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看侧脸,就能看得出男人行不行?!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0-11 14:14:2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女人要时刻准备着,

不管你是下楼买菜还是去商场购物,

都要穿得优雅举止得体,

因为谁也不知道,

下一个路口能不能遇到自己的Mr.Right。

爱情不是等来的,

爱情来自机缘巧合。

(1)

到达富宫酒店的地下停车场时,借着车窗外昏黄的光线,蓝昕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还有几分钟便到约定的时间,心头不由得一紧。她急切地寻找停车位,忽然,从右前方拐出来一辆车,横在前面。

蓝昕以为对方要倒车,便踩下刹车,停在原地等待。奈何等了好一会儿,对方仍没有动静,她不禁按了下喇叭,刺耳的声音顿时在寂静的停车场里响起,但对方却恍若未闻,车子依然没有移动的迹象。

蓝昕沉默少顷,随即下车走到那辆车旁边,敲了敲车窗,对方并没有抬眼看她。

她弯下腰,靠近车窗,才看清对方正在打电话。那是一个男人,轮廓分明,眉毛黑而浓密,尾端略略上扬,眼眸低垂,看不出其中的神情。她稍稍侧过身,一束昏黄的光直直地洒在他身上,明明看起来那么气定神闲的人,眉头却蹙着,薄唇微抿,许久都没有说话,似乎在专注地倾听。

蓝昕暗想:即使只看侧脸,都能看得出是个容貌出众的男人。

她又抬手敲了敲车窗,终于,他不慌不忙地将手机从耳侧移开,降下车窗,抬头看向蓝昕,目光深沉似海。他的五官要比她想象中的更为精致,只是眉眼间透出一丝冷然,仿佛拒人于千里之外。

蓝昕瞬间愣神,定定地望着他,这张能摄人心魄的脸似乎在哪里见过,一时之间却想不起来。

“有事吗?”他的声音冰冷彻骨,她听得浑身如有一阵冷风过境。

“你把车停在这儿,我没法往里开,麻烦让一下可以吗?”蓝昕的言语温和客气。

“给我一分钟。”他说得坚定,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蓝昕见状,面露不悦,一口否定,“不行,我赶时间。”

他并没有理会她,而是继续拿起电话,没想到刚说了几句,手机便被她一把夺去。

“你想干吗?”他沉声问,眉头紧蹙地望着蓝昕。

“现在、立刻、马上把车开走。”蓝昕义正词严道。

他打开车门,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眸光冷然,以命令的口吻说:“把手机给我!”

“你不把车开走,就别想拿到你的手机。”蓝昕举起手机晃了晃,一副绝不退缩的模样。

“不要跟我谈条件!”他厉声说。

“你到底开不开走?”蓝昕毫不畏惧,昂首挺胸道。

他们对峙了许久,连空气都变得格外冷凝,仿若结了冰。

最终,他到底是妥协了,轻轻地点了点头。

蓝昕一直绷着的脸瞬间舒展开,扬起唇,露出得意的笑容,把手机还给他。

他转身走向车门,身材挺拔伟岸,灯光在他周身洒下柔和的光晕,像极了烛光映衬下的剪影。

找到停车位后,蓝昕匆忙往电梯口跑去,高跟鞋敲击着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作为庆功宴主角的她,要是迟到了,铁定要被罚酒。

她走进电梯,按下要去的楼层,电梯门快要闭合的瞬间,突然被一只手挡住,来人快速地进了电梯。

蓝昕一看来人,正是方才的挡路男,他冷冷地站到一侧,沉默不语。

蓝昕的视线不自觉地扫向金属面板,他棱角分明的英俊面孔倒映在光洁的金属面上。

狭小的空间里,一丝清淡的古龙水味在空气中悄然散开。

这时,“喂,美女,是我,快接电话……”的铃声猛然响起,蓝昕看了看一侧的他,只见他的嘴角微微扬起,有点嘲笑的意味。

“有什么好笑的。”蓝昕暗自嘀咕了句,从手袋里拿出手机。

到了一楼,方才还只有两个人的电梯,现下已人满为患,蓝昕被挤到了一旁,而身后就是他。

蓝昕边接电话边往前稍稍探了探身子,一副不愿跟他靠近的姿态。

蓝昕一进包间,在场的很多人都用一种惊艳的眼神望向她。平日里一向穿职业装的蓝昕,今日却穿着黑色雪纺长裙,腰间搭条米白色腰带,显得腰肢窈窕纤细。长发高高地绾起,留有一束发丝放于胸前,又化了淡妆,看起来比往常多了几分女人味。

产品部吴经理先发话了:“蓝经理,作为今天的主角,你也太不够意思了。”

蓝昕连忙客气地跟大家道歉:“各位,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来晚了。”

“既然来晚了,先罚酒三杯吧。”boss李立明看向蓝昕说。

坐在蓝昕身旁的同事,听到boss发号施令了,连忙很应景地拿起酒瓶,给蓝昕倒了一杯。

蓝昕看着满满一杯酒,落落大方地举起酒杯,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两个好看的小梨涡,“那我先敬各位一杯。”

连着三杯酒下肚,蓝昕的面色丝毫没变。作为市场部经理,对于酒席,她已是身经百战。

“好,好……”在座的同事见她如此豪爽,鼓起掌来。

待掌声消停后,李立明扫视了大家一眼,最后目光落在蓝昕身上,面色和蔼,一脸笑容地说:“这次我们‘鲜果’能请来当红明星肖凌骐做公司的形象代言人,蓝经理功不可没,大家要多向蓝经理取经,平时要多想着怎么做能为公司带来利益,也为自己带来提升的空间,达到双赢。”

李立明说完,掌声一片。策划部的一位女同事一脸好奇地问蓝昕:“蓝姐,你是怎么把肖凌骐拿下的?据小道消息说,他可是很难搞的主。”

“再难攻的人和事,只要你足够用心,攻下来都不是问题。但是,如果你一开始就觉得攻下他很难或者没有什么希望,缩手缩脚,施展能力时就会大打折扣。”蓝昕传授自己的经验。

“蓝姐,那肖凌骐本人长得怎么样?跟电视上一样帅吗?”那位女同事双眼冒星地说。

“本人自然更帅。”蓝昕扬唇笑道。

“下次他要是来咱公司的话,记得告诉我。我特喜欢他,买了他所有的专辑,得让他给我签下名。”肖凌骐的忠实粉丝欢喜地说道。

“没问题。”蓝昕爽快地应下。

接下来少不了喝酒的环节,大家互相敬酒,气氛甚佳。

没多久,包间里已弥漫了浓浓的酒味,分外刺鼻。蓝昕为了能出去透透气,站起身,跟大家说了声“去下洗手间”,便出了包间。

(2)

这家酒店极具欧式风格,墙壁上挂着色彩鲜明的西方油画,装裱精致,大理石地面光可鉴人,头顶悬着的水晶吊灯亦是高贵典雅,把整个过道映得富丽堂皇。

蓝昕走到过道的尽头,意外地发现有一个很大的露台。她走到露台的围栏旁,抬头看天空,满天繁星,一小粒一小粒地缀在黑丝绒般的天幕上,宛若颗颗耀眼的钻石,璀璨夺目。她不禁暗叹:这样的夜色如此撩人,只可惜少了良人做伴。

丝丝凉风吹拂在脸上,蓝昕顿觉舒畅了不少。裙摆随风摇摆,如扑扇的翅膀,来回拍着她的肌肤。

忽然,一个低沉而熟悉的声音在蓝昕的耳畔响起,“虽然他们公司已经捷足先登了,但是以我们公司的实力,想找来他,一定可以……”他稍作停顿,继续沉声说,“不要跟我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我只看结果,这件事务必处理好。”

蓝昕不由自主地朝他所在的位置望过去,室内的灯光洒在翠绿的人造草坪上,他站在光与暗交界的地方,半边身子在明处,脸则被黑暗笼罩着,使她无法看清他的表情。

他有些出神地望向远方,似乎并未察觉蓝昕在不远处。

半晌,蓝昕听到啪的一声轻响,他所在的方向腾起了一团橘色的小火苗,在幽暗的夜空下格外醒目。大概起风的缘故,他抬起左手,拢起那团火苗,从指缝间透出缕缕微光,须臾,烟雾在他周身缭绕,如梦似幻。

烟味在空气中缓缓散开,飘进了蓝昕的鼻端。她向来不喜欢烟味,觉得呛人,忍不住捏住鼻子,走到他身旁。

走近了,蓝昕才赫然发现,站在夜色中的竟是挡路男。

她的存在,依然没有引起他的侧目。他仍保持着方才的举动,过了几秒,轻轻弹掉微长的烟灰,细小的碎屑瞬间被吹散在风里。

他虽气态从容,但眉眼间却流露出些微烦恼。许是终于发现了身边有人,他稍稍侧过脸来看她,并未吃惊,幽幽启口:“原来是你。”

蓝昕轻轻咳嗽出声,还没等她开口,他已不动声色地掐灭烟。她暗暗一笑,清了清嗓子说:“遇到烦心事了?”

他早已扭过头去,不再看她,并没有立刻回答她,许久才轻声说:“与你无关。”

蓝昕不禁觉得无趣,既然他把她的好心当成驴肝肺了,便直截了当地说:“是,当然跟我没关系。”

不过是只见过一次面的人,她的关心算什么呢?他的事自然与她没有任何牵连,她便沉默下来,抬脚打算转身就走。

这时,他却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那么用力,似乎怕她逃离。

蓝昕显然受了惊,有些慌乱地转过身,充满戒备地望着他,问:“你想干吗?”

他一言不发,只是将一个凉凉的东西塞进她的手心,转而走进屋里,留给她一抹颀长的背影。

蓝昕缓缓松开手心,看到一条晶晶亮亮的项链时,面色一惊。

跟肖凌骐所在的JM经纪公司签完合约后,蓝昕的心中落下了一块巨石,这天在饭店跟客户谈合作项目时,心情也格外轻松,正聊得投机,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打断了他们的交谈。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蓝昕礼貌地与对方打了声招呼,走到饭店的窗前,接起电话。

听着电话那端的内容,她嘴角的笑容渐渐凝固,语气也变得明显不悦,不可置信地问:“什么?取消合约?这事我们已经谈妥,怎么突然就改变主意了?”她静静地等待对方的答案,对方却没有任何解释的意思。

她抑制住心中涌起的不悦,努力保持着温和的语气询问着违约的原因。

然而,对方坚决取消合约。

蓝昕见对方如此坚持,只得说:“不管你们那边遇到了什么情况,我希望你们公司能够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和处理方式。”

挂了电话,蓝昕的心情格外沉重,她哪里会想到JM经纪公司会取消肖凌骐当他们公司形象代言人的合约,明明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却出现这一茬,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跟客户谈完项目后,蓝昕火急火燎地开车直奔JM经纪公司。要知道她为了拿下这个合约,花了很多精力和心血,如今功亏一篑,她心急如焚,一门心思地想着如何让对方改变主意,继续跟他们合作。

蓝昕不是不可以请别的明星代言,但肖凌骐作为当下炙手可热的明星,能够在极大程度上提高他们公司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扩大公司产品的销售,带来更多利润。

可是,一旦合约撤了,李总会对她失望,她自己也会心有不甘。

蓝昕驱车以最快的速度开到了JM经纪公司,直奔十二层。

见到肖凌骐的经纪人杨悦溪,蓝昕笑脸相迎,语气谦和:“杨小姐,请问现在有空吗?”

杨悦溪知道她的来意,看着她额头渗出的细小汗珠,微微笑道:“先到会议室坐会儿吧,看你都热成这样了。”随即,从一旁的桌上抽出几张纸巾递给她。

蓝昕哪有心思顾及这些,只是顺手接过纸巾,任由汗珠悄悄滑落。

她们俩在会议室坐定后,蓝昕万分不解地说:“小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来得也太突然了。”

“蓝总,真的对不起……”杨悦溪欲言又止。

蓝昕见她这样,皱起眉头,心焦地说:“有什么话直说,我们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你也知道我的为人,跟我谈别有什么顾虑。”

“蓝总,不管是从你们公司的实力还是开的价格来看,都是我们比较中意的,你的直爽、诚恳、认真,我都很喜欢。我也知道,为了这份合约,你花了很多心思,得来不易,但是……”杨悦溪稍稍停顿了下,说,“现在有另外一家公司开出了比你们高百分之二十的价格,并且愿意帮我们支付违约金。”

蓝昕不是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但听到这些,她的心凉了半截。她竭力地微笑道:“小杨,你们公司还是很值得信赖的,可是这次却出现解约的事,让人有些不敢相信。你们能不能重新考虑一下?下次我们公司的产品需要形象代言人,一定会优先考虑你们公司,在价格上也会高些,行吗?”

杨悦溪一副很为难的样子,沉默几秒后,摇了摇头说:“蓝总,对不起,这次解约是我们的错,希望你能够理解。这次没能合作成功,以后还有得是机会。”

话已至此,蓝昕知道已无转圜的余地,便不再做无谓的争取,依然扬起笑容说:“那方不方便告诉我是哪家公司开了高价?”

“这个不方便透露。”

即使杨悦溪不说,蓝昕也大致猜出是他们公司的老对头诺宇食品公司,他们两家公司经常打价格战,这次连广告战都打上了。

“好吧,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希望我们有机会能再次合作。”虽然蓝昕已经心灰意冷,但还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站起身来,跟杨悦溪礼貌地握手道别。

(3)

蓝昕乘电梯下行到一层,电梯门缓缓打开,她有些无精打采地抬起头,眼前忽然一亮。

他在人群中分外醒目,穿着绿色T恤,米色细格子五分裤,戴着很大的茶色眼镜,几乎遮挡住半张脸,看起来极为桀骜不驯。

他刚想进电梯,蓝昕连忙站到他的面前,看着他说:“请留步,我有事跟你谈。”

肖凌骐看也不看她,不屑地扔下一句:“有事找小杨。”

蓝昕知道他的脾气臭得很,想让他好好跟你谈谈,简直比登天还难。

“给我一分钟。”蓝昕语气急促。

“一秒钟也不行。”肖凌骐说得干脆利落。

眼见他就要进电梯,蓝昕灵光一现,压低声音说:“还记得那件事吗?”

她话音刚落,肖凌骐便停住脚步,转过身,摘下眼镜,露出一双狭长的丹凤眼,眉毛微微上挑,似乎透着几分邪气。

他二话不说,拽着她的手就快速地往楼道间走去。

“你想怎样?”肖凌骐带着她到了楼道间,用力甩开她的手,表情愤怒,“如果要钱就直说,别耍什么花样。”

“小肖,你误会了……”对于他方才无礼的举动,蓝昕暂时忍了,语气平和地说。

“别叫我小肖,小肖是你叫的吗?”肖凌骐打断她的话。

即便他生气,声音还是如此好听,有着蛊惑人心的磁性。

之前蓝昕找过肖凌骐,他的脾气她基本摸透了,他来硬的,她就要来软的。所以,她尽可能调整到最佳状态,忽略掉他的恶劣态度,心平气和地说:“你跟我们公司解约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吧?”既然遇到了产品代言人,蓝昕自然不会放过说服他的机会。

“嗯?”肖凌骐稍稍一惊,她的问题出乎他的意料,很快他收敛起惊讶的神情,弯起一边的嘴角,似笑非笑地说,“就这事?”他说得云淡风轻,仿佛这是一件再微小不过的事。

蓝昕见他如此轻描淡写,越发着急,“能不能重新考虑一下?”

跟公司谈签约的事,一般都是经纪人出面,但是,如果能说服代言人,那自然再好不过。

“如果是这事,我们不用谈了,没必要浪费彼此的时间。”肖凌骐口气决绝。

“要是你做我们公司产品的代言人,一是可以增加你的知名度,二是你的形象跟我们的产品很匹配……”

“Stop!”肖凌骐做出停的手势,“你说的这些很多公司都符合。”

“那要怎样你才愿意跟我们合作?”蓝昕的声音低了下来。

“要怎样?”肖凌骐微微眯起眼睛,“让你做我的女朋友呢?”

蓝昕听他这么说,脸都气绿了,咬紧牙说:“想都别想。”

“所以……”肖凌骐无奈地摆摆手,戴上他的大墨镜。

蓝昕知道他是存心为难自己,事已至此,她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能惆怅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这些天蓝昕忙于工作的事,去表姐潘佳家也没有那么频繁了,这天早上,她摁响了表姐家的门铃。

潘佳正在洗脸,听见门铃声,暗自嘀咕了句:“一大早的,谁呀?”她连忙擦了擦脸,打开门,看到蓝昕时,面露惊讶,“今天怎么有空来了,还来这么早?”

“因为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蓝昕说完,举起手中的袋子,“看我带什么来了,优优起床了吗?”

潘佳从她手中接过袋子,在玄关处给她拿来一双鞋,“亏你还记得。”

蓝昕一进门就听到豆浆机的声音,忙探身朝厨房望去,看到正在忙碌的姐夫,笑着跟他打招呼:“姐夫早。”

高维回头朝她微笑,温文儒雅。

蓝昕凑到表姐的耳边,小声说:“姐夫真是个好男人啊。”

她来表姐家时,姐夫不是在做饭就是在带优优玩,属于典型的居家男人。她理想中的男人便是跟姐夫一样,工作之余能把大多数时间留给家人的。

“那你也赶紧找个。”潘佳说。

“我也想呢,但是现在要找个好男人,尤其是像姐夫这样的男人,真的是太难了。”蓝昕感慨道。

“我倒有一个合适的人选,要不要去见见?”

“不要不要。”蓝昕连连摆手,她向来不喜欢相亲,两个陌生人待在一起,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蓝昕悄悄地打开优优的房间门,优优正在小床上睡觉,而地板上还睡了一个小家伙。她一点也不讶异,想来又是表姐做的好事。表姐在幼儿园工作,之前也带过学生在家里过夜,理由是学生的家里出了急事不能去接孩子,这次呢,又会是什么理由?

她蹑手蹑脚地越过地铺,走到优优的床边,小家伙睡得正香,脸蛋儿红扑扑的,非常可爱。她轻轻地捏了下优优的鼻子,优优皱了皱眉,翻了下身。

“起床了,优优同学。”蓝昕俯下身,在优优的耳边说。

优优这才揉揉眼睛,看到蓝昕,睡意全无,开心地坐了起来,“小姨,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会来呢。”

“优优的生日小姨怎么会忘?”蓝昕搂住优优的肩膀,温柔地说,“小姨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小笼包,现在起床,好不好?”

“好啊好啊。”优优拍起手来,随即,眼睛机灵地一眨,“小姨有没有给我准备礼物呢?”

“啊!”蓝昕惊讶地叫了一声,“忘了呢。”

优优马上沉下脸来,扁着嘴,一副不悦的模样。

蓝昕像变魔术一样从身后拿出一条闪闪发光的项链,“看看,这是什么?”

这是款纯银项链,吊坠是两只很可爱的米老鼠头像,优优在商店的柜台前垂涎已久。

“哇,优优就知道小姨不会忘了的。”优优兴奋地从蓝昕手中拿过项链,“这就是我上次看到的那条,好喜欢。”

蓝昕看着优优一脸笑容,情不自禁地扬起唇,脑中闪出上次挡路男把项链塞到她手里的画面。

如果不是他把捡来的项链还给自己,她肯定要重新买一条,而这条项链价格不菲。她后来回想过项链是在哪儿掉的,难道是在电梯里拿手机的时候吗?

当他把项链还给她时,她足足愣了好几秒,因为根本没想到他会这么好心。

她们的说话声吵醒了睡在地铺上的小男孩赵宇哲,蓝昕的视线落在他身上的时候,他已经坐起来了。他穿着一件印有大熊猫图案的可爱T恤,头发浓密微卷,眼睛圆溜溜的,看起来很萌。

蓝昕走到赵宇哲的身旁,朝他微笑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呀?”

赵宇哲却不发一言,眼睛里露出一丝惶恐,身体不由得往后倾斜。

“小姨,他不会说话,他叫赵宇哲。”优优穿完衣服,下了床。

这么可爱的孩子竟然不会说话?蓝昕觉得万分可惜,问优优:“那他能听到我说话吗?”

“小姨,妈妈说他不是聋哑人,只是得了一种怪病,所以就成这样了。”优优回答道。

“宇哲,起来吃早饭吧,阿姨买了很多早点。”蓝昕的笑容更盛了。

赵宇哲只是怔怔地看着蓝昕,面无表情。

潘佳闻声走进房间,看向赵宇哲说:“宇哲,来,老师帮你穿衣服。”

蓝昕看着潘佳认真地为他穿上裤子,他一点也不抗拒,却仍旧不言不语。

吃完早饭,优优陪着赵宇哲玩,他基本都是在一旁观看,很少参与其中。

蓝昕忍不住问潘佳:“姐,这孩子得了什么病?怎么不说话?”

“自闭症。”潘佳一脸惋惜地说,“从小得到的关爱不多,爸爸早逝,妈妈一个人为家奔波,经常出差,这次她临时收到要出差的消息,没办法去接孩子,所以就把孩子暂时放我这儿了。”

“这么可爱的孩子竟然得了自闭症,真的好可惜。”蓝昕深深地叹了口气。

蓝昕这次在潘佳家并没有待太久,潘佳见蓝昕匆忙要离开,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她身前,问:“走得这么急,是要去约会?”

“约会?这种跟我八竿子打不着的事,亏你想得出来。不过,也算是约会,对象呢……”蓝昕故意停顿了下,拖长了尾音,说,“是女朋友。”

(4)

因为工作应酬的缘故,时不时会参加各种各样的派对,所以跟顾以菲约好的地方,蓝昕比较熟悉。为了与眼前繁花似锦的画面相融合,蓝昕特意先回家换了一条白色纱裙,她穿行在人群中,姿态轻盈,裙摆微微扫过膝盖,摇曳生姿,再加上她身高足有一米七,配上一双七厘米的细高跟鞋,更是高挑,如同夏日盛开的白莲花。

她扫视了人群一圈,在大厅的右前方看到了顾以菲,于是悄悄走上前,待走到她身后,倏地拍了下她的肩膀,不言不语。

现实并未如蓝昕所料,顾以菲一点都没被吓到,反而十分淡定,悠悠然地转过身,单手抵在腰间,好整以暇地望着蓝昕,说:“哟,这是谁呀,穿了白裙就当自己是仙女下凡?”

“一边去,我要是仙女下凡,那你是什么?”蓝昕见她穿着一条碧绿的裙子,眉毛一挑,“难不成你是青蛙转世?”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