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铁钉价格销售中心

比雾霾更可怕的,是腐败之霾

天下说法2018-06-02 09:54:55


 

北京遭遇了近些年最严重的雾霾,发了红色警报,车辆单双号限行,小学生都停课了。北京的雾霾其实还不算是最严重的。前几天去兰州开会,人家早就单双号限行了,据说坐公交车都免费,但还是没能控制住肆虐的雾霾。

 

我有点担心,这样下去,帝都人民的寿命会不会因此大受影响。原先说过2017年治理不好雾霾“提头来见”的市长说那是玩笑话,我觉得一点儿都不好笑。不过,北京环保局长最近换人了,可换了人,又能吹走这雾霾怎么地?



 

就在我出京避霾的时候,有人给我打电话,说他们是湖南双峰县到北京上访的,想见我。我一向是旗帜鲜明地反对上访的,反对的理由就是上访无用。地方上的事千里迢迢找到帝都来,帝都自己的事都顾不过来,哪有空处理你们村里的事?最终还是打回去,搞不好还会打击报复。前几天双峰一个村妇来找我,替夫喊冤,第一次上访拘留,第二次上访拘留,我劝她莫要再来了,再来估计得刑拘了,明明知道刑拘不对,也得提示她风险。《满清十大酷刑》里,杨乃武他姐上京告御状,要先滚钉板,滚过不死才有资格,最终还是滚了钉板。有人说,每一个冤案的背后,都有一个滚钉板的姐姐。也许是老婆,也许是母亲。

 

就在昨晚,已是深夜,双峰的电话又打给我,说他们一群人,被双峰来的便衣给扣留了,没收了身份证,被软禁在北京一家宾馆。后来我核实,身份证都挨个登记了,但没有没收。为首的胡某,确实是被带走了,处于失联中。经过一夜的忐忑,早上我终于打通了胡某的电话,说是被带走问话,做了笔录,大意是想在组织上访方面给他扣罪名。他说,很担心成为吴正戈第二,如果他失联了,他老婆会联系吴老师,希望吴老师帮他辩护。我记得这个胡某当初跟我反映的问题,是他们村里涉及的腐败,数千万的账目对不上。我帮他发了举报信,政府很重视,最后通报了这起腐败案,但村民们认为地方保护,避重就轻,所以继续上访。

 

双峰这个地方,我知道的就有好几起公共事件了。罗忠信状告双峰县公安局的案件,还未尘埃落定,又有当地非法开矿引起国家林业局调查的事情,惊动了央视。目前刑拘的人,据说是替罪羊,背后的人没有挖出来。我循着当地农民提供的线索查了一下,确实有一个采石场,法定代表人谢某,他父亲是当地的经信局副局长,深耕双峰二十多年,财大势大。谢某目前身兼十几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股东,他妹妹也是多家公司股东。跟他合作的一个老板李某更牛逼,政协委员,前年因贩卖172公斤象牙(25根)被刑拘,是政府出红头文件给取保出来的。我查了一下,这事还真有,2014年时上过新闻。

 

窥一斑而见全豹。我去益阳的次数最多,对益阳也最了解。吴正戈只是无数民间举报人中的一个,因为影响大了而被某些官员视为眼中钉。最初给他栽的罪名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前几天北京开了一个研讨会,有好几位刑法学教授就“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里的情节严重之情节发表了专业意见,我拿论文仔细对比了一下,吴正戈实在是无法构成该罪。所以最近益阳市公安局的策略改了,把罪名搞成骗贷和非吸,一方面延长羁押时间,另一方面这种罪名几乎都是口袋罪,但凡房地产企业都会找到这方面的茬,以打击单位犯罪的名义把个人捎上,同样可以达到目的。吴正戈很坚强,但他夫人身体很差,在看守所被折磨得都快撑不住了,她的律师多次提出取保,都没有获批。

 

每一次去湖南,心情都比较灰暗。当地的老百姓都很欢迎我,请我去家里吃饭,悄悄地给我提供各种情报,给我当司机,甚至让我住家里,全方位地保护我。当地的某些官员,则对我恨之入骨,他们恨不得给我按个什么罪名,比如安化县公安局就策划过给我“发展嫖娼”。无奈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一直走得正行得端,腐败分子暂时也奈何不了我。我手上有太多的举报材料,和太多的涉案涉访信息,让我对社会底层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没有强大的内心,没有办法做到从容。手上真有屠龙倚天,我倒想斩尽这黑恶的力量呢。

 

说我党历史上的一件轶事。1931年11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建立后,以毛主席为首的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就严惩党内的贪官污吏,采取零容忍。当时,担任叶坪村苏维埃政府主席谢步升是党员,他所负责的叶坪村是苏维埃中央政府和苏区中央局所驻之地。谢步升家境贫穷,12岁时就给地主打短工,1929年参加工农武装暴动,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谢步升利用职权贪污打土豪所得财物,偷盖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管理科公章,仿造通行证私自贩运物资到白区出售,牟取私利。他道德败坏,生活腐化堕落,诱迫奸淫妇女,为了谋妇夺妻掠取钱财,他竟然秘密杀害干部和红军军医。事发后,查办案件遇到一定阻力。

 

根据记载,时任中共瑞金县委书记的邓小平拍案而起:“这是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成立以来发生的第一桩腐败案,此风不刹,何以了得!”毛泽东也很关注谢步升案,他力主严惩,并指示:“腐败不清除,苏维埃旗帜就打不下去,共产党就会失去威望和民心!与贪污腐化作斗争,是我们共产党人的天职,谁也阻挡不了!”最终,193255日,瑞金县苏维埃裁判部对谢步升进行公审判决,判处其死刑。二审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最高法庭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谢步升是中共反腐败历史上被枪毙的第一个贪官。

 

《毛泽东选集》第五卷还有毛泽东的这么一段话:“我们杀了几个有功之臣,也是万般无奈。我们建议重读一下《资治通鉴》。治国就是治吏,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将不国。如果臣下一个个都寡廉鲜耻,贪污无度,胡作非为,而我们国家还没有办法治理他们,那么天下一定大乱,老百姓一定要当李自成。国民党是这样,共产党也是这样。杀张子善、刘青山时我讲过,杀他们两个,就是救了二百个、二千个、二万个啊。我说过的,杀人不是割韭菜,要慎之又慎。但是事出无奈,不得已啊。问题若是成了堆,就是积重难返了啊。崇祯皇帝是个好皇帝,可他面对那样一个烂摊子,只好哭天抹泪了哟。我们共产党不是明朝的崇祯,我们绝不会腐败到那种程度。不过,谁要是搞腐败那一套,我毛泽东就割谁的脑袋。我毛泽东若是搞腐败,人民就割我毛泽东的脑袋!”



 

如果治理不好雾霾就“提头来见”的话,似乎太重了。但腐败案件中,确实贪得无厌、祸国殃民的,不处死刑,也对不起那些“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啊。那时候,天是蓝的,水是清的,贪污腐败是真的要掉脑袋的。



以下是广告分割线————————————



善意提醒,在这有毒的天气,防雾霾口罩必须带起来!推荐RAPAS 2.5 ZEOLITE MASK PM防雾霾口罩 RAPAS沸石专利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可以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