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河北村民射杀村支书今日被执行死刑!是否“罪该处死”曾引发热议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0-11 17:26:0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新华社石家庄11月15日新媒体专电 15日上午,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依法将故意杀人犯贾敬龙执行死刑。


行刑之前,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安排贾敬龙与其亲属进行了会见。




被告人贾敬龙犯故意杀人罪一案,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11月24日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贾敬龙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宣判后,贾敬龙提出上诉。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5月17日作出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最高人民法院经复核确认:被告人贾敬龙因2013年河北省石家庄市长安区北高营村旧房改造时自家房屋被拆对该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何建华(被害人,殁年55岁)怀恨在心,并产生报复何建华的想法。贾敬龙事先为此购买了三把射钉枪、一把仿真手枪、射钉及射钉弹等,并对射钉枪进行了改装、试验。


2015年2月19日4时许,贾敬龙从位于长安区华曙制药厂北侧的租住处开着自己的红旗汽车,来到北高营新村团拜会现场附近,将汽车停好后又步行回到租住处。8时许,贾敬龙用纸箱装着三把射钉枪和一把仿真手枪步行来到团拜会现场。9时许贾敬龙走到何建华身后,用一把射钉枪对着何建华的后脑部打了一枪,致何建华因颅脑损伤经抢救无效死亡。之后,贾敬龙驾驶事先停放在附近的汽车逃离现场。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贾敬龙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贾敬龙因对2013年自家旧房被拆迁不满,即蓄意报复,购买射钉枪并进行改装、试验,时隔近二年,在2015年农历正月初一的村团拜会上将被害人何建华用射钉枪杀害,犯罪手段极其残忍,社会影响极其恶劣,人身危险性极大,罪行极其严重,应依法惩处。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据此,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维持第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贾敬龙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刑事裁定。


最高人民法院在死刑复核过程中充分保障了被告人贾敬龙的辩护权等诉讼权利。死刑核准裁定下达后,因被告人亲属及辩护律师提出异议,最高人民法院对案件的事实、证据、量刑再次进行审查,认为核准贾敬龙死刑的裁定正确,依法对贾敬龙执行死刑。



贾敬龙为何“罪该处死”?


新华社记者就相关焦点问题采访了最高人民法院刑三庭负责人。



问:贾敬龙故意杀人案的事实真相是什么?

 

答:最高人民法院核准被告人贾敬龙死刑,是严格依照法律,在对一、二审判决、裁定认定的事实、证据和适用法律进行全面审查核实,并在讯问贾敬龙,听取其辩护律师意见后作出的。该案的基本事实如下:

 

本案被告人贾敬龙系河北省石家庄市长安区北高营村村民,与其父母共同居住于该村南华路6号。2009年11月28日,经村民代表大会表决通过,决定对北高营村进行拆迁改造,并于2010年6月报经石家庄市人民政府批准。拆迁工作由北高营村村委会统一规划、按同一标准实施。

 

2010年11月10日,南华路6号户主贾同庆(贾敬龙之父)与村委会签订了同意拆迁协议,并按协议,从村委会取得平价房一套、置换房一套后,搬离了旧房。但贾敬龙拒不听从其父母及女友等人的规劝,不同意从旧房搬迁。

 

2013年5月7日,北高营村村委会按照统一拆迁规划以及事先与贾敬龙之父贾同庆签订的拆迁协议,对贾同庆家的旧房实施拆除,导致双方发生冲突。贾敬龙遂对该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何建华产生怨恨,并预谋对何建华实施报复。

 

2014年10月,贾敬龙购买了三把射钉枪、一把仿真手枪及射钉弹药等,并对射钉枪进行了改装、试验,使射钉枪可以直接发射,射钉可以穿透一公分厚的木板。

 

2015年2月19日(大年初一)凌晨4时许,贾敬龙驾车来到北高营新村准备举办春节团拜会的会场,将车停在会场附近后步行返回到租住处。当日上午9时许,贾敬龙从租住处携带三把射钉枪和一把经鉴定属枪支的仿真手枪,来到春节团拜会会场,持射钉枪当众朝从主席台上给群众拜完年走到台下的何建华的后脑部射击,射钉贯穿何建华颅脑,致何建华颅脑损伤死亡。

 

作案后,贾敬龙驾驶事先停放在现场附近的汽车逃离现场。村民张瑞国试图拦截,贾敬龙拒不停车并开车向张瑞国冲撞。村民金庆昆、何志辉、何志轩等人见状后驾车追赶,并将贾敬龙驾驶的汽车撞停。贾敬龙下车后高声拒捕,持枪恐吓前来抓捕的村民,并朝村民开了一枪。后追赶的村民将贾敬龙制服,公安民警赶到并将贾敬龙抓获。

 

问:被告人贾敬龙确属“罪该处死”吗?

 

答:“保留死刑,严格控制和慎重适用死刑”是我国一贯的刑事政策,就是要以最严格的标准和最审慎的态度,确保死刑只适用于极少数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保证更准确地依法惩治严重刑事犯罪。故意杀人犯罪非法剥夺他人生命,是最严重的暴力犯罪,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据此,对故意杀人的罪犯在决定处以何种刑罚时,必须严格依法,首先对是否罪应处死作出裁量,根据罪恶程度决定是否判处死刑。其中,对罪恶严重,特别是对蓄谋报复,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罪行极其严重、情节特别恶劣的故意杀人犯罪分子,应坚决依法严厉惩处。本案经最高人民法院复核,认为被告人贾敬龙即属于法律规定罪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犯罪分子。

 

贾敬龙因对已签订拆迁协议的旧房被合理拆迁不满,在事过近两年后,蓄意报复,当众用射钉枪将被害人杀害,犯罪情节极其恶劣,罪行极其严重。具体来说:

 

——预谋报复,主观恶性极深。本案与突发性激情犯罪,即一般民间纠纷导致矛盾激化、在情绪冲动、一时失控下引发的突发案件不同,贾敬龙对以往因房屋拆迁产生的矛盾记恨在心,蓄意报复杀害被害人何建华。为实施杀人,贾敬龙做了近两年的准备,精心策划杀人活动,包括准备杀人凶器,选择杀人的时间、地点,直至实施杀人犯罪,反映出具有极深的主观恶性。

 

——持枪作案,手段特别残忍,社会危害性极大。涉枪犯罪历来是我国打击的重点犯罪。为实现故意杀人,贾敬龙事先购买了三把射钉枪、一把仿真手枪以及射钉弹药等并进行改装试验。经他改装后的射钉枪装弹后可随意发射,且威力大,射出的钢钉能打透五合板,足以达到其所追求的杀人目的。

 

贾敬龙作案时携带三把装好弹药的射钉枪,以及一把具有杀伤力经鉴定属枪支的仿真手枪,在被害人何建华身后持射钉枪对其头部射击,射钉贯穿被害人头部后,存留在被害人右面部,致被害人颅脑损伤死亡。

 

——杀人后持枪抗拒群众抓捕,人身危险性极大。贾敬龙杀人后驾车逃跑,村民试图拦截,贾敬龙拒不停车并开车向村民冲撞。贾敬龙所驾车辆被村民驾车拦截、撞停后,不仅拒捕,而且下车持枪恐吓追赶的村民,并开枪射击。其对村民开枪拒捕的行为反映出对社会极大的人身危险性。

 

——刻意选择在春节作案,犯罪情节和社会影响特别恶劣。春节是我们中国人最重视、最重要的传统节日,而贾敬龙却有意选择农历大年初一,在全村老少欢聚一堂、互相团拜、自排节目演出的欢乐喜庆时刻,当着全村近千名男女老少的面开枪杀人,引起村民极大的恐慌和愤慨,造成严重社会影响。案件一审时,北高营村数百名村民向法院联名请愿,强烈要求法院主持正义,依法严惩贾敬龙。

 

问:贾敬龙作案后是否具有投案自首的从轻处罚情节?

 

答:自首是指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行为。自动投案一般应是犯罪人主动向公安、检察、审判机关等办案机关投案。根据相关司法解释,犯罪后主动报案没有逃离现场,或明知他人报案而在现场等待公安机关处理,抓捕时没有拒捕行为且如实供认犯罪事实等情形的,也可视为自动投案。

 

本案中,贾敬龙在作案当日,实施作案前的凌晨2点多,在其手机上编写一条反映其作案杀人的短信存在草稿箱中,其中虽有“狂野在报仇何建华的自首之路”一句内容,但其在作案前至案发后,始终未向外界发送该短信。其前女友吕某某证明贾敬龙在作案后逃跑途中给其打电话,只是讲把何建华杀了,说完就挂断电话,并无要投案自首的表示。贾敬龙逃跑被群众驾车撞停后不仅没有表示要去自首,反而威胁前来抓捕的群众“再过来就打死你们”,并向群众开了一枪,直至被群众制服、公安机关将其抓获归案,贾敬龙也没有任何投案自首的表示。故贾敬龙的行为依法不构成自首,不具有自首的从轻处罚情节。

 

问:本案中,被害人何建华是否对矛盾激化负有直接责任,存在重大过错?

 

答:本案因拆迁引发,贾敬龙所在村实施的旧村改造方案系于2009年11月28日经村民自治组织、村民代表大会开会讨论,表决一致通过,2010年6月经石家庄市人民政府批准实施的。拆迁工作由村委会统一规划、按同一标准实施。

 

根据北高营村旧村改造搬迁安置办法和拆迁协议,每户每块宅基地共给300平米楼房,其中200平米是免费置换的,还可以平价购买100平米。户主的平房或楼房的第一层,只是用于换新房,不给补偿;楼房的第二层及以上,要按照评估价值补偿。签署协议并取得第一套新房的,村民应在约定的时间内进行装修并搬迁,搬迁后按照协议将旧房自行拆除或由村委会统一拆除。

 

被告人贾敬龙家的两层楼房于2010年4月经第三方机构评估,第二层评估价值9万余元。身为户主的贾同庆代表全家,于2010年11月10日与村委会签订了旧房搬迁协议。此后,贾同庆根据协议先期取得了两套楼房。

 

贾同庆搬进新房后,贾敬龙不听全家人的劝告,拒绝与家人一同搬迁,坚持要装修旧房,准备结婚。贾敬龙父母、女友以及女友的父母都劝说贾敬龙到新房结婚,贾敬龙仍一意孤行,因此,其女友父母认为贾敬龙性格太“硬”,不同意二人婚事。

 

2013年2月,在贾同庆早已搬入新房的情况下,村委会根据协议组织拆除贾家旧房,因贾敬龙阻止而停止。经工作贾敬龙仍不搬走,村委会于2013年5月7日对贾家旧房实施拆除,为此,贾敬龙与村委会双方为拆除旧房发生冲突。此后,加之女友与其分手等原因,贾敬龙对何建华记恨在心,预谋报复杀害何建华。

 

本案中,旧村改造工程是经村民代表大会决定,并经市政府批准,统一规划、统一实施;村委会在户主贾同庆得到两套新房后,根据贾同庆代表全体家庭成员签署的拆迁协议,组织拆除贾家旧房,方法虽有不当,但并非何建华个人独断所为,不能成为贾敬龙藐视法律、肆意杀人的理由,也不能成为对贾敬龙杀人行为从轻处罚的情节。

 

问:贾敬龙作案时的精神状态是否有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在死刑复核过程中是否考虑过对被告人进行精神病鉴定?

 

答: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不负刑事责任。本案没有任何证据反映贾敬龙作案时和作案前后有精神病表现。

 

贾敬龙预谋作案并精心策划,有备而为,作案动机和报复对象明确,有意选择特定作案时间、作案地点,被抓后对犯罪起因、作案过程等供述详细,对作案后果认识充分,反映出作案时意识清晰,对自身行为的辨认能力及控制能力没有障碍。

 

贾敬龙在归案后直至最高人民法院复核工作结束前,其本人及其家属以及辩护人,均没有提出贾敬龙患有精神病,或要求对被告人进行精神病鉴定。最高人民法院复核期间提审贾敬龙时,贾敬龙回答切题,没有精神异常表现。故贾敬龙属精神正常,无须进行精神病鉴定。

 

综上,被告人贾敬龙经预谋,持枪当众杀人,犯罪情节和社会影响特别恶劣,手段极其残忍,人身危险性极大,罪行极其严重;贾敬龙到案后虽能供认犯罪,但无悔罪表现等其他可以从轻处罚的情节,不足以对贾敬龙从轻处罚。一、二审对贾敬龙判处死刑,量刑适当。最高人民法院遂对贾敬龙依法核准死刑。



媒体提出“贾敬龙案”五大焦点问题:

近日,新京报记者走访石家庄市北高营新村案发现场,并查阅案件材料和采访相关证人、村民,还原该案五大焦点问题。



焦点1:大年初一团拜会案发时是何情形?

 

北高营新村社区居委会会计邱某记得,何建华在团拜会开始没多久就出事儿了。

 

北高营村位于石家庄市长安区的东北部,人口约2000人。2009年夏天,北高营村委会换届,何建华被选举为村党支部书记和村委会主任。

 

在前一年,河北发布城镇面貌三年大变样基本目标,决定从2008年起利用三年时间在全省开展城镇面貌三年大变样活动,其中提出了城中村改造计划。石家庄当年也出台了《省会城市建设三年大变样和2008年迈大步实施方案》,也重点提出要进行城中村改造。

 

在此背景下,北高营村于2009年启动旧村改造工程。

 

随着村民们从平房搬进楼房,每到过年大伙儿觉得串门拜年上下楼多有不便,便自发商量,约一个地方大家见个面、问问好。团拜会因此应运而生,去年过年则是第二次举办。

 

团拜会的舞台搭在村口往东约三四百米的空地处。多位村民向新京报记者回忆,去年2月19日当天,到团拜会的村民大约有八九百人,其中包括学校的学生。先是北高营新村小学的学生在台上表演节目,接下来是村委会人员上台给村民拜年问好,作为党支部书记的何建华再跟村民讲讲一年的工作和来年要做的事。

 

今年10月28日,邱某向新京报记者描述事发时的一幕,讲完话后何建华下了台,在蓝色西服外又披了件军大衣,站在台子南侧的街旁。当时村里的老年舞蹈队正在台上表演节目,她对侧后方的何建华说:“今年的节目排得挺好,都能上电视了,这么整齐。”

 

邱某说,讲完这句话,她用余光扫到一个身穿浅色衣服的人走了过来。

 

石家庄市中院一审判决书中邱某的证言显示,她突然听到“嘭”的一声,就看到何建华倒在地上。她赶紧上前,看到何建华右侧面部颧骨处插有一根钢钉,露出的钢钉长约六七厘米。

 

邱某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时舞台上音乐声音大,大多数人没留意这个声响。她看见何建华倒下时,还以为是有人和他开玩笑。见何建华不睁眼也不回应,她便用手去托他的后脑,却沾了满手血,“后面呼呼地往外流血。”

 

邱某大喊让台上把音乐关了,又叫村里另一工作人员,让他过来看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报警时,邱某才留意到在何建华倒地位置的一两米处有一把枪型工具。

 

在邱某呼叫其他人的同时,周围也开始响起“打人了”、“截住他”的呼喊。

 

这时,只见一名男子往西跑去。有村民认出此人为贾敬龙。

 

焦点2:贾敬龙杀人后追捕过程如何?

 

贾敬龙往西逃跑后,迅速上了一辆自己事先停放的黑色小汽车。村民们也随即开车对其展开追捕。

 

一审判决书显示,2015年2月19日4时许,贾敬龙从华曙制药厂北侧租住处开着自己的小汽车来到北高营新村团拜会现场附近,将汽车停好后又步行回到租住处。8时许,他用纸箱装着三把射钉枪和一把仿真手枪步行到团拜会现场。9时许,贾敬龙走到何建华身后,用一把射钉枪对着何建华的后脑部打了一枪。

 

多位村民向新京报记者描述,事发前贾敬龙的车已经停放在团拜会西边便道上,车头朝东。案发现场以西不到50米处有条向南的路,贾敬龙上车后随即右转进入这条路。

 

村民何某说,当时有十几个人在后面追贾敬龙,“他开车就蹿出来了,谁也不敢上前,怕被撞。”

 

贾敬龙驾车走的这条路连接北高营新村和南高营村,靠近北高营新村的一段因为两侧在建回迁楼而堆放着不少建筑垃圾和废土,道路已被来往的大货车碾压得坑坑洼洼。

 

开车向南后,贾敬龙又左转向东进入御城路。据北高营新村治保会工作人员段某的证言,当天他和两个治保会成员负责放鞭炮,放完之后在戏台子附近一辆面包车上休息,听到有人喊便开车去追。

 

北高营新村治安联防队队长金某就在追赶贾敬龙的第一辆车上,这是村治保会的一辆9座面包车,因为一时间打不着火,“贾敬龙的车把我们落了有几百米远。”

 

就在治保会追车的同时,后面又追来一辆车,这辆车上的人后被证实是何建华的儿子何辉(化名)和侄子何轩(化名)。

 

追到御城路上恒大御景半岛大门东侧、接近南高营村社区居委会处,何辉、何轩两人驾驶的汽车将贾敬龙的车别停。

 

金某向记者描述当时的情景说:“后面的车撞了贾敬龙的车一下,贾敬龙的车就歪到旁边的沟里了,我们刚到的时候想下车去抓他,他从车上下来提着一把枪,我们不敢上前。”

 

御城路往东是高营大街,跑到高营大街后贾敬龙又向南跑,金某所在的面包车一路跟着,“不敢靠得太近,他中间说过,过来就打死你。”

 

何建华之子何辉在证言中称,他们将贾敬龙的车逼停后,他和何轩下车往前追,贾敬龙也曾持枪对指:“再过来就弄死你们。”追出去不远,何辉让何轩去开车,而贾敬龙则在跑到高营大街向南拐弯时反身冲他开了一枪。

 

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金某称,何轩开车赶上贾敬龙后,将他一别,贾敬龙摔倒在地,枪也被甩到一边。追捕的人这才敢上前。

 

一审判决书中,石家庄市公安局长安分局长丰中队到案材料载明,贾敬龙下车后继续逃跑,被追赶的村民用汽车将其右腿撞伤并将其抓获。

 

北高营新村主管安全保卫工作的居民委员会委员何某某当时也在团拜会现场,他开车第三个跟上。他到达时,贾敬龙趴在地上,“我去了之后就劝别打人、谁也别动手。贾敬龙抬头看了我一眼。”随后,长丰中队民警赶到并将贾敬龙控制。

 

因腿部和头部受伤,贾敬龙被民警送往北高营新村西南方向的河北省胸科医院治疗,这里距何建华被送往的解放军260医院不到1000米。

 

何建华经抢救无效死亡。

 

焦点3:贾家被拆前后发生了什么?

 

据贾敬龙供述,他用射钉枪打何建华后脑就是想报仇,打别的地方起不到他想要的作用。他与何建华结怨是因为北高营村改造拆迁的事情,这件事使他个人受了很大的委屈。

 

北高营村的旧村改造工程于2009年启动。该工程涉及全村701户,也包括贾家。

 

2009年11月28日,北高营村两委会通过《北高营村旧村改造搬迁安置办法(方案)》,其中规定,旧村改造中每户每块宅基地一共给300平米的楼房,平房每户白给200平米(其中多层100平米、高层100平米),再允许购买100平米的平价房(为村里定的购房价)。对于每套楼房中实际超出的面积部分,则根据楼型和超出面积按相应价格购买。

 

贾敬龙的父亲贾同庆于2010年11月10日与北高营村委会签订了协议。按照规定,贾同庆要随时听候村委会关于拆迁房屋和置换楼房的统一安排。

 

贾同庆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签协议是出于无奈,因为他如果不签字,村里就不给办理他母亲的社保。

 

贾同庆又说:“我不签字,我其他几个弟兄就来劝我。我最终就签了。”

 

新京报记者从北高营村多位村民处了解到,村里给符合条件的村民入了社保,办不了社保的由村里发放养老金。

 

一名负责村财务的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提供了贾同庆及其妻子、母亲的社保编号,以此证明村里并没有中断过贾家人的社保。

 

该村一名负责拆迁的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我们先征求村民意见,当时同意拆迁的户已达96%。”

 

新京报记者拿到的一份石家庄市城中村改造领导小组办公室文件显示,该办公室于2010年6月24日批复同意将长安区北高营村列入2010年城中村改造计划。文件的“拆迁和安置计划”部分显示,2010年内完成旧村建筑面积6.62万平方米的拆迁。

 

在家庭内部,贾同庆签协议的举动引起了儿子贾敬龙的不满。当初盖房时,贾同庆口头答应自己住一楼、贾敬龙住二楼,“他觉得二楼是他的,后来跟我说,‘你们不应该不跟我说就签字’。”

 

贾同庆向新京报记者承认,签协议一事没有跟贾敬龙沟通,是自己做的主。

 

签完协议后,贾同庆拿到了第一套楼房。一审判决书中北高营社区居民委员会情况说明载明,该村于2012年1月17日给贾同庆发放楼房一套,面积为130多平方米。

 

上述村里负责拆迁的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北高营村旧村改造为滚动式开发,改造搬迁也是分片区进行,村民同意后先签协议,分到一套房子后再给2个月的装修时间,然后拆家里的旧房,“这是村里的规定。”

 

村民金某和陈某向新京报记者证实了“先分新房、装修、再拆旧房”这一说法。

 

但2个月后,贾同庆没有自行拆除旧房。之后他和妻子搬入新房居住,原先旧房的物品已经搬了大部分,只留下一些不常用的东西。

 

旧房第一次被拆是在2013年初,一审判决书中贾同庆及贾敬龙姐姐贾敬媛的证言都提及,这次拆迁是何建华带人去拆的,因为被贾家人阻拦,当时只拆了一部分。

 

贾同庆告诉新京报记者,这次拆迁拆除了门庭和前房梁,连接一层二层的楼梯也拆了,“贾敬龙自己收拾好,还买了个铁梯子上下楼。第一次拆了之后他就住到二楼去了。”

 

在房子被拆当天,贾敬龙站在父亲跟前磕了三个头,称从此断绝父子关系。贾同庆向记者描述了第一次拆迁后父子间的这一场景:“我没说话,我就笑了笑,我养他这么大他说了句这样的话。”

 

2013年2月20日,北高营新村再次向贾同庆发放楼房一套,面积约110多平米。

 

2013年5月7日,贾家旧房第二次被拆,贾敬龙与拆迁人员双方发生了冲突,最后,旧房还是被拆完了。

 

后来,贾敬龙并未与女友成婚。究竟为什么不结婚了,贾同庆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也不知道原因。

 

新京报记者试图联系贾敬龙前女友采访但被拒绝。但案发后她的证言显示:她和贾敬龙不谈对象是因为当时村里要拆迁他家为他俩准备的婚房,贾敬龙不同意。她父母和贾敬龙父母都劝贾敬龙,让他俩在他家的新房里办婚事,贾敬龙还是不同意,一直和村委会对着干,后来她父母就不同意他俩的婚事。

 

贾同庆也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旧房拆除前,他和亲家曾劝贾敬龙在新房结婚,新房是三室一厅,亲家看过后还选好了婚后贾敬龙和女儿住哪个房间,“龙龙还是不同意,他坚持要在旧房的2楼结婚。”

 

贾敬龙的姐姐贾敬媛证言显示,贾敬龙执意在旧房里结婚是因为旧房盖的时间不长,为这个房子家里花了不少钱,他一直不愿意这个房子被拆。

 

多份证言表明,何建华没有出现在此次拆迁现场。在旧房被拆后,贾敬龙家里多次找到何建华商谈拆迁补偿款的事宜。贾敬龙供述称,何建华一直没处理。

 

这事之后,贾敬龙感觉很没面子,一气之下从家里搬了出来。贾敬龙供述称,他的生活受到了非常大的影响,自己觉得什么也没有了,婚没结成媳妇没了,工作也没了,所有的理想都破灭了,就一直想找何建华报仇。

 

焦点4:9万多元拆迁补偿款到底给没给?

 

根据一审判决书,贾敬龙和贾敬媛都称村里一直没有给自家拆迁补偿费。

 

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贾同庆也提到,分给他家的第一套楼房是平价购得,按每平米1000多元的价格,总共14万多元,目前已经给了村里6万多元,而自家旧房二层评估的9万多元补偿款一直没有收到。

 

按照改造搬迁方案,二层楼房的一层和平房户一样给300平米楼房,再往上走评估,按照评估定价来确定每平米多少钱,最后现金一次性付清。

 

相关证据显示,贾家所提的这笔9万多元的拆迁补偿款已被冲抵了部分购房款。

 

根据一审判决书中北高营社区居民委员会财务室出具的收据显示,贾同庆分得的第一套130多平米房子应交房款148333元,实交60000元,欠88333元,第二套110多平米的房子应交房款21958元,两套楼房共计应交170291元,因已交60000元,故应再交110291元,贾同庆家二层评估费和搬迁费共计93413元已抵楼款。贾同庆家还欠16878元楼款没交。

 

此外,北高营村拆迁办主任胡某的证言也显示,对贾敬龙家旧房进行拆除和补偿,先是通过河北正达房地产评估事务所有限责任公司对贾敬龙家旧房进行评估,确定补偿款,补偿款是在贾敬龙家旧房拆迁完,分新房时将补偿款抵新房的购房款,直接转账。

 

也就是说,根据拆迁协议,贾同庆可以获得白给的200平米,并允许购买100平米的平价房,但超出面积部分按相应价格购买。贾家因为旧房拆迁可获得3套房,第一套房为130多平米的平价房,全部由贾家按平价购买;第二套110多平米的房子其中100平米为免费,贾家只需要付多出的10多平米房款。而还未分的第三套房中也有100平米为免费,多出面积的房款也需要贾家支付。

 

因此按照村财务室出示的收据,贾同庆分得的前两套房一套为平价购买、一套要补齐超限面积房款,共需支付房款17万余元,除了已交的6万元,贾家人的二层拆迁补偿款9万余元已直接被冲抵房款。

 

另据北高营社区居委会情况说明载明:2013年1月27日给贾同庆发放了拆迁安置费31400元。

 

焦点5:贾敬龙是否有自首情节?

 

案发后,贾敬龙是否有自首情节也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问题之一。

 

在该案一审及二审中,律师辩护词均提到,案发当日凌晨贾敬龙已经编辑了表达自首意愿的短信并设置为群发。一审判决书中载明的证据显示,贾敬龙的手机草稿箱内确存有短信:“我以颤抖激忿的心潮按下群发,以热泪感馈关心我之短信对方;狂野在报仇何建华的自首之路,心絮沸腾的坦然;在此紧仅的分秒钟,想对你的有且只能深鞠一个真挚的谢!斯是此生,愧报淡雅;蒙恩为酬,来事相馈。贾敬龙”

 

直至被捕,这条存在手机草稿箱里的短信并未发出。

 

据当地一名参与办案的民警介绍,贾敬龙被抓获归案后的第一天讯问时,供述了杀人犯罪,但没有提到要自首。在第二天的讯问中,贾敬龙提到想去长丰派出所自首。

 

一审判决书中贾敬龙的供述称,提前编好自首短信,为的是打完何建华后给他的朋友和家人一个交代。他跑的路线也是事先选好的,就是往长丰派出所跑。

 

新京报记者调查中了解到,离案发现场最近的是高营派出所,地图显示北高营新村距高营派出所驾车距离约3公里,长丰派出所相对远一些。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营派出所民警告诉新京报记者,团拜会现场向西行400米左右到北高营新村村口,向南走建华北大街,路口右拐即是高营派出所。

 

多位村民记得,当时贾敬龙事先停好的车车头朝东,开车后也是右转往南,随后又往东上了御城路。

 

此外贾敬龙在供述中还称,案发后他在车上给前女友打了一个电话,让她告诉她爸妈,说他把何建华打了,去派出所自首。讲完话他就把电话从车窗扔了出去。

 

贾敬龙前女友的证言证实了案发当天上午9时30分左右,贾敬龙给她打过电话。电话里贾敬龙让她告诉她爸妈他把何建华杀了,说完电话就没有音了。

 

追赶贾敬龙的村民则证明贾敬龙驾驶红旗轿车被车撞停后,贾敬龙从车上拿着一把枪下车,拿枪指着追赶的村民喊:“再过来就弄死你们。”趁村民不敢上前,继续向南跑,并回身冲村民开了一枪,村民开车将贾敬龙别倒在地,枪甩到一边,村民上前一起将贾敬龙制服。

 

石家庄市中院一审判决显示,对于被告人贾敬龙及其辩护人所提贾敬龙有自首情节的辩解和辩护观点,经查,被告人贾敬龙虽事先编辑短信称作案后要投案自首,但并未向他人发送,其作案后也未拨打110报警电话,其驾车离开现场被围捕时,当众开枪,直至被群众驾车撞伤后抓获,在案证据不能证明其作案后投案自首,故对该辩解和辩护观点,不予采纳。

 

河北省高院的刑事裁定书显示,二审同样没有认定贾敬龙的“自首”情节。


                 ——————广告——————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