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绛县18岁的高三女孩贾玉环:今天高考开始,我却正在医院治疗室被8个大钢钉固定着折磨!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9-18 11:33:0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山西绛县18岁的高三女孩贾玉环:

今天高考开始,我却正在医院治疗室被8个大钢钉固定着折磨!


亲爱的同学,天下的爸爸妈妈:

今天,2017年6月7日,是全国高三考生开始高考的日子。此时,全国有近千万学子正坐在高考考场上静静地答题。我也是一名高三考生,可是我却不能坐在本属于我的那个座位上,做本属于我的高考卷子。此刻,我正住在北京一家医院,站在治疗室,脑袋被8个大钢钉死死地固定住,做脊柱侧弯牵引训练。



18岁的女孩如同枝头盛开的花朵,明媚而绚烂;18岁的孩子有太多的青春梦想要去实现。

我叫贾玉环,今年18岁,家住山西省绛县南樊镇西堡村第八居民组,是绛县实验中学高三女生。我曾在日记中写道:“我要考青海大学,我要站在高原上自由地呼吸和奔跑,我要大笑,我要大闹,我要看尽那里的鲜花和野草……”

然而,所有一切美好的梦想在今年5月、在我面前都戛然而止了。






这一切要从我5岁那年说起。父母发现5岁的我两个肩膀不一样高,有“罗锅”迹象,就带我到医院检查,结果发现我得的是先天性脊柱侧弯。医生说这种病会对胸廓、骨盆造成伤害,严重者可影响到心肺功能,甚至累及脊髓,造成截瘫。医生的一席话让这对老实的农民夫妇无疑五雷轰顶。思虑再三,我的父母还是去了北京儿童医院,医生考虑到我年龄小,手术有风险,建议他们去更专业的医院做手术,可巨额的医疗费让我清贫的父母望而止步。他们含泪回家,想缓两年,等我长大一点,多攒点钱再做手术。如今,18岁的我身高只有1.4米,可我的爷爷年轻时身高1.88米、爸爸身高1.90米、姑姑1.73米!



然而,祸不单行。2008年,我的爷爷在帮朋友盖房子时从房上摔了下来,造成右脚腕骨折,从此不能干重活了。奶奶腰间盘突出,疼得直不起腰来。我的父母经过商量决定,由爸爸在家里种地照顾爷爷、奶奶、我和两岁的弟弟,妈妈忍痛在周边县城打工。为了挣钱,我的妈妈端盘子、洗碗、打扫卫生,甚至到建筑工地做苦力活,可每月也就只挣一两千块钱,工作极不稳定。全家6口人只有4亩多地,栽的樱桃4年了还没有任何效益。



我步履蹒跚,上楼都十分困难


我常常窝在家里,不愿见人


我经常生病,感冒发烧,咳嗽,有时咳嗽起来一两个月都不好,只能简单地吃药控制,爸妈看在眼里痛在心上,在无数个黑夜里以泪洗面。病痛折磨的只是肉体,心灵的创伤却无法弥合。十几年来,当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我,当调皮的小孩喊我“小罗锅”、“小驼背”,你们无法想象我是怎样做到坦然面对的,你们无法理解我内心的想法!我只能一个人在夜晚、在没人看到的地方默默地流眼泪。没错,我是和别人不太一样,但是我至少还可以自由活动,我要做个坚强的女孩,不能上体育课,不能上课间操,我只能静静的、落寞的呆在教室,看着窗外的孩子们蹦啊、跳啊……




 病痛的折磨,异样的眼光,挡不住我渴望求知的脚步。我念完了小学,走完了初中又考上了高中,向我青春的高考梦冲刺,可我没能等到高考,今年4月底,我就感到胸闷喘不过气来,只能含泪离开学校,从西安辗转到北京,来到北京协和医院。北京协和医院的沈建雄教授检查完后,建议去航空总医院做牵引,牵引后符合条件立即手术。我随父母就又转到了航空总医院,做了HALO支架,开始牵引。后来又转到一家费用较低的医院——北京市隆福医院。


我的脑袋被8个大钢钉死死地固定住,做脊柱侧弯牵引训练


刚做完钢钉固定手术,麻醉还没醒


刚做完钢钉固定手术,休息中


护士姐姐帮我消毒


我的头部被死死固定只能站着,牵引的时候脖子疼、肋骨疼、后背疼、头上的伤口也疼。面对这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我想过放弃,可是我不甘心,父母看到我如此痛苦,更是欲哭无泪,更让我父母愧疚的是住院不到一个月,就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牵引还要做两个多月,后期的手术费最保守计算也要25万元,我父母不得不把我转到一家费用较低的医院做牵引。一考虑到25万元的手术费,我的父母就寝食难安,街坊邻居、亲戚朋友能借的都借了,已欠债七八万元,实验中学的领导和师生也踊跃筹集,可离25万还差得太远。


妈妈帮我按摩胳膊


我刚做完牵引下来,脖子剧痛,妈妈帮我按摩



命运对我来说无疑是不公平的。我承受了太多我本不应该承受的痛苦,却没有享受过正常人简单的欢乐:自由的呼吸,愉快的奔跑……都成了我的奢望。我这个一向乐观的姑娘,在牵引过程中没有喊过痛,没有流过泪,前几天还急着要参加高考。这两天我悄悄地告诉护士姐姐:“我18岁了,我承受得起生活的艰辛与痛苦,扛得起风寒……”我在日记中写道:"感谢生命中的你、我、他,我的人生不会输!"


爷爷、奶奶、爸爸和姑姑在千里之外的家中天天期盼着我早日痊愈归来


11岁的弟弟正上小学五年级,一回来就问:“妈妈和姐姐啥时候回家?”


我现在能做的只有配合医生好好治疗,争取早日各项指标合格,然后去做手术……

可是医疗费是一个大问题,面对巨额医疗费,一切想法都是那么苍白无力,希望同学们、天下的爸爸妈妈们,还有社会上的好心人们帮帮我,我想和正常的孩子一样,在阳光下奔跑,能参加高考!(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点击阅读原文,并分享朋友圈。愿社会爱心人士可以帮助到这个孩子,尽些微薄之力。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