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篇:钢强、钢筋与混凝土的那些事儿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1-23 08:20:5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白沙湾玫瑰园三期——云顶墅大作呈现

松兰山间,云雾缭绕,云顶墅里,享受人生

身是菩提树,已非凡草木。

一览众山小

一半是东海

一半是兰山


田园风光无限好

摄影师:程楠

钢强、钢筋与混凝土的故事

一条园路的诞生,离不开工人们的施工作业

离不开施工员的放样、监督和复核标高

泵送混凝土浇筑ing

人工推车浇筑ing

浇筑完成(美丽的圆弧由我与狗哥绘制)

9月13日双台风肆虐,总包下通知要求各单位做好台风防范措施,象山是个沿海县城,稍有大风大雨,对周边居民都有影响,

当时走在工地上时不时抬头望着云团,

黑压压的一片,非常恐怖。

当然,台风来临前的晚霞是异常美丽的!

拿着水准尺,好似治水大禹,势必要将雨水治住,好让工程继续进行。

放眼望去,造园师的作品已出雏形,期待大作完成之日!

章节11  来自远方的情歌门票

“这次我又担心到天亮 

现在你靠在谁身旁
窗外透进来的光
照得心发慌
熬过了失眠的晚上…”——张信哲《说谎》

“10月情歌王子张信哲要来开演唱会,我想买两张演唱会门票,圆了她一直的梦想。”

陈眔先生在我们的微信组里说。
“买给她嘛?我想买周杰伦的呢,他的晴天,蜗牛,陪我度过那最迷茫徘徊的时光。”
我回复。
隔着屏幕,并未知正在宁波发展的陈眔先生心情如何,我是否能从远方寄给他一张情歌门票。也不知道他跟交往很多年的女友怎么样了。

只知道最近的近况不太理想,想圆她的梦都可能有点难以实现。

难道因为长大各自的梦想而放弃努力经营多年的情感?那太有十万个舍不得了吧。
感情在需要时异常顽强,在不需要时异常脆弱。
丁简,你最近过的还好吗?翻阅着厚重的专业考习题册,在灯火通明的高三晚自习教室里,安静的连一支笔掉落在地的声音,都能听的清清楚楚。我想着坐在普高教室里,同个时间都在自习的丁简。

纵然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纵然内心有千万种诗人情怀,快乐还是忧伤,都不能够像火山喷发时那样暴露无疑来。
有形空间的无形压力,为梦想的执着。在我心里对以后能够上哪个大学,都没有一定的底气。只能说一句,船到桥头自然直,瓜熟蒂落水到渠成。周围留校在晚自习的同学,也只有在下课时发挥出他们活泼好动的性格,在自习时都全神贯注,将自身注意力全部投入在题海跟背重点里。
临近的提前专业考,只剩下没有几天的时间。班中的学习氛围出奇的比往常还要浓厚,每个人都在为自已的梦想努力着。我仿佛站在第三者的角度观看他们,认为以后我们都会成为形形色色各行各业最杰出的人才,但到最后只沦落成不为社会拖后腿的蛀虫。

“林易,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身后的豪杰,拍拍思绪神游在外的我说。
“还好吧,从头到尾的背了两本书,还剩下一本。以前都学过,不知道还记不记得,发现最近记性都变差了。”
我回过神回复。
“一起加油啊!这次去杭州,就当是个旅游,顺便看看以后自已的大学是不是也是这样。”
豪杰带着憧憬向往的神色说。
不知是不是冥冥中的定数,当豪杰说出这番话后的几个月,高考成绩出来填录取志愿后,他真鬼使神差的考上这所学校。而我,竟然对此无言以对,不知是祝福还是说运气好。

努力三年,精彩一生。学到累时,抬头看看正挂在墙上的时钟,捏了捏剩下没背过的页数,总觉得时间不够用。黑夜笼罩整个天空,路灯下背上繁重书包的我,若有所思的回忆一天背诵重点和刷的题库。
哪里有错的地方,这个该怎么解答,仿佛贯穿了我那几天。
“班长,有没有空出来聚聚,打个双扣?”
     宏杰同学发来一条联络感情的消息。
     “最近在忙高考,没空打牌。”
     我苦笑的回复。对这敢写“你愿意做我孙子的奶奶吗”情话的宏杰同学,也是十分无奈。尤其在高一高二整天无所事事,跟流氓混混那般没事情做的日子里。每个双休日必须要做的事情就是,找个能够做一下午的奶茶店或者甜品店。然后叫上班里的几个狐朋狗友一起聚众赌博,玩的不是很大,就几块钱。
     好似能够赢小钱,赢不了大钱的我,总是在压出十块以上数字的时候。心一嘘,手一搓,吐口痰,牌一翻,钱一输。不过在那时候,余钱不多比较拮据的时候,十块也是个非常大的数字。
     但赌瘾上来也是管不了那么多。还记得那一幕,宏杰同学一副迷之微笑,蔑视的目光,再勾一勾手指挑衅你。
      “压二十!”
       被挑衅的我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的压了一把大的。
       “你几点?”坐庄的宏杰问。
        “9点。”
     “我豹子,钱拿来吧,哈哈!”宏杰帅气的一甩牌,收掉桌上的钱。我们的游戏规则是两张牌比大小,同样的最大,从1到10的数字,两张数凑成10就是最小,9为大,同样数字为豹子最大。
      输钱的几个班里称兄道弟的哥们,只能够干瞪眼,暗暗发誓下把一定要赢回来。结果总不是那么理想,赌博这个东西好像很让人着迷,越想赢越赢不了,越是玩玩心态越能赢。

不知道有多少人为此破产,多少人为此发家致富。风水轮流转,明年到我家。很多年后,不沾了此恶习,只当是个娱乐。虽然碰面时还会就跟宏杰几个人玩一下,但基本是不玩。
     “丁简,我过几天要去杭州考试,你现在复习的怎么样?在普高待的还好吗?”
      深夜回到家,坐在台灯下发出一段话给她。
     “还好了,你怎么还不睡?”
躺在寝室床上,整理完书籍的丁简,正打开手机回复我。
     “找你聊聊,问问你最近过的好不好。”
不懂说甜言蜜语的我讲。
      “也就这样,日子总要过的,复习还行普高的东西蛮多,不多说了,我再看会书你早点睡。”
     丁简回。
      “好,早点睡晚安,注意身体,不要太劳累,我会心疼。”
默默打完最后一句话,关上手机。在丁简的心里我到底属于是怎么样的人?有怎样的位置,介于朋友跟亲密朋友之间么。

很喜欢却又不够格,或许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优缺点,我又担心你到天亮,失眠辗转反侧。年少用好几年的时间,喜欢一个女生,是多么异常坚定。
后来的后来,遇到了形形色色的女生,心也越来越麻木,远没有那时候喜欢你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为你哭,为你笑,为你做我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

简单的喜欢。
陈眔先生在深夜发来一段话:
在你之前,我没有一件像样的心事,在你之后,我没有拿得出手的痛苦。男人总会深陷在温柔乡无法自拔,我还是为未来努力拼搏,给你更好的以后。不愿你为我颠沛流离此生。”

故事还有,本周日见!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