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后】过去的14天,他们做了一回拯救魔都交通的“超级英雄”!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1-08 16:04:4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昨晚8点,中环内圈沪嘉立交至沪太路主线封闭路段正式恢复通行,标志着因超载货车撞击事故而受损的中环高架抢修工作结束。


从5月23日0点21分事故发生,到6月5日20点受损路段恢复通车,中环线仅用14天就抢通的“上海速度”的背后,是一套完备的应急抢险响应机制和所有抢修人员昼夜奋战、精准施工的努力。





 5.23 抢险
2小时内采集第一手数据


5月22日23点20分,四辆满载预制管桩的超载挂车违法驶上中环。5月23日0点21分,其中一辆超载货车在中环内圈沪太路路口(桩号为ZN834-ZN835)导致该跨钢箱梁倾覆并冲击防撞墙。这辆载有30余根预制管桩的货车总重超过140吨,相当于一架波音747客机。


事故发生后,上百吨的预制管桩全部倾覆在中环线桥梁,部分钢管坠落桥下,造成中环线钢箱梁侧倾及平移,桥面最大高差处约40厘米。


因为事发突然,相关部门对于事情的性质和影响范围一下子难以判断,第一时间赶到的上海建科院检测人员就配合交警和管理部门进行了初步判断,随后交警部门采取了沪太路立交封闭等措施。




“从凌晨1点到3点,只用了2个小时,我们就收集了第一手的数据,对桥的状态有了初步的判断。”建科院土木与机械技术事业部总工程师赵荣欣介绍说,赶到现场的检测人员第一时间到桥面,并通过登高车对梁底支座等关键部位进行了检查。当天凌晨3点,现场召开紧急会议时,这些第一手的数据就成了现场应急抢险的依据。“因为马上6点钟早高峰就要来了,路到底是封还是不封,封多大范围,如果大面积封路相关的诱导方案要在这一两个小时内出来,而对桥的状态的判断就是这些措施的依据。”


在建科院抢险人员检测受损数据的同时,作为上海市级交通应急抢险单位,隧道股份也第一时间派遣两家子公司的近150名专业抢险员,配置了33辆登高车、吊车等特种车辆和应急处置车辆赶赴现场开展抢险作业,首要任务就是清除高架上高危管桩。


23日8点,承担此次抢险清障第一阶段任务的隧道股份路桥集团派遣专业抢险团队驾驶大型设备吊机,将悬挂在高架外侧的断裂水泥管吊运至地面封闭区域,优先排除最大安全隐患,并对桥上散落管桩进行分批吊离。为防止卸载过程中桥面发生回弹造成二次事故,隧道股份清障抢险队伍在梁底采用了千斤顶和垫块的临时加固,形成相对稳定的梁体结构。经过9个小时的连续作业,将全部三十余根管桩基本清理完毕,至当天17点,第一阶段清障工作基本完成。





5.24-25 方案
不到20小时拿出修复方案


24日晚上,路桥集团副总工程师徐桂平接到电话,作为中环抢修任务的技术总负责,他要率领手下的年轻人尽快拿出有操作性的修复方案。


“可以说是临危受命。”徐桂平说,常规做一个项目的方案,编制方案后可以慢慢细化、修改,但中环抢修无法这样做,“时间太紧了,必须拿出来的方案就是具备一定操作性的方案。”


此前,在奋力抢险的同时,路桥集团也从各个项目中调派了精兵强将前往支援,在如此急难险重的任务面前,集结精兵强将的隧道股份路桥集团“中环线抢修青年突击队”已经火线建立!




由于修复方案进行专家评审的时间已经确定为25日下午,留给徐桂平和年轻突击队员的时间很短。“根本容不得你想太多,只能是觉得哪个方案更成熟、更适用性强就上哪个。其他方案脑子里也转过,但没有时间每个方案都做得很细,然后集成化从成本、质量、工程、进度等各方面进行对比。”


综合考虑之后,最终,徐桂平和手下的年轻技术人员认为,设置反力架、把钢箱梁顶托起来的方案相对比较成熟。“原则定下来之后,就是整个反力架结构的建立,以及承载力、稳定性的验算,都是当场建模,然后软件分析,不行就重新再来。”徐桂平说,最终,用了不到20个小时,修复方案“出炉”。


25日下午,修复方案在专家评审中一次通过。方案定了,评审通过了,徐桂平和年轻技术人员又用了一个通宵对方案进行了细化,接下来就要转到外场了,检验方案的时刻到了。25日晚,作为郊环线大修项目经理的谢钦官被紧急抽调到中环抢修现场,在此后的修复施工中,他被任命为中环线抢修青年突击队队长。




5.26-27 速度
72小时撑起“擎天柱”


26日一大早,徐桂平在路桥的微信群里喊了一句:所有年轻兄弟们,你们准备好大干一场了吗?这一简单的动员,得到了群里所有年轻人的响应,“所有人第一时间都赶到了现场。”徐桂平动容地说。


为了保障受损高架桥的安全,根据修复方案,首先需要在承台上架设钢管支撑梁体,“撑起”上千吨的大型高架箱梁,使其恢复平衡,为后续顶升平台施工打下基础。


30岁的严凯在现场负责设备和材料的调配,由于运载支撑材料的大型车辆进场作业必须在夜间进行,因此对现场时间把控要求非常高。26日上午,修复团队对承台尺寸及承台至梁底高度等关键数据进行了全面复核;同时紧锣密鼓地开展支撑架的深化设计和基础处理、现场测量方案的策划和实施。每一项工序都精准地“掐”到分秒。




5月27日凌晨0点,隧道股份物资公司紧急调配的第一批15方C60高强快硬性混凝土运抵现场,此后钢结构支撑柱也分批运抵修复工程现场;凌晨5点15分,东侧立柱承台上第一根钢支撑竖起,标志着桥梁的加固复位工作正式启动。


“第一根钢支撑竖起来的时候,大家都欢呼:终于竖起来了!”严凯说,按照常规做法,钢支撑可以一节一节拼装,但因为时间紧,大家没有任何犹豫就决定整根吊装,“整根吊肯定是有难度的,除了上面不能碰外,钢支撑两两之间的距离也就只有10公分,吊的过程还是很惊险。”最终,抢修人员仅用了72小时就将12根高约18米、重约50吨的“擎天柱”安装到位




6.2-3 关键
28个步骤完成顶升平移


中环事故造成了桩号为ZN834-ZN835立柱间的钢箱梁发生侧倾移位,中环桥面出现约40厘米的高差,同时还有一定的水平位移。要完成修复,就必须要通过顶升平移“消除”这40厘米的高差和水平位移,让梁体上下左右都对齐。


前期各项准备工作完成后,6月2日晚上,中环抢修进入到了梁体顶升的关键阶段。为了这个关键的操作,抢修技术人员准备了一个通宵,实际操作又进行了一个通宵。


“顶升平移本身就是存在一定难度和风险的。”徐桂平说,顶升平移的过程分成了顶升和平移两大工况,每个工况里又细分了若干个步骤,“一共细分了28个步骤,是按一个个动作去指令的。”


尽管各项工作已经细化,但直到6月2日晚上技术人员还在纠结一些细小的动作。“晚上9点多,虽然之前已经在办公室完成交底了,但现场又进行了一次交底,所有年轻人围成一圈,每个人手上一张单子,一步步细化每一个步骤,那种紧迫的感觉就像是要上战场一样。”徐桂平说到这里有些动容。




徐桂平告诉青年报记者,对于顶升的风险,每个人都想到过,但在前期各种努力后走到了这一步,就要尽最大努力保证风险不会发生,“他们这些年轻人压力确实挺大的,尤其是蔡辉,我让他在西侧平台,如果真的有事的话,他那里是最不确定的。”而顶升过程中,蔡辉所在的西侧平台也确实有一些小的不确定因素发生,“所以他的心情可想而知的,我都非常理解他们的。”徐桂平说道。


6月3日0点,顶升作业正式开始。为了保证顶升过程顺利进行,施工人员严格控制速度,“最慢的时候每分钟爬升1毫米,后面顺了速度才加快了一点。”而整个顶升过程中一个步骤最大的顶升量只有3厘米。


经过4个小时的缓慢抬升,6月3日凌晨4点,梁体倾斜度基本恢复,高差消除;早上9点15分,梁体恢复水平状态,平移工作完成。此时,所有人悬着的一颗心才终于放下。“当时就觉得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徐桂平笑着说。




6.5 交卷
高考前封闭路段恢复通车


最关键的顶升平移两大步骤顺利完成后,后续的抢修工作“一日千里”。6月3日22点,经过286小时的彻夜抢修,中环事故中受损的桥梁球钢支座顺利移除,新的球钢支座“植入桥体”,开始发挥“撑起”中环高架的重任。


“根据原来的球钢支座的型号和下垫板,我们进行了详细的测量,安装时确保精度控制,保证四个支座和梁体紧贴,让梁体均匀受力。”路桥集团现场技术负责人说,在支座安放完毕、完成落梁后,抢修团队又对桥面的轴线和标高进行了精确测量,确保了支座的更换精度。



而随着桥体管道贯通,桥面路灯在雨夜中的申城再次点亮中环,中环修复工程也全面进入桥面修复阶段。6月4日,承担维修工程的隧道股份市政养护施工队伍和大型机具设备材料经现场各工种科学统筹,迅速投入施工作业。路面铣刨结束后,进行了钢桥面除锈等路面摊铺前的准备工作,并完成了桥面沥青摊铺和型钢伸缩缝安装工作。昨天白天,又抓紧完成了标志标线等附属工程,做好了开通前的准备。


根据加密检测数据显示,钢梁姿态恢复良好。经过市路政局与市交警部门的联合商定,昨20点开放中环高架内圈主线沪嘉立交至沪太路区段的交通,同步压缩地面封道范围,最大程度地还路于民,为即将到来的高考创造良好的道路通行条件。



5.23-6.5 
呆在抢修现场“冷落”孕妻


在中环线抢修的14天中,很多市民深夜经过抢修现场时,都能看到抢修人员在灯火通明的现场忙碌工作着,而十多天来抢修人员的辛苦程度也确实超出很多人的想象。


严凯的太太目前已怀有8个月的身孕,预产期就在7月底,在这个需要家人陪伴的特殊时期,严凯却因为中环抢修任务在现场一待就是十来天,其间没能回过一趟家。“忙的时候连睡觉都顾不上更别提回家了,实在累得不行了就到旁边的休息室睡两三个小时。”


6月4日青年报记者在抢修现场采访时,连续十多天扑在现场的严凯满脸疲惫,嗓子都是哑的,“现在摸到床我就能睡着。”他笑着说。



和严凯一样,蔡辉也是自5月26日起一直没回过家,想到5岁的儿子,这位年轻的父亲眼圈有些泛红:“已经十多天没见他了,因为忙起来也顾不上打电话,所以电话也没和他通过。”


而从郊环线大修项目紧急抽调来的谢钦官,在梁体顶升平移的关键步骤完成后,6月4日已经重新回到了郊环线大修现场,“本身这边事情就比较多,十几天不在,堆了好多事情,要赶紧回来处理。”


除了路桥集团的抢修人员,中环线事故发生后,建科院的监测人员也驻扎现场实施24小时不间断监测。而通车后,监测人员还将对维修效果继续跟踪观测,“可能还会持续观测几个月。”


路抢修通了,许多市民也会记得曾经飘扬在抢修现场的青年突击队队旗,他们是隧道股份“中环抢修青年突击队”“上海建科桥隧先锋青年突击队”。这旗体现了国企青年的责任担当,队员们也对得起青年突击队的光荣称号。



严凯、蔡辉他们也相信,在城市安全有序运行的重要时刻,在市民需要他们的时候,总能见到这样的旗帜。


据悉,按照市国资委党委和团市委的有关要求,新成立的市国资委团工委已经在系统内启动了“汇聚青春正能量,改革同行十三五”的建功行动,每年他们将有1500支青年突击队,600个青年文明号,200个青年安全生产示范岗,为我们这座城市安全有序运行和改革发展服务。



责任编辑:唐昱霄

部分照片来自施培琦


长按二维码,一键加关注“青春上海”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