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犁老故事】吴尔明:纳格尔其,还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字一一锡外买里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0-18 11:23:0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486


        伊宁市有条老巷子,街口竖着块牌子写着;光明街,但是当地维吾尔老住户们却一直称作;纳格尔其。让人纳闷究竟叫什么,有什么说法?别忙,还有一个更老的街名;锡外买里。究其缘故也就引出一段故事来。

    作者以这条老巷老屋主人的姿态,如诉如咏款款深情,细致地述说着这条巷子的前世今身,怀念着居住在老屋的亲人及逝去的岁月,赞叹着如今老巷子翻天覆地的变化和人们生活的富足。----编者  于洪波


小巷是毓秀之地


清暮窗前月色浅,

静忆小巷犹思远,

流年风光这边好,

笑谈往事仍怡然。

 

     人的一生就像坐在一辆大车上晃晃悠悠的前行,一路上还有各种各样的人相伴,走过山高水长草绿花香,既有雨打落花雪寒冰霜,更有一马平川彩虹艳阳。

    其实,岁月迢迢,每个人都是这样走过来的,只不过是一生中境遇的深浅、多少和强弱的区别。有的辉煌,有的平淡。流年似水一去不返,大多往事也会渐渐地淡忘,更何况是前辈人的经历,随着时光逝去,就像遥远宇宙里的星辰偶尔闪烁一下暗淡的光芒,最终会灭失在一片黑夜当中。

    然而,在这个世界上,老一辈人生活过的毓秀之地、走过的路和我们成长的地方因为印迹深刻如火似光,仍然会深深的留存在我们的脑海里,如影相随,难以忘怀,是不会因时光的流失而消融。

    纳格尔其,维吾尔语好像是鼓乐之意,是伊宁市文化氛围厚重的一条巷子,解放后起了个时代名称一一光明街。但是,维吾尔民众仍然习惯称作纳格尔其。

其实,纳格尔其还有一个远近闻名的名称,锡外买里。锡外是维吾尔人对锡伯族的称呼,买里是巷子的意思,翻译过来就叫做锡伯巷子。

     这个名称起源于当年纳格尔其居住的七、八户锡伯族人家,距今将近一个世纪了。

萨拉春于1932年在纳格尔其建造的具有浓郁俄罗斯风格的房屋一角(后为伊宁市党校和伊犁河路派出所驻地)。

     这条小巷也是人杰地灵的毓秀之地。居住过在伊犁和锡伯族民众中声名和影响力很大的萨拉春,舒慕同,图奇春,关清廉,佟保等。 

     萨拉春是我爷爷,早年留学苏联,学识渊博,诗人、作家、翻译家和外交官。曾任锡伯领队大臣,苏木尔县(察布查尔)县长,中华民国驻苏联哈萨克斯坦共和国首府阿拉木图总领事和安集延领事,解放后先后任新疆省政协委员、常委。

    他是锡伯文学校和伊宁中俄学校创建人,是在锡伯民族中推行新文化、接受进步新思想和锡伯文改革的的第一人。在任领事期间先后组织和带领多批锡伯族和其他民族学子赴苏联留学,培养人才。创建了锡伯第一家民族工业纺织厂等企业。在县长任上整饬吏治精简机构和人员,打击懒散腐败,取缔遍布各牛录的鸦片烟馆,严厉打击摧残锡伯民族的贩卖吸食鸦片烟的猖獗活动。

在阿拉木图任职期间因见橡树高大雄伟木质坚硬,经济价值高,在回国述职期间购置了400棵树苗移植于当时还没有橡树的伊宁市,成为向伊犁地区移植橡树的第一人。

   舒慕同,我的大伯父。诗人,翻译家,作家,历史学家。曾先后两次担任苏木尔县(察布查尔县)县长,三区民族军情报处处长,新疆公安厅党组副书记、第一副厅长(主持工作),中共新疆区党委委员,自治区外事委员会委员,保密委员会副主任,自治区民委副主任,自治区政协常委等。另外,还是自治区作家协会和翻译协会的会员。是与赛福鼎等新疆首批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少数民族干部之一。是锡伯文报纸(现察布查尔报)和锡伯中学的创建人。

    任县长期间,改革锡伯社会机制,取缔封建落后的领队大臣、总管名称,打击封建剥削和欺压贫苦民众行为,消除封建影响。整治社会秩序,打击和取缔危害社会消磨民族意志的赌博场馆和各牛录私人酿酒作坊并治理民间酗酒风气。在新疆率先提倡婚前检查,以确保民族人口质量。

   图奇春,我的大姑夫,新疆大学教授,教研室主任,学子众多,学术成就颇丰。先后出版了《伊犁地县区域演化》、《新疆锡伯人的前天和昨天》等书籍。 

   关清廉,曾任驻阿拉木图商务代办,领事,大学教授。 

    佟保,当时伊犁锡伯协会负责人之一。 

    清克同,我五叔,克拉玛依石油电测站总工程师,中国军工导弹电子导航定位追踪专家、研究员,是改革开放后不久到美国斯坦福大学的访问学者之一,锡伯族第一代科学家。 

   他以印度尼西亚民歌为基调,作词的《莫勃南基嘿》锡伯语歌曲,轻快恢谐幽默,在锡伯民众中广为传唱。60年代,因市面上没有吉他可卖,便手工自制了一把,因音质清脆动听,甚至超过了从苏联购置的吉他而轰动一时。最早发明设计了不用链条,采用内置式传动轴驱动的自行车。

小巷挺拔的白杨

 

    纳格尔其位于伊宁市的南边,东起新华医院所在的解放南路,西至与九号小区相对的街口,全长约3000米。街道不宽,曲曲弯弯幽深绵长。巷子两边多为独家独院,其中,维吾尔族占大多数。

   当年,小巷除了偶尔响起清脆铜铃声的马驴车经过以外,这里很少有汽车行驶。

   巷内有一条宽约4、5米,清澈明亮凉爽的河水常年不断蜿蜒舒缓的沿着小巷流淌,这条盈盈小河给纳格尔其带来了勃勃生机和灵气,造就了景色盎然的环境。

 

悠悠小巷春色长,

潺潺流水伴花香,

要问伊宁那里好,

纳格尔其美名扬。

 

    当年,走进纳格尔其,第一个听到的就是孩子们唱的这首歌。 

    春天,行走在清静弯转的小巷里,满眼都是绿草茵茵百花盛开,一派蜂飞蝶舞鸟语花香的景象;夏秋,瓜果满园,每一户人家的房前院后葡萄架子和树上都是硕果累累挂满了枝头,空气里漾溢着鲜花水果的芬芳和鲜香。 

    小河边生长着棵棵相挨的高大粗壮枝繁叶茂的白杨树、榆树,还有桑树。岸边更是草色青青鲜艳的野花姿意绽放,和河边庭院的主家种植在大门旁和窗户下的花池里的美丽鲜花相映成辉。 

   各家门前的河上都用木头架设小桥,尽管简陋朴素,但是风彩各异,各具特色,"小桥流水人家"的意境浓厚。

 

在碧蓝如洗的天空中一群群鸽子翩跹翱翔,传来阵阵清脆动听的鸽哨声。行走在小巷里人们会有一种身处绿色乡村世界里的美妙感觉,让人赏心悦目性静宁和,心情舒畅。 

    每天清晨天色才蒙蒙亮,鸟儿鸣唱,雄鸡高歌,牛叫犬吠。巷子里的住户开始忙活了起来。庭院的大门被打开,灶台上升起了淡淡的饮烟。居民们在河边提着桶打水的,往土石铺就的街道上洒水清扫街道的,赶着牛羊去放牧的。左邻右舍热情的互相问好拉着家常,静寂了一夜的小巷又活跃了起来,一片生机盎然。

   到了夕阳西下的傍晚,茶饭过后,"小巷花色浓,碧水清流长,邻里情义深,相语伴斜阳”的景象从巷头一直延展到巷尾。 

    在巷子里,人们见面后每一声热情真诚的问候都会拉近融洽彼此的关系。人们每天茶余饭后一如既往的步出院门坐小河边大树下,听着淙淙流水和小鸟的啼鸣,欣赏着美景乘着清凉,欢声笑语拉着家常。小孩子们则在小巷里嬉戏打闹,不时的从临街一扇打开的窗户里飘出手风琴悠扬欢快的琴声和轻轻的歌唱。这时候,整条小巷都沉浸在一片温馨祥和悠然闲逸的氛围之中。

    这就是纳格尔其一一锡外买里,梦里都有彩蝶翩跹的小巷。

小巷老屋风情浓

    以前,纳格尔其居民的房屋大多还是土打墙或土坯墙,屋顶是在木头房梁、椽子上面铺上席子和芦苇麦草,然后再压上一层土,最后抹上草泥而建的,墙面也是用细麦草和泥抹的。

这种房子最大的好处就是冬暖夏凉,不足之处是麻烦太多,房子建好后,为了防止透风漏雨,每隔一、二年就要用草泥抹一次屋顶,冬天还要上房清扫积雪。

有钱和讲究的居民会按照维吾尔和阿拉伯风格建造装饰房屋,屋前有廊檐。房檐和门窗刻花套印,木制天棚地板,等等。

     那个时候,普通居民为了防止掉渣土,屋顶基本上都是用报纸裱糊。后来又出现了一种由内地来的工匠专门用带有各种彩色花纹的条状塑料纸来装裱。 

   这种房屋历史悠久,地方特色浓厚,是根据新疆气候干旱少雨的环境特点和由建筑条件所限逐渐形成的,当年在伊犁城乡非常的普遍。除了这种房屋以外,也有受俄罗斯文化的影响,按照俄罗斯式样和风格建造的房屋。

    在纳格尔其,最早建起这种俄式房屋的是萨拉春。1932年,萨拉春专程从阿拉木图购置了主要建筑材料运到伊宁,在现纳格尔其伊犁河路办事处旁的派出所院内先后建造了十多间俄罗斯式样和风格的房屋(部分房屋、包括大门构架现还在原址,是伊宁市市级文物保护建筑。当时,从纳格尔其巷至伊宁市党校的整个地方均为萨拉春的房院)。

1932年萨拉春在纳格尔其大院(后为伊宁市党校和伊犁河路办事处)修筑的大门。现仅存门垜,门垜上还刻有两个已看不清字的字迹。

2004年,应办事处的要求,在修整门垛加盖彩钢时在门垜左上角发现一块约一本杂志大小锈迹斑斑刻印着1932年字样的铁牌,似是建房屋和大门时所钉。

当时取下来放到了一边,准备收藏起来,结果忘了收起。第二天去找时已无踪影。

   这些房屋的结构主体除了由青砖砌就以外,还有一部分是青砖框架土坯墙体,可能是为防止盗贼掏挖,墙体内每隔20公分就插有一根小碗那么粗的椽木,墙体宽厚结实。墙的四面都开有很多宽大的窗户,窗外有雕花木制护板,打开后无论上午和下午都能保证阳光照进屋内,使屋内透亮。俄罗斯风格的尖顶铁皮屋顶和天棚地板房屋有正、侧二个双层外门,包括一扇双开实木雕花,一扇双开玻璃框架门,每个门口都有非常漂亮气派的雕花护拦木柱框架的欧式尖顶遮雨亭。 

    从约一米多高的台阶进入正门内是一间更衣室,左边有一房间,穿过更衣室便是一间约50、60平米的大厅。大厅与更衣室和侧房的墙体中间有一个从地面直达顶棚的巨大黑色铁皮壁炉。大厅的另一边有一扇门通往一条长廊,长廊的左侧是一排由厚重松木木板镶嵌成宽大台面的四扇木制雕花窗户,右侧各有三间独房,长廊尽头便是另一个双扇外门。房间从地板到顶层有4.5米高,墙体和顶棚用石膏条和花纹装饰,简洁大方而不失华丽。

    不可忽略房屋主体结实的结构和建筑造形的优美艺术、异域风情和实用价值。更是伊宁市历史发展进程中的一个实体记截。反映了当年伊犁乃至新疆对外交往交流融合、各民族相容和睦的历史文化环境和背景,具有极为重要的历史和文化价值。当年还曾以危房为由差点将其拆毁。这个世界真得很奇妙,似乎在冥冥中有一只神秘之手在安排。就像要完成使命似的,专门让我这个原房主的后代来修整这个近百年的老宅,使其重换新装,恢复原貌。 

    2004年2月,我被调到伊犁河路派出所。根据上级创建伊宁市公安局首批公安一级派出所的要求,为整治赃乱差的环境,我和副指导员赵晓黎为修建必备设施前须办理派出所驻地的土地证事宜,去向伊犁河路办事处宋书记商议,宋书记还专门提醒我:"这个建筑很有年头了,是一位新疆名人的老宅,现在是伊宁市文物保护建筑。你们搞建设时可不能将其拆毁了。”当他知道我就是这个老宅主人的孙子时,宋书记感叹不已。

   之后,按照以旧修旧,恢复原貌的原则,对老宅进行了翻新修补。用彩钢替换了破败锈蚀的铁皮屋顶,将已斑驳陆离的土坯墙面铲去一层后用钢钉钉上钢网,再抹上一层水泥,将木地板重新打磨和补缺。遗憾的是,当时跑遍了伊宁市也无人愿意或无法复制原模式的木头门窗和石膏线条、花纹板,最后只好以钢门和塑钢窗户替代,将屋顶给予了吊顶处理。 

    在翻新老建筑时,有一个小插曲,令人无奈又啼笑皆非。我对两位整修遮雨亭的木匠反复强调,这个遮雨亭结构都是木头卯榫方式相接,没有一根铁钉。要求他们对拆下来的每一块木头都要标明记号,以便在重新安装时不会搞混搞乱。当时两位木匠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十分的保证,他们是二十多年的木匠了,什么样的木工活没干过?这种活对他们来说只是小菜一碟。两天后,我从局里开会回来,刚走到大门口就听到急促的当当铁锤敲击木头和刷刷的锯子声。一进到院子一看,差一点背过气去。两个木匠正在挥汗如雨挥舞着大榔头往木头上砸钉子,地面上散落着锯下来的一块块木头。原来,两位木匠在重新安装遮雨亭时,怎么折腾捣鼓也无法按原样装起来了,只好狼狈的用锯子锯,用钉子来钉了。看到我,两人尴尬的无地自容,头都抬不起来。

    翻新装修后,这座老宅焕然一新英姿再现,被用作户籍办证大厅和民警宿舍以及装备室,成为派出所和附近小巷中最为亮丽的一道风景。



    派出所后来被评定为当年伊犁州唯一的一个全国一级公安派出所后,只要是来派出所视察和检查工作的各级领导,以及前来学习取经的内地和疆内同行必定要对这个重获新生的老建筑参观一番,无不啧啧称奇,倍加赞叹。 

    时至今日,离那个年代都过去了快一个世纪了,前辈们大多也已仙逝多年。在纳格尔其,只要是老居民和世居这个巷子的人们,无论是什么民族,对萨拉春、舒慕同、图奇春和关清廉等人,仍然是无人不晓无人不知,还会时常敬重的谈起他们,缅怀他们。

 


小巷旧貌换新颜

    近几年,纳格尔其也和伊宁市其他街道小巷一样,今非昔比,变化很大。

    那个晴天尘土飞扬,雨雪天泥泞不堪的土石路已是昨天的记忆。柏油马路和由水泥条砖铺设的人行道干净整洁。以前寂静无声的巷子内现在从早到晚人声嘈杂,汽车行人熙攘不断。 

   小巷里的商业气息浓厚,抬眼可见的烧烤店冰淇淋店餐馆,商铺霓虹灯五彩缤纷,非常热闹,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繁荣景象。 

    变化最大的还是巷子内的人家,居住状况真的是不可同日而语。就以我父母家为例,以前土木结构的房屋老旧不堪,天上下大雨屋里下小雨,外面雨停了屋里还在滴滴嗒嗒下个没完。到了冬天,下了雪就要及时铲雪清扫,屋顶被踩的凹凸不平,整日提心吊胆,怕下雨,怕风雪,怕垮塌。 

    如今,旧貌换新颜,崭新结实漂亮的俄罗斯风格的房屋骄傲的矗立在原址上。 

    而巷子里的维吾尔和俄罗斯风格的民居,一家比一家强,甚至二、三层的楼房也比比皆是。原来的土打墙和土坯房早已没有了踪影,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故事,成为了历史。

 

小桥流水春犹在,

更喜翠映秋月白,

花香赢来蜂蝶舞,

新颜换取旧貌改。

 

   如今,老一辈魂梦相依的纳格尔其一一锡外买里新容焕发,以昂扬发展奋进的面貌展现在世人面前。

在内地人眼里具有浓郁异域风情的烧烤店。

  从这些种种变化中就可以看到改革开放给民众带来的实惠福祉和取得的巨大成就。几代人的努力奋斗不就是希望能有今天的国家富强,人民幸福安康,社会和谐进步的兴旺局面嘛。

 

笑看小巷新颜,

妆容堪比星灿,

告与先辈应知,

喜庆更满人间。

 

奋斗了一生的人们,特别是已仙逝的老前辈们在天之灵有知今天的这种社会局面会有多么的欣慰和自豪啊!


(文中照片均由作者提供)


作者简介:   

    吴尔明,男,锡伯族,大专文化,1958年6月1日出生,伊宁市人。住伊宁市光明街113号,伊宁市公安局民警,2007年3月于伊犁河路派出所所长任上假休。现居住成都。


本期编辑:于洪波


关注《伊犁老故事》,点击“查看历史消息”看全部文章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