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铁钉价格销售中心

【萨沙讲史堂第五百一十五期】胆敢持枪袭击派出所的悍匪集团:91年吉林张小林团伙枪杀4名民警(你不知道的大案第60讲)

萨沙19122018-04-16 16:39:28


作者:萨沙

本文章为萨沙原创,谢绝任何媒体转载

(你不知道的大案第60讲)

1991年前后,吉林省吉林市连续发生几起重大恶性杀人案件,前后有4名警察被杀,公安局都被人武装袭击。这连续28起重大案件,杀死19人、重伤4人,导致它被列为当年全国第2大重案。听萨沙说一说吧。



照例声明:本文是萨沙创造的小说,声明完毕。

这一系列案件至今还是秘密。

除了吉林市的朋友,其他人应该不知道。萨沙TMD的又泄密了,寒颤。这篇文章大家看看就是了,不要转发了。

1991年7月24日中午12点,吉林市龙潭区检察院控告申诉检察科干部常国义做梦也没想到,他的生命只剩几分钟了。

常国义四十多岁,身材瘦小,体格单薄。

作为检察院干部,常国义长期处理案件,和文案打交道,不是办案的民警。

换句话说,常国义并没有什么拳脚功夫,和普通老百姓差不多。

上午,常国义和单位同事,一起去机关文化宫观看反腐展览。

从文化宫出来后,常国义骑自行车回家。

1991年,对于军警的枪支管理并不严格。和其他干部一样,常国义随身携带一支54式手枪和5发子弹。

常国义不知道的是,他早上出门的时候,就有2个黑影盯住了他。

常国义更不知道的是,这2个人已经盯了他10多天了,摸清了他的一切活动规律甚至家庭成员。

常国义到家门口的时候,2个黑影也急忙跳下自行车,迅速跟了上去。

其中的1个黑影,手中还鼓鼓囊囊的拿着什么东西。

就在常国义开门的一瞬间,那个黑影突然冲到他的身后,用1个枪型的东西顶住了他的后脑。

常国义大惊,刚说了“你们干什”4个字,对方就开枪了。

当时常国义的哥哥正在家里看电视。突然,他听到弟弟大喊了一句,就是砰的一声,同时是常国义撕心裂肺的尖叫。

常国义的哥哥胆子很小,这一下就吓傻了。一时间,他手足无措,动弹不得,不敢跑去查看弟弟到底怎么了。

接着,常国义的哥哥听到,门口有2个凶恶的声音在说什么,似乎又要进门。

恐惧之下,常国义的哥哥迅速爬到阳台上,翻到了隔壁邻居家。

在邻居阳台上躲了十多分钟见没动静,常国义哥哥才敢下楼,打电话报警。

警方听说有检察院干部被袭击,立即赶赴现场。



现场是可怕的:常国义倒在家门口,后脑有一个巨大的伤口,后背已经被鲜血染红。他携带的提包、钱包完好无损,但54式手枪失踪。

警方立即将常国义,送到吉化第二职工医院抢救。人送到医院时候心跳已经停了,医院抢救到下午4点,宣布死亡。

经过尸检,常国义死亡原因是颅骨碎裂、脑部严重损伤。

医生从常国义的头部,取出1根钉子。

根据伤势和常国义哥哥的回忆判断,他是死于射钉枪。

有些小朋友不知道射钉枪是什么,萨沙就来科普一下。

射钉枪有几种,比较常见的是用来击发射钉,直接打入钢铁、混凝土和砖砌体或岩石等基体中,不需要外带能源如电源 、风管等 。射钉弹自身含有火药,爆炸后把钢钉直接射出,从而将需要固定的构件,如门窗、保温板、隔音层、装饰物、管道、钢铁件、木制品 等和基体牢固地连接在一起 。

简单来说,射钉枪就是一种工具,原理和枪械接近,一般用于建筑工程中。

自然,射钉枪具有一定的杀伤力。

如果在距离人头部非常近的距离发射,钉子射入头部还是能够造成致命伤的。

在根据常国义家门口的痕迹来看,歹徒是2个人。

他们作案手法老练,打死常国义以后立即拿走了54式手枪,迅速逃走。

警方认为,2个歹徒在现场停留时间不到1分钟。

对现场附近搜索,警方惊讶的发现了凶器射钉枪。

这把枪被歹徒,胡乱扔在小区垃圾桶内。写到这里,连萨沙都知道一个常识:既然歹徒能够将作案凶器扔掉,恐怕他们是不怕追查的凶器,这个收获意义不大。

无论射钉枪还是钉子上,警方没有发现一点指纹。

袭击杀害警察非同小可,吉林市迅速组成了专案组。

经过对小区群众走访,最近确实有2个行迹诡异的年轻人经常在小区出没。

其中1人是小个子,也就1米70左右。

这2人刻意躲避群众的目光,没有人看到他们长相。

什么证据都没有,也没有目击者,案子就难以侦破。

无奈之下,警方只能从唯一的证据射钉枪突破。



经过分析,这把射钉枪倒是很常见。它是江苏扬州工具厂购入的“火箭”牌射钉枪。这枪畅销全国,保守估计销售量十几万支,根本无法追查。

经深入调查发现,吉林全市共有该型号的射钉枪七千多支,分布到全市250多个工企单位。

万幸的是,这把枪有特征,枪曾经改造过:上面缠有高压绝缘胶布,在射钉枪扳机斜上方有1厘米焊割口。

专案组认为,这把射钉枪应该是从事电工、水暖、装潢工作的人员或与从事上述职业的人员有密切关系,而且还有条件接触到电焊机。

于是,专案组在吉林市进行了反复排查。

可惜,吉林市本来就是一个工业城市,可以接触到射钉枪的工人众多,排查难度极大。

案件重大,压力更大,专案组只能硬着头皮去排查。

经过长达1个多月的搜索,终于有了收获。

8月27日,吉化公司103厂机修车间铆工王德勇主动向调查人员承认,这支射钉枪的焊口是他焊割的。

专案组立即将他逮捕,连夜审讯。

4天后,王德勇检举:让他电焊射钉枪的,是本厂工人李晓冬。

于是,李晓冬就成为重大嫌疑人。

也算这小子倒霉,23岁的李晓冬身材矮小,也就1米70左右,符合对嫌疑人的描述。

这小子平时表现还可以,就是有些懒惰,经常请假旷工,工作不积极。根据调查,案发当天李晓冬没有上班,有作案时间。

当晚8点半,李晓冬被专案组抓获。

此时案发已经长达1个月,上面几次追查案件进度,要求尽快破案。

于是,专案组刚刚抓住李晓冬,就动刑了。

大家也别奇怪,稍微和公安机关打过交道的,都知道审讯是怎么回事。

今天尚且好一些,讲究什么文明办案。90年代,抓住杀人嫌疑犯哪里有不打的?

李晓冬开始还死撑“我当时和我哥李晓峰在家,没有作案时间”“我没做过,你们打死我也没用”!

用冯小刚的著名台词来回答,就是“那我们就把你打死吧!”。



大刑以后第二天9月1日晚23时,李晓冬就主动“承认”案子是他做的。

又坚持了几个小时,李晓冬又“承认”另一个歹徒就是他的哥哥李晓峰。

于是,警方瞬间把李晓峰抓获。

相比弟弟,李晓峰倒是吃得住打。不管怎么问,李晓峰就是不承认杀过人,甚至不承认摸过射钉枪。

案件情况反馈到上级,上面的老大们也不是傻瓜,觉得有些奇怪。

李晓冬承认杀了人抢了枪,但始终不交代抢到的54式手枪到哪里去了。

杀人抢枪肯定死刑,既然都死定了,李晓冬为什么还隐瞒部分罪行(枪支去向),没道理啊!

上面又查看了证人王德勇的证言,发现他的前后竟然截然相反。按照常理推断,不能排除王德勇故意栽赃陷害李晓冬或者被迫胡说。

带着疑惑,上面派出公安局局长和检察长去看守所调查李晓冬,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让他们惊讶的是,满脸是伤的李晓冬刚见到他们,就声嘶力竭的主动承认罪行,还反复要求宽大处理、还说永不翻案。

见李晓冬并没有喊冤,上面也就先入为主认为他就是凶手。至于枪支的流向,还需要继续追查。

后来才知道,在见局长和检察长之前,李晓冬已经被反复关照,让他不要乱说,不要有他好瞧的。

客观来说,90年代冤假错案并不稀奇,被冤杀的也不罕见。

但李晓冬这起冤案,并不李家兄弟挨了几顿打这么简单,而是大大影响了案件的侦破。

讽刺的是,就在专案组高兴地宣布案件侦破的时候,真正的歹徒还在作案。



9月17日,吉林市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案件:持枪抢劫杀害出租车司机。

出租车司机白某开车,搭载2个青年上路,很快被他们用匕首顶住。

车子开到郊区,司机白某揣测歹徒要抢车甚至杀人,主动自救。

白某身高1米8几,身体强壮,突然推开匕首,和2人厮打起来。

这2个歹徒身体都挺单薄,虽有匕首也不是白某对手,双方打成一团。

见白某拼命,1个歹徒突然取出一支手枪,对准白某头部就是一枪。

白某当场惨死,2个歹徒将尸体推下出租车,将车开走。

开出几公里以后,歹徒觉得事情闹大,车子不能留,将车子丢弃后逃走。

警方立即赶到现场,根据白某身上弹孔推测是54式手枪打的。现场的弹壳已经被歹徒捡走,弹头一时又无法找到,不能判断是不是常国义的手枪。

就在警方紧急侦破917案件时,9月25日吉林市参茸加工厂,又发生了特大杀人抢劫案。

2个值班人员被歹徒用枪顶住,抢走了大量现金,随后被用刀刺死。

这次歹徒有些疏忽,留下了2枚残缺的指纹。

警方欣喜万分,立即根据指纹寻找歹徒。

让警方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10天后的10月5日,这2名歹徒竟然持枪袭击了公安局。



10月5日晚间,吉林市公安局郊区分局沙河子派出所副所长祝晓强,带着1名治安员值班。

治安员已经有40岁,因老婆要上夜班,将孩子带到派出所一起过夜。

派出所里面,一共就这3个人。

多年后,祝晓强的妻子王洪娟回忆:当天不是他的班,因为同事发高烧才顶上的。他也是重感冒,但派出所就这几个人,也没办法。他这个人就是这么敬业。平时过年过节不值班,也要到派出所看看。

当年报纸上写到:王洪娟到现在也觉得,祝晓强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生孩子的时候他不在身边,做阑尾炎手术的时候他也不在身边,但是她后来也想通了,当警嫂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当晚8点,祝晓强还给妻子打了一个电话。

10点多,祝晓强让治安员带孩子去睡觉,自己来值班。

祝晓强没有看到的是,有2个黑影先后溜进了派出所。在发现派出所里只有1个民警值班,1个歹徒拔出了手枪。

冷不丁的,枪响了。

呯,祝晓强头部中弹,瘫倒在办公桌上,瞬间就牺牲了。

治安员听到枪声,赶忙从床上爬起来。他让孩子别动,自己冲到走廊上。2个歹徒早已在走廊上等着他,立即开了1枪。呯,治安员胸部中弹,也是当场就死了。

治安员的孩子听到爸爸的惊叫,哭着跑到走廊。

黑暗中,歹徒以为又是警察,对准孩子开了1枪。

傍边的歹徒看是个孩子,有些抱怨:你打死了一个小孩。

开枪的歹徒辩解:这么黑,我哪里看得清,算他倒霉了。

2个歹徒将祝晓强副所长身上的64式手枪取下,迅速逃走。

祝晓强副所长牺牲时,他的妻子王洪娟才30多岁,身材高挑,长相俊美。身边许多亲戚朋友劝她再找1个改嫁算了,可是她都没有同意。“我是为了孩子,怕他性格受到影响,不想再嫁。而且他是烈士的后代,我也是公安,觉得这也是自己的职责,也是在完成任务。”

孤儿寡母的生活自然很苦。

“苦,非常苦。”王洪娟用这几个字评价丈夫去世后的生活。现在提起当年的一些事她还是眼泪哗哗流。有一次孩子喉炎犯了,半夜时分背着孩子下7楼,到医院急救。见到大夫,王洪娟就给跪下了,哀求大夫救救儿子。“半夜时候坐在医院长凳上,眼泪止不住地流。护士问就一个人啊,我说是。后来孩子哭,喊着找爸爸。我抱着他一边哭一边告诉他一定要坚强……这样的事情有很多,眼泪都流干了。”

祝晓强副所长牺牲后多年,他的儿子也当上了警察,目前在深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工作。

今天的王洪娟已经是老人了,她对儿子要求只是:“我们唯一的要求就是孩子能够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


王洪娟


沙河派出所地处偏僻,这3声枪响没有惊动周边的群众。

直到第二天凌晨2点,外面巡逻的民警回到派出所,才发现3人被枪杀。

袭击派出所还枪杀多名警察,案件极为恶劣,全国罕见。

经过紧急分析,作案的凶器竟然就是常国义的54式手枪。

那么,即便是白痴也知道,警方抓错人了,李晓冬兄弟根本不是凶手,是被屈打成招的。

让人无语的是,到了这个地步,专案组一些民警还是傻乎乎。

他们竟然认为是李晓冬将手枪卖给歹徒,这才导致派出所被袭击。

案发当天,一些民警又到看守所,对李晓冬兄弟拳打脚踢,让他们赶快交代枪到底卖给谁了。

自然,上面的老大没有这些人那么蠢。他们明白李晓冬兄弟根本不是凶手,下令不要再对他们进行审讯。

有错抓无错放,李晓冬兄弟也没有被释放,等到案情彻底清楚再说。

在此次案发现场,警方提取到一个清晰的脚印。

根据脚印判断,另一个歹徒身高大约1米75左右,这为案件侦破又有了帮助。

只是,案件又回到原点。



专案组重新梳理了案件。

杀死常国义的目的,是为了抢劫54式手枪。

抢枪的目的应该是为了做大案,但抢枪和袭击派出所没有因果关系。

谁都知道,派出所里面最少有几名警察,他们都可能是配枪的。

歹徒以区区2个人1支枪,去袭击派出所来抢枪,这不符合逻辑,风险太大。

正常来说,抢劫武器完全可以继续袭击另一个警察。带枪的警察有很多,哪里要去袭击派出所?

专案组认为,这2个歹徒有着明显报复警察的目的。

袭击派出所主要目的是报复,杀警察,抢枪只是次要目的。

那么,这2个歹徒很有可能是,受到过警方打击的人员。

同时,根据歹徒连续作案的手法来看,干净利落,心理素质稳定。由此推断,他们绝非初犯,肯定有前科。

所以,下一步还是需要排查有前科的人员。

此次案件震惊了全国,公安部下文要求立即侦破袭击公安局杀害警察案件。同时,上面对专案组刑讯逼供,胡乱抓人顶罪给予严厉批评,要求将李晓冬兄弟立即释放。

到了这个地步,专案组丢了大脸,所有人面子上挂不住。

于是,专案组彻底发了飙。

他们下令吉林市3000名干警,包括内勤人员和将要退休的干部,停止休假,兵分两路:

第一路,对全市的3万多名电工和相关从业人员,以及4万多名焊工进行逐一摸排。

第二路,去看守所将4376名83年以来受过打击的人员名单全部调来,挨个排查。



就在专案组发狠期间,2个歹徒又在顶风作案。

10月16日,吉林市城建中专又被歹徒袭击。

2个歹徒持枪大摇大摆的破门而入,将值班的保安开枪打死。因吉林市多次发生恶性案件,聪明的学校领导从北京购买了一个新式的保险柜。

歹徒杀死保安人员,又撬又砸,始终搞不开这个保险柜,就没有拿到钱。

无奈之下,2个歹徒只得灰溜溜的走了。

这起案件又大大的震惊了专案组。

从7月24日到10月16日,前后还不到3个月,这2个歹徒已经连续做了5起特大案件,枪杀了3名警察在内的8人。

如此疯狂,如此高频率的作案,全国罕见。

看来,这伙歹徒摆明了就是报复社会,会不顾一切作案,直到被抓住为止。

再说直白些,如果不能尽快抓住歹徒,他们还会持枪杀人,1个月杀好几个。



排查7万工人是愚公移山,短期内不会有什么收获。

倒是排查有前科家伙的那组民警,有了一些突破。

组长是个老民警,他认为这2个家伙应该是惯犯,1991年绝非第一次作案。

于是,组长对之前吉林市积压未破案件进行梳理,很快就有成果。

3年前的1988年7月,吉林市龙潭山上发现1起杀人案。

几个爬山晨练的老年人,发现1个男青年死在半山腰的亭子内。警方赶到现场,发现受害男青年后脑被射钉枪击中,当场死亡。死者身穿运动服,没有携带任何财物,只带了一本书。根据调查死者家属,这个男青年凌晨去山上看书,准备一门考试,谁知道出了这种事情。

对男青年进行调查,发现他根本没有仇人,不可能是被报复杀害。抢劫的话,稍微上道的歹徒都知道,晨练的人不会带什么钱,不符合逻辑。

歹徒在现场没有留下任何证据,只有一根射入死者脑部的钉子。

没有线索,案件毫无头绪,成为悬案。

在1990年2月22日,吉林市1个中年男人走夜路时,突然被人用射钉枪袭击。万幸的是,这个男人有些警惕,在歹徒开枪的时候头部扭动了一下。这枚钉子虽射中头部,没有插入脑部。受害者重伤昏迷,经过抢救逐步脱离生命危险。遗憾的是,夜色太黑,受害者根本没有看到袭击者的样子,也不知道对方有几个人。

这个案件,也成为无头案。

现在看来,这两起案件可能都是这2个歹徒所为,目的是测试射钉枪威力或者杀人练胆。

遗憾的是,开始专案组并没有重视这2个案子。



专案组继续梳理,又发现惊天的事情。

1990年11月15日,吉林市1名铁路警察下班后,被歹徒用射钉枪击中头部,当场死亡。

歹徒杀人以后,取走了这个警察佩戴的空枪套和钱包。

因警察并没有带枪,钱包丢失,又没有穿警服,就将案件定为谋财害命。

当时警方推测:可能是歹徒杀人抢劫,将这个便衣警察当做普通老百姓杀害。

由于侦破方向错误,这个案件也是长期没有侦破。

现在看来,这个袭警案件,很有可能就是这2个歹徒做的,目的也是为了抢枪。

只是,歹徒没有想到警察临时将枪支留在车站,只是带了个空枪套回家,所以没有抢到武器。

略一搜查,就有这么多发现,可见之前专案组胡搞到什么地步。

这个案件很难侦破吗?并不难。

歹徒这几年做了20多起案子,基本围绕龙潭区山前街、昌邑区哈达街、郊区的沙河子一带,说明对吉林市很熟悉。

那么,歹徒就算不是吉林市人,肯定也是长期在这里居住的。

歹徒在吉林做了这么多案子,又有指纹、足印,有肯定有前科,怎么会难抓呢?

这边,人海搜索7万工人的那组民警苦不堪言。民警们没日没夜工作,连续加班加点搞了1个月,将7万人筛子一样理了一遍,但毫无收获。

无奈之下,专案组又宣布:必须进行新一轮的大排查,将全市21万适龄男青年进行包干制,所有的人都必须进行认真摸排,谁查漏了谁就负责!

对于这个决定,民警们抱怨不已:破案哪有这么笨的?这样搞能行吗?排完吉林市21万人,是不是还要把全省800万男人再排一遍?



就在风口浪尖的时候,另一组却有了惊人的收获。

反复排查有前科人员指纹信息的民警,有了重大发现。他们经过三轮排查,并没有在最近几年案犯中找到案发现场的类似指纹。

无奈之下,他们又进行了第4轮排查,将时间放宽到1981年以后。

这4轮前后对比了不下10万个指纹,最终有了收获。

12月18日上午,昌邑公安分局聘用的退休刑侦技术干部谢海林,有了重大突破。当年没有电脑,完全依靠人眼用放大镜看指纹,难度可想而知。

对2万多份指纹卡片重新复核时,谢海林突然双眼一亮。他发现,居住在兴华街15委17组省冶金建设公司工人张小林有重大嫌疑。张小林当年入狱时留下的指纹,与925案件现场遗留指纹,有7点相同之处。

根据案卷显示,张小林今年26岁,犯案竟然是在18岁时。

在著名的83年严打中,张小林因盗窃罪被判刑3年。1986年释放后,张小林成为吉林冶金建设公司机电分公司工人!

专案组大喜过望,决定立即进行抓捕。

张小林住在中兴街一栋居民筒子楼,全楼人口很多,四通八达,抓捕有一定难度。

况且,张小林如果是歹徒,他肯定有枪。

一旦张小林操枪顽抗,就更难对付。

只是,搞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有突破,就算不是他也得先抓了再说。

18日晚8点,8名干警组成抓捕小组,荷枪实弹来到张小林家门口。

干警开始敲门,谎称是居委会的,来看暖气管子。

张小林这厮也很狡猾,根本不被骗,敲了半天门也不开。

如果枪支就在张小林的家里,估计他早就开枪射击了。

见张小林不开门,警方敲了几分钟以后只得破门。

踹开门,8名干警将张小林按倒制服。

奇怪的是,张小林并没有抵抗,却不断高声喊冤。被拖到楼道上,张小林的声音越来越高,干警只得将他的嘴堵上。

被堵上嘴以后,张小林仍然奋力呼叫,直到被拖上警车。

干警们不是草包,他们有多年的办案经验。他们认为,张小林这样喊,像是给什么人发暗号,这个人应该就住在这里。根据居委会大妈介绍,同一栋的吉林化工设备厂电焊工邹广强,和张的关系非常好,两人整天在一起。

邹广强的身高1米7左右,也符合对案犯的描述。

不过,大妈们认为:邹广强这小子是个窝囊废,连女孩都敢抽他。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杀人,绝对不会犯罪的。

于是,东北民警体现了自己厉害之处。他们不管三七二十一,踹门而入,将邹广强也抓了。

胆小的邹广强根本没有敢于抵抗,直接就被生擒。

警方随后搜查了两人的家,张小林家没有什么发现,但在邹广强家搜出了54式手枪和64式手枪各1支,还有大量赃款。

经过枪号对比,这2支枪就是之前遇害民警的配枪,由此可以确定这2个小子就是作案歹徒。



随后的审讯很不顺利,这两人拒不交代。

一顿拳打脚踢后,邹广强倒是很快软了,毕竟他家里搜出了枪和赃款。

但张小林始终不认罪:邹广强杀人管我什么事?他又不是我儿子,我还得负责!

警方:就你和邹广强最好,整天在一起,你说不管你的事?

张小林:谁整天跟他在一起,都是那些居委会老太乱说的。我们就是邻居,偶尔吃吃饭喝喝酒,他做了什么我根本不知道。

警方:你还胡说?邹广强都交代了,说就是你领头做的。

张小林:他放屁,你喊他来,我跟他当面对质,谁他妈领头的。

警方:你看这个,这个是不是你的指纹?我告诉你,在现场发现的,你还抵赖?

张小林:什么指纹?你们少栽赃我,我见得多了。这里面就不是说理的地方。只要一进来,屎尿都往头上扣。

警方。。。


83年严打


张小林死撑,但邹广强大体交代了整个作案过程。

张小林和邹广强所作所为,不是为钱,不是为色,就是报复社会。他们知道自己迟早会死,所以也不在乎,疯狂顶风作案。

根据邹广强的说法,张小林有着强烈报复社会的意识。

坊间传说,早在1983年年仅18岁的张小林栽了。

当时他刚刚进入工厂没有多久,不懂规矩,有时候会拿一些工厂下脚料回家做手工。车间主任发现了,就把张小林说了一顿,让他以后不要再拿了。被骂了以后,张小林也不敢再做,这件事就这么完了。没想到,几个月后赶上83年严打,每个工厂都有抓人的指标。当时厂领导也找不到别人,就把年轻不懂事的张小林报上去,说他曾经盗窃。

那个时候有句顺口溜:可抓可不抓的,坚决抓;可判可不判的,坚决判;可杀可不杀的,坚决杀。

于是,张小林就莫名其妙成为坚决抓和坚决判的受害者,当啷入狱。

被捕以后,公检法倒也有些同情他。一个毛头小伙子拿了些工厂的零件,放在平时自然不算大事。民警批评教育一通,让父母罚点钱带回家就得了,最惨不过拘留几天。

可惜时代不同,你又正好撞在枪口,那还能不倒霉吗。

话说主审法官还是有余地的,只给张小林判了3年劳教,没有正式判刑。

要知道,严打期间惯偷都可以枪毙。

张小林由此懵了,认为被人陷害,被政府打击。服刑期间,年仅18岁的张小林恼怒万分,发誓要报复社会。

至于邹广强更背。这个全厂著名的软蛋,不知道怎么也因为流氓罪、爆炸罪被劳教3年。

后来警方去邹广强的家里和工厂调查,邻居和工友都惊呆了。

邹广强这家伙平时非常没用,且比较文静。在单位,不当班时邹广强都躲在工具箱后面看书。有几次和工友邻居发生矛盾,对方吼几句,邹广强就软了。男工友如此,邹广强连女工友都搞不过,曾经被女人堵着门骂得狗血喷头,后来都传说女人都敢抽他。

有时候邹广强在家里喝点小酒,还会哭鼻子,连邻居小孩子都不怕他。

所有人都没想到,邹广强这种人竟然敢做了这么多杀人案。

尤其是堵门骂他的那个女孩,事后吓得半个月缓不过来。工友曾经打趣她:你敢得罪这种特大杀人犯,真有胆量。他要是想报复你,最轻的也是把你强奸了。

张小林和邹广强在劳教所中认识,很快成为朋友。86年和87年2人先后释放,很快聚在一起,准备报复社会。



1987年到1991年12月被抓,4年时间内,2人连续做了28个案件,共杀死19人、重伤4人。

他们做的这28个案件,目前大部分还属于秘密,萨沙也不知道倒是是什么。

我知道的就是以下几个:

早在1987年,两人决心杀人练胆。

2人带着匕首在吉林市城郊徘徊,在江南炼油厂附近发现一个走夜路的男人。

这2个歹徒摸上去,对准这个男人背后猛刺几刀,后者莫名其妙送了命。

这还不算,张小林见邹广强双腿发抖,下令让他将这个男人的内脏挖出来,带走。

坊间传说,2人将这些内脏煮熟吃掉了。

这男人是江南联化小石油的工人,就这样被2个变态残杀,死的不明不白。

这次杀人以后,张小林觉得邹广强胆子小,还需要锻炼。

他听说邹广强的姐姐经常被单位领导刁难,决定一起去将这个家伙杀了。

于是,两人在一个夜里潜入龙潭区烟草副局长,由邹广强动手对他连刺几刀,将副局长杀害。

随后,两人还潜入市东山火化场,持刀杀死值班小伙,抢走了不少钱款。

更无语的是,两人还焚烧过1辆公交车。

一次2人出门踩点,乘坐一辆三十路公交车。因张小林堵在门口但不下车,女售票员说了他几句,两人吵了起来。

下车以后,张小林很窝火,想要报复。

转念一想,就为这几句话,杀个女人有些不光彩。于是,张小林和邹广强当晚摸到公交停车场,放火将这辆车烧毁,出了口气。

之前这2小子作案,都是用匕首,并不是每次都杀人。

做了十几个案件以后,张小林感觉持刀作案有问题。一旦受害者比较强壮,敢于搏斗,他们就有危险。

于是,张小林让身为电焊工的邹广强,搞支射钉枪来。

两人在1988年7月进行实验,龙潭山上开枪打死了1个看书的男青年,随后将枪丢弃。

1990年2月22日,又用支新枪,将走夜路的一个男人打成重伤。

这2起案件后,张小林认为射钉枪比匕首要好,决定用它作案,去搞制式手枪。



他们在1991年1月19日在矿建机电分公司电工班,盗窃了1支射钉枪。

这个公司管理混乱,压根不知道枪支丢失。后来排查了7万人,也不知道枪支的来源。案件侦破后,对昌邑分局兴华派出所的领导和直接负责民警进行了严肃处理,并且要求对市矿建公司保卫处进行整改!

用这支枪,张小林他们射杀了便衣铁路民警,但没有搞到枪。

随后,他们又射杀了检察科干部常国义,终于搞了1支54式手枪。

他们用这支手枪多次作案,包括袭击派出所,又搞到了1支64式手枪。

现在看起来,张小林、邹广强作案手段并不高明,连指纹都留在了现场,还把枪支和赃款放在家里。

但长达4年时间,却就是捉不住他们。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他们2人似乎也没准备活太久,要不然也不会顶风做这么多案子。

1992年春节后,2人在吉林剧场被公审宣判死刑。

验明正身后,2人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至于有重大立功表现的民警谢海林,则被奖励3万元奖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