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藉和补偿”失控:接一个小男人回家疗伤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9-24 09:05:1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编辑:胡平 作者:晴春(本文为知音杂志原创 未经允许不得擅自转载)



2010年12月29日晚8点多钟,一辆120急救车和一辆警车,先后赶到山东临沂市青年路一小区。24岁的彭川被刀刺伤男根,送往临沂市人民医院,而临沂一家板材公司总经理李辉则被押上警车。


原来这起故意伤害案,发端于一次坠楼事故。9个月前,李辉妻子因为丢了家里的钥匙,彭川自告奋勇爬上楼顶想从窗户进屋开门,却不幸坠楼受伤。手术后,愧疚的李辉和妻子将彭川接回家疗养。在此过程中,女友与彭川分手,仅比彭川大7岁的李辉妻子,竟以身“慰藉和补偿”,最终酿发新的悲剧……




解燃眉急职员高楼坠伤,怀愧疚接回家疗养


2001年夏天,罗绍娟从山东枣庄联合大学毕业后回到老家临沂,在临沂批发市场跟随父母经营一个纺织品批销公司。第二年7月,她经人介绍认识了李辉。李辉从车祸去世的父亲手里继承了一家板材公司,手里资产不下千万。两人于2003年3月结婚。


婚后,罗绍娟和丈夫齐心协力,又扩建了数条生产线。2005年11月,罗绍娟生下女儿冉冉。


2010年3月,冉冉已经4岁半。因为太忙,夫妻把冉冉送往外公外婆家,他们则一心扑在公司里。


这年3月9日,李辉出差去了天津。晚上7点多钟,罗绍娟下班后回家,到门前才发现钥匙不见了。车里也没有,她又赶回办公室,依然未找到。正在隔壁统计室加班的彭川得知她家还有一套备用钥匙,自告奋勇要陪她一起过去,想帮她打开房门。


罗绍娟居住的是第三、四层的复式楼。经过一番勘查,彭川决定拿一根绳子固定在顶层五楼的阳台上,自己顺绳滑下,从四楼一扇未关的后窗进入室内。罗绍娟有些担心:“小彭,这样太危险了。”


彭川自恃年轻胆大:“罗总,没事的,我小时候在家就经常爬高。你尽管放心好了!”


彭川又回到公司,从仓库借来一根粗绳子。7点50分左右,彭川让罗绍娟到门前等着,自己径自爬上顶层。过了六七分钟,罗绍娟突然听到“啊”的一声尖叫,随后便是“砰”的一声巨响!她慌忙奔向楼下,只见彭川一动不动地横躺在一楼的水泥地面上。“小彭,你怎么样?怎么样?”她抱着彭川的头喊叫。


彭川已经昏迷。冷静了一下后,罗绍娟赶紧拿手机拨打了120,又给在天津出差的丈夫李辉打了电话。李辉说:“你不要急,我马上就买回程票。”


彭川是因为绳子固定不牢,从四楼坠下的。120救护车赶到后,将他送到临沂市人民医院抢救。经检查,彭川肝、脾破裂,四肢多处摔成粉碎性骨折。当晚9点,彭川被推进手术室,医生为他做了摘脾手术和肝损伤修补手术,同时也对骨折进行了处理。


手术室外,罗绍娟懊悔、自责。彭川是刚从西安财经学院毕业两年的大学生,满身才气,又踏实肯干,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她怎么向他的家人交代?


凌晨3点,手术终于结束,得知彭川脱离了生命危险,罗绍娟稍稍松了一口气。不过医生告诉她,患者下肢伤势太重了,即使恢复得非常好,也可能留下残疾。而恢复也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至少要半年以上甚至是一年、两年。罗绍娟的心再次沉重起来。


3月10日中午,李辉从天津赶了回来。他安慰已经清醒过来的彭川:“你放心,我们会负责到底的。”彭川知道自己可能将要面临的可怕后果,心乱如麻:“李总,都因为我不慎,给你们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罗绍娟满脸愧色,对彭川说:“不怪你,你是好心。只怪我太麻痹大意了,没有及时劝阻你。”


彭川老家在山东平邑县农村,母亲十几年前就患肠癌去世了,家里只有父亲彭庆业。征得彭川同意,李辉安排一个亲戚去平邑接来彭庆业。彭庆业痛哭:“老天啊,求你千万别毁了我的儿子……”罗绍娟和李辉反复向老人承诺,一定尽全力给彭川治疗,就是有什么后遗症,也会对他负责到底!老人依然流着泪:“要是他真的不能走路了,即使给他钱,养他老,又有什么用呢?他这辈子就完了啊!”


见到父亲后,彭川还是尽力安慰:“爸爸,你心脏不好,又有高血压,在这里照顾不了我,还要牵扯李总他们的精力。他们对我很好,你放心回家吧……”


在医院陪了儿子几天,彭庆业无奈而痛心地返回老家。临走时,李辉给他买了一部手机,还瞒着彭川塞给他2000元钱,让他回去后用手机跟彭川保持联系。生活上有什么困难,随时可以向他们开口。


为照顾好彭川,罗绍娟为他请了一个专职护工。李辉只要不出差,每天都会去医院探望一次,罗绍娟更是常去医院,给彭川熬骨汤,送去各种补品等。


2010年4月底,医生认为彭川已经没有住院的必要,建议回家疗养。此时,他的肝脏损伤已经完全修复,但双腿依然不能动弹。罗绍娟提出先把他接到家里疗养,家里第四层的两个卧室全空着,李辉同意了。然而,彭川得知后却连连摇头:“你们对我已经尽心尽力了,只要帮我另租一个小房子,我自己就能对付。或者把我送回老家也行,父亲可以照顾我。”


罗绍娟说:“你这个状况,住别的地方我们也不放心。你到我家先疗养一段时间再说。”5月2日,彭川出院后便住进李家。罗绍娟从家政公司请来一个50多岁的钟点工宋阿姨,负责三餐、洗衣和卫生。




困于病床失去恋人,身体可做“慰藉和补偿”?


得知李辉夫妻俩把彭川接回家疗养,有亲友好心提醒罗绍娟:“家是你们的私人空间,把一个外人接到家里住怎么合适?最好找个地方让他搬出去。”


罗绍娟于心不忍。事情是自己惹出来的,她必须尽力把彭川照顾好,免得他留一辈子的后患。


李辉经常到外地出差。晚上,保姆也离开了,家里只剩下两人。起初罗绍娟还有些尴尬,但彭川终归活动不便,又是个单纯的大男孩,她慢慢也就习惯了。


罗绍娟只要有时间,就亲自下厨给彭川煲汤、给他做营养餐。她让网络公司给楼上接了网线,有时上楼陪他说说话,她发现自己和这个相差7岁的大男孩竟有很多共同话题。彭川对罗绍娟也觉得越发亲近,改称她“罗姐”……


5月22日,李辉和罗绍娟陪彭川去医院拆除了双腿的石膏。经检查,医生认为彭川左腿恢复得很快,骨折线已经消失,可以试着活动、锻炼了,右腿也比预想的好了不少,如果接下来的几个月不出现炎症,站立、行走还是有希望的。三个人都感到很欣慰。


6月中旬,罗绍绢突然发现彭川情绪变得很低落,饭也吃得相当少。经过她再三追问,他才终于道出实情,原来是女友姚洁提出分手了!


姚洁是彭川的大学同学,家在江苏宿迁,两人从大二起开始谈恋爱。毕业时,家境优裕的姚洁选择了考研,彭川考虑到自己家里的实际情况决定先工作。2009年,姚洁被东南大学研究生院录取。彭川发生意外后没几天,他便打电话告诉了姚洁。姚洁也曾两次请假来临沂看望和安慰他,谁知现在却突然提出分手。


罗绍娟向彭川要来姚洁的手机号,希望帮他挽回这段爱情。当晚,她刚打通姚洁的电话,哪知姚洁直截了当地说:“分手是我自己的意思。试想,就算他以后还能走路,生活能自理,可植入钢钉的身体能经得起摔打吗?他还能称得上健康吗……”


罗绍娟不敢把姚洁的原话告诉彭川。彭川说:“罗姐,这事你就不用费心了,我只是痛苦一阵子,慢慢也会想开的。我有自知之明,的确与她不般配了……”看着彭川眼里的泪光,罗绍娟心里更加自责。


7月底的一天晚上,罗绍娟为彭川送水果,彭川正在网上看下载的电影《唐山大地震》。罗绍娟坐床边一起看,看到动情处,她脸上有了泪水。彭川伸出手帮她擦了一下,说:“罗姐,我心里——很喜欢你……”


罗绍娟的脸“刷”地红了,赶紧从床边站起来,说话也有些不自然起来:“你好好养伤,可别瞎说……”彭川却一把拉住她的手,眼泪也一下子涌了出来,声音越发颤抖:“罗姐,我也知道不该有这种感觉,可是……”


罗绍娟不禁惊慌失措,片刻后才抽出手来。本想责备彭川,又觉得有些不忍,毕竟他曾是个健康、意气风发的大男孩,现在却因为她伤成了这样。她轻轻地说:“以后千万别这样了,我把你看成亲弟弟……”


彭川也终于冷静了下来,向罗绍娟道歉:“罗姐,对不起,我太冲动了,你千万不要生气。”


罗绍娟赶紧下楼来到自己的卧室,在梳妆镜前呆呆地坐着……此后几天,罗绍娟晚上不敢再轻易上楼了,而且尽量不让丈夫出差。可是,她担心彭川不能安心养伤,又硬着头皮上楼,只是脸上多了一些严肃。


那天的表白后,彭川向罗绍娟提出要从她家里搬出去。罗绍娟不同意,彭川也慢慢安静了下来。一天,彭川羞涩地提到那件事,罗绍娟大度地说是他因为刚刚失去姚洁,心里苦闷、空虚,才会冲动地对她说出那样的傻话。罗绍娟笑道:“我女儿都上幼儿园了,我哪值得你喜欢啊?”彭川说:“罗姐,你真的很成熟很美。”罗绍娟想彭川无法外出,感情是需要发泄的,就算是他说什么做什么,这对他也算是一种慰藉和补偿吧……


9月4日晚上,李辉去济南出差了,彭川向罗绍娟提出一起吃晚饭,罗绍娟拿来一瓶红酒,陪彭川喝了两杯。彭川有些激动地说:“罗姐,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一定会高兴的。但你要先闭上眼睛。”


罗绍娟听话地闭上眼睛。彭川从床上慢慢地挪下来,拄着拐杖走到罗绍娟的身旁,突然叫道:“罗姐,看,我可以下床走路了!”罗绍娟睁开眼睛,不禁又惊又喜,本能地上前搀扶他。彭川扔掉拐杖,一把将她搂住:“让我用亲吻感谢一下罗姐的照顾,好吗?”罗绍娟抗拒了一下,但很快就放弃了。两个人吻到完全忘情,最终逾越了道德的底线……


事后,罗绍娟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对彭川说:“你在楼上困太久了,大姐给你这一次,但以后不许再这样了,好吗?”彭川羞愧地点了点头。




录音点爆危情,刀刺男根毁掉两个家


9月5日中午,李辉从济南回来,要妻子陪自己去四楼看一下彭川,罗绍娟借口胃不舒服推托了。李辉上楼对彭川说:“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去做伤残鉴定,确定赔偿方案,我们不会亏待你。”彭川不敢言声。


几天后,李辉又出差了。罗绍娟克制不了自己,又来到楼上……此后,她总是趁丈夫出差在外时,上楼陪彭川下床锻炼。彭川身体倚持着罗绍娟,渐渐能走上半个小时。他意识到这样一来,自己很快就要离开李家。他要罗绍娟暂不要告诉李辉他已能下床走路,罗绍娟答应了他。只要李辉一回家,彭川就马上躺到床上……


11月2日早晨,李辉起床上卫生间,罗绍娟在里面。内急的他便去了四楼卫生间,惊讶地发现里面竟有一瓶欧润芙女性洗液,这正是妻子常用的品牌。她怎么会使用这个卫生间,还留下这样的东西?下楼一问,罗绍娟先愣了一下后,说自己确实去那里洗过澡,因为当时楼下的热水器坏了。李辉心生狐疑。但他又实在不敢相信妻子会和小她7岁、而且还在养伤的彭川发生什么。他和罗绍娟商量:“彭川状况好多了,总住在我们家里也不是个办法。要不,给他租个房子吧。”罗绍娟哪敢说不同意的话,当即点头认可。两人一起上楼和彭川沟通,心虚的彭川答应了。11月中旬,彭川被安排搬到青年路某小区一租房里,还是用原来的钟点工宋阿姨照顾他。没过几天,罗绍娟趁丈夫不在家,晚上偷偷开车去私会彭川。彭川一晚上都不让她走,两人极尽缠绵,又满是伤感。彭川对罗绍娟说:“你不来,我就不想下床走路了,不如就一辈子毁掉。”罗绍娟无比心痛。


此后,只要丈夫出差,罗绍娟就把彭川接回家,在丈夫回来之前再送回去。对看出端倪的钟点工宋阿姨,罗绍娟施以小恩小惠。宋阿姨从不多嘴。


很快,李辉就从别人口里听说,彭川竟然多次被罗绍娟接回家。他问起这事,罗绍娟轻描淡写地说:“他的腿有些发炎,有时打电话找我,我开车送他去输液,天晚了干脆就带他一起回家了。”“那干吗要瞒着我?”罗绍娟说:“彭川的整个人生都被改写了,他也没说过什么抱怨的话,我们就不能对他好点吗?”李辉被说得哑口无言,又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


李辉还是留了个心眼。12月27日,他要到上海谈一笔生意,出发前,他买来两支录音笔,趁罗绍娟不在家时,分别放到自己卧室和彭川原来住的楼上那个房间里(用胶带纸固定在床板下面)。


12月29日,李辉回来后悄悄取出两支录音笔,回放音频文件,他听到了妻子和彭川的对话,那亲昵的语气几乎让他窒息。更让他吃惊的还有一段对话:


“罗姐,他会不会看出我不用拐杖就可以走路了?往后拖一天是一天,我就是不想离开你!”“嗯,那你也要装得像一点……”李辉只觉得浑身颤抖!


当晚,罗绍娟刚踏进家门,李辉上去就给了她一个耳光:“你们真会装啊!明明他已可以下床走路了,还装作不能动!”罗绍娟捂着脸:“你这是什么意思?”李辉一脸愤怒地拿出那两支录音笔,按下其中一支的放音键。听了十几秒,罗绍娟脸色便变得煞白。她哭了起来:“本来我也不想这样,但我总觉得欠他的……既然你都知道了,怎么处理都随你的便。”


“同情就献身吗?你在为自己丢人现眼找理由!”李辉如同一只暴怒的狮子,将罗绍娟反锁在房间里,收走手机,随手装了一把水果刀,下楼驱车而去。


晚上7点50分左右,李辉敲开了彭川的出租房门,进门就说:“把你的拐杖扔了吧,不要再装了!”彭川刚说出一句:“李总,你误会了吧……”就被李辉一拳打倒在地。“你那么会装,不知道我也会对你们的丑行暗中录音吧?罗绍娟都已经承认了,你还打算抵赖?”


彭川从地上艰难地爬起来,抹着嘴角的血迹说:“李总,谁叫你安排我住进你家里?男女相处日久生情,这基本的道理你不懂吗?你要是同她离婚,我愿意娶她,你说过的那些赔偿我全都放弃。”李辉冷笑道:“就凭你这个熊样子,也敢说娶她?”彭川说:“你虽然有钱,但我却自信能给罗姐她想要的幸福。罗姐曾说过我比你强多了,你明白我这话的意思……”


李辉因有前列腺炎而轻度阳痿,这话彻底击垮了他的神经。他突然掏出尖刀,对准彭川的裆部猛扎了下去。只听“啊”的一声惨叫,彭川倒在了血泊中。看到彭川在地上痛苦挣扎,李辉开始后怕,颤抖着拨打了120,又打了110。120赶到后,将彭川送往临沂市人民医院急救。几分钟后民警赶到现场,将李辉带走。


经检查,彭川的生殖器被刺成贯穿伤,阴囊也被刺穿,左睾丸被刺破。医生为他进行了紧急止血、抗休克处理,并进行了手术,清洗、修补了生殖器的伤口,并切除了破碎的睾丸。李辉投案自首后,对伤害彭川的行为供认不讳。他如实讲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并交出了那两支录音笔。随后,一路民警持钥匙前往李家,放出被反锁在家的罗绍娟,并对她进行了询问。得知李辉闯下大祸,彭川正在医院手术,罗绍娟不禁失声痛哭。


第二天,彭川的父亲彭庆业得到通知赶到临沂,他弄清发生的一切后痛心疾首。术后一周,彭川的排尿功能恢复正常。医生告诉彭庆业,由于生殖器内的许多神经和血管没法修补,尽管外观恢复,但性功能会受到多大影响无法确定。在存在性功能的前提下,只要剩下的右睾丸功能正常,就不会影响生育,但如果功能不正常就难说了。老人听了心如刀剜。


2011年元月12日,李辉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临沂市检察机关依法批准逮捕。罗绍娟为丈夫聘请了律师,向办案人员表示愿意负担彭川全部医疗费及各种赔偿,希望能对丈夫从轻处理。


2011年元月21日,出院后的彭川跟随父亲暂回老家休养。临走前,他向办案人员为李辉求情,说他有错在先,希望法律对李辉从轻处理。


案发后,李辉和罗绍娟的许多亲朋好友和公司员工都嘘唏不已。罗绍娟的一位好友说:每个人都有弱点,谁也不敢说自己在任何情况下都能经得起考验。所以,平时不要把危险因素植入自己的生活中。这也算是本案给我们的警示!(知音公众号:zhiyinchuanmei)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