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岁月、大桥记忆》(五)大桥机械设备负责人钱学新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2-02 16:46:5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南京有一座桥

·

我们的大桥

·

南京长江大桥





他是一段记忆,也是一种信念;

他是一个符号,也是一座丰碑;

他曾经代表着几代国人的梦想;

他深深融入了一座城市的传承;

……

1960年

南京长江大桥动工建造


1968年9月30号

南京长江大桥铁路桥建成通车


四十八年后的今天

2016年,FM106.9南京新闻综合广播特别报道组

辗转南京、上海、北京、武汉四地,

拜访曾参与大桥设计和建设的见证者或其家庭,

为您呈现系列报道——《激情岁月、大桥记忆》。



  如果要追溯南京长江大桥的建设历史,就不得不提到武汉桥梁机械制造厂,当时它还只是一个江边简易工厂。南京长江大桥建设所用的工程机械设备,包括直径达3米的管柱、震动力达250吨的震动打桩机等庞然大物,就是在这里,由我们国家自己的工程机械专家,研究制造出来的。


  今天的《激情岁月·大桥记忆》特别报道,主角是南京长江大桥机械设备负责人——钱学新。


钱学新

钱学新,江西景德镇人,1922年4月出生,1946年毕业于厦门大学机电工程系,同年6月到粤汉铁路工作。1953年4月,钱学新调到在武汉的铁道部大桥工程局,参加武汉长江大桥建设,1957年8月前后,钱学新开始着手设计、制造南京长江大桥的建设机械设备。历任机械设备科科长、机械经租站站长、总工程师,1979年调任大桥局副总工程师,1990年9月退休,任中铁大桥局高级顾问。

  虽然已经94岁高龄,但钱老除了听力有点不太好外,精神状态、身体情况都很好,讲起当年参与建设南京长江大桥的经历时,他的兴致很高,他一直在强调一个字:


钱学新近照


  因为当时中苏关系逆转,苏联专家撤走了,而南京长江大桥所要用的工程机械,不论是体量,还是设备复杂程度,都远高过武汉长江大桥。以管柱和震动打桩机为例,制造难度就要高很多。


“南京桥的这个图纸就完全是我们自己(做)了,你像武汉桥的震动力只有90吨到155吨,南京桥是250吨,合起来两台连用可以到500吨。那时候大桥局专门成立了一个桥梁机械制造厂,自己用手工计算,设计画的图纸,那个图纸现在在档案里头都是好几百张。南京桥跟武汉桥不同的是,武汉桥是一个基础,都是1米55的管柱,南京桥有四种基础形式,武汉桥是90吨的做了一台,155吨的一台,南京桥做了四台250吨。”


  除了技术上有困难,当时苏联停止了钢材供应,而国内生产的钢材,根本达不到制造要求。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钱学新只得打报告向上级求助,这个问题很快得到了周恩来总理的关注,最终鞍山钢铁厂历时4个月,研制出了被称为“争气钢”的16锰桥梁钢。


“国家钢铁工业不发达,厚钢板没有,大的钢钉没有,0758当时上海铁道部那个管材料的机构,给我们在上海收购一点钢板,当时规格上达不到那个要求,材质上也还差一点,(当时需要的规格和材质要到多少啊)厚度要到28到32(毫米),那时候国内普通的16的用的多,20毫米以上的都不多,当时国内还不能生产,当时呢我们国内鞍钢就自己研究生产那个厚钢板。南京桥不也叫作“争气桥”嘛,苏联人走了,我们自己干啊,要争这口气啊,所以“争气桥”、“争气钢”这个名称就这样出来的。”


  钱学新说,1960年大桥开工建设后,他基本上一年中,有一半的时间在武汉的机械制造厂,为前方制造所需的机械,另一半的时间则要到南京的建桥工地现场。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去当售后客服的。


“有时候机器的螺栓坏了,齿轮坏啦,特别是电器设备,因为震动力很大,在那个管柱顶上安装的连接的叫作桩帽,这个桩帽部位经常会出现问题,那个螺丝震动震动就松了,一松就有危险啦,那么大的震动力,螺丝一断啊,那就连锁反应啦,那个震动打桩机就要摔下去的呀。”


  在钱学新的书柜醒目位置,放有两大本相册,相册里全是当年机械制造厂里,工作照以及桥梁机械的照片。钱老开玩笑的对记者说“我以前跟你也算是同行呢”。



“我那个时候我也兼职当过记者,桥上的工程照片,局里发给我一个记者证,公家配给一个照相机,每一个工点凭这个记者证都可以去,所以就拍了这么多的照片。”



  文革中,钱学新也成了被批斗的对象,他悄悄将这两本相册交给了一位工人,这批珍贵的照片,才得以保存下来。



“那个时候在厂里头,我就把这些照片本子,交给一个可靠的工人,他给我保管,因为我在工厂的时候啊,天天在下面跑,跟工人都很熟,400多工人吧,基本上300多工人的名字我都可以叫的出来,他是个车间主任,他没有受到冲击,所以这些照片就留下来了,等后来有了电脑,我就把它们都输到光盘里了。”



  钱学新说,他们这一代的建桥人,一辈子跟桥梁都是分不开的,很多人的子女也耳濡目染,从事了桥梁建设工作,他的女儿现在就在大桥局工作,并且嫁给了我们之前介绍过的大桥桥墩设计师周璞的儿子,两人从曾经的同事,变成了亲家,在一起时,经常会聊起当年建设南京长江大桥时的往事。


  听说10月份,南京长江大桥要封闭大修了,钱老说,他和亲家都很想在大桥大修前,再去看一看。


激情岁月·大桥记忆

·《激情岁月、大桥记忆》(一)大桥最后一任总工陈昌言

·《激情岁月、大桥记忆》(二)桥墩设计师周璞

·《激情岁月、大桥记忆》(三)建设总指挥柴书林将军

·《激情岁月、大桥记忆》(四)桥梁设计“奇才”曹祯



↓↓↓戳下方“阅读原文”,下载在南京APP: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