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讲堂】一根钢钉究竟应该多少钱?——北站医院骨科高斯主任如是说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8-17 10:43:5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潘老师导语

    认识高斯医生以后,才恍然大悟:我们的许多股骨头坏死,原来是可以不坏死的。这不仅是一个医学制度命题,更是一个医者价值观命题。但在眼下的医疗环境中,高斯医生们有点孤独。但我相信,这绝对是中国医疗行为规范的方向。尽管有点远。
请看,高斯医生对股骨颈骨折的治疗方案:微创,局麻,出血量少。这些都非常有利于患者的机体恢复:一个月后拔掉钢钉,有利于股骨头的供血,大大减少股骨头坏死的概率;采用国产医保的钢钉,让患者的医疗费用降到最低。
可见,高医生与患者是处在同一个世界的。



“潘老师,你当时打了三根钢钉,材料费是多少?”高医生打断我的沉思。

“8600元,因为是进口的,所以自费。”

“有必要用进口的吗?我的病人,用国产的三根钢钉,费用不到60元,而且是医保的。”

“啊?!不到60元?!”我惊叫。

“19.5元一根,3根不就是不到60元吗?”

……

我开始梳理高医生的治疗方案:微创、局麻、出血量少,这些都非常有利于患者的机体恢复;一个月后拔掉钢钉,有利于股骨头的供血,大大减少股骨头坏死的概率;采用国产医保的钢钉,让患者的医疗费用降到最低。

(摘录自潘肖珏《冰河起舞》“原来股骨头是可以不坏死的”)

◆  ◆  ◆  ◆  ◆ 

相信读过潘老师书的读者,都知晓高斯主任医好潘老师舅妈的故事吧,我最早“认识”高斯主任,也正是通过潘老师的书里所描写的,给我印象深刻的是高斯主任坦坦荡荡地说出了“皇帝的新衣”!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我始终认为,绝大多数的医务工作者都是洁身自好的。只是被现在的大环境裹挟,而身不由己。”高斯主任一开口就是客观的,平和的,透亮的。

高斯主任平和的外表下,却拥有一颗坚持自己原则的强大内心。很多年前就因为坚持为病人着想,能够用钉子的绝不用钢板,能够用国产的就绝不忽悠病人用进口产品。因为没有为医院创收巨大“利润”,也不愿意委屈了跟随自己的团队,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辞职。辞职以后收到了更多三甲医院的邀请,他却始终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坚守着自己作为一名良医的安宁。

而在高斯主任如此大写的人格背后,却又有着极其慈悲的柔软,每次动好手术的那个病人,他总会留出更多的查房时间与病人沟通;每次手术之后,病人总会收到他的礼物……他不是用手术刀在治病,而是用他的全身心,来为患者解除痛苦。因为担任骨科主任医师,他筋疲力尽下班回到家后,还常常会因为急诊或疑难杂症被召回医院。

医者仁心,他说,这原本是每个医生追求的。

不要
迷信“进口”两个字

“医疗费用居高不下,尤其是代谢科,更是能用进口不用国产。这固然有医院方面的原因,却也有着病人家属迷信国外进口的偏见。最后是两败俱伤。”高主任作为业内专家,真诚地坦诚国内的材料真的也不比进口的差,甚至,有些所谓的进口,就是由国内的生产厂家同时注册一个境外公司,贴牌进口而已,而价格却要相差十万八千里。而在医院里行医这么多年,高斯主任怀揣的却是一颗慈悲的心。有一次在医院电梯里听到病人家属在说所有能借的钱都借遍了,恐怕再也无法承担病人的心脏支架费用了,却还是花了最后仅有的十几万选择了进口支架,高主任心痛地忍不住问他们:“那么,你们为什么还要选择进口的呢?为什么不选择国产的或还可以进医保的呢?!”病人家属呢喃地害羞地说,怕乡里乡亲们指指点点啊!


别再
盲目迷信三甲医院

目前,看病难,看三甲医院的专家医生更难,这早已成为上海市民心有恐怖的障碍,却还是纷纷想尽办法涌入三甲医院。高斯主任透露,其实,三甲医院的主任副主任为了一个副高职称,忙于出国,忙于科研,忙于论文,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同样,三甲医院的创收压力大,也是造成了药物、检查、代谢产品居高不下的一个原因。

以骨折处理为例,国外的打石膏固定伤肢还是很常见的,而在我们国内的处理常常是钢板固定,甚至都不用克氏针,因为克氏针预后稍有差池,就容易引起医患纠纷。所以,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现在医生都纷纷选择需要大切口的钢板固定。一块进口钢板动辄十万左右,而且病人痛苦也大,这是高斯主任最为心痛的现实乱相。

……

采访,在高主任的略带山东口音的普通话的亲切叙述中,娓娓道来。看着眼前这位温和得像教授一样的高斯主任,心里却坚毅地坚守着自己“治病救人”的初心,坚决远离市场纷争,带领着自己的团队实践着自己的人生境界,这是需要怎样的一种强大内心的坚守啊!

而采访完高主任,给我的最大收获是高主任见到我后说的第一句话:

       我坚信,更大多数的医生,都是愿意也正努力着做一个“干干净净做人,堂堂正正行医”的仁者。


爱心医生:


(左:爱心医生高斯 右:粉玫瑰记者蒋玉萍)


高斯,上海闸北区北站医院骨科主任,1992年毕业于山东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2000年曾公派出国,赴奥地利学习微创骨科。2年后被上海市政府作为人才引进先后在上海曙光医院、上海曲阳医院、上海铁路医院行医,最擅长的就是骨科微创手术主刀。







粉玫瑰健康丛书出版啦




食疗,是我整个康复过程中

自然疗法的重要一环。

药食同源。选对食疗,饮食照样可以治病。



扭动经络开关犹如启动人体自身的

“药师佛”和“百药库”。

让我们一起来找准穴位,舞动经络,健康养生!



“名医讲堂”栏目是“粉玫瑰”微信公众号的王牌栏目。

该栏目上线1年多来,采访名医逾40位、组稿60余篇。



如果我有个医生朋友,他会在我和亚健康的较量中力挺如如果我有个医生朋友,他会在我拉响健康警报时拉我一把!

如果我有个医生朋友,他会在我“被加班”时助我满血复活!


潘老师十年养生之道的心路历程





若您对小粉本次提供的信息感到满意,不妨给小粉一个赞并分享给您的朋友。小粉在此感谢您!

粉玫瑰关爱女性健康行动原创作品,如需转载请注明版权!

粉玫瑰记者:蒋玉萍





微信号|fmgjkxd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