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铁钉价格销售中心

城迹|风情万种的东莞小巷(三)

古村落保护与发展创研基地2018-09-10 07:33:59

↑点击上方“古村落保育活化”免费订阅


风情万种的东莞小巷(三)

——东莞历史文化发现之旅

 

东莞的小巷风情万种,小巷深处的私家园林亦是百媚千红,各具特色。在莞城,清代的名园当属博厦张氏四大名园”,即可园、道生园、欣遇园、学圃。此外,城内松柏高街的寓园、宝积街的先春园和小罗浮、县后坊的明园、龙泉二甲的十亩园,城外旨亭街的满园、王屋街的芬园……



可园(2007年拍摄)


如今,东莞所剩下的清代私家园林已不多了。唯独广东四大名园之一可园相对完整地被保留了下来。可园始建清代道光三十年1850),同治年间1862-1874)峻工可园占地面积三亩三建筑之多、式样之全、匠心之活、文化之厚、布局之奇,可谓无处不精、无处不雅、无处不画、无处不美……



邀山阁


邀山阁是可园所有建筑物中的至高点,四面皆开窗,一阁豁然,可得四面来风,可观八方之景。联曰:大江前横,明月直入。但我们以为此联并未道出此阁之妙,既阁名邀山,则应为登阁远眺,罗浮诸峰,蔚然而深秀,黄旗众山,连绵不绝,又暗合了陶诗以悠然所见南隐士之意。近景者,一园锦色,皆入眼来。烟波浩渺的可湖,石拱桥、环湖小路、可亭……后花园之亭、之假山、之古榕、之椰树……前院之绿绮楼、之可堂、之滋树台、之问花小院、之壶中天……历历在目,把酒临风,宠辱偕忘,喜洋洋者矣。邀山阁被老莞人称为“定风楼”,因其四面通窗,仅以10根木柱筑于石墩之上,无一钉一铁,但东莞是台风常袭之地,却经多次狂风、暴雨、地震仍安然无恙,真正体现了中国古建筑的高超技艺



绿绮楼


绿绮楼为女眷居住之地,人称小姐楼。相传清咸丰年间,园主人得了一台出自唐代的古琴,名绿绮台琴绿绮台琴曾为明代武宗的御用台琴,后赐予刘姓大臣而流落民间,几经周折才到了张敬修的手里,张敬修特修建此楼藏琴。



可亭可湖


可园的建筑之精美自非单纯于建筑之美、艺术之美,而是匠心独运之美,尤其重要的是设计者把兵法引入建筑,使可园这小小之园,四通八达,既有环碧廊可一而贯之,更有大大小小的方门、花门、窄门、圆门、拱门、门中门、假门、走廊、过道……130 余处,使各建筑物和小院相隔而不隔,既独立又联通,游人身在此而意在彼,既有曲径通幽之妙,又有柳暗花明之势……



可园主人张敬修


可园主人张敬修虽是带兵打仗的武将,更是一位精通琴棋书画、金石篆刻的艺术大师。不仅可以在战场上策马扬鞭,更是一位博学儒雅的智者。据说张敬修卸甲归田后,经常在此侍弄花草,颐养天年,待时而飞……可园是如主人所言:还可以的园子啊!



马齿巷


马齿巷37为莞城有名的“拾芥园”。据杨宝霖老师考:爱国志士邓淳在鸦片战争之后定居莞城城西马齿巷之拾芥园,从事搜辑东莞历代诗章为《宝安诗正》……”邓淳对方志贡献颇大,参与编纂《广东通志》《岭南丛述》故其著作对研究东莞乃至广东古代历史意义非凡。



邓淳故居拾芥园遗址


2012年7月14日下午,我们专程来到马齿巷拜访“拾芥园”遗址主人邓先生说:“拾芥园虽然已经改建了,但是原来园子的面貌还依稀记得。以前一进门的左边为一香蕉园,然后有一排房,房屋的山墙处有一眼古井,井边还有一株鸡蛋花树。如今粗大的鸡蛋花树头下,重新长出了一株新枝,顽强的生命力让主人无不欣慰



杏园


杏园就在兴贤里23杏园建于民国,房屋坐北朝南,由一栋房屋和一座门楼组成。房屋总体风格中西结合,二层,高10.5米,面阔17米,进深8.5米,砖墙外部石米批荡,花纹图案窗框装饰,罗马柱门框,趟栊门,彩色蚀花玻璃窗,二层一半园形阳台和一长方形阳台,平顶上有一对狮子头灰塑。



杏园民国楼


2012年10月3日,在热心读者邓晓正老师的帮助下,我们又一次来到了杏园。杏园现在的女主人80陈老师说:杏园建于上世纪三十年代日本侵华前。我大人公(公公)钟杏田去过埠(南洋)行船,积攒了一些钱财回来,无奈早逝。钟杏田的两个姐姐都是自梳女,她们用李杏田留下的钱修了这座园子。杏园这个名字就是取自钟杏田的字。杏园由当时颇有名气的建筑师、十亩园的族人李茂枝先生设计和承建。



张淇淦


寓园是东莞清末进士张其淦的家。据《东莞历史人物》载:张其淦(1859—1946),本字汝襄,改字豫泉(友人亦称寓荃),晚号罗浮豫道人,又号岭南迂叟。东莞篁村水围人,曾就读于石龙龙溪书院。光绪十八年会试中式,因天花不能进行殿试,后补试为二甲进士,入翰林院为庶吉士。曾任山西黎城知县,石龙书院山长,宣统二年, 署安徽提学使。民国时期,隐居上海闸北广肇路311号“寓庐”,后为日军飞机炸毁,藏书七十余箱,悉付劫火。著有《东莞诗录》。



寓园遗址


寓园位于松柏高街一巷的斜对面。门上有“寓园”题字。 寓园内有山有水,堪称“小可园”。而“寓园”的得名,据说源自张其淦上海的寓庐

寓园有十景,即:梦痕仙馆、祖若旧庐、东篱、采莼舠、囊珠阁、爱古不薄今斋、仪亭、退思庐、松柏山房、幕霞楼。寓园因为自然灾害和人为破坏,如今已不存了,然而亭台楼阁、花园式的园林建筑至今仍是老一辈东莞人所津津乐道的



张淇淦著《邵村学易》


 “清末东莞两大才子一为探花陈伯陶,一为进士张其淦。民国初期,陈伯陶遁入香港九龙筑‘瓜庐’避世,修《东莞县志》。而张其淦进入上海,不再出仕,他积极探索民族工商业的发展,在大上海广有资产。他建寓园在松柏高街

2012年,70多岁的老莞人李老师接受我们采访时说道,“我家住在寓园斜对面的松柏高街一巷。小时候我就经常到寓园中玩,园内很大很阔。园内奇花异草,假山池沼,莫不精致绝伦,园内设施均有大家气度。”



张淇淦书法


宝积街17号的民居古朴素雅,趟拢保存完好,厚重的实木大门不用敲也知道牢不可摧。民居中亭台楼阁、假山水榭环绕,奇花异草、果树雕栏更为这座别致的院落增添了生气。由于景色秀美,故被成作“小罗浮”。小罗浮本与松柏街30号、32号的先春园属卢氏的家园,小罗浮是主房,仅存假山一座,陶窗数扇、“东官卢扁”木牌匾一块,残联一副:“探春先拣树,x夏xxx”。



小罗浮


2012年7月14日60多岁的卢先生对我们说“宝积街卢家是清代乾隆年间进士卢应的后代。卢应曾在京中当过皇子皇孙的老师”。据《东莞县志·卷六十九》(陈伯陶)载:“卢应,字锡垣,号梅关,城南人。……应少聪慧精制艺,为诸生时学使吴鸿器之,偕赴湖南襄文衡焉。乾隆壬午领乡举第二,丙戍成进士,选庶常,旋授检讨入直。武英殿充国使馆篡修《四库全书》分校……”



小罗浮假山


先春园如今已改建,存木匾金马玉堂。这块木匾中的繁体字只有三点。原来在写匾的时候,故意写的,表示这匹马跑得快,是马中之王,四条腿跑得快看上去就像三条腿。



先春园


金马玉堂牌匾


明园位于石涌街横巷,是李杨敬将军的府邸。李杨敬于1949年秋,调任广州市市长,此为明园的后门,明园的正门在原来的老县府里面。



明园


明生中学图书馆



走过500多年的古榕、150年的玉兰来到古木丫杈、高耸入云的木棉树下,这是壬峰的小山坡上,只见巍巍然的两层红砖楼宇呈曲尺的格局。楼层与外墙的灰塑犹如浮云,亦如帷幄。漫步长方形的院落,欣赏着镶嵌着彩色玻璃的窄窄窗户、欣赏着碧绿的陶瓷下水管,欣赏着气宇轩昂的欧式门廊,欣赏着雕花的栏河,欣赏着典雅别致的楼檐下装饰……最终,我们的目光落在了地板上。那是彩色的水磨石地面,是被誉为“莞城水磨石技术第一人”的李茂枝(人称李枝)先生的又一巨作。



老县府壬峰绿荫亭


十亩园位于县后横街龙泉三甲。十亩园原有十四亩地,因“十四”不好听,主人直接取其整数,谓之“十亩园”。 十亩园的门上青藤倒悬,柴门虚掩,轻轻一推,眼前豁然,重重浓绿,扑面而来, 窄径通幽,杂树生花,花草遮路,唯不见人迹……



十亩园花径通幽


小径之右,又现羊肠小径,碎石黄叶铺地,我们从其入,穿越蕉丛,鸡蛋花满地,俯身就花,轻拈二三,花簪发髻,香泽人衣……抬眼望去,一树鸡蛋花如伞如盖,树径若盆, 古雅朴拙,曲似矫龙,翠叶重重,繁花似星,缀满枝头。一楼突兀,拾阶而上,满园尽收眼底……园中寂然,悄无人语。



十亩园遍植岭南佳果


从2011年6月17日第一次推开十亩园的大门至今,我们对十亩园主人李槐芬的李氏后人做了上百次的采访,并与李氏后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李国基教授、李鸿基先生等李氏后人为我们提供了大量有价值的资料与图片。



十亩园门前留影


从采访中得知,十亩园由东莞名医李槐芬创建于咸丰末年至同治年间,是一个以种植优质品种岭南瓜果而闻名的私家园林。园中有沙糖桔、龙眼、荔枝、芒果、杨梅等,尤以单核白糖黄皮的种植最为广泛。中由园主李槐芬自发研究并嫁接成功的“单核白糖黄皮”驰名东南亚。

十亩园李家与县后坊李家同宗。十亩园可谓人才辈出,光是黄埔军校出身的有五人。李汉兴、李汝光、李文光、李普林、以及师长李振良皆出自十亩园李姓。



十亩园第二代主人李树英


2011年8月7日,78岁的十亩园李槐芬第四代孙李国基:我的五叔公李福贤练过武术,是个武秀才。1938年至1939年期间,东莞沦陷。在东莞县城外不知道驻扎了一连还是一营日本兵。五叔公和县后坊的李家兄弟都非常愤怒:‘岂有此理!日本人居然敢践踏我们东莞!’于是他们十几个会武术的正义之士决定夜袭军营。那天晚上,他们趁夜色悄悄摸进了敌营,打死了几个还打伤了十几个日军。可是由于没有经验,他们还是被日军发现了!日军疯狂地追杀他们。五叔公也身中多枪。五叔公逃回来的那天晚上,我清楚地记得,他手里提着马灯,马灯就放在大厅的云石桌子上。五叔公坐在云石凳子上,我坐在他身边。五叔公给我们讲述了负伤的过程,最后五叔公还兴奋地说:‘我们打死了几个日本仔!’当时我看见他的脚上是负伤了。但是没有想到他身上的伤更重。后来听说五叔公的伤没有治好,去世了。



李扬敬将军(李国基先生绘)


父亲李树英由于成绩非常优异,刚从“广东军官教导队”毕业,就被调入黄埔军校,在教练部任教官,负责军事训练与李扬敬等人同时在校任职。陈济棠主粤时期,长年处于战乱的广东百废待兴,故此求贤若渴,父亲李树英深得陈济棠的赏识,被调入广东省宪兵司令部,担任第二大队队长。当时,宪兵第二大队是司令部中最精锐的队伍,除负责确保省区后方各军事要地、军事机关和军事要员的安全,承担保卫长官住所的任务之外,还要负责对入伍新兵进行军事训练,并驻守深圳海关边防、广九铁路。

我的祖父去世的时候,陈济棠送了挽联:“后嗣能振家声,效劳军国;先生遽骑箕尾,空帐人琴”。中山大学的校长邹鲁也曾经赠送了挽联,联曰:“有子竟尔成家,连飞两凤;问年未臻杖国,埋骨千莺”。



十亩园旧貌


我的伯父李汉兴广东高等师范毕业(中山大学的前身),时任粤军第3军军长的李扬敬,任命他为第3军军人家属学校校长。伯父还任职广东省参议员,李扬敬黄埔军校教育长秘书。解放后去了香港,在李扬敬创办的德明中学任教,”

堂叔李汝光,英俊洒脱,也曾就读于黄埔军校。后来在湖南从军抗日,官至少校。另一堂叔李普林,同样是黄埔军校毕业,参加过淮海战役,时任连长,曾被俘,后回莞参加李家军。1948年,李家军是保卫县后坊李家的私家武装。堂叔李普林、李文光都是抗日军官。


十亩园石匾


从果树翠竹相掩映的十亩园走出,再从镶嵌着“十亩园”石匾的门楼下走过,又来到了风情万种的小巷中。巷子中的私家园林或许已成为过去,然而,当年那一片繁花烂漫,粉红如霞的一座座百媚千红的私家园林直教人轻弹兰指醉拈红云,笑靥如花,未曾想, 寻访发现之旅中尚能觅得这无边春色,可算没有愧对三月百花之约。


尊重原创,欢迎转发;谢绝转载,感谢配合!

李培军:15016932411  QQ:458047148

李翠薇:13215251348  QQ:604240098


保育活化 共创共享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