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场:梅VS安晓玲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0-30 14:17:0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甲方选手:梅

设定:(真名不详)

性别:女

身高:170cm

体重:压倒炕的143kg

年龄:21岁

格斗风格:谜之王八拳、本能反应

惯用武器:算了吧她用武器反而要打到自己

①孤儿。从7岁开始被从污染严重的“废区”带走从此以后成为服侍自己的主人而存在的女仆。

由于受到生物污染,身体肌肉密度极高,表面看上去身材正常但是实际重的一比。

②力量极大无比(据说曾经直接举起一辆悍马乱转),几乎刀枪不入的身体甚至有时可以当做掩体使用。

③由于小时头脑受到过伤害,导致她的思想回路错乱迟缓(说白了就是个制杖)。

已有二十的她的思想却好似孩童一般单纯幼稚。

且由于头脑的问题她的语言系统受损,自己并不能正常与人对话,不过别人的话她还是听得懂的。

④由于头脑的单纯导致她对于主人极为忠诚,同时也十分听从自幼的好姐妹“牡丹”的指挥。

所以她经常跟着牡丹当她的小……不,大尾巴。

⑤只有受到主人或“牡丹”命令时才会战斗,由于她不会打架所以基本只是乱晃而已(不过由于她的力量所以乱晃地出奇的有效)。

与好姐妹的残忍不同,她更像是不懂得人命的珍贵,即使对方苦苦哀求她也只当做玩耍一般“快乐地”将对方拽入死神的怀抱。

ps:她的思想过于幼齿,以至于会被棒棒糖拐走。

出自网友:【爆炒白开水】


乙方选手:安晓玲

设定:女,熟悉剑道和弓道,性格谨慎,是名高三学生,反应迅速,身高167,偏瘦,体重49公斤,速度偏快,有一把不锈钢的砍刀,专业剑道13年,一击斩首很轻松,留着到下巴的短发,穿着轻便舒适的衣服,脚上穿着一双女子运动鞋。

招数为后空翻斩,能一边快速移动,一边重斩,理论上就是跳起的力量和手臂的力量加在一起,落下的力和手臂的力量加在一起,释放的力量会很大,并且还有敏锐的第六感。

出脚力量大的能一脚踢碎一张课桌。

总而言之,是个身手矫健,剑法一流,反应迅速,粉红T恤衫,牛仔短裤,粉色运动鞋,过膝袜,略短的头发,呆毛,头上还戴着一顶猫耳发箍,外披一件自制的披风,腰部有个蝴蝶结。判断能力超前的呆萌系加御姐系,略带冷血的超强高中少女。

第六感超强,只要有感觉,立刻进入战斗状态(感觉能力非常精准),隐约有腹肌,愤怒时各种身体机能爆表,双眼佩戴着红色的美瞳,双刀飞舞,速度极快,能在刀舞之间断人首级。

有一把钢制的军用开山砍刀,以及两把乌黑钢刃的7分米军用砍刀,能够挥刀自如,学过弓道(6年),体操(5年),长跑(从未停下),柔道(1年),跳高,跳远等等。

绝招是:后空翻(斩),冲锋(斩)以及各种剑道攻击方式,并且其就算在极度疲惫的状态下,也不影响大脑的思考。

强跳斩是其一跳而起175m高的时候,以重力加速度,当头一记重斩而下,再加上锋利的砍刀,可以一刀劈开丧尸,主要是跳到最高然后落地前的一下重斩。

如果对方欲用空手接白刃之招夹住其落斩下的刀刃,其能先一脚踩脸,然后再实行第二次斩击,落地还能回身一刀斩首(横扫削首)。

其还有一把射钉枪,原理是利用发射空包弹产生的火药燃气作为动力,将射钉打入建筑体的工具。发射射钉的空包弹与普通军用空包弹只是在大小上有所区别,对人同样有伤害作用。

空包弹可以用木头制作,发射的时候会破碎成粉末,但是可以将钉子发射出去,而且在范围内的粉末和压力也可以对人造成严重的伤害。

用一根曲别针,让它立在射钉枪口上,加上一个拖,就不怕后座力问题。

打开手机里的照相机,把聚焦调成在中间一个红点,就可以当瞄准器,或者拿块玻璃,磨好,用油漆,蘸一点在曲别针上,点在玻璃中央,就是一个简易全息瞄准器。

怎样瞄准:将枪身放平,用眼睛瞄准枪头的曲别针(或者其他物品)对准目标,扣下扳机,便可以很轻松的击中近距离目标。

学校里面的炸药:硝酸铵加粘土和木炭粉还有硫磺,包在硬纸壳里压实,再接出捻子,点着,扔出去,要加强杀伤力的话再加点小钉子或碎铁砂、玻璃碎等等。

其还能用刀挥发出破空斩,还能直接一个缠绕,放杀神领域(该领域是直接废除他人的神格,在该领域中,一切魔法咒术,皆不能用,类似于FATE里金闪闪锁住神性之人的天之光锁,专门克制【神】这一属性)加蓝银领域,加上各种暗器,接着用能量反馈加心灵风暴。

出自网友:【qwer1015607045】

—————————————————————————

(战斗开始)


空旷的广场之上,一名看似高中生模样的少女,留着到下巴的短发,穿着一身轻便舒适的衣服,脚上穿着一双女子运动鞋,外面还披着一件自制的披风,腰部配戴着一个可爱的蝴蝶结装饰,外表颇为呆萌的手里却拿着一口反射着寒光的不锈钢开锋砍刀,以刀片面轻巧颇带节奏的敲击着自己的大腿根,嘴里则含着一根棒棒糖,静静的等待着对手的降临,她就是【安晓玲】。


  过了片刻之后,只听得咚!咚!咚!一声声巨响声中,伴随而来的更是整片广场的地面都不由的为之一阵阵颤动起来,直震得独自懒洋洋倚靠在寂静无人的宽大广场中心雕像台旁,吸允着棒棒糖的安晓玲整个娇小的身躯都不由得为之一颤一颤,这个时候,只见得安晓玲那原本保持着呆萌神色,一双天真无邪,人畜无害的可爱眼眸之中突然闪过一瞬森寒的杀气冷意,心中自语冷道:来了!


  果然,随着地面及周围的建筑震动的幅度越来越强烈,一道身影从地平线外伸起,映入安晓玲的视野眼帘之中,只见得来者不是什么巨魁庞大的怪物狂兽,而是...一名身高170CM,身材同样苗条玲珑,连丰满的程度都达不到,穿着一身女仆装,20岁出头的少女,她正是【梅】。


  只听得【啪嗒】一声,安晓玲口中所含的棒棒糖不自禁间就掉落在了地上,这与她脑子里所想象的形象反差大到离谱的梅,让她不由的脑子呆住了一下,嘴巴一下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好大,导致口中的棒棒糖一个没含稳,給直接掉在了地上。


  听说前来的对手是个力气超大的女怪物,安晓玲脑子里一直以为是个大肥婆或者是个一身肌肉强硕精壮的超级女汉子,正巧她前一天晚上与闺蜜看了《十万个冷笑话》里的哪吒篇,所以一直以为梅就是那个哪吒的造型,可没想到梅外表却是一个再也正常不过的21岁少女。


  再对视梅那一双同样天真纯邪的眼眸之时,安晓玲眉头不禁微微一皱,心中生了三分不忍,因为梅的那双眼睛里从开始到现在,至始至终,都保持着一副超级和平、超级无辜、超级没有敌意,超级楚楚可怜的呆萌神色,与自己外表呆萌,但是内心却是带着一丝高冷,并且能随时转变成杀戮状态的表系呆萌风格完全不同,梅的呆萌是彻底的表里如一,这让安晓玲不由得生出一丝自愧之意,好像在梅的面前,自己简直变成了心机婊一样的存在,同样对着这楚楚可怜的梅,让一向嘴毒口快,辩词犀利,不让须眉的安晓玲,不由的生起了一种大姐姐的善意,对她心中多了几分不忍,明明自己年纪比对方小的说。


  只见得梅看见安晓玲口中的棒棒糖掉在了地上,两只眼睛眨巴眨巴的,无比萌哒哒的嘟着小嘴口吃的说道:好...好...好可惜...大...大姐姐,你...你太...浪费了...


  啊?安晓玲听了脑袋再次一愣,随即以一种大姐姐的和善微笑说道:哈哈,没事的!喏!你看!~说着,她自腰后唰的一样像变戏法似的一手别出好几根棒棒糖,接着说道:姐姐我这里多的是,要不,咱们别打了吧,小妹妹你只要乖乖认输,大姐姐我就把这些草莓口味的、蓝莓口味的、巧克力口味的棒棒糖全都送给你吃!怎么样?~


  啊?...梅的身形顿时呆住了,只见得在她的脑子当机(处理安晓玲这段话的信息)了好半天之后,就在安晓玲都等得有点不耐烦的时候,梅才终于再次口吃的开口做出回应:这...这样的...的吗?...谢谢你啊...大姐姐...但...但是...我的姐姐说过...一定...一定要干掉你...而且...干...干掉你之后...她会...会给我...更...更多...好吃的...所以...所以...所以...对不起了...大姐姐!


  只见得梅口吃结巴的一段话断断续续的说完之后,便是身形唰的一下,其两条外表看不出半点肌肉轮廓,但是内部却是肌肉密度惊人的两条大白腿瞬间爆发起速,以远超人类的奔跑速度唰的一下突然一下就朝安晓玲冲锋了过去,梅的速度有多快呢?前一秒她明明才刚进入广场内,与偌大广场中的安晓玲相隔着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但是在下一秒,她就已经瞬间冲过了安晓玲的身畔,冲到了安晓玲的身后,其速度快的甚至连让旁观者连其的出拳攻击都没来得及看清,更别谈身处其中的当局者的反应了。


  但是,在梅突然发动冲刺猛攻完毕的那一瞬间,没有发生如梅预想的自己一拳将安晓玲給如断线风筝一般揍飞出去,一路撞穿广场边围的围墙,余势不绝的朝外面继续飞射出去的场景,梅愣愣的低头看着自己还是第一次打空的拳头,呆呆的自语道:啊?...没...没打着?...


  原来虽然梅由于腿部内的肌肉超级发达,导致她拥有瞬间超级可怕的爆发力,如果是一般的人,不,甚至是野兽如豺狼虎豹的反应力(野兽反应力可是很强的,别的兽类就先不说,就算是土狗,我爷爷养过狗,在我和它玩闹嬉戏的状态下,它就算是抱着不认真的态度,都能非常灵活的躲闪开我一次次摸头捉脸的【进攻】,那么更别提真正的野兽之类的豺狼虎豹了)都根本来不及反应躲避来其的突然一记冲锋拳击,但是安晓玲的反应力也是超级神敏,甚至是开启了第六感,将应变力进化到了能直接预判对方攻击位置的能力,所以说其大脑就如同一台量子计算机一般,如果放在布局方面,其的脑袋能在一瞬间就一路想到了后续发展的好几百步棋路,运算能力能与真正的量子计算机相当。


  所以即便梅瞬间启速的爆发速度无比惊人猝不及防,都能被安晓玲在同时间作出反应,闪身躲开,不过在一个侧蹬旋身躲开梅的一记冲锋之后,安晓玲心中也是不由的咯噔了一下,因为即便在梅明明发动了足以将自己一拳給揍成一滩血酱烂泥的杀人手段之时,即便安晓玲那超级灵敏,只要对方稍微流露出一丝杀机甚至是一丝敌意,都被其瞬间感应到的超级感应第六感直觉能力,却都根本感觉不到梅的一丝杀机,也就是说,梅明明做出可以杀死自己的手段攻击,但是她的内心,却是没有半点敌意恶意的,可以说,她的杀人动作,根本没有半点恶意的流露,仍旧是表里如一的纯真不懂世事。


  好可怕!不能让这丫头绕到我背后,她明明已经开始杀人,但是心中却根本没有杀人的念头,这种完全无意的杀人攻击,让我的直觉能力根本不能提前感受到她即将发动杀招时的那股置人于死地的杀机,这种性格,是怎么被她培养起来的,就算是绝对没有情感的机器人,我都能从命令它们发动攻击的敌意程序中察觉出那些代码程序中所潜藏的杀意,不管是隐藏的再好的笑面虎,还是绝对无情的机器人,我都能从它们露出真面目的那一瞬间,不用眼睛看,都能立即感知到气氛中所流露出的任何带着一丝威胁性的信号,从而瞬间做好反应躲避,但是这丫头却根本不会流露出半点危险的信号,要是让她在我身后,那就太被动了。


  安晓玲想着,立刻在一个蹬旋侧躲,脚跟还没来得及着地之际,她的另一只手就已经自腰间抽出一把射钉枪,噗噗噗连声射响,以极快的射速射向才刚刚来得及转过身来,没来得及发动新一轮冲击的梅一口气连射出了好多发钢针射钉,这些由射钉枪发射出来的钢针射钉的速度有多快呢,记得曾经看过一则新闻,里面就是讲一个装潢师傅用的一把射钉枪已经年久失修了,导致射钉力大大减弱,因为射钉的力道大大减弱,所以由枪口射出的射钉自然而然也无法成功射钉进原本能射钉进的墙面之中,而在射钉枪射出的钢钉穿不进墙面之中,结果就是导致钢钉在射击在墙面之上,一个反旋,被墙面弹开,虽然那把年久老化的射钉枪所射出的钢钉力道速度大减,射钉不进墙体之中,但是它的射速仍旧是非常快的根本没让那装修师傅所注意到,就已经被墙体反弹射进了那装修师傅的脑门颅腔内,据说当时的装修师傅在自己射钉枪射出,然后被墙体反弹射回的钢钉在射穿进自己脑门颅腔之中时,他仅仅只是觉得额头微微一痛而已,根本没看到自己射钉枪射出的钢钉与墙体发生碰撞,然后被弹回的一丝过程影子,甚至连那钢钉射钻进其脑额中的伤口都只是微微起了紅点而已,根本就没流血,而那装修师傅在几天之后,察觉自己的头疼越来越明显强烈,到医院拍片一查,才发现自己颅腔内竟然有了一根钉子,在装修的房间中用监控器调找一查,将镜头放慢了N倍,才勉强看清楚了这钢钉进入自己脑额颅腔内的过程,可见射钉枪发射出钉子的速度有多快,洞射力有多强,水泥混凝土的墙壁,在被面前直如豆腐一般,而此时此刻,安晓玲扣下射钉枪的扳机,一口气连射出好多发钢钉,零距离钉射向梅的双眼及全身各处的致命死穴,并且安晓玲还将这些钢钉磨尖了钉头,还将其加热烧炙的烙紅,并更在上面涂上了氰化物,可谓是只要见血,就能封喉。


  面对这些快速无比的涂毒钢钉射击,梅根本来不及闪身躲开,只来得及一手反遮住双眼,就只听得一连串的啪啪啪声响之间,被那些淬毒而至的钢钉纷纷射钉在其身上各处要穴位置上,不过,射中的结果却是让安晓玲惊呆了,虽然安晓玲还特意磨尖锐了钢钉的尖头,使得原本就能钉射进水泥混凝土墙体中的钢钉更具穿透力,但是梅的身体肌肉密度体防结实度,也是不容小觑的,根据网友【爆炒白开水】所说,梅曾经在百米距离内额头挨了一发AWM重狙子弹仅仅是稍微破皮而已,而AWM重狙枪是什么威力?那是反器材的重型狙击枪,即便是在1300米外打中你的四肢,都能成功卸下你的胳膊或者大腿,甚至是可以击穿5mm的钢板,如果在800米开外,一枪穿透数个穿防弹衣的人体模型根本不是问题,而虽然安晓玲射钉枪以利用发射空包弹产生的火药燃气作为动力打射出的一发发钢钉可以轻松的射钉进水泥墙体中,但再厉害的射钉枪也没能做到能将打射出的钢钉直接穿透整堵墙的地步,而凝固硬化的水泥密度仅仅是3.15 g/cm3,和密度达到了7.85 g/cm3的钢板根本没法比,所以,射钉枪看着穿透力挺强大,但它要是和AWM重狙的子弹穿透力比起来,那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就算安晓玲刻意磨尖了钉头,增幅了好几倍的钢钉穿透力也仍然比不过AWM重狙的子弹,前者仅仅是在一米距离内射穿一堵墙,后者却是在1300米外都能击穿5mm的钢板,威力相形见绌。


  所以,即便是在百米内被一枪AWM重狙子弹打在额头上,都能反面撞扁AWM重狙子弹的梅的体防,防御下安晓玲这些由她的射钉枪所打射出来的又是烧红,又是淬毒,又是磨尖的钢钉自然不在话下,估计梅根本不用手去挡,光靠闭上的眼皮都能反面弹飞安晓玲的射钉枪打射过来的钢钉,所以,只见得那些烧的通红的钢钉,在纷纷射击在梅身体各处上之时,无一不是被自己的射击力道給撞击的钉身弯曲叠起,弹飞而出,甚至连梅的表皮都没有扎破。


  不过就在梅这举手一挡间,安晓玲就已经一步着地,随即就是落地之脚猛地再次压地一蹬,整个身形如箭速发一般飞射向梅,务必在梅撤下防御手段,展开反击之前将其一招格杀,只见得安晓玲牟足了劲,鼓足了气,猛的全力一脚,砰的一声爆然巨响,重重实实的踹击在了梅空门大开的肚腹之上,她这踹出了自己全力的一脚,踢碎任何的桌子,都不在话下,甚至曾经踢断折过由合金金属制造的机器人的肚腹,将其腹甲直接踹击的凹陷崩爆,腹部内的各种线路电板被其一脚给直接踹断震碎,整个钢铁合金的机器身躯也被其犹如断线风筝一般重重的踹飞了出去,这一脚要是踢在生物身上,别说是人类,就算是皮肉糙度最厚最耐实的狗熊猩猩之类,都会绝对被其这一脚给踹击的脏腑碎烂,腰椎断碎,身形飞出暴毙。


  当安晓玲这一脚重重实实的踹击在梅的小腹上的时候,只听得砰的一声,强大的踹击力量甚至将她自己脚上所穿的那只上好的女子运动鞋都给直接震裂崩爆了,但是,和梅比力量,安晓玲却是失误了,只见得梅被她这全力的霸气一脚踹在自己的小腹上时,仅仅是被其踹的身子微微一颤,安晓玲直接感觉到了她这一脚就像是常人全力踹在了石像上一样,只不过踹的石像微微一抖,抖落了些许灰尘一样,触感超级硬实无比,而梅自己的肚腹在挨了安晓玲这全力一脚后,仅仅是微微低头往下奇怪的一瞧,脸上却没有半点受到打击伤害的痛楚,只听得她口中喃喃的说道:你...你...你竟然弄破了...弄破了我的新衣裳...你很...很讨厌啊!说着,便伸出两只手,试图抓住安晓玲踹在她肚腹上的那只脚腕,不过安晓玲属于敏捷型的,在见得自己一脚踹击无效,梅准备抓住自己的脚腕之时,立即赶在梅的双手伸到自己脚腕跟前之际,其踹在梅肚腹上的那只脚,猛地一个屈膝压力,随着借着蹬力狠狠的向后呼啦一下蹬射出一个超大弧度的抛物线条,反蹬而出,让梅一下子双手抓了个空,只见得其发力蹬速之快,在早已蹬跃翻飞出去之后,其脚下那已经与鞋沿彻底震分开的鞋底方才在半空中脱离而来,飘然掉落,而只见得在安晓玲腿脚撤去之后,赫然见得梅被其踹中的仆装上,留出了一个脚掌形状的大洞,这正是之前安晓玲一脚重重的踹击在其肚腹上,强劲无比的踹击力直接将其着力处的衣物部分给直接踹爆成布屑粉碎了,让现在的梅被踹的地方露出了一片稚紅的腹部肌肤,这一下,让梅不由得又羞又气,双手胡乱遮捂了一下,随即反应无比,啊的一声娇吼,牟足了全力,撒腿向着反蹬跃飞出去的安晓玲撒腿狂奔了过去,这个时候,安晓玲仅仅才一下落地,就只见得那个170的仆装少女,带着比数百头牛还要狂猛的势头与气势,向着自己无比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安晓玲从反蹬翻跃而出到一翻跃落地仅仅在一刹那间,但是就在其落地的那一刹那的一刹那间,就见得梅再次瞬间狂冲到了其面前,安晓玲靠着灵敏的直觉,看到了在梅那娇小的170CM身高后面,赫然由其气势与发出的力量所组成的一尊庞大巨型无比的巨大模样。


  这,就是这丫头的力量气势吗?好可怕!不过安晓玲一边心中震惊的,一边脚下动作也不闲着,在刚刚落地之际,她随即又是一脚往地一蹬,瞬间高高纵射而起,这一下,就是175米的高度,让其一下子躲过了梅那【死神拥抱】之誉的致命熊抱,也闪过了梅身后由她的气势所凝组而成的巨大气场凝实体的巨掌挥击(这梅之模样的黑色巨影,是由她溢出的力量与气势而混合凝型成的产物,相当于港漫里的各种武学力量的具态化表现,按科学的角度讲,就是梅发出的气场将她所溢出的力气能量,所裹型成自己模样的巨大势能体)


  然后,而安晓玲在一记纵空高跃闪避开梅两记截杀之后,双手高握她的那把不锈钢开锋砍刀,然后以快速无匹的落势,唰的一下,就从一百七十多米高的高空之中,狠狠的化作一道光影,瞬间一刀斩下,这超速加重力,从天而降,瞬斩而下的刀速,以足以斩分开大气雾霾的刀力,化作一道瞬射而下的银光,直接将梅身后那由她气势与涌溢出的力量而混合凝结而成的巨型黑暗身影一刀而落,彻底的斩分成了两段,随即就是烟消云散,涣散崩溃开去,消失无踪。


  不过,在安晓玲才刚刚以足以斩分开大气或者雾霾的超速刀光,一鼓作气彻底斩灭梅身后用其气场与力量所凝结成形的梅之巨影之时,安晓玲还没来得及露出笑容,就只听得当的一声响,原来她这一刀已经瞬间从一百七十多米的高空中双手砍落在梅上,但是,却只听得咔嚓一声,安晓玲那斩落的一刀竟然爆裂崩碎开来,原来梅在她一刀斩落至自己头顶的那一刹那瞬息间,已经抬起一手,竟然以手腕生生的横挡住了安晓玲高空瞬间斩落下的一记不锈钢刀,强大的重力加速度的落势,甚至直接爆碎了梅所举挡其刀刃之胳膊整条手臂的女仆装衣袖,连梅脚下所站立的整片广场范围的水泥地面都被瞬间咔嚓一声压陷成一片裂纹犹如蛛网般遍布的陷坑,但是梅的身子,却没有被安晓玲这从天而降,瞬间斩下的刀力冲击动能能压弯半点身子,只见得梅的腰板,从始至终,都是笔直的硬挺着,而且即便安晓玲这从百米高空中瞬间落斩下的不锈钢开山刀刃,即便是砍得崩裂爆碎了,在无数的钢刃碎片爆碎开去之后,安晓玲却清清楚楚的见得,梅那上举横挡住自己不锈钢开山刀刃的手腕中刀位置,竟然连一点皮都没破,顶多就像是常人被别人用尺子压了一下,微微留下一个印而已,随即便消失不见,梅这近乎变态的体防,让安晓玲瞬间懵比了。


  而梅在起手一胳膊横挡住安晓玲高空瞬间砍落下的一记钢刀后,腿上那远超常人的肌肉瞬间一个屈力爆发,蹬跃而起,同时另一只手立即也伸抓而上,举手伸抓向安晓玲的脸面或者是胸部位置,梅那看似纤纤的少女嫩手,其中肌肉所蕴含的无穷大的怪力,在早已领教过的安晓玲心中,自然是万万不敢被她抓个正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而虽然梅在肩膀手臂的肌肉远超人的情况下,爆发出的伸手速度极快无比,但是可惜的是,安晓玲那简直能和蜘蛛侠的蜘蛛感应相媲美的绝对完美的第六感直觉与预判级的应变能力使得其闪避的动作速度更快,在梅刚刚一个脊背、肩肘、手臂上的潜藏肌肉(即不能从身体上看出来的肌肉)运作发力,做好了准备伸出手臂动作,但还没真正伸出手臂的那一瞬间,安晓玲就已经知晓了她下一秒即将做出的动作,所以在梅一手臂瞬间爆发伸举抓向其脸面或者是胸部之刻,安晓玲以自己练习了5年体操而练就出的极限躯体柔韧性,竟然生生的于梅的头顶上方当空一个向后仰胸转体,让爆发腿部肌肉,猛纵而起的梅一手抓了个空,贴着其的胸部就擦了过去,不过梅那爆发出力超级猛的手臂,在伸抓擦过安晓玲的胸前之际,所带过的力气劲风竟然将安晓玲身上那一件轻便舒适的衣服外套给直接向上撩卷而起,一下子反卷盖住了安晓玲的脸面,不过幸亏安晓玲的直觉判断力惊人,即便在自己的脸面被自己的衣服给撩卷盖住脸面之际,也能不慌不忙的做出自己心中计划好的下步动作,即将自己早就在学校里配制好的,以硝酸铵加粘土和木炭粉还有硫磺,再加点小钉子或碎铁砂、玻璃碎等等之类的东西,包在硬纸壳里压实,再接出捻子的自制炸药包在自己向后当空一个顺时针反转的途中,一手掏出,另一手则掏出一个打火机,咔嚓一声,在盲视情况下,准确点在那自制炸药包上的捻子,然后一手将炸药包准确的狠狠一下,正好压黏在梅那一手擦撩过的胳膊上,而安晓玲则是趁机一个翻身一手俯趴落地。


  只见得梅在感觉自己手腕上一黏,刚刚在半空中伸回手臂,看清了自己手腕上所被安晓玲压黏上的自制黏土炸药包,脑子没有反应过来的【啊咧?】一声之中,随即就只听得砰!的一声巨响,那黏附在梅手腕上的黏土炸药包,就已经照着梅的脸面零距离瞬间彻底爆炸开来了,霎时间,爆炸产生的巨大火团,将纵跃至半空中的梅整个人都彻底燎裹吞噬了进去,这还不算,在黏土炸药包爆炸之中,无数的小钉子、碎铁砂、玻璃碎,有劲的飞射向四面八方以及地面。


  而安晓玲在一掌俯趴落地之后,赶紧一个侧滚,随即一手赶紧扯脱掉卷套住自己脑袋的外衣,紧接着抽出了两把乌黑磨砂哑光的7分米长黑钢锻制的军用砍刀,于刀影旋舞之间,配合自己完美的感觉能力,将由爆炸射至的那些小钉子、碎铁砂、玻璃碎尽数挡开劈飞,她的这种完美的感觉能力,能不能躲开子弹网友【qwer1015607045】没说,但是网友【qwer1015607045】跟我说过,她贴面零距离甩头闪开射钉枪打出的钢钉还是绝对没问题的。


  而这个时候,只见得唰的一下,一具白皙略带灰土的胴体从天而降,砰的一声两只玉腿光脚丫子稳稳的落蹲在裂纹遍布的广场地面之上,接着,这具白皙略带灰土的胴体缓缓的直身而起,光着胸部和屁股,浑身一丝不挂,她正是梅。


  原来先前那安晓玲自制的黏土炸药包,由于爆炸威力太过巨大,爆炸出的火团将梅整个人都吞没在了其中,自然而然的,将梅那一身的女仆衣装也给彻彻底底的炸成了粉碎,甚至连布屑都不剩,全都化作了灰烬燃尽消散,包括她额前发上所扣着的一个小熊发卡,所以当梅从跃起的高度再次落回地面上之时,自己浑身早已是一丝不挂,光秃着身子了,连她一头的长发都被那黏土炸药包给炸的凌乱缠卷不堪,看上去颇为狼狈,不过对面的安晓玲此时也仅穿了内里一件单薄修身的内衣而已。


  不过狼狈归狼狈,好在梅的身体防御实在是太过变态,虽然直面零距离承受了安晓玲自制黏土炸药包的巨大爆炸力以及四面飞射而出的无数小钉子、碎铁砂、玻璃碎,但是在炸光她的一身女仆装之后,安晓玲那黏土炸药包也仅仅是将她浑身的皮肤炸的略略泛红而已,由原本的白皙变成了白里透红的肤色,对其身体却没什么大样,至于那些四面飞射而出的无数小钉子、碎铁砂、玻璃碎,零距离飞溅打在她的脸上及胸脯上,也如同丝丝细雨一般,毫无杀伤力,根据网友【爆炒白开水】所说,梅曾经为了救主人,把一颗要爆炸的手雷直接闷在怀里炸开,也只是皮肤微红而已,可见其的防御力有多变态。


  不过安晓玲于两把哑光磨砂黑钢军刃飞舞之间挡开飞溅过来的所有小钉子、碎铁砂、玻璃碎之后,她刚刚也直起身子之际,突然却感觉到自己的双肩以及身上赫然无形的一沉,接着,她就见得对面不远处光着身子,一丝不挂的梅身子在微微颤抖着,而其上半脸部则全部都陷入一片阴影当中,安晓玲很清楚的感觉到,梅之所以身体颤抖起来不是因为害怕或者是发冷,而是一种非常非常生气,气的发抖的症状,她那超级灵敏的感觉能力能明显的感觉到,梅现在所散发出来的压迫力现在更盛更强了,甚至连空间都被其透发出的无形气势給压迫的微微抖动颤荡起来,连空气中的气流都发生了絮乱,被其压迫力所带动,作起了一阵又一阵的旋风,这也难怪,虽然梅的心智还处于童真时期,但是让其全身走光这种羞辱还是让其身为女儿的少女心又羞又怒的,并且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她额前刘海上所配扣的小熊发卡被炸毁的缘故,要知道那个小熊发卡可是她心仪的主人在她第一次的生日时亲手送给她的,如今那个小熊发卡也被安晓玲的黏土炸药包所炸毁,导致梅瞬间脑袋一下子当机了,然后,导致她发生了彻底失去理智,敌我不分的极端狂暴化。


  所以,只见得铮!的一下,自梅那陷入一片黑影中的上半脸部,突然亮起两点红光,这赫然是其两眼中爆发出充满无匹杀意的眼神凶光,接着只听得梅猛的仰首娇喝咆哮一声道:你!你!你!不可饶恕啊!紧跟着就只见她猛的抬起一只光脚丫子,随即立刻一脚踩落,只听得砰!的一声,自梅起腿一脚踩落处,向着安晓玲所处位置的正前方,呈一片扇形区域猛的将前方的地面给直接震裂崩立而起一块块厚重巨大的断裂地面板块,如果这个时候,在那些形成断裂地块崩立而起的地面上,停着车子,就会立刻被起崩翘起的无数块水泥地块給重重的翘飞而起,不过好在安晓玲第六感的直觉感应超卓过人,在自己脚下的地面还未被断裂翘起的那一瞬间,其的脚掌就已经清晰的察觉到了来自地面中的断层震动,所以在自己脚下的地面呈裂块状崩立翘起之时,其已经先快一步,一下跃起,然后稳稳的落于自己脚下那块崩翘起的水泥地块的棱角之上。


  而梅在一脚呈扇形将地面震崩成无数断翘而起的地块之后,双腿也瞬间再次爆发起速,一边几乎是毫无阻碍的一路撞碎一块块崩立而起,拦路的水泥地块,一边随手抄起一块崩裂翘起的水泥地块,不断的向着前方不远处的安晓玲嗖的一声声犹如发射出的炮弹一般甚至是爆出一圈圈的音爆,飞掷过去,这些被梅随手抄起飞掷向安晓玲的一块块水泥地裂块,体积都跟假山一样高,或者说像是一头蜷缩起四肢的水牛或者是犀牛一样,重量少说起码也有好几吨重,但是如此庞大吨重的水泥地板,在梅的手中,还是轻轻松松的信手抓来,然后以突破音速的掷速飞射向安晓玲,可见其手臂肌肉所爆发出的怪力有多么的恐怖。


  而安晓玲这一边,她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全神贯注的将自己超前的判断能力、超强的第六感、超级的感觉应变力提升至极致,再凭借着她那远超常人的敏捷灵活度,竟然于身形的各种不可思议的闪转避让间,将梅不断飞掷过来的一块块突破音速轰掷过来的水泥巨块,一一躲开,不过这个时候,梅已经全力狂冲至其面前,双手带着无匹的爪力,抓向安晓玲的两肩,如果是常人,就算梅的双手实实在在的抓扣在自己的肩头上,自己的肩头也已经被梅双手带出的手形风压給牢牢实实的抓固住,等梅真正的两只手掌一把抓在自己的肩头上时,估计会被梅那两只小手一下子給直接将自己的肩胛骨和自己的脊柱骨压合在一起。


  不过梅现在的对手是安晓玲,安晓玲凭借远超常人,比蛇都还要更胜一筹的柔韧性,愣是肩膀一缩,滑脱出了梅两只手爪带过来的无形风压的钳固压制,然后,只见得安晓玲在一下脱出梅的一记双手碎肩抓势之后,立即一个蹲身,手中的两把足以一下子砍剁断胳膊粗的粗木杈,锋利无比的哑光磨砂黑钢军刃,狠狠的一记交错互砍在梅的两只脚踝上,但是奈何梅的脚腕肌肉密度同样也是结实坚密无比,安晓玲两手双刀奋力的砍剁上去之后,竟然半点都没压陷进去,反之被梅坚韧无比的脚腕肌肉給一下子重重的反面弹开,而梅见得安晓玲一个蹲身躲过了自己的双手互抓,立即一脚狠狠的撩踢而出,但还是被安晓玲一个极为敏捷的贴地侧滚给滚避开。


  就这样,一时间,梅手脚齐出,犹如王八一般毫无章法,手忙脚乱的乱挥乱踹,企图抓住安晓玲,而虽然她的手脚在她那一身远超常人的超强度肌肉爆发之下,其甩手踹脚的速度已经是快得让他人肉眼难辨了,但是安晓玲的完美感觉能力与超前的直觉能力,却是能让她轻松的躲避开各种对于常人来说快的根本来不及反应,肉眼根本无法捕捉的到的速度,自然也包括梅的动作速度,所以,虽然梅那乱打一气的王八拳肌肉爆发速度再快,快的瞬间出手,让他人无法反应,肉眼无法捕捉到其踪迹;出招力量再大,每挥抡出的一拳或者踹蹬出的一脚,都犹如一发发重型炮弹一般,但是即便如此,她却也无法碰的到安晓玲的半点,因为她的肌肉爆发速度快,也仅仅是针对普通人而言的,但是在安晓玲的完美感应力与超前直觉力双重叠加效果面前,其那快得瞬发即收的肌肉爆发力,也就变得不快了,在安晓玲的反应视角中,犹如一个慢镜头,将其的拳脚爆发攻速給无限的慢放下来,所以只见得梅不断的挥舞双手,舞成一片消失风影,但是安晓玲却仍能在梅这舞成一片已经失去轮廓,形成风影的双手挥抓之中,就算是闭着眼睛,也能辨清梅挥手过来的踪迹路线,然后将其准确躲闪避开,同时又以骚包的走位寸步不离的游走在梅的身周,手舞两把哑光磨砂黑钢军刀,不停的往梅裸体的身上各种部位招呼过去。


  只是可惜,奈何梅的体防实在是太过变态,不论安晓玲在躲闪走位中如何的用自己的两把黑钢军刀在梅的裸身之上如何的千剁万砍,都根本砍不动梅那看似柔嫩的肌肤半分,每一刀上去,都会被梅隐藏在柔嫩肌肤下面的坚韧肌肉給以更大的反作用力給狠狠的弹开开去,一时间,梅碰不着安晓玲,安晓玲也砍不动梅,双方一下子陷入了僵局之中。


  过了一会,梅再也忍受不住这种僵持的局面了,只见得她猛地娇喝大吼一声,双臂狠狠的一个交叉甩下,霎时之间,自其双臂上甩出的庞大风力,竟然爆发形成出一圈实质性的气浪,向着四面八方一下子横扫了出去(其实我们呈交叉之势甩下两臂也能甩出点风,但是很微弱的,但是对于本身气力无匹的梅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她做出这么个动作甩出的风力,几乎是相当于一阵台风了),而在她双臂甩扫出的这圈气浪所过之处,甚至是地上散落的水泥碎块,都被生生的吹滚了出去,这个时候,安晓玲双手正好再次抡出两刀,企图往梅的头顶上招呼过去,结果双刀一下子砍在了梅正好甩臂爆发出的气浪之上,一个猝不及防,就被梅甩臂掀发出的气浪一下子狠狠的向后脱手撞飞了出去。


  而安晓玲只来得及双手回手一个十字交错挡在面前,然后她就感觉自己的身子,也被梅吼声音浪加双臂甩发出的庞大风力结合形成的气浪給直接离地掀飞了出去,而这股庞大的风力,更是直接将安晓玲那件单薄修身的内衬衣给嗤啦一下震撕开了几道大口子,露出了安晓玲内里肌肤仅穿着的胸罩内衣,好不狼狈。


  不过安晓玲在被梅爆发出的气浪給离地老远的掀飞出去之后,也立即快速的在空中再次调整好了自己的身子平衡性,利索漂亮的一个翻旋落地之际,她还没来得及抬头,她那超前的直觉能力就已经感应到全身裸体的梅已经再次冲至了其面前,在这避无可避之际,这个时候,只见得安晓玲起手一张,霎时间,自梅那脚下,突然凝聚起了一条无形透明的粗大横索,横现在其脚下,让梅猝不及防间绊脚摔了个狗啃泥,而安晓玲在梅身子倒下之际,已经一个侧滚,闪躲开到了一旁,不过梅随即再次快速的爬将起来,准备再次对安晓玲发动冲击,但是这个时候,只见得安晓玲再次起手一张,霎时,梅直感觉自己的身子被无数粗实透明的触手給紧紧缠捆住了,这正是安晓玲的魔法之一·缠绕。


  (这些魔法,据网友【qwer1015607045】所说,是她梦境中梦到的,所以就顺便拿来当作安晓玲的魔法了)


  而这种缠绕的魔法,就是能将空气凝聚成各种东西,比如说现在的粗大触手,一下子死死缠捆住梅的身子,不过在梅的怪力面前,即便是由空气凝聚成的触手,也在随后之刻,就被梅的怪力給生生的大吼寸寸震断开,要知道空气中所带的力量也是惊人的,我们之所以感受不到空气的力量,是因为在空气中力的作用是相互的,要知道空气中的力有多大,你去捏捏一个鸡蛋就知道了。


  这个时候,在梅震断破开安晓玲以空气化索的缠绕魔法之后,只见得彻底暴走的她在全身肌肉爆发之下,双拳狠狠的一下捶砸在地面之上,瞬间,一股庞大无匹的力量瞬间自四面八方传递了出去,将整个广场外围的钢筋水泥混合围墙都给彻底震爆粉碎,如同地震了一般,而广场之中早已被其先前一脚踏裂成一块块断层地块的地面,更是被其现在双拳捶在地上所爆发出的无穷力气,一下子如同一发发高射炮弹一样纷纷瞬间重重的冲天弹射而起,而驻足稳立于其脚下一块立翘起的裂层地块棱角上的安晓玲,也被自己脚下被梅双拳捶地所砸爆出的力量給冲天高高震飞而起的那块断层地块給一下子带飞至了天空之中。


  而在这个当口,狂暴状态下的梅两睛泛红亮凶光,战斗本能竟然源源而来,只见得她想不想,随手就是抄起身边的水泥地块,再次飞掷向处于高空的安晓玲,不过这个时候,梅在自己掷出水泥地块砸向安晓玲的时候,自己的身形也是猛地起脚一蹬,靠着腿部那惊人的肌肉爆发力,将自己的身形也如同一发超音速高爆弹一样飞撞向安晓玲,而身处空中的安晓玲震惊的发现,那残缺不堪的广场地面上被梅飞掷上来的那些数吨重的庞大水泥地块,并不是砸向她,而是封闭住了她上下左右的空间,这使得安晓玲一下子根本无从闪避直接从地面上飞撞向自己过来的梅。


  别小看梅那外表20岁出头的少女娇躯,在她那少女身子肌肤下隐藏着的,却是一身超高密度的肌肉,她的肌肉密度,别说是这些水泥地块,就算是钢铁合金估计都没有她一身的肌肉密度大,所以要是被她的身子撞击个正着,绝对被比她抡掷飞砸过来的水泥地块砸中要来得更加危险的多,而就在安晓玲避无可避,即将被梅飞射过来的身子正面实实的砸中之际,这个时候,安晓玲终于使出了她魔法的第二招·力量反馈。


  这招“力量反馈”的技能,就是自其手间产生出一个五色琉璃,七彩变幻的魔法屏障,能将对方的动能、势能、力量、能量给瞬间吸收,然后再瞬间至自己另一手上所展现出的魔法屏障将前一瞬所吸收的能量发送而出,回击向对手,所以,当梅狠狠的一身子撞击在安晓玲起手展现出的一面魔法屏障之上时,她全身爆发撞击过来的所有的力道动能都被那魔法屏障給瞬间吸收了,随即,又自安晓玲另一只手上所变出的魔法屏障中将她的力量动能转化为TNT的爆炸能量,再将TNT的爆炸能量转化为纯粹的能量光束,自其另一手上的魔法屏障中重重的轰射而出,以能量炮的形式将梅撞向自己的冲击撞力狠狠的回击向梅,这一下,相当于变相的让梅自己挨了一发自己的全力撞击力量。


  不过梅的身体防御实在是变态,即使自己被自己的全力撞击过来的能量反轰在自己身上,也只是让她一个双手错臂,挡面了一下,被轰飞出去一段距离而已,自己身体却根本没有受到什么外伤或者是内伤。


  而就在梅被自己的撞击能量所化形成的能量光炮轰飞出去之后,当自己身体被反向轰飞出广场之外,飞撞在一栋高楼垂面墙上之际,她双脚趁机在那栋高楼垂面的承重水泥墙上一压,接着猛的一蹬,身形再次犹如爆射出的一发火箭导弹一样,以爆开一串连着一串的音障爆圈,再次瞬间直线向安晓玲飞射撞击过来,其双腿蹬跃而出的强大肌肉爆发力,甚至将那栋高楼建筑的上半端都給直接向后蹬爆断飞了出去。


  这个时候,安晓玲的魔法屏障还没来得及完成一次再次读写的缓冲时间,想要再施展出一次【能量反馈】的魔法技能已经是根本来不及了,不过这个时候,安晓玲终于使出了她最后的一招魔法 - 精神风暴。


  这招技能,能以魔法力旋绞起一阵无形的飓风,顾名思义,能够绞碎他人的精神意识,对付鬼魂之类的灵体,也能将其彻底绞散消灭,在科学层面,也能绞碎磁场,绞散电子。


  所以,当梅撞进安晓玲以魔法力作起的无形精神层面的风暴范围之中,她突然只感觉自己的思维意识被瞬间疾速的,莫名其妙的散乱、涣灭、消失,瞬息之间,梅的意识就被安晓玲的精神风暴給彻底绞碎覆灭,彻底消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接大脑死亡。


  而大脑瞬间死亡的梅靠着惯性依旧飞撞过来的那具肉体,则被安晓玲读写完毕的空气凝物之法,先是将空气猛的一下凝固冻结,停缓了梅那具肉体的几分冲击力,减缓下了梅那具肉体的几分飞射速度,在梅那具肉体强大的惯性冲击力依旧穿破开被自己凝固冻结的空气,继续撞向自己的瞬间,其又将空气流动变化成一圈圈的波动涟漪,一波接一波抵住了梅那具肉体的冲击速度,最后,安晓玲起手往天一举,将上方的空气赫然凝化成一把无形的巨鎚,唰的一下落手砸下,以那由空气所凝聚化成的无形巨鎚啪的一下,将梅那具肉体重重的拍落嵌进了下方的地面之中,就此,胜负已分,已大脑意识被安晓玲的精神风暴給绞碎涣灭,使得梅的大脑死亡停止发电活动而告终,胜者是性格腹黑,时而傲娇时而花痴,能瞬间高冷也能瞬间卖萌的百变少女·安晓玲。

  


 

—————————————————————————

现在本战场已经开启留言功能,大家可以在留言板中尽情发表各种意见的留言,原作者也可以对自己的角色添加补充设定,谢谢大家的参与


下面是网友【爆炒白开水】提供的梅之造型草图——

以及第三十八场中他的世界中所出场的牡丹:

他世界中的牡丹与梅的合影(梅是那牡丹的妹妹)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