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尘封档案】你游泳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到,赵家井底的石头棺材(终)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14 10:07:0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尘归尘 土归土

看得尽世态炎凉

写不完难测人心

尘封档案是一档都市悬疑类小说

文中一概人物事件均为虚构

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前情回顾】:辗转找到了九重海地宫,黄永贵误碰绿琉璃,地宫大门强行打开,触发了机关……



九死一生


黄永贵迎面跑来,他后边紧跟着的一团黑影,卷着风杀来,气势之盛势不可挡。


电光火石之间,猛哥调头就跑,边跑边喊:“姓黄的你个王八崽子……”就在同一时间,我也看清楚了。


奔腾而来的,是一股巨大的水流!场面跟海啸没什么分别,好几米高的水浪扑面而来。


人在水浪面前显得无比渺小,黄永贵只喊了三四句话,就被身后的洪水吞噬。


一定是他刚刚打烂的那个绿琉璃,引来的灭顶之灾,只容思绪停留了一秒,洪水冲到了我眼前。


一刹那身体就像被钢板重重拍了一下,瞬间失掉重心,整个人被卷进洪流里,像一块肉在锅里反复的被抛甩着。


手电筒早已脱手而出,在水流冲击之下,身体不停的撞到洞穴里的岩石,我只得下意识的将双手护住头。


一片死黑之中,我不停的呛水,尽管缩成一团抱住头,但还是被重重的撞上后脑勺,两眼一沉,再也没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一身的伤把我痛醒,睁眼看去,我躺在一处浅滩,四周除了落石就是潭水。


叫了两声猛哥,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回声,借着微光看向四周,这里到处都是坍塌的落石,旁边有一条不知深浅的河道……


等等!手电筒在洪水冲击的时候早就掉了,这里怎么会有光?!


四处看去,河道的前方似乎有光源。有光源,要么就是有照明设备,要么就是……


有天窗!


地下河裸露在地表的裂口,就叫天窗,如果能找到天窗,就能捡回一条命!


我撑着地面想站起来,一用力,右手臂撕裂一样的剧痛,轻轻活动也疼痛难忍。


忍着强痛,我站起来活动了下其他关节,所幸都是跌打淤伤,没有其他重伤。


循着前方微弱的光源,沿着狭长的河道一直走,从下洞到现在,都没吃过一顿像样的饭,撑到现在,体力有点透支。

 

整个洞穴死气沉沉,黑暗像包围四周的感觉很难受,用潭水洗了一把脸,强打着精神往前走。


当我摇摇晃晃走到天窗口的时候,强行压制住死里逃生的狂喜,因为很多人就是这样乐极生悲的猝死。

 


这个天窗很小,不过坡度很缓,一路斜插的钟乳石可以直接到顶,我手脚并用的慢慢挪到天窗口。

 

久违的阳光把眼睛刺得火辣辣的疼,我马上低头闭紧双眼,爬回到天窗里,让眼睛慢慢适应外面的光线。

 

缓了很久,我的眼睛慢慢可以看清外面的情形,天窗周围是茂密的丛林,没有半点人烟。

 

没有指北针、武器、食物,甚至连鞋子都没有,只剩潜水袜。以现在的状态下到这片森林,跟自杀没两样。

 

尽管如此,也总好过坐着等死,这个天窗开在半山腰,选了一处植被较少的方向就往山下走,不一会脚上就裹满烂泥。

 

一路上很多野生芭蕉,两手空空没有任何工具,更挤不出力气爬树,只得眼巴巴看着。

 

没多久肚子里就像有一把火在烧,饿到了极限,头重脚轻的踩了个空,一路连翻带滚滑下了山坡。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在一户黄泥土房里了,旁边围着好几个人,看模样都是老实巴交的山民。

 

“小伙子,醒啦?”其中一个中年大叔凑上来问我,我脑子还有点晕晕沉沉,就点了点头。


“我上山找野蜂蜜,看见你躺在山坡上,一摸还有气,就用矮马驼你回来了。”


我坐起来谢过他,马上问道:“大叔,这是哪里?”


“这里叫弄达,小村子。”我点点头又问道:“这里离加朗远不远?”

 

大叔递过一杯水答道:“不远,就三四十里路,不过路不好走。”

 

那就是二十多公里,没想到在九重海里玩命了一整天。

 

糟了!今天已经是第四天……蒋乐!

 

“大叔,我是探险的驴友,和队友走失了,我现在得马上赶回加朗……”

 

正说着话,门外跑进来一个毛头小伙子,气喘吁吁的叫道:“赵阿爹,黄老太爷家挂了白布,你去不去看抬龙下地,讨个白包?”

 


“是加朗的黄太爷?”小伙子连连点头,大叔看我一脸疑问,忙解释道:“这正合适了,加朗黄太爷府里死了人,十里八乡的人都会去看抬棺材下葬,还能吃顿酒,讨个利是。”


黄家死人了!不过转念一想肯定不是蒋乐,没听说过撕个肉票还送出殡的。


草草吃了几口饭,借了一套衣服、拿了顶短草帽换上,坐在赵大叔的摩托车后,一起往加朗村赶去。


一直开到日头偏西,盘山的土路终于到了尽头,远远看得见村口,很是热闹。



灵堂的秘密


我在黄家大宅前下了车,把潜水手表塞给大叔当作衣服钱,又道了句谢,大叔跟着村里人到旁边的棚架里吃白宴,我则跟着人群混进了黄府。


大门外贴着挽联,花圈摆了三进第,各个角落也都铺白挂丧,这么大的阵势,应该是黄老太爷仙游了。


我压低短草帽,混在人流里。穿过照壁绕到正堂,烧香祭奠的人竟然排起了长队。


绕过人群,在正堂外探头往里瞧,一口又大又深的描金棺材放在堂前,左边跪坐着披麻戴孝的一众人等,右边独独一张太师椅,坐着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

 

再仔细看棺前灵位,上面赫然写着:故儿黄贺之灵位。

 

居然是黄贺死了?老天开眼,那么现在只要找到蒋乐,就万事大吉。

 

我三步并作两步,赶到偏厅,里面有几个人在准备纸人纸马,我道了句:“对不起,走错了。”随即退了出来。

 

边退边往供桌下望,之前嘱咐蒋乐藏在供桌底下,等我接应,但如今那供桌下的门敞开着,里面堆满了杂物。



从偏厅出来,我又来到关押蒋乐的柴房,也是大门敞开,不见守卫。蒋乐会不会躲了一晚上,白天趁着人多眼杂,已经逃走了?


转到僻静角落,细细想着这一连串的事,疑点重重:


其一:死得太突然。黄贺保镖众多,每天人前人后的裹着,想出个意外都难;


其二:不合规矩。就算是昨天猝死,按照丧志,至少也得停放三天让人吊唁,哪有第二天就下葬的;


其三:灵堂上不见黄濛、黄羽兄妹,长兄去世,弟、妹竟然不在灵堂;


最后:那口描金棺材,大得太离谱了,已经像是一艘小船,比规制的尺寸大了不止一号。


虽然蒋乐的下落不明,但这丧事的蹊跷却显而易见,当下我决定冒冒险,再去查探一下灵堂。


这时已经接近傍晚,前来吊唁拿白包的人依旧很多,我回到灵堂前,这次想排队进去上柱香,看个仔细。


左等右等,好不容易排到了灵堂门口,正扫视着灵堂,突然两边肩膀被人抓死,一把将我拖出队伍。


“黄三爷,是他!”这声音再熟悉不过,我抬头一看,果然是黄永贵。


几个人将我按倒在地,这个黄三爷从黄永贵身后闪了出来,他的样子一点没变。

 

正是黑脸男。

 

原来他就是黄羽。看来黄贺死后,他上了位,此刻的他多了几分嚣张跋扈。



黄羽吩咐道:“捆起来,扔堂上。”接着我就被几个大汉五花大绑,押进灵堂。

 

黄羽请出了黄老太爷,黄永贵则从围观的人群外,辟开一条道,毕恭毕敬的让出一个老太婆,她全身打扮稀奇古怪,手里杵着一根银杖。

 

“各位族长、乡亲,昨天我们黄家后院失火,我大哥被倒塌的角楼砸中,不幸去世。我让神婆问了神明,神明说就是这个外来人,闯进我们黄家禁地,我大哥才惨遭横祸!今天,我就要给我大哥报仇!”


我去,没想到这黄羽装模作样起来,演技爆棚啊,绑架威胁变成了私闯禁地。


他煽动完众人,走到我面前低声说:“你把宝函给我,我保证放了你。”

 

我哼笑一声:“财宝,都在黄永贵那。”黄羽立刻转头看向黄永贵。

 

“你,你放屁!老子命都差点没了,根本就进不去!”

 

我笑道:“你听到了,进不去,他这种嗜财如命的人,不可能只看不拿的。”

 

这时一旁的黄老太爷发了话:“禁地?你们还想下去捞金子是不是,你们这些败家的……”

 

黄羽不耐烦的打断他:“你少管。”接着又转身面向众人,高声喊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将按照族规,把这个人沉进刁江里!”

 

大爷的,你真以为自己是土皇帝呢,说杀人就杀人,这是个法盲啊。

 

我也不做辩解,只对黄羽说了句:“偿命可以,我要先看一眼黄贺的遗体。”

 

黄羽疑惑的看着我:“看遗体?你想干什么?”

 

我不假思索的答:“瞻仰一下遗容而已,如果黄老爷真的因我而死,我肯定是愧疚的。”

 

黄羽半信半疑的示意左右手下放开我,我又朝他说道:“我就这么绑着去?不太礼貌吧。”



“给他松开,我看他还会飞不成。”松了绑,我踱步走到黄贺的棺椁前,棺材板靠在一边,准备上钉。


只见黄贺的遗体躺在棺材里,脸上蒙着一块黄绢,杏黄色的寿衣显得很大,袖子太长,都盖过了手。

 

“为什么要盖一块布?”我问道,黄羽答:“我大哥被烧着的角楼砸中,脸全被烧毁了,所以盖着。”

 

除了宽大的寿衣,黄贺脖子上的颜色引起了我的注意,正想仔细查看,黄永贵一把将我推开。

 

“看够了没有,你死到临头了。”说完他急着要将我捆起来。

 

“等等!”我大喝一声震住黄永贵,抢先一步冲到棺材旁边,伸手去拉黄贺的遗体。


在场的人都被我的举动吓得一跳,纷纷大叫:“你干什么!”“你给我住手”“找死吧……”


我丝毫没有迟疑,抓起黄贺的一只手举了起来,将袖子往下一扯,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各位,他根本不是黄老爷,这断手的,是赵五!”



天衣无缝


刹那间灵堂吵开了锅,有问谁是赵五的,有骂黄羽搞鬼的。我转去看黄羽的表情,他的一脸惊愕,不像是装出来的。


我趁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伸手去扯遗体胸口处的寿衣扣子,几下用力,盘扣就掉了,露出了胸膛。

 

“看见没有,这是湿财神的邪神纹身。”我看到黄羽的脸上写满了问号,估计这事不是他做的。

 

这时,气血上涌的黄老太爷拿着拐杖,狠狠的敲着棺材:“这是搞的什么鬼?老大的尸首呢!”

 

旁边的黄永贵脸色巨变,慢慢的想挪出灵堂,我冲过去一把抓住他。

 

就在这时,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从堂外人群里喊了起来:“我知道黄老爷在哪里!”

 

只见他大步流星的踏进灵堂,伸手摘掉头上的草帽,撕掉两撇假胡子,又吓了黄羽一跳。


正是蒋乐。


他给我使了个眼色,让我随时准备硬拼。然后喊到:“把大门都关紧了,害黄老爷的凶手,就在这里!”



接着他走到棺材旁边,指着里面的遗体说道:“这个人的确是赵五,他回到都安后找不到黄羽,就回到黄家大宅。前天晚上他偷偷潜进黄贺房里,问黄贺要20万伤残费,在黄贺引诱之下,他说出了黄老太爷欺骗黄贺赵家井下有祖传宝藏的事,自己在赵家井下失了手,又怕传出去败坏赵家财神的名声,于是编造了一段石棺女鬼的故事,好吓住奇白,不敢下井查探。”

 

蒋乐拿起桌子上的茶一饮而尽,继续说道:“那晚黄贺知道所有真相后,连同这个人一起杀害了赵五,致命伤在后脑。”他指着黄永贵说道。

 

“随后黄贺吩咐他,第二天下到九重海里,找机会把所有人都杀了,拿到的财宝就分他一半。”

 

“到了第三天,也就是奇白他们出发那天,黄贺找来一个人,让他到了半夜把后院的东西装进棺材里,然后给赵五套上自己的衣服,点一把火把后院给烧了,对外诈称黄贺被困火海,角楼倒下来砸死了。然后自己金蝉脱壳,混进抬棺人里面,和那口装满东西的棺材一起,逃出黄家。想必这棺材里的宝贝,都是黄家的老本吧。”

 

蒋乐说完看着诧异万分的黄家人,不紧不慢的又说道:“那晚黄贺安排完后,他房间里又来了个一身夜行衣的人,黄贺问他早上去九重海的人,都落了蛊没有,那个人说除了你弟弟,其他人都落了。”


蒋乐轻蔑的朝黄永贵说道:“没想到吧,你也被算计了。”


旁边的黄羽此时怒火中烧,刚想上前抓他,蒋乐先高声大喊了一句:“黄老爷,出来吧,别装了,抬棺材的活你干不了!”


话音刚落,所以人齐刷刷看着堂外的三十多个抬棺人,他们个个穿着一身白,头上戴着元宝帽,其中一个人帽子压得很低。


旁边的人下意识的离他远了一些,只见他阴沉的笑了两声,慢慢除下帽子。

 

果然是黄贺!

 

他慢悠悠的走上灵堂,扫视了一圈所有人,走到黄老太爷跟前:“老东西,我是你亲儿子,你竟然骗我!”

 

黄老太爷放声大笑:“我只骗畜生,不骗人!”

 

黄贺阴笑道:“小兄弟,我诈死,那也是我的家事!你空口白牙,就说我杀人,你有证据吗?”

 

只见蒋乐笑得更大声:“黄老爷,现在不是民国了,手机是可以录音的。”

 

蒋乐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四天前奇白来探监,他让我三天后逃出来在偏厅等他汇合,但我没忍住,提前一天就出来了,当时偏厅里有人,就潜进了黄大老爷您的房里,在您床底下凑合了两宿。”



蒋乐准备打开录音:“出来的时候顺手搞了台手机,本来是报警用,没想到当了回记者。”

 

“……啊!黄……你……阿贵,把尸体弄到后院去……”

“……阿贵,明天你下到水里边,把阿猛、老四他们都杀了……”

 

只见黄贺脸色铁青,眼里分明有了杀机,突然他一把抢过蒋乐的手机,摔在地上拼命踩。

 

蒋乐任由他踩着手机:“黄老爷,都说了现在不是民国,这些录音已经传上云端,你就是把手机吃了,也没用。”

 

此时黄贺被成功的激怒,冲上前大吼一句:“来人!先把这两个王八崽子杀了,钱我一分不要!”

 

刹那间,蒋乐跟我交换了个眼色,我俩死命的往大门跑,这时堂外围观的人已经很多,黄家人追着我俩挤进人群,乱成一团。

 

就在我快被抓住的时候,大门从外被撞开,清一色的消防员鱼贯而入,领头的一个喝止住现场,大声问:“是谁报的火警,这哪起火了?”

 

我一看就明白是蒋乐搞的鬼,不过这一群消防员,也救不了我们啊。

 

黄贺马上换了一副嘴脸,笑脸迎上去:“误会误会,我们家昨天刚烧过,现在没事,没事!”

 

领头的消防员严肃的声明,报假火警是违法,他们一定会调查之类。


消防队刚撤完,几个警察又冲了进来,看样子蒋乐是110,、119都打了一遍呀。


“是谁报的警,要自首?”

 

蒋乐一看时机刚刚好,马上冲出去:“是我,就是我跟他,放火烧了这家的后院!”

 

警察看了一眼蒋乐和我,两副手铐刷的抽了出来,旁边的黄贺想上前插句话,这位警察拦住了他:“黄大哥,按规矩我们一定得带他们走,你放心,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带走!”

 

我们看着黄贺那一脸吃了老鼠屎的模样,大摇大摆的上了警车。

 

“唉,蒋乐,你逃出去了还回来干嘛?”

 

“你不也逃出去了,你又回来干嘛来了?”

 

绝尘而去的警车里,里边两个“纵火犯”的笑声穿破天际。


-全集 END-


下期更新 有缘再会

感谢你每期都在看


我们衷心感谢广大读者对《尘封档案》的厚爱,本栏目将暂时告一段落,我们有缘再见!

都市悬疑小说《尘封档案》文中所有的剧情、人物均为虚构,配图源自网络,用于画面假想。文章借用新闻或事件,进行再加工创作,内容结果与事件本身无任何联系。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