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力诗人】||郭淑萍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1-01 12:00:1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郭淑萍,女,笔名丛林小鹿,陕西咸阳人。陕西省青年作家协会会员,江山网签约作家,大秦文学院副院长。作品散见于《延河》、《大秦文学》、《中国日报》、《洛城诗刊》、《中国诗影响》、《新大陆诗刊》等多种报刊杂志。在诗歌大赛中多次获奖。著有诗集《白狐》。

                 郭淑萍的诗


◎不与草争


有人在刀尖上狂舞

有人在悬崖上飞奔


有人趁虚而入

有人无孔不入


有人将萝卜雕成牡丹

有人在春天播种雪花


有人装扮成斜风细雨

在跋涉者的胸口,插入钢钉


有人企图植入大地

以一株野蒿的名义,占地为王


而作为最卑微的物种

你只需谨记:

欲成大树,不与草争


◎ 黑 夜


夜以饱满供养人间

风摸着黑,自天边吹来

树影与树影的对望

衍生出许多妄念


看到你时,已非当年

一座时隐时现的岛

在世俗的河里,躺了多年

岛上的鸟儿歌声清脆

可桃花从未开过


春知道

桃花一旦盛开

会比这黑夜,更澎湃


我没敢说什么

风已经大张旗鼓

说出了太多



◎ 蜻 蜓


母亲左手拿着鞋垫

右手穿针引线

那洁白的底布上

绣的是一枝美丽的莲


莲叶绿得夸张

像我童年涂鸦的色彩

花瓣红得灼人

像曾经那无数的黑夜

油灯上窜动的火焰


“还缺只蜻蜓呢,妈”

我边看边调皮地说


“蜻蜓已经飞走了”

八十二岁的母亲,狡黠地说


◎ 楼


高耸入云的

不止是钢筋水泥

和方块鸽子笼

还有攀升的欲望

和居无定所的炊烟


物质拔高着地平线

比地平线更壮阔的

是海

那些珍珠般的梦想

陪浪花一起,惊涛拍岸


它们屑小,它们庄严

它们低于楼房,它们浪迹尘埃


可它们天马行空的斗志

从不畏缩

一旦起风,它们便

卷千堆雪,破万里浪

随一只苍鹰

盘旋在九天之上


◎ 黄袍


黄袍不是皇袍

但它依然光芒四射

黄袍的袍

不是割袍断义的袍

它比棉袍更温暖

且墨香绵长


在黄袍

有个姓魏的诗人

他喊了我一声“兄弟”

这黄袍的厚度

又增了三分


是的,我们是兄弟

异姓。异性

从不寒暄

也无需桃园结义


在田字格上

我们一起奔跑

有时像蜗牛

有时像黑马


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

——我们亲如兄弟

且有一个共同的名字

——黄袍


◎穿透黑夜的束缚


春光温软,温软里你看到了什么

一条隔世的鱼,一汪破冰的海

它们在时光的另一个截面

烟火之外的烟火

世俗之外的世俗

以凤凰涅槃之势,点燃


哦,春天,彩色的火焰

云和石头相拥

羽毛和肉体重合

横空划过的弧线,携手坠落


昨夜,谁含露而来

谁轻扣我门扉上的铜环

谁将万顷月光,用柔情淹没

谁又从一部书卷里,打开扉页


那久别的爱和温暖啊

从一副似曾相识的目光里

从银河的马背上,滔滔而来

穿透云层,穿透黑夜的束缚

穿透一张纸的苍白

踩着风声,狂奔而来


◎尘 缘


从相册里,依次删去桃花、李花

也删去海棠花

一张张,慢慢地删

像打断一根骨头

细品它因残断而流出的血液

因搁置而变白的盐


此刻,雨正下的滂沱

它以千钧之力,敲打着层层春红

将桃花击沉,让李花碎骨

又将海棠花,施以凌迟


一切都空了起来,像浮尘

一切都重了起来,像密密麻麻的梵文


那些沉默的,从不言痛的枝干

从麻木里逐渐突破,它将穿透风雨

穿透一片落红的薄凉

穿透岁月的风骨和脊梁

在天晴之夜,捧起一轮皎月

捧起皎月里,汹涌而辽阔的,尘缘



◎从绝尘的腹地,指引春天


一条暗流,从春天

汇入另一场春天

碰撞的刹那,如朝霞盛开


从此岸到彼岸,只需一盏灯

从黑夜到白昼,却走了整整半生

这半生的荒漠

风声凛冽,剑气如虹


没有任何一朵花,敢于

从绝尘的腹地,指引春天

并从三千弱水里,打捞一往情深


这繁华的尘世,这冷酷的人间

一次次掀起春潮,又扼杀浪花

以惊涛拍岸之势

拍出无数的沙石,碎片和血


生命始于流浪,又何惧血色

一朵花枯了,必有另一朵花

正行色匆匆,赶在来时的路上


◎一个虚伪的动词


在如此荒凉的人间,一枝梅

何须凌寒独绽

即便在三月,雪花依然满天


肋骨上刻着的那个字,隐隐滴着血

想起一枝海棠

也曾盘绕我的发间,时光惊艳


倘若靠回忆,去撩拨尘世的波澜

那这个春天,便是最大的摆设

让那些该死的死,该生的生

该怒放的怒放

该腐朽的,加速腐朽


我只需在一座突兀的悬崖旁

仰天长啸

直到喊出血,喊出五脏六腑

喊一只蝼蚁的乳名

也绝不喊,你的大名

那么轻,一个虚伪的动词

在回音壁上,碰不出

一诺千金的厚重



◎ 老鸦


一股具象的黑,与春芽

又一次狭路相逢

那三寸不烂之喙,覆盖不住

骨子里,赤裸裸的厚黑


仁慈的主啊,对于老鸦

亏你把它们想象的那么柔润

它们每一片黑色的羽毛

都是一把含毒的利刃

每一寸肌肤,都类似于一坨淤泥


它们给大地圈染黑斑

它们将宽阔的天空,一步步逼窄

它们将腐朽的血液

注满荒山野岭,注满心头和枝端


云是黑的,川是黑的

就连母腹,遗传的那一点残雪

也是灰褐色的


它们纵拥有翅膀,也飞不出鹰的姿态

一双空洞的,贪婪的眼

将繁花似锦的春天

活生生,用一根狗尾草绑架

而后,堕入一口

万劫不复的,地狱之渊


◎残留的指香


春天又一次来临

桃花红的像新裂的伤口

飘零的花瓣

滴落着流不尽的思愁


这是我第九百九十九次,为你写诗了

离重逢,还差九千次

这九千次的山长水远啊

是前世来生的守望,遥不可及

是天涯咫尺的碰撞,触手可得

可我,负了春光啊


这剪不断的流水啊,理还乱的长发

在每一个日出日落里,隔岸而望

经书里盛开不了玫瑰

可你的胸腔里,一定有玫瑰的芳香

一如当年,我残留的指香


梨花用它的白,漂染着我记忆的红

春风用它的大手,抚摸着我早已溃疡的胸口

它们相互对立,却又惺惺相惜

以一种近似残酷的姿态,硬生生

将一场春天,丢进万丈深渊


往期作者(按出刊顺序):大康 陈小兵 香樟树 石看祥 木朵朵 王世辉 姜华 罗永良 疏影横笛 张海霞 江南潜夫 郑国义 碎笔 牛合群 何岗 李耀斌 丁哲 王庭德 杨麟 俞欣 迷迭香(云南宣威) 迷迭香(陕西安康) 坤明 丁春斌 苏金鸿 董传坤 铄城 神游狐 马德刚 刘跃兵 甘怀磊 三斤 王爱菏 丁慨然 鹅卵石 绿岛 均锤 若诗 何中俊 霍竹山 峭岩 砥自游子 徐爱霞 陈华 小刚 丹东栗伟 董治明 克文 白怀岗 陈衍强 达达 桐家二少 曹镜明  姚丽蓉 温雄珍 沈晔冰 周惠业 罗燕廷 乌鸦丁 梁文奇 郭辉 朱建业 苏俊 徐作仁 宋浏 天界 丁西周 雷宁 张学宏 周建好 白瀚水 应先云 落雪 苦海 左秦 姜中贵 六月雪 王秋侠 杨雄 木文 马启代 王跃强 东伦 小城六六 聂沛 清风徐来 老刀客 璧瑟 三斤 蔡旭 之道 半桌 冰水 张常美 风荷 泥巴 莫浪 呆瓜 竹米 宗小白 宋朝 淳本 文军 于海棠 七叶 谢颖 绿妃 马宝龙 壹场 雪蝴蝶 刁利欣 阿固 老沫 红朵 胭脂小马 陈自道 袁文章 阿玛多吉 可馨 李利忠 章闻哲(评论) 终南川 杨威 龙晓初 杨麟 阿蘅 李栋 卢建雄 汤养宗 石祥 丁传吉 关山月 卡门


         — 最好或更好 —

诗歌+简介+照片(附件)投邮箱:529802467@QQ.com

—  主编   迷迭香  —

—  主持  乌鸦丁  —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