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铁钉价格销售中心

客家话的语言智慧——客家歇后语600条

大客家网2018-04-11 13:08:03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本文标题下方的蓝色细字“大客家网”再点击“关注”,这样您就可以每天免费收到文章了。完全系免费滴,请放心关注!


阿六伯个手路——惯哩(本谓劣习不改,另有典故)

阿婆打酒阿公食——老打老实(谐老实)

阿婆嫁孙女——无主无意(借意)

阿喜子打爷子——抓硬哩个(指抓定主意,另有典故)

坳上个伯公——两头食得(喻八面玲珑之人,另有典故)

八股落甑——蒸斯文(谐真斯文,双关)

阿哥打屁——兄气(谐“汹气”)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比喻,各显所长)

巴掌生毛——老手(借喻老当,有经验)

白布落缸——贪蓝(蓝谐婪,双关)

白纸糊窗——无个字(以字谐事,双关)

白纸写字——无纸格(谐无阻隔,双关)

百篮装湖鳅——走个走来溜个溜(借意)

板盖无梁——难上手(借意)

粄帕上尘——无面见(此面,指面粉类,双关)

半壁开窗——眼光(眼光,谐窗眼之光)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唔曾想到(借喻,意外也)

半条蛤蟆——见天无摸栏柬阔(喻见识不多之人)

半夜(宰)猪签到膈——刀心肝(借意)

半夜出世——亥人(亥,指亥时,谐害,双关)

半夜鸡啼——唔知丑(半夜应是子时,公鸡是丑时才必啼)

半夜上云——黑天(喻环境突变)

报纸拿来做衫着——枉连(连,谐连,双关)

报纸做衫着——满身净字(以字谐事,双关)

北风吹雪——寒对寒(喻双方身世一样)

背囊上野(抓)痒——到爪(谐倒找,倒垫钱)

背手穿针——无眼看(借意)

鼻水流落喙——颏食(颏,谐该,双关)

壁上画马——闲骑(真奇,双关)

壁上挽灯草——挂芯(芯,谐心双关)

扁柴烧火——炭地圆(谐叹无缘,双关)

裱糊店里个旷蛀虫——食画蛇添足(食画,谐实话,双关)

伯公打脉——定神(此神谓精神)

伯公打屁——神气

伯公打眼拐——看神情(谐音借意)

伯公生须——老神(神谐成,双关)

跛脚公王——废神(谐费神,双关)

裁尺量衫——知分寸(借意,喻人懂事)

茶油煮豆腐——皮热心冷(比喻)

拆撇庵庙——废神(谐费神,双关)

潮州伯公——学老神(谐学老成,双关)

潮州老蟹——多膏料(膏料,指人民才学)

城隍庙里个老鼠——听得经卷多(借意)

城隍庙里个蚊子(啮鬼(“啮鬼”喻为吝啬)

城隍庙里开歇店——虽然无鬼得人惊(比喻)

城隍庙前个楣杆——光棍一条(谓光棍一人)

程咬金上阵——三下斧头花

虫咬“辣檫”——坏柿(柿,谐事,双关)

虫咬竹笋——想坏哩(竹笋节亦称“想”,此谓思念伤心)

臭婊子竖牌坊——又爱风流又爱名(喻做丑事又求名誉)

臭风咸菜——自说(比喻“自秤”)

臭肉煎油——假清香(比喻)

穿笃铜锣——走音(比喻变心)

船上跑马——无路可走(比喻)

打米问仙——同鬼讲(指巫婆“转童”跟死人讲话,借意)

打虾公教(换)烟食——水里来火里去(比喻)

大姑娘做媒人——有喙说别人,无喙说自家(借意)

大海捞针——唔知何处下手(借意)

大老板着烂衫——装穷

大婆打米小婆煮——妻量又妻量(谐凄凉双关)

大洋行浸大水——通货膨胀

大园种菜——难围(以围谐为,双关)

大字无横——人字好(字,谐事,双关)

担竿头上挽佛子——担神(神谐承,双关)

单眼子看告示——一目了然(借喻)

单重马褂——无里(里,谐理,双关)

蛋糕摔落地——一塌糊涂

刀嫲生鲁——铁坏(以铁谐忒,双关)

刀破柜头——分箱(谐振分详,明白,双关)

刀切豆腐——两面光(比喻两面派)

刀切瓮菜——两头空(比喻)

灯草落靛——染在心(染,谐念,双关

灯草破片——开芯(芯,谐心,双关)

灯草铺路——尽芯行(以芯谐心,双关)

灯草织布——枉费心机(芯谐心,双关)

灯草做门板——出入都关心

灯草做牙签——口硬心软(借意)

灯芯做缆——唔耐邦(喻不能持久)

灯盏无油——火烧心(枉费心)

点火烧山——爱照屻(照屻谐照应)

碟子种葱——园份浅(谐振缘分,双关)

钉屐用钻子——加料工夫(比喻)

丢掉文书——失了字(字,谐字,双关,失事也)

栋梁探过三间屋——长桁(桁,谐行,双关)

豆腐上板——面大哩——喻面子大了)

豆薣炒咸菜——不青不白

督目睡碰到枕头——正好(喻碰巧得福)

短颈鬼打扮——死爱面子(借意)

对联断节——坏大字(以字谐事,双关)

碓臼准狮头打——东(顶)个辛苦,看个难捱(比喻)

钝刀切菜——望缸帮——缸帮,相帮民)

多指猜拳——出六(喻出丑)

屙尿抓咸菜——带搭(借意)

屙屎射竹壳——听声(比喻)

饿狗赶飞鸟——妄想(借喻)

番豆掰壳——还有衣(衣,谐医,双关)

饭汤焖芋头——糊里糊涂(借喻)

饭汤洗面——唔知馐(馐,谐羞,双关)

饭汤洗衫——浆袖(谐将就)

饭甑肚里放八字——命都气死哩(八字即上庚帖,故称命)

饭甑肚里放灯草——蒸心(谐真心,双关)

饭甑肚里放佛子——蒸神(揩真诚,双关)


饭甑脱底——两头空(喻两头落空)

饭甑无盖——气冲天(喻“火气冲天”,双关)

放纸鹞比高——赛个风流

风车肚里睡目——搅倒涯(以风车搅风,比喻害别人)

风吹茅草——无依无靠(比喻)

妇人家打架——挷(拔)毛

甘蔗蘸糖——甜对甜(喻双方幸福一样)

柑子生虫——桔坏哩(桔,谐激,双关)

杆缚蛤蟆——气难消(借意)

秆扎鸡肠——难解(喻难理解也)

高山上打鼓——鸣声远扬(鸣声,谐名声)

隔海渡船——撑唔兼(谓难靠岸,意为不易成全也)

隔年个通书——无用处(借意)

隔山逗牛——难哎(哎谐捱,难堪也)

隔夜个油炸鬼——“嗒犁”(“油炸鬼”指“油条”,谓没精打采)

狗打老鼠——多管闲事(借意)

狗打老鼠——有功无劳(或说有劳无功)

狗食糯米——无变(借意)

狗相打——争屎食(比喻人争不义之财)

古井肚里谈恋爱——深情(比喻)

古井烧香——暗出烟(烟谐冤,双关)

谷沉底——假精(比喻)

谷倒落风车斗——风流过哩人看轻(比喻)

观音菩萨——年年十八(借意)

棺材肚里的老鼠——食死人(喻人不中用)

棺材肚里个蚊子——吵死人(又说“叼鬼”)

棺材肚里锯弦子——死也爱乐(比喻)

棺材肚里烧纸宝——热死人(比喻)

棺材里伸手——死都要钱(谓死要钱的人)

棺材也系树做个——样子难看(比喻)

滚水泡茶——开心(以茶喻人)

锅头打撇——涯无煮(煮,谐主,意为无主意,双关)

锅头里洗脚——企生(企生,谐欺生,双关)

锅头煮冰块——水火火相容

海底纺棉——情义深(比喻)

寒天拨扇子——追假热情(借意)

汉高祖斩白蛇——一刀两断(喻果断除恶)

核卵上帮刀——险肾(核卵指睾丸,险肾,谐险胜,又指危险,双关)

红棉牌单车——便宜好用载重耐用

猴哥戴帽又穿袍——到底不像人样(喻衣冠禽兽)

猴哥吊颈——嫌命长(比喻)

后土对墓——坟对坟(坟,谐晕,双关)

湖蜞相打——喙驳喙(“湖蜞”即“蚂蟥”喻好吵好斗者)

花篮无耳——哪里叉(叉,谐差双关)

花针落海——难寻(比喻)

怀胎十月——大肚(以肚谐赌。双关)

皇帝女——唔愁嫁(以嫁谐价,双关)

皇帝相打——争天(比喻,皇帝争天下,实意为“天壤之别”)

黄彻(螳螂)送饭——唔知臊(此臊,喻“情况”)

黄豆打荚——取尾齐(谓只求以后好)

黄连树做三弦——苦中有乐(黄连是苦的,比喻)

会使厘戥——识得重轻(借意,喻人懂事)

火烧“流年”——收老命(流年,是算定一生的命书)


火烧对联——坏字(字谐事,双关)

火烧眉毛——眼前急(急在眼前,燃眉之急也)

火烧棉茧——断情

火烧南蛇——会出脚(喻会暴露真相)

火烧通书——无日子(无时间了)

火烧学堂——书净哩(书谐输,双关)

火烧猪头——熟面(谓面熟也)

火烧竹筒——直爆(谐直报,双关)

火炙虾公——受烟受屈(烟,谐冤,双关)

火砖捞瓦——共窑货(喻同样货色)

鸡公带仔——赚竭(借喻)

鸡公戴帽子——冠上加冠(冠,谐官,双关)

鸡公髻——外来肉(比喻)

鸡公相打——唔退脚(喻有进无退)

鸡卵碰石头——不自量力(比喻)

鸡子用猪刀——小题大做(喻人不善处事)

急水钓鱼——难上钓(喻难合意,事难成也)

急水莳田——唔对行(喻不内行)

嫁妹子又娶薪臼——做重盘细

监生中举——先捐后取(谐先奸后娶,双关)

箭射飞鹅——铁精雕(以铁谐忒,喻太过精刁,双关)

姜太公封神——愿者上钓(谓心甘情愿者来)

脚踏钩镰——会膘刀(膘即蹦,俗谓急得无法)

脚踏犁头——企生(企生,谐欺生,双关)

叫花子着西装——穷光蛋装阔佬

街头上个告示——众所周知(比喻)

借人粄帕——别人筛(喻难理解也)

金丝猫公——唔怕鼠(鼠谐丑,双关)

尽做横屋——无个厅(厅,谐听,指讲话没人听)

井里撑船——难开篙(篙,谐交,难办,双关)

警匪电视剧——打生打死

净食饺肉——无面皮(谓没面子)

考虑打猫——恩将仇报(比喻)

空棺材出葬——木中无人(木,谐目,双关)

空壳“辣察”——无心柿(柿,谐事,双关)

孔夫子个手帕——包书(以书谐输,双关)

孔明归仙——无亮(以亮谐量,孔明即诸葛亮)

孔子衣箱——肚里书(谐赌哩输,双关)

口含灯草——食心(食谐实,双关)

口食甘蔗——节节甜(喻越来越好)

枯木架桥——唔久行(以行谐人情之交往)

筷子夹骨头——光棍对光棍(喻两个都是光棍)

筷子拿来倒头使——箸差哩(箸,谐住,双关)

筷子做牙签——大材小用(比喻)

喇叭断管——系坏笛(坏笛,俗谓坏事)

腊蔗伸尾——多一想(蔗,一节为一想,谐音双关)

蜡烛点火——一条芯(以芯谐心,双关)

瘌痢头——难剃(喻棘手事难办)

拦河做电站——江水倒流

烂灯笼——吊框(谐吊腔,双关)

烂屋上灰——假排场(比喻)

烂烟筒——喇唰(唰,意为答)

老公拨扇——妻凉(谐“凄凉”)

老妓嫲传奇——风流韵事

老妓骂婊子——姊妹货(谓同是下贱人)

老将着袍——唔使套(以套谐道,不用说也,双关)

老婆个娘家——外氏(谐碍事,双关)

老式鞋——大踭(谐太争,意为太差了)

老鼠“驳家”遇到猫——因为风流命收哩(比喻)

老鼠跌落糠箩头——一声欢喜一场愁(比喻)

老鼠入风箱——两头受气(比喻)

老鼠上钩——自称(喻“自称”)

老鼠游桁——慢上梁(双关,上梁谐商量)


老蟹吊颈——无头笛(笛,上声,即缚,比喻无头绪)

老猪嫲——唔敢结(以结,谐[奄]猪之结,谐决,双关)

老猪嫲——有胎(胎,谐“推”,推辞也,双关)

簕树上摘花——难下手(比喻)

雷公相打——争天(亦比喻,争得远)

檑槌撑碓——无杈(杈,谐差,双关)

冷锅炒豆——未必(豆未炒爆也,双关)

冷锅蒸饭——无来气(谐“无来去”,意“无来往”,双关)

冷炉打铁——放掂来(掂,俗谓慢)

冷棚芋子——无菇(无菇,谐无辜,双关)

冷水泡茶——无味道(比喻)

犁壁耳——系生器(谐生气,双关)

利刀落肚——割心肝(喻心如刀绞也)

笠麻(帽)穿笃——有出头(喻有出息,能出人头地)

梁山伯好汉——不打不成兄弟(喻不打不相识也)

梁山伯好汉——无个好下场。

两个人拉锯——有来有去(谓互有来往)

两节伯公——脱神(谐精神的神)

两人共把扇——会争风(争风,谓争恋人,此借喻)

临老学鸣笛——无个气脉(喻没那精神)

灵前烧纸——哒死人(哒,骗也)

岭岗顶上滚佛子——趱神(谐赞成,双关)

刘玄德过江招亲——弄假成真(借喻)

刘玄德借荆州——有借无还(借喻)

硫磺合火药——少硝(以硝谐销,双关)

六耳草鞋——过踭(谐过争,较差,双关)

六月火炉——难兼身(喻难于亲近也)

六月着棉袄——不识时务(比喻)

聋子打鼓——唔知咚(咚谐懂,双关)

鲁箕盖屋——差过茅(茅,客话矛,无也,双关)

路上捡到年庚帖——天赐良缘(比喻)

露水泡茶——难和尝(比喻)

落雨出门——爱遮掩(遮,即伞,谐音。喻无人掩护)

落雨出星——假晴(以晴谐情,双关)

落雨天挑秆——紧挑紧重(喻越干越苦)

绿竹拿来做箫子——因为风流受气多(以箫喻人)

麻布洗面——粗相拭(谐初相识,双关)

麦秆吹萧——小气(谐小器)

卖赖子打斗聚——食孤食绝(“赖子”指“儿子”,借意)

卖猫公——无行(谓没有正规行当的生意)

猫哭老鼠——假慈悲(比喻)

猫造饭甑——好倒狗(谓自己辛苦,他人得福)

猫抓糍粑——难脱爪(比喻,脱不了身)

毛里屿个猫公——飞捋(借意,实意为疾跑)

楣杆顶上种豆角——长缠(谓缠绵相恋也)

楣杆做担竿——担当不起(喻承受不起来)

米店里伙计——杈斗(杈斗,俗语差,双关)

米筛上夹——就团圆(比喻人的团圆)

眠床下破柴——撞板(喻冲撞,意见不一)

棉纱拿来同苎纺——合情(喻两情相合)

庙背拴牛——唔斗时(喻不对路,不合时)

摸栏晒谷——两面阴(谓两边情况不明)

摸目子行路——唔知高低(“摸目子”指“瞎子”,喻做人做事不自量)

摸目子掌谷——受鸡气(鸡与渠土音近,意受他的气,双关)

木匠担枷——自造个(喻自作受)

木偶戏做得好——全靠幕后牵线人(谓主要靠后台)

目眉毛——垫好看(借喻)

目眉毛着火——面会烧(此“烧”谓“羞”也)

拿屎换尿——调肥(谐调皮,俏皮,双关)

南口畚箕——喙好(喙,嘴巴也)

泥菩萨过海——自身难保(比喻)

泥塑观音——假真神(谐假真诚,双关)

泥塑神象——问唔声(借意)

年三十晡看通书——无日子哩(喻无时间了)

年三十晡宴会——无个外人(谓都是自己人)

宁草打结——芯唔开(芯,谐心双关)

牛骨拿来刻佛像——身妆虽好贱骨头(以此喻人)

牛皮做灯笼——肚里醒光(谓心中明白)

牛头马面庙里个佛——鬼神鬼像(谓没个人样)


牛眼佛(核)秉屎——靠各人个本事

糯米搓糖——软对软(喻双方性情一样)

耙头晒衫——铁丫衣(谐忒差矣,双关)

排骨焖豆腐——有软有硬(喻软硬兼施)

泮坑公王——保外乡(喻只保外人)

棚上纺棉——长情(古称棉纱叫“情”,双关)

棚上睡目——高眠(以眠谐明,双关)

蟛皮斗嘴——有得驳(“蟛皮”指“斗鱼”,谓相持不下)

琵琶无线——虚弦(弦,谐玄,无稽之谈也)

屁卵晒干——无幺成(幺音腰,即谓成分极微)

铺罗缺角——崩煲(谐奔波,双关)

蒲松龄下聊斋——讲神讲鬼

七孔通了六孔——一窍不通(借意)

骑马拄棍子——老成(借喻)

千年粄帕——久绢(以绢,谐见,双关)

千年棉纱——老情(棉纱旧称“情”)

牵狗落塘——难邦(比喻,难拉)

铅打酒壶——假锡(锡谐惜,双关)

墙上挂网——斜眼多(以网眼喻人眼)

墙上画饼——好看唔好食(喻画饼充饥)

青菜煮豆腐——青二白(谐一清二白,双关)

娶薪臼又嫁妹子——双喜临门(“薪臼”指“儿媳妇”,比喻)

韧水角——闲潭(潭,谐谈,双关)

榕树虽大——无个正茎(茎,谐经,双关)

闰五月——两节(闰五月为两个端阳节,此喻脱节)

三寸绫罗做顶帐——难入头(比喻)

三个鼻孔——闲管(喻多管闲事)

三个钱买纸宝——无锭(谐无定,不一定也)

三个手指捡田螺——嗒稳(喻十拿九稳)

三个铜钱两处摆——就一,二就二(借意)

三个月扇子——满面春风(喻人得意)

三斤半个鸡公——唔敢结(以“结”谐“决”,双关)

三钱半——唔足水(旧时一只银元七钱二,一半是三钱六)

三十结婚——柬大嫁(大嫁,谐大架,双关)

三十三个尿桶耳——九十九囫(比喻)

三月芥菜——上芯(上芯,谐伤心,双关)

沙坝开田——大方(借喻旷达大方)

沙坝里捉贼——你难涯也难(比喻,双方同样困难)

沙滩上摆摊子——外行(意为不入正行者)

沙滩上捉贼——包倒(意为一定成功)

晒香遇到天落雨——一下就就变精(以香精喻精怪)

山顶莳禾——高种(种谐中,高中,意为科举取录,双关)

衫袖拿来驳裤脚——仔细看真连差哩(连谐恋,双关)

上山人背苗竹——顾前唔顾后(比喻)

杓菜过江——有苋(以苋谐限,双关)

深水行船——桨过多(桨谐奖,双关)

十八个铜钱两下摆——九文又九文(谐久闻,双关)

十八罗汉请观音——主人多过客(喻喧宾夺主)

十二月莳田——唔系时候(喻不识时务)

十三两秤子——假正斤(以正谐正经,老秤是16两一斤)

十三岁做——苦甘个(比喻,意为强迫的)

十五个井桶打水——七上八落(比喻很忙,不安)

十五个人吵架——七嘴八舌(比喻)

十月芥菜——有芯(芯,谐心,双关)

石灰粉白墙——白上加白(喻好上加好)

石灰撒路——打白行(比喻,白行)

石上破鱼——难下刀(比喻)

石头锤网——啱线(啱,意为捶,啱线,正好)

石下竹笋——暗想(竹每一世为“一想”,谐暗思恋也)

食猪红——吞血块(猪血俗称猪红)

屎窖门——懒搭(搭,谐答,双关)

寿星公吊颈——嫌命长(比喻)

鼠猫结金兰——化敌为友(或和平相处)

树排下滩——溜等来(指“驳山歌”)

双扇门——两闩(以闩谐餐,双关)

水坝里捉贼——你难涯也难(比喻)

水打棺材——溜死人(溜,意为骗,借意)

水打戏台——冷棚(借意为冷落)

水打秧苗——唔知哪里人莳(莳谐氏,双关)

水底捞月——枉费心(喻人痴心妄想)

水鬼找城隍——恶人先告状(借意)

水急撑船——难开篙(以篙谐交,喻难办,双关)

水浸伯公——凉神(谐良辰,双关)

水浸灯草——心滑冷(心如冰冷也)

水浸黄豆——假大种(喻装排场,假清高)

水浸麦苗——无面见(面,谐面粉的面)

水浸麦苗——心里定(以麦苗之心喻人之心)

水浸石灰——想化哩(借意,想通了)

水晶眼镜——各人合戴(比喻)

水流灯草——放芯(芯,谐心,双关)

水牛过河——角打角(角谐各,双关)

水上浮萍——么滴根底(喻人毫无本事)

水上摊席——难眠(以眠谐明,双关)

水桶装鲩——囫死哩(囫,谓愁切)

水银落地——无孔不入(喻人见缝钻)

水涿戏棚——衰台(戏棚又称戏台,借意为倒霉)

司马懿遇见诸葛神像——生人被死人吓倒(借喻)

四两顿烛——大架(“顿烛”指“大油烛”,谓人摆大架子)

松毛烧火——一阵光(喻一阵热,一时光景)

送肉上砧——惹切(比喻双关,惹愁切)

苏州锣鼓——名声好(借意)

索麻挑瓮——无安络(络指“络索”,谐无安乐,双关)

太子菩萨——年年十八(借意)

唐僧取经——多灾多难

贴差门神——面傲开(喻两不碰面)

铁锤打铁——硬对硬(喻势均力敌)

铁打观音——硬神(神,谐承)

铁打荷包——难开口(比喻)

铁缆拖船——有得邦(邦,拉也,喻坚持)

铁树开花——难得见(比喻)

同胞阿哥——家兄(家兄谐加凶,更惨也,双关)

头上戴笠麻——隔重天(喻相距各个天)

屠桌上睡目——荤眠(谐分明,双关)

吞下秤砣——铁了心(比喻下了决心)

脱裤放屁——多此一举(比喻)

脱桌食饭——莫斗紧(双关,莫急)

驼背下岭——顺势(借意)

驼背下山——囫自家(借意)

驼背子睡目——两头唔搭席(比喻两头不实在)

外甥打灯笼——照舅(谐音,照旧)

万丈高楼——从底做起(比喻)

王婆买瓜——自买自夸(借意)

蚊帐背个蚊子——啮人唔到尽渠嗡(借喻)

蚊帐做荷包——有得装(借意)

蚊子脚——无臂(以臂谐比,双关)

乌心萝卜——好面皮(比喻)

无线缝衫——空连(喻白恋也)

无盐擦菜——芯唔死(芯,谐心,双关)

唔曾养净个狗爪豆——会晕人(喻迷恋人)

五尺六尺——丈一长(谐唱一场,双关)

五更落露——我濛(濛,谐蒙,承蒙也,双关)

五脚灯笼——净骨(借意,喻没有肉头,无真才学)

武侠故事——专门打斗]

西风对雪——凉对凉(喻同姓,又喻同样情况)

细人仔打纸炮——又好又怕(喻“叶公好龙”之人)

下夜鬼——难转身(意为难转人身,无可救药)

象棋盘里作围棋——唔对路数(喻办事不得法)

新打剪刀——难开铰(铰谐教或交,双关)

新鲜肉丸——乍捣(捣,音到,双关)

新做大屋——爱上梁(上梁谐商量,双关)

兄弟分家——另起炉灶(喻独立创业)

朽树头——唔承斧(以斧谐补,双关)

绣花针落肚——刺心肝(借意)

雪水淋花——死过多(比喻)

雪团跌落老醋钵——确实寒酸(比喻)

鸭子食田螺——屙壳(喻人办事不实在,讲空话)

哑子读书——肚里音(比喻心里明白)

哑子娶妻——无话讲(比喻)

哑子食黄连——有苦难言(比喻)

淹鸡的遇到结猪的——齐家都系痛肠人(喻,同病相怜)

阎罗王请客——骗神骗鬼(喻骗者自在也)

阎王嫁女——鬼爱(借喻)

阎王讲古——鬼听(借喻)

阎王开歇店——鬼来(“歇店”指“旅店”,借意)

阎王唔着裤——笑死鬼(借喻)

阎王招兵——有鬼来(借意)

檐头上放饭甑——磴蒸(磴,音断,谐端真,双关)

燕子含泥——喙稳(喙,嘴巴,喙稳,不多嘴也)

杨梅打子——暗开花(喻暗中谋事)

杨梅蘸醋——酸对酸(喻双方性质一样)

叶伯姆纺棉——呼呼滚(呼呼滚,纺车也,俗谓快疾,双关)

叶伯姆个鸡子——晓去晓转(谓自去自回,另有典故)

一个半斤,一个八两——无脉个两样(喻两人同样货色)

一个染缸个布——同样货色(比喻)

一篓湖鳅——无鳗(鳗,谐蛮,双关)

一下落屎窖——无个清香

一阵鲫鱼——无个鲤(鲤,谐理,双关)


医生打脉——爱断真(断真,诊断也。谓当真,端真)

蚁公上壁——见缝钻(蚁公,即蚂蚁,喻人尖钻,投机)

用汽油救火——越救越死(或好心办坏事)

油坑仙姑——肓得时(喻来到时候)

油罂无耳——就安乐(安络,谐安乐,双关)

芋荷缠颈——会野(抓)颏(借意,抓颏,急无法解决也)

园篱背竹笋——外生(生,谐甥,双关)

燥狗屎——敲唔臭(以臭谐住,靠不住也,双关)

张天师过海唔使船——自有法渡(法渡谐法度,双关)

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借意)

丈二捞挥——巴不得(捞挥,捕鱼工具,太长“巴“不到鱼,双关)

丈人老个菜地——岳园(谐愕然,双关)

着黑时装比赛——一齐家贪乌(污)

针刺麦芒——尖对尖(喻双方性格一样)

针尖上削铁——有限(喻潜力极微)

针筒打米——难上升(升谐身,双关)

正月半过哩个花灯——唔值钱(借意)

直担挑水——无钩无挽(比喻孤孤单单无依靠)

纸剪红花——唔晓谢(借意)

纸角装盐——爱包咸(咸,谐涵,双关)

纸鹞断线——情难高(以高谐交,交情也,双关)

纸鹞断线——无挂无挂(喻自由自在也)

纸鹞上一——尽风流(借意)

纸做鸡公——唔晓啼(借意)

纸做龙灯——假大空

纸做三牲——哄鬼神(比喻)

炙火窗食雪枝——下热上冷

炙子煲茶穿心滚——热在心里(借意)

炙子装酒——唔在壶(壶谐乎,双关)

众小鬼逞凶——依恃有城隍

重病不求医——等死

周瑜打黄盖——个愿打,一个愿挨(比喻)

周瑜打黄盖——再苦也甘愿(比喻)

诸葛亮哭周瑜——虚假人情(借喻)

猪八戒照镜子——里外都不是人(谓两头难做人)

猪利邦(送)酒——双舌(舌谐蚀,双关)

竹篙晒衫——袖来(袖,谐振就,双关)

竹篙烧火——长炭(炭,谐叹,双关)

竹篮打水——一场空(借意)

竹篮装佛——提神(神,谐精神之神)

竹笋出土——尽心高(高,谐交,交情也,双关)

竹筒探水——暗中来(谓暗中来往)

竹头生笋——节节高(比喻)

苎子同棉一下纺——夹线(喻,合拍,同心)

蛀节担竿——断定哩(喻必然断也)

专食豆芽——贪你嫩(比喻为贪年轻)

桌板凿眼——学做枷(枷谐家,双关)

子卖爷田——唔论本(不论本钱)

足锡做茶壶——无锡(铅,谐缘,双关)

卒子过河——有进无退(喻前进的决心)

做梦捡银——空欢喜(梦相也)

做衫师傅个尺——量人唔量已(喻不自量者)



推荐阅读:


我们相信:

       传播的力量有多大,客家的能量就有多强!

来源:网络;大客家网管理员小威编辑发布!弘扬客家文化、传承客家精神!欢迎全球各地客家乡亲投稿;与大家分享自己的人生故事!

联系电话:0753-2688879

来稿来函请发送至cnzwr@qq.com,投稿请注明联系方式,本期编辑员微信号“jiadekeji” “zzw75227”

大客家网—全球客家人的心灵家园。

更多客家资讯

请打开公众号搜索【dakejiaw】添加关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