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铁钉价格销售中心

中国香史-宋代用香2-清明上河图上的香药

牧羊小记2018-07-10 09:16:30




           我国自古以来,就十分重视香药,汉初已派使者通过海陆丝绸之路远赴异国搜求香药,珍宝异物,外国来贡者亦有之。马王堆一号汉墓女尸辛追手握香囊,官椁内置大量茅香、良姜、桂、花椒、辛夷等香药,起着对尸体防腐的作用。《汉书》载:“武帝时月氏国贡返魂香。”唐无名氏《香谱》云:“天汉三年(前98年)月氏国贡神香,后长安大疫,宫人得疾者烧之,病即差。”隋唐至宋,香药除用于医药外,主为宫廷、权贵、豪绅之奢侈品。

宋朝香药使用不同前代

              香药是指有益于人体健康的气味芳香的物质。根据宋代洪刍《香谱》、赵汝适《诸蕃志》、徐松《宋会要辑稿》等资料记载,当时香药达一百多种,其中常见的有龙涎香、龙脑香、沉香、乳香、檀香、丁香、苏合香、麝香、木香、茴香、藿香等数十种。在宋代上层社会生活中普遍奢侈消费香药,香药成为他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消费品,香药消费也成为宋代社会经济中的一个重要消费点。

          北宋真宗时,名臣梅询“性喜焚香,其在宿舍,每晨起将视事,必焚香两炉以公服罩之,撮其袖以出。坐定,撒开两袖,郁然满室浓香。”(欧阳修《归田录》)南宋时,宰相赵鼎家,“堂之四隅,各设大炉,为异香数种,每坐堂中,则四炉焚香,烟气氤氲,合于从上,谓之香云。”(熊克《中兴小纪》)香熏,是宋代士大夫家庭的时尚。各种香料产生的香气,既能让人心旷神怡,也丰富了生活的情趣。

                但宋代的香药消费跟前代大不相同——从前香药是贵族家庭才用得起的奢侈品,宋代时,随着海外香药的大量进口,香药进入了寻常百姓家。如四川出产由香药制成的润发膏,叫“西蜀油”,原来是专供宫廷的,“后中贵窃鬻民间富儿”,有钱的人也能享受这种特供品了。四川还流行一种小香饼子:“蜀人以楹樟切去顶,剜去心,纳檀香、沉香末,并麝(香)少许。覆所切之顶,线缚蒸烂。取出俟冷,研如泥。入脑子少许,和匀,作小饼烧之,香味不减龙涎。”(张世南《游宦纪闻》)五月端午节,临安居民更是户户焚香,“杭城人不论大小之家,焚烧午香一月”(《梦粱录》)。

Δ哥窑青釉菊瓣式盘

宋人对香药的应用非常广,除了香熏,还用于饮食、保健、沐浴、化妆、祭祀、婚娶礼俗等等。如宋人喜欢用香药来加工食品,《东京梦华录》就记录了汴京市井中叫卖的“诸般蜜煎香药果子”;杭州的夜市中,也有各种香药食品叫卖:“太平坊卖麝香糖蜜糕……瓦中前车子,卖香茶异汤。”

Δ南宋龙泉窑青瓷鼓钉三足炉 浙江省博物馆藏

北宋时期,药名诗的发展进入了一个创作人数、作品数量都达到巅峰的时期。黄庭坚所作《荆州即事药名诗八首》,是典型的药名诗绝句组诗,为黄庭坚崇宁元年在荆南所作。

Δ黄庭坚 松风阁诗帖

在这之中既有黄庭坚自身喜好写作各种不同诗体的创作习惯,自身具有一定中医药知识的个人原因,也有有宋一代中医在政府政策推动下的普及和发展,以及药名诗自身的发展推动。但目前与药名诗相关的研究,尤其是个人的药名诗创作研究尚显薄弱,故还有探究的空间。

其诗如下:

《荆州即事药名诗八首》

 四海无远志,一溪甘遂心。牵牛避洗耳,卧着桂枝阴。

 前湖后湖水,初夏半夏凉。夜阑乡梦破,一雁度衡阳。

 千里及归鸿,半天河影东。家人森户外,笑拥白头翁。

 天竺黄卷在,人中白发侵。客至独扫榻,自然同此心。

垂空青幕六,一一排风开。石友常思我,预知子能来。

幽涧泉石緑,闭门闻啄木。运柴胡奴归,车前挂生鹿。

雨如覆盆来,平地没牛膝。回望无夷陵,天南星斗湿。

使君子百姓,请雨不旋复。守田意饱满,高壁挂龙骨。

《清明上河图》中的香药生意

          在《清明上河图》中,“赵太丞家”前方十字街头,有“刘家上色沉檀拣(揀)香铺”,门前立招高大明显,下方“铺”字被门前一手推独轮车所遮掩,大门上方大横匾额上有“刘家沉檀□□丸散□香铺”,推测是一个规模很大的香铺,可能大宗交易之外还有零售。

Δ《清明上河图》(局部)

          孙羊正店是一个大酒楼,四层高楼,门前挂着四个大栀子灯,亦有卖春处。一楼买卖,立有“丝帛”“香药”两个小立招,是做丝帛、香药大生意的。推测拉骆驼出城的西亚、中亚大食等商人来时带来的香药、珠宝、奇物卖了以后,换带上丝帛、磁器等回国。十字街南顶头一家大店“王家□绢匹帛铺”,看来也是做此类大生意的。孙羊正店,官府还允许纳税酿酒批发给脚店。如此规模的大酒楼汴京有72所之多。

Δ《清明上河图》(局部)

《东京梦华录》所载香药

            皇家香药库 内香药库“在謻(yí,门名)门内,凡二十八库,真宗皇帝赐御诗二十八字,以为库牌。其诗曰:每岁沉檀来远裔,累朝珠玉实皇居。今辰内府初开处,充牣(rèn,满)尤宜史笔书”。皇家香药库有如此规模,广贮香药珍宝,看来上好必下甚。

Δ东京梦华录

            民间香药铺 皇家有香药库,民间有香药铺。“御廊西即鹿家包子,余皆羹店、分茶酒店、香药铺”;《相国寺内万姓交易》“殿后资圣门前,皆书籍、玩好、图画,及诸路散任官员土物、香药之类”。另外,州桥东有李家香铺,循廊西游多家香铺,更为集中。


药香对于宋朝的经济

           香药榷易甚严 《宋史·食货志》谓:“宋之经费,茶,盐,矾之外,唯香药利博,故以官为市焉。”

         “《宋会要》载:北宋初,京师置榷(què,专卖)易院,乃诏各国香药宝货至广州、交趾、泉州、两浙,非出于官库者,不得私相市易”;太宗“雍熙四年(987年)遣内侍八人持勅书各往海南诸国互通贸易,博买香药、象牙、真珠、龙脑”;

Δ宋代神舟号

                《中书备对》载:熙宁十年(1077年),三州市舶司所收乳香达354449斤,其中明州(今宁波)4793斤,杭州637斤,广州348673斤”。

         《游宦纪闻》载:“诸香中,龙涎香(抹香鲸肠内分泌物的结石)最贵,广州市值每两不下百千(十万两),次等亦五六十千(五六万两),是蕃中禁榷之物,出大食国。”由于香药的行时,在广州南海有专门的“香户”“香市”。在北方,因西夏的阻扰,陆上丝绸之路不畅,宋时开辟了多条海上丝绸之路,又称“香路”,大量输入南海诸国、阿拉伯、非洲的香药,有些国家则以进贡形式获免税交易。1973年,泉州后诸港出土的宋代沉船中就有大量来自东南亚的香药。至于国内也搜求甚严。

Δ龙涎香

       《续通典·食货·赋税上》载:全国110个州府,其中需贡麝香者15个,沿海的广南路要求贡海药,贡檀香、肉蔻、丁香、零陵香、詹糖香、甲香。这些香药多通过漕船由南方运往汴京。

香药应用广泛

             宋代医方多尚香药,如《局方·卷三·治一切气》诸方多以香药为主,苏和香丸、安息香丸、 丁沉丸等均是。苏和香丸集苏和香、安息香、沉香、麝香、白檀香、丁香、荜菝、龙脑等八味香药于一方。《清明上河图》中“赵太丞家”之“集香丸”则由白豆蔻仁、砂仁、木香、姜黄等组成。《局方》书后还设有《诸香》一卷,专载芬积香、衙香、降真香、清远香等熏香的制用方法。

           宋·洪刍(chú)《香谱》载香80种,介绍熏香、衣香、怀香、啗(dàn,同啖、吃、咬)香以及沐浴、傅粉诸法,并谓当时已有专门的“合香家”。《名香谱》载香药55种,其中一种有“助情”作用。

Δ宋人十八学士图

             至于用香之奢侈,举两例可见一斑:宋·庄绰《鸡肋编》载:吴行正平仲云:余为从官与数同列往见蔡京,坐于后阁。京谕女童使焚香,久之不至,坐客皆窃怪之,已而报香满,蔡便捲簾,则见香气从他室而出,霭若云雾,濛濛满座,几不相睹,而无烟火之烈。既归,衣冠芬馥数日不歇,计非数十两不能如是之浓也。其奢侈大抵如此。”坡公与章质夫帖云:“公会用香药,皆珍物,弥为行商坐贾之苦。……今公宴香药,别卓为盛礼,私家亦用之,作俑不可不谨。”蔡京次子蔡絛(tāo)

Δ南宋镂空鸳鸯戏水金香囊

          《铁围山丛谈》载:沉香“其载占城国则不若真腊国,真腊国不若海南,诸黎峒则不若万安、吉阳两军之间黎母山,至是为天下冠绝之香,无能及之矣。”“一星值一万”。如一星为一两,则蔡京一次熏香用二十两则耗国帑二十万两白银,可谓奢糜之至。


饮食果子中的香药

           《东京梦华录·卷二·饮食果子》载:“在酒楼中有向前换汤、斟酒、歌唱,或献果子、香药之类,客散得钱,谓之‘厮波’。……又有卖药或果实、萝蔔之类,不问酒客买与不买,散与坐客,然后得钱,谓之‘撒暂’。

Δ北宋 钧窑天蓝釉紫红斑碗 故宫博物院藏

    如此处处有之。”卖“香药果子、罐子党梅、柿膏儿、香药小元儿、小臈(là,同腊)茶、鹏沙元之类。”其中香药小元儿、鹏沙元确为香药。《清明上河图》中孙羊正店大酒楼中,当有卖香药果子,“厮波”与“撒暂”也必活跃其中。另,《东京梦华录·立秋》梁门里李和家有“士庶买之,一裹十文,用小新荷叶包,糁以麝香,红小索儿系之。”此为在食物中掺贵重的香药麝香的一种。

Δ南宋《卖浆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