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铁钉价格销售中心

男人开始嫌弃妻子,都是从这个征兆开始的,女人你必须知道!

丘比特君2018-05-16 15:52:40

即使生活只是纪录片,你也可以过得有趣些。


温雯来到门口,望着磅礴的雨幕,眼中忧伤之余,又透着抹深深的担忧。


她觉得自己有点犯贱,结婚三年,那男人虽然天天喝到半夜、烂醉而归,但想到雨下的这般大,她心里最多的居然是对他的担忧。


越下越大的雨滴仿佛砸在她心里,她撑着伞正欲出门——院子大门突然开了,一道欣长挺拔身影,模糊的朝客厅走来……“子墨……”


温雯心头一喜,正欲唤出,及近了,看到他怀里搂着的美艳性感女人那刻,声音顿时卡在喉咙里。


苦涩爬上心头,她怔怔望着姿态亲密的两个人。


顾子墨似乎是醉了,浑身湿漉漉的、一身的酒气,而那紧紧搀扶着他的女人,正像无骨蛇一样贴在他身上。


顾子墨冰冷的眸厌恶的看她一眼,嗓音寒彻入骨:“这么晚,站这儿做什么?”


温雯紧紧咬着唇角,心头说不出的酸涩。


顾子墨说完那句话也不等她回复,直接带着那女人往屋里走去。经过温雯身边时,那女人挑衅的斜了温雯一眼。


浴室的门砰地一声被关上。


很快,女人的娇笑声从二楼传来。


“子墨,你太坏了,洗澡就洗澡,手往哪儿放呢~”


“咯咯咯——别闹了,顾夫人还在外面呢~”


温雯像个傻子一样站在那里,听着那欢声笑语,双手越攥越紧,指甲狠狠掐入掌心。


笑声还在继续,每一声都像针尖般密密麻麻扎入她心底。


她再也忍不了了,冲到二楼浴室门口,猛然推门而入。


顾子墨正坐在浴缸里俯身吻着那女人脖子,而那性感妖娆的女人衣服衣衫半褪的坐在他腿上,双臂软软的勾着他脖子。


两人正值欢愉之际,那女人整张脸妩媚欲滴。


见状,温雯也顾不得平日矜持了,忍住欲夺眶而出的泪水,大喊一声:“顾子墨,你恶不恶心,你这么做、对得起你最爱的温紫吗?”


话音刚落,她明显感觉到、整个浴室的空气陡然凝固了。


呆呆的看着顾子墨松开怀内女人,朝她走去,温雯撇开眸子、不去看他健壮分明的胸膛,一颗心却越跳越慌。


这次、她是真的触到他的逆鳞了……似乎被她强作镇定的模样激怒,顾子墨脸色阴沉欲雨。


他上前,大手一把掐住温雯的脖子,咬牙切齿道:“贱人,是你害死的她,还好意思提她的名字!”


对上他深寒冷戾的眸,雯雯心头一颤,慌道:“顾子墨……你放手,温紫不是我害死的……”


浴室的门,却被他砰的踢上。


“温紫就算不是被你直接杀死,也是被你间接害死的!温雯,你这一辈子都要为此赎罪!”


顾子墨冷声说着,俯身一把将温雯抱起,怒气冲冲的朝浴池处走去。


之前那女人早被吓走了,此刻,只有两人的浴室内,空气紧绷到可怕。


温雯在顾子墨怀内不住踢打、挣扎着,却毫无用处。


身子蓦然被丢入浴池中,她还来不及挣扎,便被他有力的大手摁住。


察觉他在用皮带捆自己的手,温雯摇头抗拒着,不想被他这么屈辱对待。


为什么他每次做这种事都要把她绑起来,惩罚般、凌辱折磨?


“求你,不要……”


温雯颤声哀求着,嗓音越来越弱。


顾子墨却丝毫不为所动,将她摁成一个屈辱的姿势。


他的动作,凶狠有力。


每一下,都仿佛惩罚般、用尽全力。


温雯由挣扎到求饶,再到痛到哭泣……最后,她连哭泣的力气都渐渐消逝,在他强势激烈的占有下,意识越来越模糊,到最后甚至晕了过去。


然而,凌虐还在继续……次日醒来是在床上。


温雯坐起身来,浑身的酸痛袭来,昨晚的记忆潮水般涌入脑海。


顾子墨在浴室要了她几次,之后又把她拖到沙发上、床上肆意凌虐,她整晚都是在反复的昏迷、痛醒中渡过。


刹住回忆,她咬咬唇,忍着浑身酸痛下了床,洗漱之后来到客厅吃饭。


早餐,是仆人热好的,昨晚她亲手做的。


看着桌上一筷子未动的饭菜,双眼渐渐温热。


昨晚,是她和顾子墨结婚三年的纪念日,她专门做了一桌子他爱吃的等他回来。


等来的,却是那样的结果……昨晚他掐着她脖子,骂她害死温紫的场景浮现在她眼前,她心头仿佛有一把匕首在狠狠搅动,鲜血淋漓。


三年了,每次顾子墨想起温紫都对她恨之入骨。


虽然她曾无数次解释,那场大火不是她放的,温紫不是她害死的,但顾子墨从不肯相信。


所有人都认为,温紫是为了救泡吧放纵的她才葬身火海,甚至有人揣测她是为了得到顾子墨,制造火灾害死温紫。可她的心酸,又有谁知晓……想到这儿,她再吃不下饭,起身拎起包准备去上班——管家却在此刻挡在她面前。


“温小姐,顾先生交待了,让你把这个吃了。”


温雯诧异的垂眸,望见他手中避孕药时,脸色顿时白了。


见她不动,管家强硬的将药塞入她手中。


“温小姐,顾先生说了,让我务必看着你服下。”


看着管家严肃的嘴脸,温雯觉得无比的讽刺。


婚后,顾子墨对她的冷落厌恶太明显,连带着整座别墅的下人都看不起她,把她当成一个令人厌恶的存在。


一个下人都对她如此……她还有什么好说的?


忍下心底刻骨冰寒的刺痛,她掏出药,故作无所谓道:“不就是一片药吗,我吃就是了。”


说完,她昂起头,就着水把药片咽了下去。


苦涩的滋味,在口腔内漫开:这吃下去的,根本就是穿肠毒药!


温雯眼底强忍的泪水,顷刻落下。


那男人……就这么厌恶自己吗?


如此狠心,连一个孩子都不肯为她留下。


泪水,不受控制,啪嗒啪嗒往下掉。


在药物送入口中那刻,她的心也跟着冷了下去。


手机铃声,却在此刻突然响起。


她接起,顾子墨冰冷残酷的声音传来。


“温雯,我不会让你这样的女人怀上我的孩子。”


一阵刺痛袭上心头,温雯笑起来,笑得面色凄楚、眸中盈盈含泪。


“放心,顾子墨,你以为我愿意怀上你的孩子?”


说完,她狠狠挂了电话,没注意到那边一瞬的怔愣。


顾子墨拿着被挂断的电话,眉头不悦的蹙紧。


三年来,这女人还是第一次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


不知怎的,他心底莫名的有丝不悦。


“王迪,通知下去,把采访莫琪儿的任务交给温雯。”


他叫来助理,吩咐下去,微垂的眸内、一片幽深莫测。


而温雯冷掉的心,在这一通电话之后,彻底冷透、死透。


……温雯打车来到公司。


说来可笑,她每天到自己丈夫公司上班,却几乎从未乘过他的车,当然,他也不愿让她乘。


压下心头微涩感,她快步走入办公室。


刚进去,就有人幸灾乐祸的冲她道:“温记者,快准备一下,今天要去采访莫琪儿。”


莫琪儿,这个名字她听着耳熟,似乎是最近一个很红的女星。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今天同事们看她的眼神似乎有点奇怪。


莫非是这个女星很棘手?


等她风尘仆仆的赶到拍摄现场时,顿时明白了什么。


那翘着腿一脸惬意坐在休息间磕瓜子的女星,不正是昨晚顾子墨带回家的女人?


看来,顾子墨和她的关系,办公室的人早有耳闻,可怜她这正妻却被蒙在鼓里。


忍下心底仍有的轻微刺痛,她告诉自己“既然已经决定放弃他了,那就无所谓了”


,逼自己不要在意。


莫琪儿不耐烦的声音突然响起。


“哎呀呀,布置个秀台、怎么这么慢!浪费我的宝贵时间,你们赔的起吗!”


不少人围在她身边赔罪道歉,她看都不看一眼,傲慢道:“我不管,你们快点去催一下,再让我等下去,耽误了我中午的试镜,小心我向顾总告你们!”


莫琪儿这次合作的对象,正是顾子墨旗下新开的化妆品公司。


旁边的人都听闻她和顾子墨的传闻,弯着腰,不断陪着笑道歉,她却依旧不依不饶。


温雯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踩着白色小坡跟、优雅得体的走上前。


“莫小姐,请你再耐心等待一下。”


“你让我等我就得等吗,你算个什么、凭什么教训我?”


莫琪儿不悦的抬头瞥去,瞧见温雯那张淡雅素净的小脸,磕瓜子的动作顿了下,随即妖娆的笑了。


“哟,这不是顾总的夫人吗?难怪不把我放在眼里。”


温雯蹙眉:“莫小姐,我并没有拿总裁夫人身份压你。我只是希望,莫小姐能再等一下,配合大家工作。”


“顾夫人是想让我配合工作吗?只要顾夫人肯坐下来陪我吃光这瓜子,把这时间打发过去,我就配合你。”


莫琪儿都发话了,所有人都把希望放在温雯身上,纷纷冲她使眼色。


“可以。”


温雯坐下来,与莫琪儿面对面淡定的磕起了瓜子。


表面看似平静。


没多久,莫琪儿便凑到她耳边:“顾夫人,昨天被顾总教训的不好受吧?我看他昨晚很是生气呐~”


她压低声得意的说着,眸内满是恶毒。


她费尽心思接近顾子墨那么久,昨晚好不容易有了进展,却被打断了,她对温雯别提多怨恨了。


“这是我们的家事,似乎与莫小姐无关吧。”温雯淡淡笑着,不动声色的回击。


这句话刚好戳中莫琪儿的痛处。


她这是在炫耀、她才是顾子墨名正言顺的妻子吗?


妒火上来,莫琪儿骤然起身,狠狠拍了拍桌子,大声道。


“顾夫人,你这是什么意思?仗着身份就可以骂我、威胁我要封杀我吗?”


莫琪儿还真是演戏的,脸上委屈愤怒那叫一个逼真。


温雯愣了一下,她根本没说那些话。


但显然,此刻不会有人相信。


“莫小姐,我说过什么没说过什么,心里自然清楚。”


她转身,带着微愠的正要离开——手臂突然传来一阵刺痛。


莫琪儿起身,随手抓起桌上东西就朝她砸去,其中一管化妆品边缘恰划过温雯手臂,血丝瞬间渗出。


“顾总!顾总您来了!”外头传来一阵恭敬的惊呼。


顾子墨进来就看见这一幕,眸光一紧,却是没有上前。


这女人最擅长伪装、罪大恶极,受这点苦算什么?


这么想着,他眸光又冷了下来。


莫琪儿扭头看见他,娇滴滴的唤一声“顾总!”,上前就搂住他手臂。


“顾总呀,都怪我刚才不小心得罪了顾夫人,顾夫人说要封杀我呢,您快帮我说句好话吧?”


这搬弄是非的能力,真不一般。


温雯静静的站在那里,无悲无喜。


下一秒,一道冰冷无温的嗓音落下。


“放心,她不敢。”


淡淡几个字落下,温雯只觉得,周围人看她的眼神瞬间变了许多。


莫琪儿别提多得意了,接下来,她一口一个顾总的跟在顾子墨身边,冲他撒娇、卖乖,风光十足。


同事们不停的对温雯指指点点,看着她的目光充满了怜悯及讽刺。


温雯看着莫琪儿和顾子墨旁若无人的亲密,看着她以顾氏新签约艺人的身份陪顾子墨一起演完整个发布会,一颗心落寞的厉害。


尤其是,顾子墨以欢迎新艺人的名义,亲手为莫琪儿戴项链时,她只能在一旁拍摄……终于熬到发布会结束,温雯在走廊上走着。


不断有议论声从身后传来。


“看着丈夫和其它女人亲密,还得拍照,还真是可怜。”


“估计人家都习惯了吧,你看顾总什么时候给过她好脸……”


她攥紧了手中副总让她送给顾子墨的文件,忍不住加快脚步,朝偏僻无人的地方走去。


前方突然传来一阵暧昧声,她攥紧了双手,一步步朝前走去。


抬头看到眼前的画面时,指甲瞬间掐入掌心。


在角落里尽情亲吻、恨不得融在一起的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丈夫顾子墨和莫琪儿。


莫琪儿丝毫没有察觉她的到来,踮起脚尖用力回吻着顾子墨。


顾子墨偏头,鹰隼般的目光倏然朝她射去。


温雯心头一惊,全身都绷紧了。


“子墨,怎么了嘛?”莫琪儿埋怨的捶顾子墨一下,顺着他视线望去。


看见温雯那刻,她眸中瞬间充满了敌意。


“你来这里做什么?”


顾子墨陡然开口,嗓音冷的像是来自地狱。


温雯强忍下心头难过,逼自己镇定下来,扬起头,露出一抹淡笑:“顾总,我来是为你送文件的。”


她大大方方的走上前,将文件交到顾子墨手里。


说罢,转身离开,嘴角甚至依旧带着职业性的微笑。


没人知道,她笑容下隐藏的深深痛意,就连顾子墨都认为她那没心没肺的笑很是刺眼。


撞见老公和别的女人接吻,这死女人居然还笑得出来?


盯着她离开的背影,顾子墨眼底寒意越来越重。


温雯强忍着眸底泪水,快步冲向洗手台。


洗过脸,正要离开——转身,却撞入一个坚硬的怀抱。


一道森冷的嗓音,骤然在头顶砸下,周围空气、寸寸冰寒。


“看见丈夫和别的女人接吻,你连一点难过的表现都没有吗?”


抬眸对上一双愤怒指责的眸,他深邃如凿的面容上满是寒意,浑身散发的强大压力、让人不寒而栗。


他是在指责她吗?温雯心头一震,转而笑了。


“丈夫?”她反问,仰头看着他:“顾子墨,结婚这么久,你有一天尽过丈夫的责任吗?”


顾子墨被问的怔了一下。


温雯看到他的表情,嘲讽一笑:“以后我们大路两边、各不相干吧。”


她转身要走,却被人一把攥住手腕,猛然卷入一个灼热的怀抱。


还来不及指责,下巴被大力攥起。


顾子墨俯身吻住她,灼热的吻、狂风暴雨般落下。


温雯从未见他这么疯狂过,野兽般狠狠撕咬、肆虐着她的唇瓣,仿佛在惩罚她的不听话。


温雯拼命挣扎,双手在他身上狠狠拍打着,手腕,却被狠狠攥住。


顾子墨发狠的吻着她的唇、舌头探出勾缠着她的丁香小舌,缠绕、嬉戏。呼吸,也随着深吻逐渐急促、加重。


察觉他的异样,温雯逐渐清醒,在他红着双眼、欲撕扯她的衣领时,她不知哪儿来的勇气,用尽全力抬手猛然朝他脸上打去。


啪的一巴掌落下。


她垂下发麻的手,喘着气焦急的冲他吼:“顾子墨,吻一个不爱的人、你不觉得恶心吗?”


说罢,不顾顾子墨诧异震怒的神情,转身跑开。


顾子墨望着她愤怒离开的身影,周身温度、瞬间跌入冰点。仿佛冰封大地,季节瞬间到了冬季。


温雯一口气跑出门外,同事们已收拾好东西、在外面等着离开。


温雯说了声抱歉,坐上公司的车回到顾氏。


下午,同事们少不得对她一番议论,她装作没听到,全心投入工作。


快下班时,手机铃声突然响了。


是家里打来的。


温雯接起,温母李岚不悦的声音传来。


“温雯,你是不是少奶奶的日子过的太舒坦了,把家里人都给忘了?”


“你算算,结婚之后,你有多久没给家里打过钱了!嫌家里穷的话,我可以立即和你断绝母女关系!”


“不是的,妈……”温雯急了,赶紧解释,“妈,是我的错。我一会儿下班就去打。”


那边的语气缓了点:“这还差不多,还有明天带子墨回来一趟!”


挂了电话,温雯心头涩涩的。


有时候,她真的怀疑她是不是亲生的。


作为家里的长女,她从记事起,就处处都被拿来和温紫作比较。


温紫花钱,是懂得生活享受。


她花钱,是败家、不会生活。


温紫打扮,是美丽、讲究。


她打扮,是不务正业、招蜂引蝶。


从小到大,家里一切好的都是依着温紫,她处处受压制、因此性格中热情、主动的一面渐渐被压抑起来,变得越来越隐忍。


这种情况,在温紫“死”后,她因为顾家和温家的联姻,代替温紫嫁入顾家后愈发严重,家人对她的态度、也进一步恶化,由忽视挑剔转为憎恶、仇恨。


他们都以为她是害死温紫的罪魁祸首,把她当成敌人、处处针对,她也因此很少再回家。


这次,母亲难得主动提起……她深吸口气,压下心头不安,给顾子墨打去电话。


算了,试试吧,但愿他能答应……电话在她的忐忑等待中被接通。


“什么事?”冷漠的声音传来。


温雯闭了闭眼,鼓起勇气:“刚才我妈打电话了,让我们今晚回去一趟。”


没有回话。


担心他立即挂掉,她急忙追问:“你在哪儿?”


“帝国娱乐,888号。”


听着那边嘟嘟的忙音,温雯攥了攥掌心,起身,朝娱乐城赶去。


的车在娱乐城门口停下。


这是津城最大的娱乐城,也是顾子墨常去的娱乐城之一。


不知多少个夜晚,他都是在这里喝到烂醉,半夜才回家的。


温雯很少来过这么奢靡混乱的场所,随着离那个888套房越来越近,一颗心也渐渐提起。


里面会是怎样混乱的一副光景呢?


虽已经决定放下,想到顾子墨搂着别的女人卿卿我我的画面,她还是会觉得憋闷难受。


终于到了门口。


她深吸口气,这才推开包厢的门——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