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 从鸭寮搭建看传统手工艺复兴是否必要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1-08 16:29:4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上方蓝字加关注设计学堂


笔者曾经于一年前参与过在在浙江临安的竹构设计,并用十天时间在当地亲手搭建了两座鸭寮。本文写于搭建完成后,是对整个实践过程的总结,也作为对竹构在当代中国前景的一个思考



在来临安之前,我们或多或少还对竹材的节点抱有一定的幻想,希望哪怕在局部用一些绑扎节点来完成articulation。但是真到了甩开膀子挥汗如雨干的时候,响彻在施工现场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枪钉呢?又用完了吗?


麻绳对枪钉的溃败,暗示着手工艺最终输给了工业化。这并非是一件让我觉得遗憾的结果,相反促使我对整个事情有了更深刻的思考。



在学校做设计研究时,大家对在临安的搭建有两个不言自明的共识:一是发掘竹材性能的合理表达;二是恢复精美的手工艺节点。


因为对原始棚屋清晰节点和明确建构的致敬,因为对建筑本体逻辑的朦胧追求,因为整个社会对工业化的抵抗情绪,我们对节点的手工设计在一开始就怀有着神圣的使命感,仿佛中国文人怀揣对桃花源的向往。


还记得最开始汇报大家总结节点方式,对于什么竹材里灌混凝土、竹材之间用PVC管连接、钢结构连接,是不屑一顾的:竹构节点怎么能使用非自然材料呢!唯有精巧的手工节点才能入得了我们的法眼。



甚至对于陈浩如先生在烧烤亭和猪舍鸡舍中大量使用螺栓连接,我们私下里也是有些窃窃私语的,觉得连接过于简单粗暴,不甚美观。南大的赵辰老师也提出了批评,说竹材是柔软的自然材料,而螺栓是冷硬的工业化产品,它们直接交接必然会产生问题。


然而随着设计的深入,我们最开始对节点的原则开始有了些妥协:因为我们发现使用纯手工自然节点,好像也只有麻绳绑扎法和竹销法,而这两种方法的缺点是显而易见的:麻绳绑扎需要非常熟练手工技艺,而这些技艺大多已经失传;竹销需要精细的手工加工,我们也不擅长。即使花精力拜访高人学得技艺,这两种节点显然也是并不太牢固的。


在挣扎了一段时间尝试创新其他节点也无果后,我们各组几乎都不情愿地对螺栓做出了妥协。好在螺栓并不是特别碍眼的工业化产品,远看看不出来的情况下我们还是可以接受的。


还有一点,螺栓的螺帽需要用手一圈一圈的拧上去,这个过程让我们仿佛离工业化又远了一些,有了一些手工操作的安慰。对于非结构部件的连接方式,我们准备使用铁丝,这种材料质地柔软且需要手工操作,似乎介于麻绳与螺栓之间,也是可以接受的。




事实证明,我们还是没有对施工现场的残酷做足够的心里准备。


一旦到了临安太阳镇的土地上,我们就再也不是坐在空调房间里敲电脑的设计者了,而是真真实实一砖一瓦把房子盖起来的施工人员。搬运毛竹时肩头的重量,夏天太阳晒在脖子上的灼热,被建材戳中打中的疼痛,各种工具找不到的繁琐,迅速让我们角色转化成了务实的工人,连说话的嗓门都不知不觉中大了起来。


这样的从未有过的切身经历,让我们对一些隐约的坚持产生了怀疑。


举个例子说,竹材的切割需要工具,在学校做一比一模型的时候我们都是使用的手锯,手锯在竹子上摩擦发出的声音,和手臂有力的震动感,给我们一种真实的加工和建造的体验,实话说这种手工操作的体验让我们很痴迷,仿佛和古代的工匠古代的技艺产生了共鸣。


但是在加工现场,我们发现用手锯剧竹子要坐下来摆出一个并不舒服的姿势,加工时间一长胳膊就累了吃不消。更要命的是,一旦和隔壁组用的电锯比起来,速度慢了太多倍。


再后来我们锯直径很宽的毛竹,如果用手锯大概一根要锯三分钟,而用师傅带来的大齿轮的锯子一下一个,一秒钟就可以完成。甚至,电锯的切口还比手工加工的要整齐。施工效率上百倍的区别,由不得你去怀念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迅速地,我们全部投向了工业机器的怀抱。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用三轮车运输和人扛的区别,螺栓的牢固和绑扎的松垮的区别。甚至机器本身加工效率也不同,比如充电电钻明显就快过电池电钻,坐地锯就快过手持电锯,好像工业化程度越高,工具就越好用。加上工期紧张,到后来,我们已经都在抢着用效率最高的机器了。


如果说使用机器工具还在我们的接受范围内,枪钉的出现就已经击破了我们最后的防线了。



事情主要出在地板的加工工艺上。按原来学校的模型设计,大部分地板都是用竹片密排,加横杠固定,竹片与横杠之间用麻绳十字绑扎。这并不是承重构件,因此在这里使用手工自然节点似乎是最后的妥协。如果使用钉子连接,这个articulation就是不清晰的,生硬的,不谈精美,连自然都失去了,甚至竹片在钉子部位容易顺纹开裂,这些都是和我们的原则严重违背的。


但是加工到地板已经第三天了,这时候身体的疲惫和对手工模式的怀疑,以及时间的紧张,似乎所有组都在没有完整尝试的情况下就向当地师傅的建议屈服了:打枪钉。看到师傅手持气枪,对着密排的竹片啪啪啪怒射,几分钟之内就订好了一排地板,那种效率和气势,让你不得不服。后来,各组的工地上啪啪啪的枪声就根本停不下来了。


十天后,在各种工具和师傅力量的帮助下,鸭舍全部按期完成,参观者们大多都对我们的奇思妙想赞不绝口。鸭舍虽然搭起来了,对于工业化和手工模式的思考却深深地留在了我的脑海里。



我不禁开始思考,我们为什么要用自然材料和手工模式?


是因为工业化带来污染严重,因为工业化带来千篇一律,还是因为工业化带来不近人情。但是我们在不假思索地骂工业化的时候,好像都忘记了,正是工业化带给了我们速度与效率,带给了我们今天的繁荣,带给了我们能坐在空调房间里在网上吐槽工业化的机会。虽然我们都怀念手工模式和自然节点,但是身处在这个社会的洪流中,把你扔到施工现场的那一刻,你其实并没有选择。



也许你会说,那是因为你有十天的施工工期限制,那是你有三个月准备时间的限制,那是你有公社经费的限制。如果一切都宽裕的情况下,作为有责任心的建筑师,做乡土建筑还是应该尽量去追求精美节点和自然表达的。


这个质疑看似很有道理,但请跳出来想一想,那你最初要做乡土建筑的原因是什么?要用竹构的原因是什么?没错,根本是因为竹材是当地的材料,因为它便宜。


陈浩如先生曾经解释过他为什么使用螺栓,这时候听起来是那么的接地气。如果为了所谓的建构追求,为了表面上看起来的精美,粉饰太平地用了严重经费时间超标的手工模式,不能说这不是一个好建筑,但这决不能说是有生命力的建造方式,也是和最初使用竹材的初衷违背,这最多只能算一个实验。



在临安的十天,其实我们也就是在做一个实验。在复兴手工模式和建构精美的意义上,这个实验并不能算成功。建筑师亲自上阵的理想实验都不成功,更何况普通工人的大量性建造?


但是从另一方面讲,这也坚定了我的看法:中国的工业化不是到了要转型成手工模式的程度,而是还远远没有发展够。当什么时候因为国家的法令使得有污染的工业模式收费价格昂贵,当什么时候劳动者素质提高手工技艺能更广为流传从而降低价格,什么时候中国才能开始认真的谈手工模式。


但是这并不影响手工模式成为一种未来的方向,也并不影响王澍刘家琨等一干建筑师的探索。只是,传统的手工艺已经是不可能回到的过去。未来的手工模式绝不是回到刀耕火种的低效率,一定是一种和工业化结合的手工模式,取工业化效率、精确之长,结合手工模式随机、人性化的优势,成为新的发展方向。


那时候,我们才能真正坐下来谈论自然精美节点和建构文化。因为,逼格是要经济在背后支撑的。


鸭寮搭建为东南大学张彤老师带队的研究生课程设计,

集体方案获得2016年亚洲建筑师协会建筑学生设计竞赛第一名,

刊登于《建筑学报》2015年第8期



版权声明

本文版权归设计学堂所有,如需转载,请后台联系编辑部

『专业设计类课程提供者』



专业级设计类教育机构

同济大学科技创新项目

===================================

公众平台:UPro-design(微信号)

电话:400-176-8008

地址:同济大学科技园1号楼9楼顶层

邮箱:uprodesign@163.com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