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未白》第三卷《指尖业火》第十六章:今世谁已成魔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1-11 03:51:3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作者:小沧

关东联盟,石英高原,天空议会。

那是一道悬浮于苍穹之上的圆环,身披长袍的人肃穆环坐,联盟屹立大陆整整五十年的岁月,就是从这里开始的。而从那时候起,虽然有议会成员的更迭,也有成员离开议会之塔,但是这是联盟建立后起,第二次召开了天空议会,而就算是这样危机的时刻,能赶到这里的,也不过是寥寥四人,半数未至。

时间已至,平静的看了一眼空置的首席之位,右首第一轻轻开口了,天空议会,如同联盟灰衣,所有人都隐藏在面具之下,然后那面具之上花纹繁琐,星图缭绕。

“这是我们第二次,召开天空议会了”中年的男声轻轻说道“而上一次,我还是刚刚加入这里,而且上一次,七星俱在。”

“我们中间……有人违背了最初的誓言,违背了最初与最后的庇护之地的誓言,我们以审判为始,以灰衣为终,我们相信着我们可以在这个神注视下的世界生存下去,然而,我们中最出色的那个人,还是相信了那个神之后,属于人的时代,为此,他不惜牺牲成千上万,我们本该保护的生命。”中年男子的声音温和温润,“而我所知道的是”男子轻轻扫视了在场的所有人一眼“廉贞,武曲,巨门,算上我禄存。”

“极北已经背叛,破军……你们都明白的,文曲……我们很难说清楚他到底在想什么,但是我们只能选择信任。而贪狼,这么多年以来我们一直以为他才是七星议会中的背叛者,而现在看来……倒是很难说了。那么你们怎么说呢?诸位。”

廉贞开口,女声清冷而孤傲,从她开口的那一刻起,她周身的气息就有了波动,似乎超脱了这个世界。“背叛对我来说毫无意义,当初如果丰源被毁,我已经不在这里,我想……这个理由对于未曾到来的破军也是一样的。”

“你认为,水若璃的意志,还存活在这个世界之上么?炎无冷小姐?”

“不,”女子斩钉截铁的摇头,“我认为,联盟之破军,依旧活在这个世界之上。”

“巨门?”禄存微微示意。有些壮硕的男子只是轻轻摇了摇头,就什么也没有说。

“武曲。“禄存没有在意巨门的态度,只是轻轻示意了最后一位隐藏在阴影中的人。苍老的声音轻轻低笑了,只是那笑容中饱含着苦涩“神奥被毁,无数人战死,我责无旁贷”老者轻轻说道“但是背叛……如果是我的话,我会提前写成书面说明颁发给你们的。”

“我所在意的是另外一件事情……”武曲的声音低沉,甚至其中,还饱含着恐惧。

“大木雪成,还有那位文曲,去狙杀极北,他是我的学弟,我了解他,但是,我对被称为联盟最强之智的那个人,了解甚少,为了避嫌,也没有与他有太多交往。”

“直说无妨”禄存的声音突然间也压得很低,似乎也想到了……也想到了那个他们遗忘了的事实

“那么……那个人到底是什么时候背叛了的呢?十年前?二十年前?”

武曲轻轻顿了顿,苍老的声音中带着自己不能确认的恐惧,因为他知道,恐怕自己说的,会是真相。

“还是整整五十年前,他成为了七星极北的那个初春?!”

 

十八岁那年,她与那位珍珠白发的少年,馆主千里的义子在橙华市道馆门口相遇,他们相伴游历了所有的大陆,他们彼此相依,随着降谷水树一个个挑战过了所有大陆,他们的名声也越来越高,最后,联盟的高层也注意到了继那位现任关东冠军之后再一次掀起一股竞技与冒险浪潮的两人,并向两人同时发出了邀请,发出了来源自灰衣的邀请,独立于各个大陆之外,灰衣以隐藏在黑暗之中的身份维持着大陆之中的和平,降谷水树欣然加入,虽然是她意料之外,但是情理之中的是,未白最终拒绝了邀请,仅仅是作为联盟的外围人员帮助降谷水树打点一切。

  转眼时间飞逝,降谷水树已经习惯了在黑暗之中生活的那种无声无息的血腥气,而在未白的帮助下,大部分时间她都是将误入歧途的训练师劝说拉回,而并非直接杀灭,两人的感情也随着时间飞逝而越来越深厚。

  “所以……真的约好了么?”仰躺在常磐市的草地上,月光倾泻而下,在古木上照映出清冷的寒辉,“最近黑暗里面的各个组织蠢蠢欲动,超梦计划已经进行到了最后一步,这个时候举办这么重要的事情,不怕出什么岔子么?”不同于那个世界熟悉的黑羽未白,已经成熟了的珍珠白发的少年,比起那个双眼之中星辰旋转,沉浸着杀伐与悲哀的男子,少了一分稳重,多了一丝难言的温情。

  “好啦,不用担心。”丝毫不担心的降谷水树躺在未白的胸口,毫不在意的伸了一个懒腰,没有理会因为自己额外带来的压迫感而轻轻吸气的未白,女孩露出了甜美的笑容“婚礼这种事情,到了良辰吉日就要去办哦,拖下去算什么事啊,你想反悔不成?”最后一句话语气突变,未白笑闹着止住了女孩装模作样的张牙舞爪。

  “联盟那边都基本安排好了呢,再说,这种时刻整个大陆的气氛都太压抑了,我们两个新婚的消息,也许能给死气沉沉的气氛带来些活力呢。好啦,我先休息一会,等稍晚一些时间叫我,我们一起再去婚礼现场转转,检查下各个设备呢。”女孩再次打了个哈欠,懒懒的趴在了未白的怀里,也许真的是因为最近工作与家庭两边双重的压力,女孩不一会就有了均匀的呼吸声。“水树?”未白轻轻呼唤道。“嗯?”迷迷糊糊的降谷水树可爱的回答道,没有意识到,叫出那个名字的声音,是多么沙哑。

  “你做好准备了么?”降谷水树在半梦半醒之中感到了那种冰冷,那种源自于内心的黑暗与冰冷,咆哮着的黑色的幕布笼罩了一切,那语言沙哑低沉,似在哀求,又仿若无可斩断的……宿命的轮回!

  “你做好准备了么……让自己的世界去崩灭,让自己的人生,去湮灭殆尽,用那最古老的宿命的轮回,用最虚妄的命运的终结,以飞蛾扑火之姿,去承受……那终成奢望的爱恋!”

  降谷水树猛然惊醒,草地上的露水打湿了她的发梢,云层撕裂破碎,形成崩灭的苍穹,她只在古老的典籍中见到过这样的景象,只在那些有着抽象插画的尸山血海之上,看到过如此悲悯的风景。这风景悲悯而绝望,仿若诸神睁开了双眼,去看那渺小的人间,此刻时间还是清晨,但是天上那破灭的色块组成了凋零而壮美的黄昏。

  “诸神……黄昏!”吐出了典籍中的名字,降谷水树身体猛然弹起,从弹起的过程中,她的身体已经由柔软变得冷硬,经脉无声无息的扭紧,爆发性的力量在体内酝酿,然而,在她看清楚诸神黄昏的中心之时,她的身体,却开始逐渐变得僵硬。

  那个男人,即使已经改变了很多,与她记忆中的爱人形象改变了太多太多,不论是气质还是容貌,但是她知道,那就是他,那就是与自己本该在今日约定未来之人,诸神黄昏的中心,有破灭的紫色光晕,联盟超梦计划早就的人造之神冰冷的悬浮,而即使是以神之威严,还是只能立于那个男子之后。

  黑羽未白睁开了眼睛,安静的看着降谷水树,破灭的领域已经开始,常磐的森林,甚至已经开始燃烧,破灭的光辉之下,倒映着诸神黄昏的眼眸之中,有星辰生灭,震动不息。

 

 

 

 

 

唔,坑都埋的差不多了,还没猜到么~这里是暑假忙的一批还是在更文的小沧--祝各位看的开心,如果有想留言的朋友请不吝你们的建议和意见,小沧拜谢。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