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界 别“武汉,挺住!”了,让祖国真正勃起吧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7-11 16:51:4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稻听胡说,真诚,原创,欢迎关注!


这是一个最懂得“消费苦难”的民族,每次巨大灾难都成了举国上下“凝聚共识”、提升“正能量”的“美好契机”,“多难兴邦”即成我们常常服用的“摇头丸”;这是一个最懂得“团结协作”的民族,我们向来不允许那些无助的受灾者在“万众一心、共克时艰”之时表达他们的哭泣、愤怒与遭受的损害与不公,因此灾难面前到处一片“安定祥和”、“无私奉献”的美丽景象;这也是一个最懂得“仰望”与“感恩”的民族,一旦灾难降临我们即对即对政府翘首以盼、感恩戴德,领导现场指挥、官兵日夜奋战,无不让我们涕泪满面,如丧考妣……

 

“武汉,挺住!”“武汉,不哭!”“武汉,我们与你在一起!”——“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滚滚洪灾面前我们再一次看到了“演员不同”但“情节类似”的“灾难真人秀”正在上演——

 

“天灾”洪水突然降临,民众生命财产遭受巨大冲击,上级部门迅速反应、指示,高层领导现场指挥、慰问、提振士气,各路官兵不顾安危、夜以继日英勇抗灾,“这是一座英雄城市,永远不会被打败”,进而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受灾民众得到妥善救助、安置,他们满脸堆笑、无比幸福,政府后续对有关部门负责人严加查处,或是调离岗位,或是降级处分,或是追究刑事责任——这充分展现了政府“对人民负责”、“为人民服务”的政治本色——接下来的高考“文科综合”试卷里多了一道压轴题目:“请用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的观点分析‘武汉抗洪精神’。”

 

谁能告诉“我”这个三峡库区“移民考生”,如何回答这道沉甸甸的“政治题”?

 

想当初,无数“良心专家”斩钉截铁地说,三峡大坝将使“百年一遇的洪水永远成为历史”;想当初,无数“人民代表”“为了子孙后代的利益”在人民大会堂“庄严而神圣”地按下了“赞成”修建“三峡大坝”的表决键;想当初,政府“温情脉脉”地“请”我们“以大局为重”,父老乡亲个个泣不成声、痛不欲生,不得不背井离乡,从此告别了世代居住的桑梓地,在陌生而冷漠的异乡整日以泪洗面,遥望早已沉入水底的先祖坟冢、亲友牌位;后来,你们又在新闻联播里又看到了我们“移民生活”的“欣欣向荣”、“幸福安康”,看到了我们泪眼花花地对政府“献上”了膝盖。

 
谁会记得这些移民的眼泪、哭泣、乡愁?


但是,今天洪水依旧来了,今天洪水还是来了,来的这般“意外”、“始料不及”!——越是“突然”、“出人意外”,才越能彰显政府领导的救灾行动的及时、伟大。

 

此时,我们所有的人,依旧像过去一样信心满满,依旧像过去一样唱歌英雄主义的赞歌,依旧像过去一样高呼着“总理万岁!”“人民子弟兵万岁!”“加油,英雄的湖北人民!”——其实,“总理真的挺累的”,偌大国家,每有天灾人祸发生,就得前往坐镇指挥,我们还让不让总理过日子了;官兵也够无辜呢,年纪轻轻,就得为诸多“人祸”献上宝贵性命,或是在天津爆炸现场葬身火海,或是被洪水里的豆腐渣工程碾成碎片;受灾人民也是有苦说不出、不让说、不敢说,一旦开口即被谴责“缺乏大局意识”,甚至被有关当局以“危害社会秩序与稳定”为由予以关押——然而,我们却还在为他们点赞、鼓劲,真是缺心眼呢。

 

是的,这样的剧情我们太熟悉了,以致我们每一个人足以获得“灾难剧情片”最佳演员——面对灾难,我们无从、也不会辨别何为何为天灾、何为人祸,而是沉陷于公权掌控的媒体提供的“富有人情味”的信息里,因此开始一个劲地呐喊、加油、歌功颂德;我们的思维与情感全部被公权所构建的宏大叙事所掌控,完全聚焦并陶醉于“抗洪救灾”的“国家行动”里,而忘了去倾听那些具体的、软弱的受灾者的呼喊、愤怒与诉求;我们不仅自己不愤怒、不思考、不反叛,并且还抵制与压制那些心有爱意者对灾难真实原因的坚韧思考、追问与求证,于是真相被淹没、事实被掩盖。

 

其实,每一次灾难,无论是天灾还是人祸,它所造成的严重后果,都与你我的愚昧、盲从与不思考紧密相关——

 

当我们不再追问、反思灾难何以发生,而仅仅是匍匐着歌颂政府的伟大、光荣与正确,那些致使灾难发生的“人为因素”就会被忽视、淹没,它们或是有关国家标准的落后,或是用于基础设施建设的公共财政挪作他用,或是工程招标、建设、勘验等各个环节的胡乱作为;一有灾难我们即本能地大口一张送出廉价的“祝福”、“祈祷”,却忘了去聆听并声援那些遭受伤害的活生生的个体的呐喊与诉求——这低成本的“善意”某种意义上即是在助长公权的胡作非为,将来一旦类似伤害降临你我头上,你我也就会呼求无门了,因为“无思考的善意”往往比“真实的冷漠”更能滋生公权的骄纵与蛮横。

 

汶川地震时我们挥舞拳头呼喊“四川,雄起!”天津爆炸时我们眼眶湿润地赞叹“这是最美的逆行!”今天,武汉洪灾时,我们再一次延续了过去的“良好作风”,又是振臂高呼“武汉,挺住!”然而,这浓浓的、“真挚”的“善良”与“同情的理解”,并未真正增进这个国度防范灾难的意识与能力——汶川地震后,紧急避难等类似教育并未推广;天津爆炸后,公开、公正、独立的问责机制未能建立;同样,热热闹闹的“抗洪救灾”过后,该升官的升官,该授勋的授勋,而受灾民众国家赔偿机制的构建空空如也。我们学会了消费灾难、遗忘灾难,却未能通过灾难看见我们自身的骄傲、警惕公权的任性。



谁来安慰、补偿这些无辜孩子的父母?


真正说来,防范与应对灾难的最有效且可持续的路径,是“公民社会”的建立与成熟——在公民社会,公权受到严格约束、监督,断不敢任意上马破坏生态、引发灾难的荒谬工程;每个公民的生命、财产与尊严得到充分尊重,也易于形成“自下而上”的对灾难的防范体系与救助能力;民众享有充分的选择自由、言论自由、表达自由,他们强大到足以对抗公权的蛮横与任性,从而减少、追问及揭露灾难产生的所有可能原因,并让“违法乱纪者”得到惩罚、心存敬畏。即是说,公民社会里灾难的防范与救助,少了大而无当的“自我催眠”与“群体歌颂”,多了真实具体的“直面问题”与“杜绝再犯”。


一有灾难,你我这些“不思考”与“无精神”的愚民,便习惯性地高喊“挺住!”“雄起!”可是,这个古老国度何时才能真正持久地勃起——在灾难时刻也能让一切信息自由流动、让每一个受灾民众的“尊严”与“诉求”高于政府的“伟大”与“正确”?当你我开始真正懂得独立思考、警惕公权时,这个民族在灾难时分能真正坚挺地勃起也就有望了!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