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超会装逼的愤青:王安石(二)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5 14:31:5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很有没有更了,因为老王上班了,真的做小编去了。这跟别人写公众号和写自己的公众号还是有不同的。写自己的公众号就像手淫,肿胀了,自己想怎么弄就怎么弄,渲泄了,自已爽了就行,不用考虑他人,爱看不看;而写别人的公众号,就像做爱,要满足、取悦他人,看读者喜欢什么样的姿式,什么体位,自己必须要配合,让他们爽。把对方搞爽了,才显得自己厉害嘛,毕竟做爱时还是喜欢听到对方说:你好棒棒!还有一点就是不能讲荤段子。有次写个小区花园很小,花园虽小,但是集中在一块,不像有的花园,大是大,但没一个中心点,这里一排树木,那里一堆灌木丛,还不人车分流,我就很想用一个类比,这就像女人的胸部,小是小,但是只要胸罩用的好,往中间挤挤,还是能挤出沟的,也挺吸睛好用的。最后还是没敢写,怕被开除。呵呵。顺带说一下,我们那老板娘长的挺好的,一朵芙渠,开后尚盈盈,咳,咳,书归正传。

 

王安石担任北宋这个公司的CEO,这年老王本命年,48岁。

20岁的皇上问穿着红内裤的老王说:老王啊,人家都说你只会死读书,做起事来估计不行啊。

老王:我死读书,但我不读死书啊。书上很多道理都是可以来指导实际事务的。只是世间蠢才庸才太多了,把这些书给埋汰了,读书后比不读书时蠢多了,所以大家都觉得读书没有用。但我不同,我就是那万里挑一的大牛!

皇上:……

皇上:别看我年纪小,但我立志要做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四有新人。李世民就是我的爱豆。

老王:年青人还是too young too simple啊,吹牛逼都不敢吹大的。李世民有什么了不起的,要学就学大牌,比如小尧啊,小舜啊,这二个才是你学习的对象嘛。世人都觉得他们高不可攀,但在我老王看来,真是洒洒水,达到他们的水平太简单了。只是世上蠢人太多,把他们神化了而已。

皇上:……

沉默了半响,擦了擦脸上老王喷的口水,问:那我们从何做起呢?

老王:变风俗,立法度!现在外面妖骚浪贱太多了,这些人都要整治,往死里整,让他们知道皇上你才是宇宙的中心,才是正义的化身,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you are my super star!

皇上被煽的热血沸腾,荷尔蒙觑升,往新晋褀贵人宫中急跑,还不忘回头冲老王说:就按你的办。放心,朕就是你的后宫,不对,朕就是你的后台!

老王:……

靠,没想到我的话还有伟哥的功效啊!老王嘀咕着。

 

老王刚上任就遇到一件案子,案子简单,但是政治无小事,任何小事都会关系到个人权威的树立,地球那边的一只蝴蝶振动一下翅膀都会在这边引起海啸,何况是件杀人案。案情回放:

 

少妇阿云,娘死了后,长兄为父,长嫂为母,这个母亲不太善良,在阿云母亲尸骨未寒就迫不及待的要将阿云赶出门去,将她嫁给了韦哥。洞房花烛夜时,韦哥醉醺醺地扑到阿云身上要行云雨之实,阿云定睛一看,我靠,长的实在太丑了,丑成类人猿了,你问到底丑到什么样?丑的阿云都起了杀心,往厨房抄起了菜刀,估计类人猿皮厚肉实,加上阿云一弱女子初次杀人力气小,也没什么经验,人家用刀是砍,她是割,片了十多块肉后,死人也会被割醒,何况只是个醉汉,韦哥睁眼一看,妈的,一床的血,身旁十几片血淋淋的肉条,吓的连滚带爬跑出房外呼救。阿云淡定的把菜刀在脚底抹了抹血迹,将被单卷了卷,来到市公安局自首。看门老大爷瞪着睡眼惺惺的眼神,很不满的看着这个吵醒他睡觉的乡下妇女,一声断吼:干什么的?阿云冲大爷微微一笑:我来自首的。大爷:什么事非要大半夜来自首?阿云好整以暇地把被单打开,提起一条尾脊肉,说:杀人了!大爷吓的脸色惨白:你……你……,往前,就亮灯的那个房,那是值班室。看着阿云头戴凤冠,一身红衣飘飘的背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大爷瘫坐在椅子上。(老王每次看到这个故事,都不禁摸了摸脸,寻思着是不是该去整个容。)

 

市检察院、市法院以违反国家宪法罪(宪法规定,在服丧期间,不准婚嫁),大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市长站出来,认为定罪错误,应该定为故意杀人罪,有自首情节,可以减轻或从轻量刑,不该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二方争执不下,闹到皇上面前,在金銮殿上录了集《奇葩说》,本期辩题是:因为老公太丑而杀夫,该不该判斩立决?

皇上:老王,老光(砸缸的那位),你们怎么看这件事?

阿光:我方支持一审判决。宪法明文规定,在服丧期间,不得婚嫁;官员必须丁忧,即使宰相也不得例外。何况一民妇?阿云母亲刚丧,就嫁人,这是大罪,依律就当斩立决!

老王:反对!阿云在服丧期间嫁人,但并不是她的本意,是屈服于她兄嫂的逼迫,父母亡,兄如父,嫂如母,阿云只能听从兄嫂的安排。也就是说若要算违反宪法罪,那也是她兄嫂犯法。阿云并没有违反此罪,并且依律,与最高位法宪法相抵触下的婚姻是不合法的,国家不予承认。所以,阿云的婚姻是无效的。该案只能以故意杀人罪(未遂)来定罪。案犯有自首情节,应该减轻处罚。我方支持市长的意见。

本来想录一集收工,哪知各方第一排,第二排,第三排,…第十排每个成员为了出镜率都争相发言,各有服气,搞的这季的奇葩说都只是在争这个问题。实在受不了,皇上站出来了:就按老王的意见处理。并且把这条加入到刑法条款里,以后类似案件都按此条款判决。

 

有小愤青做后台,老愤青就开始彪了。大刀阔斧,老王开始强行推行一系列变法,史称王安石变法,名目有农田水利、青苗、均输,保甲、免役等七里八里,总之一句话就是:是建立一个国富民穷的现代型军事强国。

 

老愤青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专门开辟了一个新的部门,国家经济政治军事改革办公厅,之前的国务院,国防部,军委全都必须向这个办公室报告,受它管制。并派出四十个中央巡视工作组,全权代表朝庭,有先斩后奏之特权。这四十个人,清一色的的后生仔,二十几岁,血气方刚的愣头清,一到地方上,尽做些丢瘸子的拐,偷瞎子的导肓犬,抢小朋友的棉花糖等上不得台面的事。

工作组:碧大姐,你要跟政府借点钱啊。

老干妈:我不缺钱,不借。

工作组:你不借不行啊,你这是阻挡改革进程,老王说的,一定要借啊。

老干妈:……

老干妈借了一笔2分利息的钱。

 

工作组:碧大姐,你家要抽个人去服役啊。一人参军,全家光荣!

老干妈:我家就我一人啊,没有男丁。之前不是寡妇家免服兵役吗?

工作组:现在不是了,每户每家都得服兵役。没人的可以出钱,你可要支持改革啊。

老干妈:……

老干妈出了100贯铜钱。

 

工作组:碧大姐,这只马给你家养,好好养哈,明年交给政府。

老干妈:我只会做剁辣椒,不会养马。

工作组:那不行啊,这是政治任务,每户人家都要给政府养马,以备战时之需。没有国家这个大家,哪能有你这个小家,你说是不是?

工作组的小年轻理论还挺扎实。

老干妈:我真的不会养,别到时给养死了。

工作组:养死了,那要按时价赔。

老干妈:……

老干妈牵了头马回家,叫家时的长工好生养着,别饿着了,来年要是养肥了,额外发奖金。

 

工作组:碧大姐,你这剁辣椒生意不错啊,新法规定,你这要再多交50%的个体户税。

老干妈:之前已交了不少税啊,还要交,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工作组:你这是什么态度?你这是公然抵抗变法!一切与老王做对的人,都是逆时代而行,都势必会被滚滚向前的历史车轮辗成齑粉,都将成为时代的弃儿,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老干妈:……

老干妈最终不做剁辣椒了,不知所踪。有人说在南下的肓流中看到过她。

 

 

由是赋敛愈重,而天下骚然矣。各地方官,京官都议论纷纷。终于有天在开早会时,爆发了。

司马光当时是会议主持人。

(我晕,还是没写完。真他妈的会瞎78胡扯,呵呵。。。下次再续。)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