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铁钉价格销售中心

《玩儿》连载——第一卷“鸟鸣”

大谦世界马主群2018-05-16 17:40:03

01

鸟儿还是待在树上好看



老北京人都知道,北京城内鸟市很多,最有名、规模最大的当属西城车公庄桥旁的官园花鸟鱼虫市场。小时候家住官园旁边儿,学校离鸟市更近,平时还好,每到春秋两季,北雁南飞、候鸟迁徙之时,官园鸟市从里到外,街道两旁,连摆摊儿的带野市绵延一两里地,全是爱鸟人。


上小学一年级时,一次偶尔路过,见此热闹场面便吸引住了我,看见五颜六色、形态各异的鸟更是让我走不动道儿了,好奇心盛,于是问名称、询价格、说品种、聊习性,那天,我第一次听说并认识了黄雀、画眉、百灵、红子、靛颏儿…….回到家,找了一个邮包裹时用的木箱,拆掉顶盖,钉上一块铁丝网,箱中放上两根树杈儿,又找来两个瓶盖当食水罐儿,自制的鸟笼就算做成了。第二天又一次来到市场,手里攥着平时攒下的五毛钱,野心勃勃,看哪鸟儿都像是我的,势必据为己有而后快。可细问才知道,同样的品种差价也很大,体型,毛色,站姿,叫声等等无不和钱有联系。而我手里这点儿钱,只够买几只野鸟。经过反复咨询、对比,买了两只粉眼儿,如获至宝,俩手攥着就回家了。


粉眼儿,也叫秀眼,是有种候鸟,分紫肋、青肋两种。体型较小,细长流线,通身翠绿,只有眼周有有圈粉白色,因此得名。由于长相秀气,喜热畏寒,南方饲养较为普遍。此鸟叫声清脆悦耳,但饲养较为讲究,有专门的秀眼笼、钩子、盖板、食水罐儿等等,用具一应俱全,都是单位秀眼设计的,是深受玩儿主喜爱的,有很长饲养历史的一个品种。


当年的我自然不懂这些门道,回家之后将鸟放入木箱中,添好食水,就开始欣赏了。那时的欣赏水平只是看着鸟儿在枝杈上跳跃的形态,就已经大为满足了。搬个小板凳在木箱前一坐就是几个小时,一会儿拿到背风处,一会儿挪到太阳下,一会儿喂苹果,一会儿清粪便,老北京话叫——摆忙……于是,出事儿了!由于箱底不好清理,又没有替换的鸟笼,只能捂住笼门伸手进去,就在这个环节,一只鸟钻出手缝儿飞上了院中的大柳树。这鸟要是远走高飞了,也没有那么着急,毕竟急也没用。可它却偏偏站在柳树枝上跳来跳去,大声鸣叫,这让院中的我望树兴叹呀,即束手无策,又不舍放弃。眼望树梢哭的心都有。姥姥实在不忍看我这样,把家中一个装干粮用的竹子编的小筐拿来扣在地下,边缘支上一根小木棍,又在中心撒了一小把玉米面儿,木棍上系根绳子,把绳子顺到屋中,告诉我,抓住绳子等,鸟饿了会飞下树来吃食,当它站在筐底时一拽绳子就会把它扣在筐中。现在看来,老人家的本意是不忍看我难过,想个办法让我差乎差乎,对于这办法能不能逮到鸟并没有抱多大希望。不过这主意在我看来简直就是一根救命稻草,抓着绳子躲在屋中,一等就是两个小时,这期间我咬牙切齿的对待这每一个在院里出入的邻居,生怕他们的走动影响小鸟下树觅食甚或远走高飞。而树上的秀眼可能是因为越狱成功,心情大好,站在枝头飞来跳去,放开嗓子叫出了也许是它有生之年最美妙的声音,叫累了绿毛一乍,脑袋往后一盘径自睡了……这一来,又把我搁在旱岸儿上了。直等到下午四、五点钟,树上的鸟儿又来了精神,开始跳来跳去,越跳越高,从树杈串到了树梢,并四处张望,大有不辞而别的势态。躲在屋中的我,这时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但心理也已发生了变化,不再对逮鸟报有任何幻想,只是在等待着和它告别的那最后一刻。就在这时,树梢的鸟发现了院中的筐、筐中的食,没有任何思考和犹豫的过程,抿翅下树,像一颗从空中掉落的石子一样飞入筐底吃起食来。而我整整一下午,等的就是这一刻,手起,拉绳,棍倒,筐落,将鸟扣入筐中,而随之心底却产生了一丝莫名其妙的失落,直到多年后,我才明白这个失落的真正含义——而当时可没有时间多想,瞬间,喜悦冲走了所有的情绪,冲出屋按住竹筐兴奋的大叫:逮住了!逮住了!姥姥拿来一条毛巾被罩住竹筐,这样伸手进去时毛巾被的软边能围住手腕不致再让鸟儿逃脱。这才拿出鸟放入笼中,添好食水,却不敢再轻易的开笼门收拾了,只是坐在旁边静静的看着。而看的兴趣仿佛也不如从前大了,总觉得它在笼中的状态不如在树上好看……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