏洞

 

经过崎岖和贫穷,有多少人空出了内心

秋风一再地搬运草木枯荣

大地的忧伤,从不轻易显现

 

更多的秋风覆手为云雨,致力于

把人世洗得透明

荷已败,南山下菊花暗香浮动——

秋风类似于秋水或者月光,无论

 

有多辽阔,都是流淌,都将消逝

而我,在光阴碾坏的渡口

耗尽了一个完整的黑夜,打捞日出





上帝的果园

周小波


一棵树也可以是一个果园

没有什么水果

比这三颗苹果名声大了
除了被亚当和夏娃分吃的那只
一颗砸中了牛顿的脑袋
还有一颗被乔布斯咬了一口

《圣经》上的夏娃和亚当
曾经是天堂上两只不长毛的宠物
蛇的诱惑,无意间成了

启蒙真理和引领光明的导师
崩溃与豁然并驾
摆脱蒙昧就是经历了一次伟大的革命

灵魂打开了窗户
男人灼到了女人妖娆的裸体
有了阳光的欲望
女人把害羞穿在了三点上
有了月亮的潮涌

一个果园,上帝的伊甸园
夏娃亚当带着光明和窃喜被逐了出来
蛇也被逐了出来

“你必用肚子行走,终身吃土”*

还背负了人们世袭的咒骂


我在太行山

想念一匹马

 周占林



太行巍峨却高不过我的忧伤

总有可可西里的风

不经意间穿过我的身体

藏羚羊双目圆睁

因为

它再也不相信一朵雪莲的诉说

 

我从没有像今天一样

想念那匹枣红色的马儿

无视狂风暴雪

无视春暖花开

它只相信奋蹄疾行

才是自己的路

 

在太行,刀劈般的悬崖

如倒挂的思念

更如一剂毒药,罂粟花般盛开

吞下去,海阔天空

一切皆成定缘

哪怕有一刻钟的凝望

也会看到,那匹回眸轻嘶的马儿

纳木错般清澈的双眼

此时,就连太行山的松树

也会摇响漫山的感叹




城关镇


祝枕漱

 

我忽然觉得,一个人很孤独。

没有微风,没有被吹打的窗户。我封闭着,

就像我曾睁开眼。

 

书店只有熟悉的动静。

风扇旋转,或隔壁的理发店装修时,传来零星

钉枪,在重复的一个个

下午,仿佛钉入了我的后脑。我感到

头疼。我肯定被卡在哪儿了。

 

屋外,看不见树叶飘落

那么安静呀!我只能相信。我还活着,

活在城关镇。

许多小县城都有的地名。

 

我发着呆,有些恍惚。云层渐渐模糊,

黑暗是我熟悉的色彩。

我知道,夏天很快就过去了。可我还没怎么

热过。或许,我是不存在的。



空白



邵伯湖以东

庄晓明


输入

    

再向北50米,有一条小路
引下湖滩。绿荫中,几间木屋
供我们伫留,沉思
然而,我们穿越着。或谓游览
仅是放慢了速度
雪松,水杉,垂柳,摇曳的苇丛……遮蔽着
左侧的湖水
但我仍能感到它硕大的存在
以及在不同季节,与石头的絮语,啸喧
一种大地的命运,无须证明
露水。小虫。不知名的野花
背部的阴影。腐叶上的一缕光线
移动,不易觉察。这一切
无言将我们茧裹,诱引我们
进入内部的神秘,深邃
而小路径自前行着。它无法亦不愿
进入一棵树的内部,盘曲成年轮
我们确乎来过这里
但这片蓊郁的湖畔绿色,终将被我们
蜕于身后,如远去的梦影
雪松,水杉,垂柳,摇曳的苇丛……以及
那些闪烁如真理的光线
我们从未能真正认识其中一位
我只是从中穿越,完成了自己



在九寨



左 右


 

突然想从这里约一群云朵远走

掠一只大雁高飞。约下夕阳下灵动的紫藤,老树,碧溪

掠走天底透明的蓝,清澈的白

 

又突然伫足不愿别离。这一生所见过的美

都在这里开了花,生了根,结了果,安了家

 

这一生有太多的突然在这里莫名发生。真想将这些

所有的植物与动物

花与草,山与水,虫与鸟,所有的颜色,所有的空气

所有的灰……都认作我的生人,熟人,亲人

 

在这里,我要用清新的呼吸,一口一口

亲昵地呼喊我的亲人。即使是离开

也会得到无力的安慰。也可以用我

清净的心肺肾脏,用我九寨的根茎枝叶

与同姓不同名的相似物

认亲觅宗,然后深情拥抱




  编  委(排名不分先后)  


陈计会  冬    箫  方文竹  李郁葱  林忠成

流    泉  谈雅丽  张敏华  谷    频  孙海义


  群岛文学杂志社  




平台制作

梦 宇    吴 常 良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