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麋峰刘仙姑传奇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2-01-13 10:56:2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黑麋峰刘仙姑传奇

 

1节、刘家庄的怪事

 

黑麋峰境内据说有四大坳,为青山坳、土地坳、禾颈坳和枫梅坳。而四坳之中,又以枫梅坳最为出名,这地方三面环山,山中多长枫树和梅树,山下则是一个葫芦型的盆地,住着百十户人家,一条丈多宽的小溪从东向西,再折而往北,环绕在村庄的周围,溪上仅有一座小桥通向山外,小桥是座极为简易的木桥,将两根树干拴在一起,横架在溪上。因这庄中以刘姓居多,所以称为刘家庄。



 

话说某一年清明,一年一度的祭祖时节,刘家庄里却出了一件十分令人费解的咄咄怪事。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刘家庄梅树坡的刘二婶,前年不幸死了男人,她有个小女儿,十二岁,叫刘元芝,小元芝对她父亲感情极深,见清明节到了,一大早就吵着入山去给她父亲上坟烧纸,想不到却一去不回。

 

刘家先后打发好几批人入山寻找,几乎将那个坟山都翻了个遍,也未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刘二嫂刚刚丧夫,现在又丢了女儿,那份伤心就不用提了,完全哭成了泪人儿一个。

 

第二天,好心的左邻右舍全都发动起来,到处钻山打洞探听消息,可折腾了一整天,却仍是死不见尸,活不见人。这样找来找去,大家也渐渐没了信心,就有人认为是被歹人拐走了,又有人认为是被山中的豹子拖走了,一时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但反正,小姑娘刘元芝就这样莫明其妙地失踪了。

 

一转眼三年过去,刘二婶的心也伤透了,泪也哭干了,刘家庄的村民也渐渐将这件事忘到了脑后,然而有一天,出人意料的事却又发生了。那失踪了三年的刘元芝,居然突然之间又回到了家里,几年不见,不但人长得高挑了,而且出脱得比以前更清秀水灵,俨然已是一个大姑娘了。


刘二婶又惊又喜,连忙问她这几年都到哪里去了,可无论怎么盘问,刘元芝就是沉默不语。

 

村里的人听说刘元芝回来,自然都十分好奇,一时来看热闹的人将刘家的门槛都踩烂了,刘家那是里三层外三层,被围得水泄不通。

 

大家对刘元芝这几年的去向都格外关心,纷纷打听,可面对乡亲们的询问,刘元芝除了偶尔抬头傻傻地笑一笑,再就只顾低头摆弄着衣角,半个屁也问不出来。

 

这样吵吵闹闹了大半天,众人见终究问不出个子丑寅卯,只好各自散去。最后的结论是:三年前刘元芝神秘地失踪了,现在又突然神秘地回来,人长高了,样子长漂亮了,不过却变成了哑巴。

 

刘元芝虽然成了哑巴,但接下来的日子,却十分勤快,帮她母亲刘二婶做饭种菜,喂猪喂鸡,绣花织布,倒样样干得利索,这让刘二婶省心不少,时间一长,刘二婶郁闷的心情也就渐渐变得开朗起来。

 

乡村的七月,正是收割稻子的繁忙季节。这一天中午,太阳火辣辣的,家家户户的地坪里,都趁太阳抢晒着刚刚扮回来的新稻。刘元芝吃完午饭,走出家门,见家家户户晒场里晒满了黄灿灿的谷子,便抬头看了看天空,当目光望向西北方向时,不觉怔住了,痴呆呆地遥望着那边足足有半盏茶的功夫,这才像省悟什么似的突然高声大喊起来:“乡亲们,赶快收谷子啊,马上大雨就要来了!迟了就来不及了!”

 

刘元芝这一喊,惊动了好几个正在翻谷的老农,大家抬头望望天,只见万里无云,太阳正当空高照,丝毫也没有半点要下雨的迹象,就笑着说:“元芝妹子,几年不见你,回来变了哑巴,现在开口了,却又讲疯话。”

 

刘元芝说:“大爷爷,我可不是讲疯话,一条小妖龙正从西北方向朝这边赶过来,马上就会有场暴雨,你们赶快收谷吧,免得到时被雨水冲走,那就太可惜了!”说完,转身拿起谷耙,雷急火急地带头将家里的谷子收拢起来。

 

有人见刘元芝失而复回,现在又突然开口说话,感觉事情有些蹊跷。也就半信半疑地跟着收起谷来。就在人们犹犹豫豫之间,猛听得晴空忽然打了一个炸雷,震得山摇地动,紧接着西北风骤起,黑沉沉的乌云从天边射箭一样翻滚过来,还不到一刻钟,一场罕见的暴雨果然不期而至。

 

有几户人家因动手太晚,谷子来不及收拢,眼睁睁地看着被雨水冲掉了不少,心痛得连肠子都悔青了,只恨没有早点相信刘元芝的话。

 

大雨过后,村里人都在谈论这场十分蹊跷的大雨,不少人来到刘家,想探询刘元芝是如何知道天会要下大雨的。可是奇了怪了,先前明明能说话的刘元芝,这会又变成了哑巴。任大家如何七嘴八舌地盘问,刘元芝就是一言不发。众人只好满腹狐疑地散了。

 

当路边到处开满各色野菊花的时候,山里的秋天便跚跚而来。刘家庄虽然是个闭塞的小山村,但这并不妨碍大自然对它的垂青和厚爱。山下的野地里,一簇簇明媚的小花正趁着晴阳,盛开着它们最艳丽的生命,最美好的时光。山上满山的枫叶,几经秋霜,也变得像一片片燃烧的火焰。

 



很少出门的刘元芝,仿佛也禁不住这美丽秋天的诱惑,她来到村口,在溪岸边弯腰采了一大把金黄色的矢车菊,将几枝胡乱地插在头上,其余的束成一束,拿在手里,边走边嗅着花的芬芳。

 

回家的路上,经过刘老四家的门前时,迎面碰上一个叫化子,背个讨米袋正从刘老四家出来。刘元芝收住脚步,望着那个叫化子渐走渐远的背影,忽然有所醒悟。只见她快步走进刘家,对刘老四说:“四爹爹,你知道不?刚才那个从你家出去的人是火德星君,他到你家来是专门来送火信的,你们这两天,家里可千万要小心火烛啊!”

 

刘老四是庄上出了名的暴脾气,平素最不信邪,一听刘元芝这么说,火气就冒上来了:“你这小丫头尽说疯话,那不明明就一个叫化子吗?哪里来的火德星君?你当四爹爹我是瞎子吗?快走快走,要胡说赶紧回家里胡说去!”不容刘元芝多说,就将刘元芝推出了门外。

 

谁知就在这天夜里,刘老四全家正熟睡之中,他家的厨房果然失火了,秋干火燥,等到刘家发觉的时候,大火已经冲天而起,由于毫无思想准备,加上半夜村里人都已进入了梦乡,所以火势一上来,人跑出来已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哪里还来得及搬东西和扑救?刘老四家里因此被烧了个罄空。

 

经过这两件事,村里有人对刘元芝括目相看起来,认为刘元芝有未卜先知的本事,她要么不开口讲话,一讲话就必然灵验,下次再也不能不信了。但也有部分人认为那只是巧合,刘元芝仍不过只是一个偶尔能说说话的哑巴。

 

 

2节、修伏龙桥

 

让刘家庄的人们对刘元芝彻底信服,知道她并非凡人,而是身上沾有仙气并得了道的仙姑,却是村里在修桥时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怪事之后。

 

自从上次刘老四家失火以来,时序看看便进入了冬天。一日,刘家庄溪涧上那座唯一通向山外的小木桥,因年深月久,日晒雨淋,木质腐朽而突然断裂了,还摔伤了一位挑担过桥的汉子。

 

没有了桥,大家只能涉水过涧,出入极为麻烦。这个庄里的族长是位热心公益的人,于是将众人招聚一起,商量着要趁冬天溪涧里的水干涸,在溪涧上改建一座石桥,以一劳永逸地解决村里的出行难问题,这一造福地方的议案,自然很快得到了刘家庄群众的热切响应。

 

乡里俗话:百般宜早不宜迟。说干就干,第二天,族长组织了几个负责修桥的头人,通过实地考察和反复磋商,决定将桥址选定在离原木桥约五十步远的上坝口。

 

上坝口是溪涧中一个水势较缓,涧底较窄的地方,将这儿选为建桥的地址,明显能节省出不少的人力物力,是一个最佳的建桥位置。

 

确定好桥址之后,族长便将村里的劳力统统动员起来,大家一起去山里运石头。刘家庄的周边到处是石头山,只是山上的石头个个都十分巨大,需要凿开分小后才方便运输,于是庄里几个有手艺的石匠被安排凿石,其它劳力则负责搬运,这样大家凿的凿,抬的抬,经过好些天的忙碌之后,建桥的石料总算准备停当了。

 

备齐了材料,接下来就是选择黄道吉日开工。奠基的这天,刚吃过早饭,上坝口的溪涧边便已是人头攒动,参与建桥的,来看热闹的,男男女女黑鸦鸦一片。

 

主事的族长特命人杀了一头大肥猪,点燃香烛烧过钱纸,读了祭山神土地的文诰,一声炮响,十多个汉子拿起工具,正式开挖桥基。随后和料的和料,运石的运石,砌墙的砌墙,大家热火朝天地干了起来。正所谓人多力量大,等到傍晚收工时,两座高高的桥墩便已建造完毕。

 

望着新砌起来的桥墩,想像着再在上面铺好桥面,一座前所未有的石桥就将峻工了,刘家庄的人们心中无不充满了期待和喜悦。

 

然而,谁也意料不到的怪事却在夜晚悄悄发生了。第二天一早,当人们兴致勃勃地来到上坝口,无不被眼前发生的景象惊得目瞪口呆。只见昨日建好的两个桥墩,竟然都莫明其妙地倒塌在溪涧里。

 

消息一传十,十传百,迅速传遍了整个村庄,人们倾巢出动,纷纷前来观看。面对这一不可思议的现象,在场的人都觉得难以理解。按说昨日挖的桥基已十分稳固,桥墩也砌得非常坚实,怎么可能说倒就倒了呢?难道是晚上暗中有人捣鬼?可这建桥,明明是有益于整个村庄的公益事业,又有谁会来搞破坏呢?况且毁掉桥墩,对他又会有什么好处?

 

就在人们猜测纷纷,却完全理不出头绪之际,一个老石匠走过来,犹犹豫豫地对族长说:“族长,我倒是想到了一个原因,但不知该说不该说。”

 

族长正在焦虑之中,听了老石匠的话,瞪了他一眼:“你看你,都这时候了,还有什么该不该的?什么原因,你先说出来听听。”

 

老石匠说:“那好,我就说说吧,万一说得不对,大家也别怪罪。早年我到丁字湾那边学打石头,听我师傅闲聊时说过,古人修石桥的时候,都要用童男的魂魄来奠桥基。”

 

族长一听,看着他问:“用童男的魂魄奠桥基?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老石匠清了清嗓子,说:“这个说起来就有点吓人了。听我师傅说,是先请个会法术的道士,去收一个男孩的魂魄来,等砌桥墩的时候,再将男孩的魂魄安放在桥基的下面,这样建成的桥有童男的魂魄来保护,就不会垮塌。”

 

族长不由问:“男孩的魂魄,这要怎么收?”

 

老石匠说:“具体如何收我也不清楚,只听说是道士先到某一个村中,将那村里小男孩的名字都记下来,晚上再去挨个喊名字,碰到哪位刚好答应了,道士就将他的魂魄收走,装在随身带着的一个猫鱼坛子里,等建桥基时,再将那猫鱼坛子安放到桥墩下面。”

 

族长抓了抓头皮,说:“这个事可有点为难了,如果真的要用童男的魂魄来奠桥基,那我们又到哪里去找这样的一位道士呢?”

 

老石匠说:“我有一个远门的亲戚,住在汨罗玉池山那边,听说他们那里有一位老道,会各种各样的法术,大家如果同意搞这个仪式的话,我倒愿意去那边跑一趟,先了解一下情况。”

 

老石匠说完,拿眼望着族长,族长一时也拿不准主意,就对大家说:“这种事到底如何,我心里还真没底,你们也发表点意见啊!”

 

村民听了老石匠说的这些闻所未闻的事,正自惊骇,又听族长让发表意见,立即七嘴八舌议论开来,有说应当请道士的,有说不应当请道士的,正在人们交头接耳,争吵不休之际,就听一个声音说:“乡亲们,大家别吵了,这桥墩垮掉的真正原因,我知道是为什么了。”众人循声望去,这才发现说话的人是刘二婶家的刘元芝。

 

由于上两次刘元芝的话都十分灵验,这一次,人们自然不敢对她再加以轻视了,于是有人就问:“元芝妹子,那你倒说说看,这桥墩为什么会垮塌呢?”

 

刘元芝说:“因为我们这建桥地方的溪底下,藏了一条小孽龙。”“小孽龙?”

 

刘元芝话音一落,人群里立即炸开了锅,人们禁不住纷纷追问:“什么小孽龙?哪里来的小孽龙?”

 

刘元芝说:“乡亲们,你们还记得今年夏天发生的那场莫名其妙的大雨吗?这孽龙就是那天从洞庭湖那边跑过来的,它要躲在这山沟里修炼,等它修炼成了,将来还要把这地方搅成汪洋大海。现在大家把桥基建在了它的身上,所以,只要这条孽龙晚上稍微翻一下身子,大家的力气就白费了。”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这桥不能建了吗?”族长见刘元芝这么一说,不由有点急了。

 

“也不是不能,只是要….”刘元芝话到嘴边,又缩了回去。

“只是要怎么?你倒是快说呀!”族长忍不住追问。

 

刘元芝看了看四周,对族长使了一个眼色,将族长领到一块僻静的地方,这才伏在他耳边悄声说:“这事千万不能走露了风声,必须如此如此…..

 

过了几天,石桥又重新动工了,族长先让人杀了一只雄鸡,将鸡血淋在桥基下面。随后朝村里招了招手,只见两个大汉,抬着一根酒杯粗细,一丈三尺三寸长的钢钉飞也似地跑了过来,到了现场,二说不说,就将钢钉猛地竖插在桥基下面的溪涧里,几个汉子围拢来,抓住钢钉一齐往下用力,钢钉很快就深深地插入泥中,再一用力,钢钉又下去一尺多。

 

当钢钉再也插不下去的时候,一个汉子举起铁锤,照着钢钉狠狠锤下,钢钉猛地住下矮了半尺,汉子再敲一下,钢钉又往下矮了半尺,当钢钉露出水面不足三尺的时候,突然,溪涧中冒出了一股血腥的污水。接着传出一阵令人恐怖的呻吟,那声音越来越急迫。

 

族长忙示意使铁锤的人加快速度,使锤的大汉哪敢怠慢,拿出吃奶的力气舞动铁锤,连着几下狠狠砸下,钢钉看看没入泥中,最后一下时,只听泥中有声音叫道:“不怕枪来不怕刀,就怕钢钉钉我腰,我命绝矣!”随着一声长长的哀嚎过后,涧底终于没了声息。众人这才擦了擦汗,长嘘了一口气。



 

孽龙被钉死,石桥又重新开始建了起来。这一次,桥基建好后果然没有再垮蹋了,人们在桥基上再铺上桥面,刘家庄唯一一座石桥终于大功告成了。后来,人们为了纪念刘元芝帮助他们降伏孽龙,便将这座石桥取名为伏龙桥。石桥非常坚实牢固,任凭风吹雨打,历经数百年也没有倒蹋,一直到现在,这座伏龙桥依然静卧在小溪之上,成了历史和传说的见证。

 

 

3节、入山修道

 

钉死小妖龙的那天,刘元芝忽然对她母亲刘二婶说:“娘,从今天开始,我就要走了。”

 

“要走?”刘二婶异样地看着她女儿,“你又要去哪儿啊?早几年你外出不归,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刘元芝说:“娘,反正我要走了,就实话全告诉你吧,那年我去后山给父亲上坟,因怀念父亲,一时越哭越伤心,到后来痛彻心扉,竟晕倒在坟上。醒来后,孩儿发现竟睡在一位道姑的身上,那道姑见孩儿醒来,就问孩儿为何如此悲伤,问明情况后,道姑说孩儿的孝心足以感动天地,如若孩儿愿意拜她为师,她可以让我们父女再见上一面。孩儿当时见父心切,就答应了她的要求。


那位道姑于是拿出一朵荷花,让孩儿睡在荷花上,然后那荷花自动合起来,孩儿就人事不知了,醒来之后,孩儿发现我们已到了一座大山之中,那山上遍地都是五颜六色的云母石,山下有一条山溪,溪水清澈,四季长流,道姑叫它云母溪,孩儿从此就在那山中和道姑学习修道,饿了,师父就让我吃些云母粉,渴了,师父就让我喝云母溪中的水,这样三年过去,孩儿便已修成了半仙之体,只因思念父亲,有一天便向师父提出希望与父亲见面的请求。


师父长叹一声说,本来我还继续修炼几年,就能够修成正果,但为了满足我的孝心,她可以让我们父女再见上一面,只是从此师缘便尽,我若想再成正果,就只能凭自己的造化再修许多年。后来,师父让我重新进了那朵荷花。


孩儿刚一进去,荷花便自动合拢,里面一片黑暗,孩儿正自惊慌之时,忽地里面亮堂起来,孩儿一看,仿佛来到了一个大户人家的院落,只见院中的草坪之中,有几个四五岁的小孩正在玩耍。这时,就听师父在我耳边说,快看,中间那个系着红兜儿的男孩,就是你的父亲,他前世虽吃苦受难,但心地善良,积福修德,现在投身富贵人家,过得很好。


孩儿仔细一看,发现那男孩的长相果然有点和父亲相似,正要上前相认时,忽觉师父将我推了一把,我便跌倒在地,爬起来一看,却已是坐在父亲的坟前,孩儿又回到了家乡。现在元芝回家已有大半年了,侍奉母亲略已尽了些孝道,又要入山开始修道去了。”

 

刘二婶不由眼泪汪汪地说:“那你要去哪儿修道?”

刘元芝说:“天机不可泄露,或者远在天边,或者近在眼前。我们母女如若有缘,母亲日后自然当知。”

 

刘二婶擦了擦眼泪说:“你父亲去得早,丢下我们孤儿寡母,好不凄凉,而今你又欲离开,怎不叫人伤心?”

 

刘元芝说:“母亲也不必过于悲伤,我走以后,我家屋后的山崖上有块岩石,上面有两个茶碗大的石洞,其中一个是米洞,一个是油洞,母亲若去那洞里先放点米和油做引子,以后每日清晨前去,便可得一日之粮油,老来生计不愁矣。只是要记得,取米和油时,切不可将洞中的全部取干净,一定要留点做引子,否则以后就不会灵验了。”

 

二人正自叙说,不忍分离,忽听后山有鸟在高声大叫,侧耳一听,叫的分明是:“刘元芝,刘元芝,入山修道已当时,问汝临别何迟迟?”



 

刘元芝一听,忙别了母亲,出屋观看,只见树上落了一只五彩大鸟,正拍打着翅膀,对着她不停地叫着。刘元芝心有所悟,忙装着前去赶鸟,那鸟一边往山上飞,刘元芝一边往山上赶,赶着赶着,人影鸟影很快一起从后山消失了,待她母亲刘二婶去追时,早已没了身影。

 

 

第4节、仙姑台(待续)

 




温馨提示:如果觉得文章不错,请长按二维码关注,或转发与您的好友们分享。

版权所有,请尊重知识产仅!侵权未究,不等于侵权不究。



 欢迎关注江南小隐国学馆:(公众号:jnxygxg2017)


江南小隐国学馆将以挖掘、弘扬传统文化为己任,不断以精品文稿回馈读者,下设:

【野史趣说】、【先秦诸子】、【学术争鸣】、【地域文化】、【诗艺杂谈】、【诗词原创】、【诗词赏鉴】、【楹联歌赋】、【格律学堂】、【精品特约】、【佛学探微】、【名家专栏】等栏目,欢迎关注,欢迎精品来稿。

投稿邮箱:389117943@qq.com



欢迎关注江南小隐财经工作室:(公众号:jnxygzs2017)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