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为主用 第六篇 如何成为主手中有用的人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9-20 12:26:2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如何为主用 

第六篇 如何成为主手中有用的人

基督徒里面的生命,乃是事奉的生命

一个事奉神的人,总喜欢问,怎样能成为一个让主使用的人呢?或者说,怎样能成为主手里一个有用的人,成为一个真正的事奉者呢?首先,我们必须看见,主在我们里面的生命,乃是一个事奉的生命。这个特性需要启示才能看见。许多基督徒也许认识,主的生命是圣洁的、良善的、温柔的、光明的等等,但他们并不认识,主的生命在他们里面,乃是一个服事的生命。为什么?因为我们对属灵的认识,常常受到我们天然观念的限制。在我们天然的观念里,只有圣洁、温柔、良善等思想,却少有如何事奉神的想法。神的生命进到我们里面来,乃是要我们事奉祂。

主生命里一切的特质,都是为着事奉

启示录二十一、二十二章给我们看见,一面新耶路撒冷的光景,是圣洁的,是光明的(二一11,18,21,23~25);另一面,在新耶路撒冷的终点,乃是永永远远的事奉神(二二3~5),这是很清楚的。所有在新耶路撒冷里的人,他们所以圣洁,是为着事奉;他们所以光明,是为着事奉;他们所以良善,是为着事奉;他们所有新造的生命,都是为着事奉。主生命里各样的特性,在我们身上都是为着事奉;爱是为着事奉,光明是为着事奉,圣洁是为着事奉,公义是为着事奉,良善是为着事奉,属灵是为着事奉;主生命里一切的特质,都是为着事奉。

我们可以这样说,事奉是一个目的,而生命里的各样特质,乃是事奉的资格和条件。生命不圣洁不能事奉,生命不光明不能事奉,生命不公义不能事奉,生命不够属灵不能事奉;生命里一切的特质都不是目的,而是为着达到一个惟一的目的,就是事奉神。

福音书里的生命

许多基督徒羡慕圣洁,羡慕属灵,羡慕得胜;但我们要问,为什么羡慕呢?为什么我们要圣洁呢?为什么我们要属灵呢?为什么我们要得胜呢?这些都是为着一个目的,就是事奉。福音书里的那个生命,是圣洁、光明、良善、属灵、属天、刚强、得胜的;但请记得,这个生命的目的是为着事奉。主耶稣所以圣洁是为着事奉,祂所以公义是为着事奉,祂所以刚强、得胜,都是为着事奉。福音书给我们看见,那个拿撒勒人耶稣,祂里头的生命,乃是一个事奉的生命。

书信里的生命

罗马书是一卷说到神救恩纲领的书,是基督徒属灵经历的纲领,也是基督徒属灵生命的纲领。罗马书开头给我们看见,我们怎样得救,怎样有主的生命,接着就给我们看见,我们该怎样追求圣洁、追求得胜。等到有了圣洁、得胜的经历,十二章就告诉我们,要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别的,是神所喜悦的,并且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1)。这意思是,要我们借着奉献过一个关,从不事奉的境地,进到事奉的境地。然而,许多人没有看见这一个,没有看见生命是为着事奉,得救是为着事奉,成圣是为着事奉,得胜是为着事奉。凡我们一切属灵的美德,都是为着事奉。

再者,事奉不仅是外面的一个行为,事奉乃是我们里面生命的长成。罗马十二章开头,保罗劝我们的事奉,是借着奉献过一个关;从不事奉的境地,到事奉的境地。仅仅就着第一节看来,好像事奉是外面的一个举动;但事实上,事奉乃是里面生命的故事。这样的经历,相信我们都有。我们只要跪在那里祷告,把自己交给主,爱主一点,亲近主一点,让主的生命在里面有一点地位;立刻我们就想要事奉神,我们里面就有一个东西,莫名其妙的推动我们去事奉祂,推动我们去传福音,去帮助弟兄姊妹,推动我们到召会里服事。你不服事,里面就不舒服,不对劲,好像少什么东西。你去事奉,里面真是自在,真是自然、舒服、喜乐。这是什么,这就是说,我们里面的那个生命,乃是事奉的生命。

然而许多时候,我们听见人赞美说,‘主啊,赞美你,你的生命是圣洁的,是有能力的,是光明的,是属灵的。’但我们很少听见说,‘主啊,赞美你,你的生命乃是事奉的。’我们少有人看见,基督徒的生命乃是服事的生命,是事奉神的生命。我们需要祷告,求主给我们这样的亮光,因为这样的启示,在新约里是太大、太重要的一个启示。福音书里那个生命,是为着事奉;罗马书里的生命,至终也是为着事奉;哥林多书、以弗所书都是如此。我们在以弗所书里看见,到了第四章,当那个生命长大成熟的时候,就说,‘百节各按各职,照着各体的功用,彼此相助,便叫身体渐渐增长,在爱中建立自己。’(16)。这是什么?这就是服事,这就是事奉。

启示录里的生命

整本新约到末了,当生命完全长大成熟的时候,就是新耶路撒冷。新耶路撒冷最末了一个结果是什么?启示录二十二章三至五节说,这些在新耶路撒冷里的人,要永永远远的事奉祂。二十一章、二十二章,说到在将来的永世里,新天新地的新耶路撒冷出现了;那个新耶路撒冷,乃是神历世历代旧造和新造的工作,也就是神创造和救赎的工作,所得着的最终结果。从二十一章开始,到二十二章二节,给我们看见,新耶路撒冷的质是什么。从二十二章三至五节,短短这三节,给我们看见,新耶路撒冷里的人,在永世里作什么;他们不作别的,乃是永永远远的事奉神。

事奉的功用,乃是从里面的生命长出来的

从我们得救那一天起,基督的生命就进到了我们里面。若是我们一点一点的爱主,将自己奉献给主,抛弃前途,破碎血气,对付个性,跟随属灵的亮光,活在基督里,我们里面的生命就有机会,从我们里面长出来。那长出来的一点,就是一个功用;那长出来的一点,就是事奉。至终,在你身上长出来了先知,在他身上长出来了教师,在另一个人身上长出了长老,在另外一个人身上长出了执事,长出了怜悯人的;各种基督徒的功用,都从里面的生命长出来了。

所有事奉主的功用,并不是神学教出来的,乃是里面的生命长出来的。事奉主的人,不一定是有学位的人;但事奉主的人,必定是身体上的肢体。肢体的功用是靠着里面生命的长大,生命的刚强的。一个小孩是如何长大成人的呢?这不必我们教导他,只要我们把各种样的食物给他,让他多吃一点,让他履行生命长大的条件,有一天,这个孩子自然就长大成人了。

许多人都以为,所有为主用的人,都是非常聪明的,而自己是个愚笨的人,神一定不会用。请记得,绝没有这样的事。绝不要说,‘我这个人既没有口才,也不会讲话,更不能传道,有什么用处呢?倒是那些口才一流,说起话来滔滔不绝的人,才有用处,才能给主用。’没有这样的事。我们能不能给主用,乃是端看主的生命在我们里面能不能长大,有没有机会长大。我们要问自己,我们爱主么?奉献么?给主的生命有机会么?让主的生命在里面有地位么?把前途抛在一边么?肯让血气破碎,肉体受对付,把自己摆一边么?所以,我们在主手里有没有用,基本上不是有没有本领,有没有干才的问题,乃是在我们里面的生命有没有长大。

事奉主乃是凭靠里面生命的源头

有一件事是肯定的,一个人让主的生命有多少地位,这个人就有多少的用处。让我作一点见证,现在的我和孩提时代的我,完全不同。我自幼是胆小孤立的,从不和人在一起,总是自己坐在一边,看见人就跑。在学校里既不多说话,也不喜欢活动,几乎是什么人都不接触。在家中,只要有客人来,我就趁机溜掉,因为一见人的面就脸红,一说话嘴唇就发抖。那就是天然的我。然而,有一天主呼召我,要我起来为祂说话。从那一天起,我天天奉献,天天对付,天天学习活在主里面。到了一九四七年,我到上海,碰到一位许弟兄,他说,‘李弟兄,你年幼时,定规是个很出风头的人,定规是个很能演讲的人。’我说,‘许弟兄,你可是断错了,你若去问我幼年时的同学,就知道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是相反的两个人。’

请记得,不管你天然人如何,当你肯给基督的生命有地位时,祂就要从你里面活出来。祂会改变你这个人,使你和从前不同,并且是绝对的不同。从前你不喜欢动,现在祂要你动;你不喜欢安静,祂要你安静;你不喜欢开口,祂要你开口;你不喜欢接触人,祂要你接触人。祂会彻头彻尾的改变你。

我初期站起来为主说话时,几乎每一次胃都不舒服,那种痛苦无法形容。我只好去祷告、奉献,到了下一次,再去祷告、奉献。我就是这样在主手里冲出来、拚出来的。我们的用处就在这里;不是你我天然有的,不是你我与生俱来的,乃是基督在你我里面,找一条出路,找着一个机会,找着一个出口,祂出来了,这个才有用处。

有位老姊妹常对我说,‘弟兄,好像你的话讲不完,讲了还有。’其实,我能在这里,完全是靠着主的怜悯和恩典。不错,我有讲不完的话可讲,因为在我里面,有一个源头,有一个永远生命的源头,是无限无量的。问题不在别的,问题在于我们限不限制祂;我们若限制祂,我们就完了,就什么也没有了。我们头脑里所有、所知的,是何等有限,但在我们里面那生命的源头,乃是无限无量的。

我能对你们作一个见证,许多时候,我在讲台上所讲的,甚至是我会前半个钟头,都还没有想到的。然而,我摸着一个秘诀,每一次要站讲台时,都要有一个厉害的奉献:‘主啊,这里有一个人,别的时候也许松了一点,但在这个时候,他要绝对的交在你手里,绝对的放下自己,忘掉自己。主啊,你出来,求你作工,从这个人里面出来。’不要说会前半个钟头,许多时候,当第一首诗唱过之后,才有人来告诉我:‘李弟兄,请你说话罢。’这时,我能说什么呢?只要立刻束上腰带(不是外面的腰带,乃是里面的腰带),对主说,‘主啊,我在你手里,求你自己出来。’就这样,里面的话就来了,里面的信息就来了。

所以,事奉主不是凭靠我们自己,乃是靠着我们里面的那一位。我们天然的东西不是本钱,不是资本,乃是我们里面那个生命,那位活的基督,无限量的基督,是资本,是本钱。难处就在这里,我们有这样一位基督,但我们不给祂地位;我们有这样一个生命,但我们不让这生命有机会。我们既没有彻底的奉献,也没有完全的受对付,被破碎;我们不让祂有地位,不给祂有机会,以致祂出不来,我们便无法服事人。所有的服事,都在于祂的生命;供应出来的是祂的生命,服事的能力也是祂的生命。祂在我们里面一有地位,我们就有功用,就有服事,就有事奉。这是何等的奇妙。

生命显出不同的功用,为着不同的事奉

同样的生命,同样的血轮,流到耳朵,就能听;流到眼睛,就能看;流到嘴唇,就能说话;流到腿部,就能行动。同样的生命,同样的血轮,在各个肢体里,就有各个不同的功用。一样一式的,在你我里面的生命,就是基督的生命;这个生命在你里面得着地位,显出来就是教师;在他里面得着地位,显出来就是长老;在我里面得着地位,显出来就是执事。同样一个生命,虽然显出来的不同,显出来的功用不同,但还是一个生命,一个基督。

这个不同,不是性质的不同,乃是功用的不同;这个不同的功用,就是为着不同的事奉。事奉是从这里出来的,是以这个为根据。当基督的生命在你我里面得着地位时,就会显出一个功用,这个就是服事,就是事奉。

五项操练

问:为什么今天许多基督徒,在主面前的功用不显明?

答:请我们每个人想想看,我们在主面前有什么用处?我们也许很热心,又肯追求主,并且经常聚会,但请问我们在主手里有什么用处?我信我们在座的每一位,可能都会回答说,不知道。无论在那一个地方召会里,我们都会看见许多弟兄姊妹,他们热心,爱主,又肯追求,并且逢会必到,但他们都不大知道,自己在主手里有什么用处。他们不仅说不出来,在他们身上也实在没有显出那个用处。原因何在?

问题在于没有绝对的爱主,没有彻底的奉献,没有抛弃前途,没有接受己的破碎,没有经历肉体的对付。请记得,若有人真是爱主,全然奉献,并且抛弃前途,接受破碎和对付,在他里面的基督,就要得着地位,有了出口,而能彰显出来。这时,不管他觉不觉得,在他身上就有一个功用。原谅我说,今天在召 会里,蒙召的人这样少,有用处的人这样少,有作用的人这样少,事奉的人这样少,能为主用的人这样少,惟一且最大的原因,就是我们不够绝对的爱主,没有绝对的把自己交在主手里,奉献给主,并且抛弃前途,接受真实的破碎和对付。

若是我们都能认真操练这五项,绝对的爱主,彻底的奉献,抛弃前途,让天然的人受破碎,肉体被对付,基督就能得着生命的出口,从我们里面一点一点的活出来。这样,我们就可以确知,有一天,我们都要在主手里,成为一个有用的人。今天,你我所以不知道自己在主手中有没有用处,最大的原因,就是你我不肯履行这五项。我们不肯绝对的爱主、奉献、断送前途、受对付、被破碎,我们的己仍然存在,仍然有所保留,所以,我们有热心而没有事奉,有聚会而没有用处,常常聚在一起,却显不出个样子。我们中间,谁是长老,谁是执事,谁是教师,统统显不出来,或者说不显明。

许多时候,我们作工的人去帮助各地召 会设立长老,把他们中间弟兄的名字都看过、读过、祷告过,却怎样也找不出一个可以作长老的。好像他们都是差不多,张弟兄和李弟兄差不多,李弟兄和王弟兄差不多,王弟兄和吴弟兄也差不多,都差不多。你难得找出一个有长老性能的,一个有执事功用的。他们都爱主,都热心,也都有追求,并且经常聚会,但他们不能作执事,不能作长老,因为他们里面的生命不够显出。

我们总要看见,每一个得救的人,都是主要用的人。主的生命乃是一个服事的生命,主的生命进到我们里面,就是要我们能服事;但许多时候,我们显不出那个能服事的光景。原因何在呢?就在于里面生命那个服事的性能没有长出来。若是我们每一位弟兄姊妹,因着主爱的缘故,再一次服下来,再一次奉献,断送前途,接受破碎和对付,不出半年,我们中间很多弟兄姊妹,就要显出是蒙召的,是作工的,是作长老的,是作执事的,是专为主作事业,为主赚钱的。所有的难处都在这里,就是里面那个服事的生命,得不着地位,长不出来。这样的情形,鼓励没有用,教导没有用,劝勉也没有用,乃是必须让里面的生命,找到一个出口,能够出来。

有位弟兄家里很富有,跟随主很久了,也有过奉献,但在他身上,那个生命的功用,事奉的生命,长不出来。一九四八年春天,约在阴历年前后,我到了鼓浪屿,弟兄们就安排我接待在他家。那是一栋好大的洋房,可以说得上富丽堂皇,对我的接待是相当的好。然而,最叫我感到痛苦的,是住在那里没有交通。若不是多年主的恩典组织在我里面,我里面恐怕也要结冰了。

这位弟兄的血轮里都是钱,脑子里想的都是金钱。有时,他带我到山上走走,途中问了我许多问题,他自己大概也知道,我根本无法回答。碰着这样一个在金钱里的人,你怎样能和他谈呢?然而,他是主人,我是客人,问而不答非礼也,所以我也只好答一点,但我知道那全数没有用。关键在这里,从那时候起,最少在几次祷告中,我都求主记念这一位弟兄。我说,‘主啊,无论如何,这一个弟兄曾接待过你的奴仆和使女,他接待了我,还接待了汪佩真和李拉结姊妹。主啊,你总要看顾,总要在他身上作一个恩典的工作。’当然,一个作主工的人,不必人的劝勉,都自然会有这样的祷告。一个弟兄蒙恩了,追求主,在属灵的事上也有兴趣,在召 会生活中也没有问题,但一个大的难处,就是他掉到金钱里,变作一个钱桶,把他里面那个基督的生命限制住了。所以,在这一个蒙恩的人身上,虽然他对属灵的事有兴趣,但他那一个服事的生命出不来。

一只祭牲总是先带来献上,而后被宰杀,被切成块,被剥夺,受各种各样的对付,到最末了,用火焚烧,献给神。所以,所有的对付,都是在带来奉献之后。换句话说,我们的奉献,差不多就是主对付我们的根据。为什么呢?照理,我们得救之后,主就应当来对付我们,好使祂自己能更多从我们里面活出来;但是我们不赞成,不同意。因着主从来不作勉强的事,所以祂吸引我们,感动我们,叫我们奉献,说,‘主啊,我接受你的对付,接受你的破碎。’我们这一个答应就是奉献,或者说,我们的奉献就是我们的答应。

真实的奉献,乃是让神作工;而不是一般人所领会的,为主作工。真实的奉献,是让神作工,而不是为主作工。许多人以为,他奉献了,就是要为主作工,岂知奉献乃是让主作工,让主在他身上作对付的工作。借着奉献,主在我们身上得到一个主权,得着一个答应,祂就能在我们身上作工。所以是先奉献,而后才有对付。当然,有时也会有例外。主所要得着的一个人,他不肯奉献;主要得着他,他不肯答应;主要作工,他不肯同心同情,不肯让主作,那主怎么办呢?主就兴起环境来击打他,击打他的事业,击打他的健康;但这还不能算是破碎,这只是一种击打,使他不奉献也得奉献,不赞成也得赞成,不答应也得答应。那个真实的对付、破碎,乃是在奉献之后;必须等奉献以后,才会有真实的对付。

前面所受的击打,都是外在的,即使是身体生病,也是外在的,都是环境中的击打,还不是里面的己受对付。等你这个人把自己奉献了,从那时起,主才来对付你的己,对付你的本身。我们都知道,保罗不是一次受对付,乃是长期受对付,他说,有一根刺加在他身上,他三次求过主,把这刺挪开,主说,‘不。’(林后十二7~9)。主把那根刺留在保罗身上,所以,对付从来没有离开过保罗。为什么?因为他还没有离开肉体。请我们永远记得,当我们还没有变化、被提之先,不管我们接受主多少的对付,我们这个肉体依然故我,我们天天要活在对付底下。

很奇妙也很矛盾的一件事,就是一个不接受对付的人,反而不觉得自己有肉体。他天天发肉体,但他不大觉得。一个接受破碎的人,天天接受破碎,就越觉得自己肉体的存在,越觉得他这个人真是肉体。好像他说话是肉体,不说也是肉体,无论怎样作都是肉体。这个经历是对的,我们越接受破碎,越有肉体的感觉,就叫我们服在主面前说,‘主啊,我这个人不行。’请记得,这样的光景是一个好的光景、甜美的光景。若是你觉得,这一次对付成功了,肉体破碎了,血气干净了,那是受欺骗;绝没有这样的事。

保罗一直到写腓立比书的时候,还说他没有完全,没有达到,没有得着;他还在那里追求,还在那里接受对付(腓三13~14)。不错,有的人是一直到老,在主手中都没有用处。为什么呢?因为到老,他都不肯接受破碎。这个接受破碎,是永远不会毕业的。

如何接受破碎

关于接受破碎,简要的说有三点,或者说,有三个段落。第一,是主的光照;第二,是人的接受,或者说是人的执行;第三,是环境的配合。什么叫破碎呢?比方这个玻璃杯,原来很完整,现在把它打碎了,就是破碎。这个大家很清楚。再来看你这个人,你的血气是完整的,你的脾气是完整的,你的个性是完整的,你的肉体是完整的。现在,你得救了,基督的生命进到你里面,要从你的灵里出来,但是受了包围。受什么包围?受血气、肉体、脾气、个性的包围。你的一切包围了基督的生命,基督的生命就不可能出来了。所以,现在所有属于你那完整的一切,都需要破碎。惟有破碎了,基督的生命才能出来。

首先,神的光要照在你里面,给你看见你的血气,你的肉体,你的脾气,你的个性,这些东西都是基督生命的仇敌,是基督生命的拦阻和限制。神也要给你看见,那些东西都早已钉在十字架上了,因为那都是神所弃绝的,是神的仇敌,是基督生命的拦阻。看见这个光之后,立刻圣灵在你里面,在你日常生活大小的事上,就来执行这个亮光。在你看见这个亮光之前,你在那里发脾气,发肉体时,你没有感觉,也不会定罪。现在你看见亮光,圣灵在你里面,带着你执行这个亮光,你再动血气,再发脾气,圣灵就会给你一个感觉,这该被定罪,这是肉体,这是血气,这是己,这是你的脾气,这些都已经钉在十字架上了。然后,你就靠着圣灵的能力,定罪这些,执行十字架的钉死。这时,这个钉死不仅仅是十字架上客观的真理,乃是你里面主观的经历。这就是罗马八章十三节,那个治死恶行的死;也是林后四章十一至十二节,使耶稣的死在我们身上发动的那个死。

我们都知道,基督的生命里有一个死的成分,那个成分经过我们的时候,就要作杀死的工作。好比我们里面的血轮,最少有两个用处:一个是杀死身体的仇敌,就是病菌;一个就是同时供应身体里所需要的养分。基督的生命从我们里面经过的时候,带着杀死的作用,杀死我们里面的肉体;并且同时供应灵的需要。几年前,我们看见这个亮光,但不敢讲这个话,因为不敢说基督的生命里,有一个死的作用。然而慢慢的,在经历中,我们越过越清楚。最近我们看见,慕安得烈弟兄也是这样说。他说,在基督的生命里,有杀死的能力,有一个死的成分,有一个死的作用。

圣灵在我们里面一有地位,就带着我们,天天治死我们的血气,杀死我们的肉体,这个治死、杀死就是破碎。不只如此,为着帮助我们,神在外面还有圣灵的管治,安排环境,里应外合的在我们身上作工。生命在里面,环境在外面;我们一有心愿,愿意接受破碎,立刻里外配合,圣灵就在我们身上作破碎的工作。然而,若是我们里面的心愿,里面的灵,不跟从圣灵来执行这个杀死,无论外面有多少环境,也是没有太大的用处。外面的环境,乃是配合里面的圣灵,在这二者之间,必须是我们要接受。

灵在里头,环境在外头,我们在这二者之间,作一个接受的人,作一个执行的人。这样,一天过一天,一次过一次,我们的血气,我们的肉体,我们的己,就会被破碎。当我们再要发脾气的时候,就发不起来了,因为我们身上满了破口,我们是破碎了的人。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