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铁钉价格销售中心

安徽律师程达群 强拆血案:那个枪杀村支书的农民贾敬龙被核准死刑了! 深度报道

达观刑事法治2018-08-30 16:20:20

达观刑事法治,为您提供专业法律咨询,联系电话:180 0559 6656

“辉哥有曰”是由江苏瑞宏律师事务所(连云港)李旭辉律师团队创建、维护的公众号,专注于刑事辩护、疑难复杂民商事争议解决、政府和企业常年法律顾问及法律风险防范,每天推送实务干货,分享深度好文,交流行业信息,与你共同成长!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作者:王京        来源:新太平广记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学习交流,不作商业用途,若来源标注错误或者侵犯你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

【基本案情】2015年2月19日上午,石家庄市长安区北高营村村党支部书记何建华被射钉枪枪杀,杀人者为该村村民贾敬龙。案件起因为在贾敬龙将要举办婚礼不到20天前,村支书何建华带人强拆了他精心布置的新房,后来也没有归还本应偿付的补偿款。

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河北省高院先后两审终审判决贾敬龙死刑立即执行,最高法院于2016年8月31日作出了死刑核准裁定。随着最高法院死刑核准的裁定,年仅29周的贾敬龙生命倒计时已经开启。

10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对贾敬龙杀人案的死刑核准裁定书送达到被告人辩护律师魏汝久的手里。

2015年2月19日上午,石家庄市长安区北高营村村党支部书记何建华被射钉枪枪杀,杀人者为该村村民贾敬龙,杀人动机是何建华此前主持了对贾敬龙家房屋的强制拆除。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河北省高院先后两审终审判决贾敬龙死刑立即执行,最高法院于2016年8月31日作出了死刑核准裁定。

血案

2015年2月19日,农历大年初一。北高营村在村东路南临时搭了一个舞台,用于村民表演节目使用。

上午9点,临时搭建的舞台前面已经聚集了很多村民,村党支部书记兼村主任何建华在舞台上讲完话后,刚刚走下舞台。

村民贾敬龙手里拿着一个六个核桃的手提纸袋,疾步走到何建华的身边,迅速从纸袋中掏出了一把改装后的射钉枪对准何建华头部射击。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凶案现场

“扑”的一声枪响,何建华应声倒地。

瞬间,场地上就有人大声喊了一句“打人啦”

村民贾敬龙随后弃枪,跑到舞台旁边的一辆老式红旗轿车内驾车离开。

该村治保会主任和村民随后驾驶车辆进行拦截。

贾敬龙驾驶的车辆受到何建华儿子和侄子所开车辆撞击,被迫停车后被控制。

贾敬龙被控制后,头部、身体和腿多处受伤,造成小腿粉碎性骨折。

何建华被送往解放军第二六零医院后,经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何建华的死亡是由于钢钉贯穿颅脑,致颅脑损伤死亡。

公开资料显示,何建华已经当选了两届北高营村党支部书记兼村主任。2015年前的选举中,何建华第三次当选。

有媒体报道,北高营村村民对于何建华的为人不愿表态,对于行凶者贾敬龙村民们也不愿过多提起,只是称两人可能是在拆迁中产生矛盾。

征地

2009年2月份开始,河北省石家庄市启动“三年大变样”工程,号称“天下第一庄”的河北省省会石家庄,开始进行大规模的城市形象建设。

北高营村地处石家庄市长安区东北部,全村500余户,2000余人。2009年3月份开始,北高营村村党支部书记兼村主任何建华就部署村委其他人员,按照三年大变样的整体规划,征地拆迁。当时提出的口号就是改善城镇面貌,推进经济发展。

据相关资料显示,“三年大变样”期间,北高营村为政府基础设施建设提供土地总计1436亩,村人均拥有耕地由改革开放前的0.9亩到现在的无地可种。

2009年2月份开始,全村耕地均为征地范畴。贾同庆(贾敬龙之父)家村西有1.1亩耕地,当时耕地中的麦苗已经有半米高了。经过村委会研究,贾同庆家的耕地上要修建一条从市区建华大街通向北高营村的马路。

在没有经过贾同庆的同意下,村委会安排人员直接将耕地的青苗推倒,事后补了青苗费,并补偿1.1亩耕地占用费7万余元。

同样的情况在北高营村改造过程中不断上演,该村另一位姓贾的村民拒绝接受村委占地要求,并拒绝自家耕地被承包。

“当初何建华找过我多次,并且当着我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你要跟着我走,我就叫你发财;你要不跟着我走,我就把你治死……”贾姓村民说,何建华要承包他家耕种的八亩多农田被拒绝后,他家现在的耕地是北高营村唯一留下来的农田。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北高营村唯一留下来的十多亩耕地被围挡了起来

全村三千余亩耕地和属于村集体的果园地,如今大部分被开发或者围挡,多数耕地被开发成没有正规占地手续的钢材市场,各种小型企业占地或圈起来准备商业开发。

贾同庆家在村北有两亩多耕地,并在耕地上建起了温室大棚,之后改成了一间间的鸡舍用于出租。2014年五一开始,村委会将村北耕地上的所有建筑进行强制拆除,土地用于商业开发。

贾同庆的两亩耕地便在其中,没有签订土地占用协议。在经过耕地上建筑评估并签署拆迁协议后曾给予16万元补偿。而两亩土地的占地费14万元至今没有支付。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北高营村三千余亩地,如今大部分被开发或者围挡

北高营村村北围挡着上百亩耕地,耕地上遍布建筑垃圾。

据知情人透露,围挡起来的土地已经出售给开发商,但是直到目前开发手续也没有办全。

拆迁

北高营村村内改造开始于2009年11月份,在旧村改造拆迁大会上确定了全村拆迁工作。在“拆字当头、建字随后、当年回迁”的政策下,引发了一系列问题和矛盾。

旧村改造中,对没有签字拆迁的住户使用“三停”政策——停水、停电、停发一切福利待遇。

在北高营村委会的一张通知上显示,该村民不同意占地,不配合村委会工作,该村民以后不享受村民各项福利待遇,包括社会保险、养老保险、分房、分款的一切福利待遇。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旧村改造中,对没有签字拆迁的住户使用“三停”政策

除了“三停”,未签字的村民家中,也遭遇了被扔礼花弹,社会青年恐吓等一系列逼拆手段。2009年开始,网络上出现了多篇举报何建华的负面帖,帖子中心意思表达,何建华在旧村改造和征地过程中,手段强硬。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强制征地的通告

自拆迁开始至2010年底,贾同庆家因不满拆迁补偿一直没有签字。

北高营村委会在2009年底开始停发了贾同庆家应享受的村民生活保障和福利待遇。贾的母亲已经八十多岁,在知道了停发她的养老金后,一直埋怨儿子。村委会同时也拒绝办理贾的妻子和母亲的医保和养老保险。

随着各个亲属的劝说,2010年11月10日,贾同庆在没有征得儿子、女儿的同意下与村委会签订了房屋拆迁协议。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贾同庆在没有征得儿子、女儿的同意下与村委会签订了房屋拆迁协议

一个签字造成了父子之间巨大矛盾,贾同庆的儿子贾敬龙拒绝拆迁,因旧宅宽敞明亮,他答应未婚妻要在旧宅里成婚,并将旧宅重新装修成他的婚房。

贾敬龙的婚期定在了2013年5月25日,与其谈了4年的女朋友答应了他的求婚。

“他为了装修婚房,常常干活到深夜……”贾敬龙的姐姐贾敬媛说,贾敬龙在修装旧宅的时候,楼上楼下的布局都是他一点一点跟工人交代的。

贾敬龙积攒了很多以前的一分一分的硬币自己亲手拼起“我爱我家”四个字并买镜框组装起来挂在了门洞里。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贾敬龙用硬币贴起来的装饰物

自从装修开始,贾敬龙到处跑新房用的建筑材料,每天很忙但是都带着笑容,从来就没有看到他觉得累,就像机器人一样。贾敬媛说,连房间地面缝隙中的尘土,都是贾敬龙用毛巾一点点擦掉。

“说起新房来他就滔滔不绝的跟我讲,还征求我们的意见,除了他的婚房,这间大姐住,那间二姐住,还有奶奶来的时候住哪间……”贾敬媛说,这房子的内部装修非常精致,贾敬龙幻想着未来美好生活的每一天。

2013年2月27日上午9点,何建华带领北高营村村委会、治保会二十余人,开着钩机,拆除了贾敬龙旧宅的门洞和南屋楼梯。

门洞内的“我爱我家”和新买的大铁门被压在废墟下。

贾敬龙站在旧宅的房顶上,不肯离开。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强拆现场贾敬龙不肯离开

2013年5月6 日凌晨1 点,多辆黑色的轿车围在楼房周围,用砖块向房子里扔。

2013年5月7日下午5点,多名不明人士强行用钩机拆除楼房主体。贾敬龙在楼房内不肯离开。

拆除现场有人控制了贾同庆,并打伤了贾敬龙的表哥和堂兄弟。

贾敬龙妥协,从二楼跳了下来,立即被人控制并被殴打,头部受伤流血。贾敬媛报警后,贾敬龙被带到了高营派出所录口供直到8日凌晨三点多才返回。贾敬龙头部的伤口未做处理。

旧宅室内所有物品均被砸在废墟下。

现在贾敬龙的旧宅上已经盖起了30多层的住宅楼,一系列征地开发之后,北高营村已经是高楼林立,所有村民均住进了高层或者多层住宅楼。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贾敬龙的旧宅上已经盖起了高层住宅

北高营村住宅楼盘多达7处,只有2处楼盘手续齐全,剩余均为小产权房。

死囚

贾敬媛说,贾敬龙原本内向羞涩,没有和人生过气打过架。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贾敬龙照片

被拆的旧宅房顶上摆满了贾敬龙养的花草,在附近村里小有名气,经常有人过来要花的。贾敬龙也常常从邻居家要来一些小花小草,没有花盆就用破碗破盆,或者去垃圾堆找那种一次性泡面盒,有时候还尝试着用水泥做。

“他有时候去转花鸟虫鱼市场看见有喜欢的也会买回来,还从旧书摊买关于养花的书,然后研究如何嫁接繁殖,尤其是仙人科类的居多,经常开花那种比较少,慢慢的品种越来越多到上百种,谁来串门走的时候大都要带走一两个花。”

他都要嘱咐人家养花的注意事项,谁家小孩长“痄腮”(学名腮腺炎)都找他要仙人掌治疗,还有在院子南墙外面种了葡萄搭了架子,这是小时候就开始种的那棵,伴随他们已经很多年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贾敬龙养的花草

除了喜欢养花草,贾敬龙还喜欢饲养小动物。贾敬媛说,他从小到大基本没有断过,小猫,小狗,小鸡,鸭子,小鸟,鸽子等等,童年的乐趣就是这些小动物了。

“每当有小动物死掉的时候弟弟都很难过,哭的很痛苦,还学着大人给它们安葬。”尤其是他一手养大的鸽子,回家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看鸽子,喂它们,给它们加水,跟它们玩。

婚房被拆,婚期延后,婚约被毁。

他整个变了一个人。

贾敬媛说,他开始一夜夜失眠,几近疯狂的给他的未婚妻打电话。“我能听到他在房间里大哭,房子被拆了俩月,女方家长干预不让再接贾敬龙电话,他们分手了。”

分手后没多久,传来贾敬龙前女友跟别人相亲谈对象。

很快就是女方结婚的消息。

贾敬龙闭门不出,让他的好友替他参加了前女友的婚礼,并上了礼金。

贾敬媛说,被拆的房子是贾敬龙精心装修,每一处装修都是亲手来做,像呵护小动物一样来布置自己心爱的婚房,买来家具迎接自己的婚期,谁知结果是这样现实和残酷。

“我觉得搁谁都受不了这么残酷的打击,心里确实很苦。可见他对家的热爱和渴望……” 。

2014年,贾敬龙曾多次写举报信给长安区检察院和区信访局,无果。

贾敬媛说,2013年2月27日之后,贾敬龙曾写过一首诗,并打印出来贴在了回迁房各个单元门口。“人生一世草一秋,悲躯屈膝男儿羞;既有舍身取义志。何惧此刻性将休。”

贾敬龙杀人后驾车离开,何志辉(何建华的儿子)和何志轩(何建华侄子)随后去追,在追到南高营村南接近村委会办公处时将贾敬龙的汽车别停。贾敬龙手持射钉枪继续跑。何家堂兄弟在高营大街华曙制药南约100米处截住了贾敬龙。

据判决书上何志辉讲述,大家知道贾敬龙身上有枪,就没有上前,远远的用砖头等物砸他,见到贾敬龙双手抱头时,大家才一起冲上去夺枪并报警。

贾敬龙在法庭上供述,他用射钉枪打何建华就是想报仇。

贾敬龙说3013年5月7日下午,村里组织了二十多个人,两台钩机对他的房子进行强拆,在强拆过程中,双方发生了肢体冲突,拆迁队有人对他和家人进行了殴打,并将他的表哥打伤,头部流血手机被摔坏。

受到殴打屈辱的贾敬龙无法平静,之后他多次找何建华商谈拆迁补偿事宜无果。

房屋被强拆,拆迁补偿款一分也没有拿着。婚没结成媳妇也没了,工作也丢了,所有的理想都破灭了,就一心想找何建华报仇。

为了报仇,贾敬龙从五金批发市场购买了三把射钉枪。买回枪之后就开始研究怎么改装,只用了三天就改装试验成功。射钉枪在经过改装后,枪不用顶墙在空中就能发射,并能打穿五合板,也能打穿一公分厚的木板。

用射钉枪打了何建华之后,他想要去长丰派出所自首,在路上给他的前女友打了电话,告诉她他把何建华打了,要去派出所自首。

他的手机编写了自首的内容,因为开车并没有发送成功。

贾敬龙前女友的证词中,她这样表述,2013年春节开始商量结婚的事情,并一起和贾敬龙购买婚房的装饰品,打算在旧宅里面结婚。房子装修好,并定了2013年5月25日结婚。之后婚房被强拆,婚礼被迫取消。

贾敬龙对房子倾注了很多心血,很多个晚上给她打电话并哭泣,她劝说也效果甚微。

2015年春节上午她接到了贾敬龙电话,他说杀了何建华,要去自首。在证词中,她提出贾敬龙杀人完全是被逼无奈,特请求法院给予从轻处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强拆现场

死刑复核

2015年11月24日,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法院认为贾敬龙虽事先编辑短信称作案后要投案自首,但并未向他人发送,其作案后也未拨打110报警电话,其驾车离开现场时被群众撞伤后抓获,证实其行为属正在投案途中被抓获的证据不足,故对该辩解和辩护观点,法院不予采纳。

法院认为,贾敬龙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判处贾敬龙死刑。

辩护律师认为,北高营村村委会利用不正当手段迫使贾同庆签署拆迁协议,并不是他的真实意思表达。另外,临近婚期强制拆除贾敬龙的婚房,婚约被毁的情况下才导致案发,对被拆迁者杀人案从宽处罚,应不予核准死刑。

2016年5月17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死刑判决和核准裁定在法学界激起了一片不同意见,知名法学家张千帆、劳东燕,学者于建嵘等均先后发表意见,表示贾敬龙案有法定的从轻原由,判决不应如此严厉。

著名法学家、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千帆发表《废除死刑,从贾敬龙案开始》一文,认为法院罔顾诸多减罪情节和争议,判处贾敬龙死刑立即执行,是对国家权力的严重滥用。

贾敬龙原来是一个好青年,但是村庄的黑恶政治将他逼成了一个杀人犯。在他将要举办婚礼不到20天前,村长硬是强拆了他精心布置的新房,后来也没有归还本应偿付的补偿款。在备受屈辱、投诉无门的情况下,他愤起杀死了村长,而之后曾要自首,却因被围殴致伤而未成。这一判决不仅不符合刑法的基本精神,而且也违背了尊重生命的中国传统……”

清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劳东燕认为:

就贾敬龙案而言,即使不从废除死刑的角度,按现有的司法政策,也绝不应当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理由至少有以下几点:

1.本案被害人将被告人的新装婚房强拆,导致被告人未能结成婚,对激化矛盾负有直接责任,存在一定的过错。

2.被告人有主动投案的意思与行为,应考虑成立自首,或者至少是存在坦白的法定从轻情节。

3.本案在性质上属于民间矛盾引发的犯罪。

4.本案属于激愤型杀人,区别于一般的动机卑劣的杀人。

5.对本案这样的案件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无法取得良好的预防效果与社会效果。

本案如果核准死刑,势必贻害无穷,它等于是在告诉未来的被告人,在这种情况下,最好多杀几个,反正杀一个就会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这样的后果,难道是我们愿意看到的吗?

华东政法大学刘红博士也在关注此案,她认为:

贾敬龙案一审和二审在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上都存在争议。一些事实和法律问题值得最高人民法院复核死刑时审慎考量:

1、贾敬龙自首构成。

自首的要件是自动投案与如实陈述。本案自动投案构成。一是现有证据表明其有投案的意思与相应的行为:(1)案前“编辑短信称作案后要投案自首”。(2)确实驾车在前往长丰派出所的路上(距案发地骑自行车仅要六分钟)。(3)被抓捕时身上除了手机和射钉枪,未带一分钱(包括银行卡),汽车里只有举报被害人的材料。

二是对于自首情节的证明程度,不应采取排除合理怀疑的标准,该标准只针对控方的有罪主张,而对于自首情节应采取盖然性优势证明标准。因此贾敬龙符合“经查实确实已准备去投案,或者正在投案途中,被公安机关捕获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贾敬龙归案后供认不讳,对定案收集证据有着重要的作用,具有坦白情节。

2、本案属被害人一方有过错,对于矛盾的激化要负直接责任的因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案件。

本案拆迁房建立在贾敬龙与其父共有的宅基地上,贾敬龙具有事实上的产权。他的父亲签署拆迁协议有明显的被逼迫事实存在,可以认定违反本人意愿。被害人在被告人多次托人求情让他在被拆迁房完婚后,依然在被告人27岁生日前6天、拟办婚礼前18天强行拆迁了婚房。事后,拒绝归还本应补偿拆迁的一套商品房和补偿金。案发后,被告人悔罪且愿意赔偿。对此类案件具上述情节的最高院司法解释(1999)明确规定:一般不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随着最高法院死刑核准的裁定,年仅29周的贾敬龙生命倒计时已经开启。

何建华被贾敬龙杀害之后不久,北高营村进行村民选举,何建华之子何志辉当选为北高营村村主任。

该村多名村民表示,何志辉做事低调谨慎,他任村主任一职后,未发生之前的强拆、强征等事件。


图片发自简书App


附一:

   农民贾敬龙的生与死|凤凰原创评论

摘要:贾敬龙真的该死吗?他的主观恶性真的罪无可恕?废除死刑,不该从任何一个个案开始,因为死刑存废涉及到的更多是制度改革问题。

文丨萧锐

来源:凤凰原创评论

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一个死刑判决能在公共领域引发如此大反响了,上一次,或许还是小贩夏俊峰?

2015年2月19日,石家庄市长安区北高营村村党支部书记何建华被射钉枪枪杀,杀人者为该村村民贾敬龙。据媒体消息,在贾敬龙将要举办婚礼不到20天前,村支书何建华带人强拆了他精心布置的新房,后来也没有归还本应偿付的补偿款。石家庄中院和河北高院先后两审终审判决贾敬龙死刑立即执行,2016年8月31日该死刑判决得到最高法核准。日前,贾敬龙的律师收到了死刑核准裁定书。

死刑判决和核准裁定在法学界激起了不同意见,多位法律学者先后发表意见,表示贾敬龙案有法定的从轻原由,判决不应如此严厉。张千帆认为,法院罔顾诸多减罪情节和争议,判处贾敬龙死刑立即执行,是对国家权力的严重滥用,并呼吁“废除死刑,从贾敬龙案开始”。

是什么,让一个安分守己的中国农民,成为了一个杀人犯?对于具体案情的分析,是衡量判决妥当与否的基础。

在本案中,被害人与施害者的角色是模糊且复杂的,村支书生前,对于一个村民的强势和予取予夺之下,贾敬龙无疑是弱者一方,有村民表示,村支书主导的当地征地拆迁,并不是一个和平推进的过程,所谓“你要跟着我走,我就叫你发财;你要不跟着我走,我就把你治死”。村里对没有签字拆迁的住户使用“三停”政策——停水、停电、停发一切福利待遇。在这样的气氛与背景中,贾敬龙的婚房被强拆,强拆过程有着公众熟悉的暴力与非法侵害,婚房被拆,婚期延后,婚约被毁,事后的赔偿谈判。种种不寻常的事件之后,一个杀人犯诞生了。

当然,上述种种对强拆来龙去脉的描述,于贾敬龙故意杀人案而言,更多是背景介绍式的前情,但并非全无意义。正如清华大学副教授劳东燕所言,“本案被害人对激化矛盾有一定的过错”,而且贾敬龙有自首或者至少是坦白的法定从轻情节。在诸多法律学者看来,贾敬龙完全符合当下少杀、慎杀的死刑政策。

死刑犯贾敬龙的案发前遭遇,不仅让诸多法律学者生出其罪可悯的判断,事实上也收获了不少民众的同理心。轰轰烈烈的城镇化运动,人们或许可以看到、感受到所谓日新月异的变化,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宽阔的马路几乎一夜间通车,但在这样一场改变诸多农民生活、命运的高歌猛进中,最被忽略的似乎也是农民自己。

农民贾敬龙的生死,似乎已经再无挽回的余地。在网上,贾敬龙的犯罪情节被拿来与某些高官亲眷的同罪不同判比较。有人不免怀疑,所谓慎用死刑,只是在涉及社会强势人群的相关犯罪类型时,“让一部分人先废除了死刑”。比如现在已经很少能看到高官经济犯罪被判处死刑,哪怕涉案金额已经是天文数字。

法谚说,善良的心是最好的法律,这句话近来还反复被司法系统的高官所引用。所有案件的审理和落判,不仅要经受当下法律的审视,还要无愧裁判者善良的心,这是更高的要求,但又是最低的期待。看似矛盾的社会诉求中,要求司法权力的执掌者,对待一条生命的态度,要符合专业、良知的拷问。

贾敬龙真的该死吗?他的主观恶性真的罪无可恕?废除死刑,不该从任何一个个案开始,因为死刑存废涉及到的更多是制度改革问题。

但从个案出发的死刑观察也容易让人困惑:死刑的存在,为什么好像只针对一部分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附二:

                      贾敬龙案

          最高法院的节操又自碎一地!

作者:北京尚权律师事务所  张雨律师

来源:微博北京刑事律师张雨


惊闻贾敬龙被最高法院核准死刑,不禁感慨万千!

本人办理死刑复核案件多年,深知此类案件核准与否确有很多门道。但一般来说,最高法院核准死刑的案件绝大多数还是公正合理的,但只有一类案件经常例外,就是反抗违法行使公权的案件,而诸如贾敬龙案这种因为反抗强拆而杀死强拆者的案件,自然属于此类。

从近年来媒体报道的同类案件不难看出,只要被告人造成了违法执法者死刑,无一不被判死刑,例如反抗强拆的刘大孬、丁汉忠,反抗城管野蛮执法的小贩夏俊峰,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违法行使公权者杀死了反抗者的,则鲜有死刑,反而还有人因此立功受奖。

记得当年夏俊峰被准执行死刑后的两会上,有记者采访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核准夏俊峰死刑的原因是什么,作为法律名校毕业生、最高法院院长,周强不但没有从法律的角度作出解释,反而大言不惭地说“不杀夏俊峰就会天下大乱”。这就等于向全世界宣布,我们中国的最高法院核准死刑可以不考虑法律,只考虑政治!但周大院长忘了那句欧阳修的名言:自古乱亡之国,必先坏其法制,而后乱从之!不杀夏俊峰不会天下大乱,自坏其法才会天下大乱。而今,夏俊峰的命运又在贾敬龙身上重演!

故意杀人案件不核准死刑有一个重要的衡量标准,就是被害人有重大过错。从网上披露的案情来看,正是被贾敬龙杀死的这名村主任,打碎了贾敬龙所有的人生梦想,将贾敬龙逼上了这条绝路,死者有重大过错无疑,对本案的发生负有重大责任。贾敬龙在报警不管用的情况下,才手刃仇人。而这在法学原理上,还有一个专有名词,叫“私力救济”,特指公权力不作为的情况下,自行解决问题,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脍炙人口的武松斗杀西门庆,当然这是西方资本主义的糟粕,我朝的法律是坚决不承认的!

而以上并不是说贾敬龙的杀人行为应该无罪,根据现行法律他构成故意杀人罪确定无疑,但却罪不至死。作为人民法院,尤其是代表中国法制水平的最高人民法院,本应秉持公平正义之念,惩恶扬善,对贾敬龙的杀人行为作出客观的评价,罪要定,但死者的重大过错也应认定。而在故意杀人案件中,被害人具有重大过错是一个普遍被认可的被告人从宽情节,最高法院也的确多次以被害人存在重大过错为由,对被告人免予核准死刑,这在最高法院公布的指导案件、裁判文书网中公布的不核准裁定书,及最高法院刑庭的某些领导的授课中也曾多次提及,这本应作为一个普遍标准,同样适用于贾敬龙案,对贾敬龙不核准死刑,这才是有担当、持正义的人民法院!

但一直以来,本应坚守的标准却时常不被遵守,法律屡屡不被尊重,也进一步导致整个中国的法院都没有权威,连法官们自己都在抱怨!《史记.商君列传》中说:法之不行,自上犯之。最高法院又一次把节操碎了一地,突破底线核准贾敬龙案,如此带头破坏法制,法治之梦,何其遥远!

-THE END-





图片发自简书App

秉承“专注、专业、极致成就未来”“精益求精,以经典案例铸造品牌”的理念,以做专家型律师为奋斗目标。

执业地域:立足连云港,服务全国,愿意与各地同仁合作办案,实现共赢!

收案标准:只承办经过对案情分析评估后,认为有理有据有辩护空间的刑事案件,以及有胜诉把握和代理价值的疑难复杂民商事争议纠纷。


腾瑞小编提醒:本文信息来源于网络,文章版权仍归作者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友好告知,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无意之错,请海涵。

安徽程达群律师

安徽大学法律硕士,安徽道同律师事务所党支部书记兼刑辩部负责人。办理过大量民事、刑事案件,并担任10多家行政企事业单位法律顾问,拥有相当的法律实务经验。 

咨询QQ:114631311 

手机:180 0559 6656




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 关注账号

点击查看历史消息查看更多精彩法律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