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1-17 06:44:0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在万千人海曾相遇,咀嚼到如今仍觉幸。原本以为相遇就很好了,再到后来一眼万年,义无反顾,那样疯狂又张扬的故事,好像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


“真TM的。。。”

冷,南方地区特有的阴冷。

尽管奈奈已经多次强调杭州这几日的冷空气,九尾还是没太当回事儿地只穿两件单衣一条裤子就下了高铁,潇洒不羁得就像一匹来自北方的狼,然后,毫无悬念地被冻成了哈士奇。

九尾把立起来的外套领子又紧了紧,掏出手机飞快地打了几个字点击发送后又把手揣回兜里。


“我到了,你在哪”

手机倏然亮起的时候奈奈正盯着屏幕反光中的自己出神,一个激灵之后看到九尾发来的微信,忙回道,“一楼出口最东边。”放下手机,奈奈赶紧把碍事的大围巾摘了,把缠绕的长发抓到胸前捋顺,又拿起手机当镜子确认自己的口红完好如初,这才长舒了一口气。一会儿非给他印一个醒目的红唇印不可,奈奈笑得贼兮兮。


“出口。。。出口在哪里”

九尾心里暗暗捶地,当初怎么就自信满满豪言壮语呢,还是小看了杭州东啊。“那跟着大部队走应该不会错的吧。。。”但很快,九尾就发现这一波人潮是涌向换乘的出口。艹,暗暗啐了一口,九尾只得抓住旁边一个穿制服的大叔询问出口。又是一番折腾下来,终于过了闸机门检票出站,九尾仰头看了看玻璃门上方的数字,拨通了电话。


“那个。。我头顶是A12。”

“啊,那你在最西边。。你站着别动,我过去找你。”

说完这句攻气十足的话,奈奈并没有急着挂掉电话,关于两分钟后的first sight,她忽然有了一个很小清新的想法,就这样漫不经心地聊着天悄悄绕到他背后去,然后来个猝不及防的偷吻,不知道他会是什么表情。

还有十米左右的时候,奈奈认出了九尾的背影,很好,他还没有看到自己。心脏开始不受控制地扑腾,感觉快要抑制不住语气中的雀跃了。3步,2步,1步,奈奈终究还是没勇气印上自己的唇,转而学路小雨把食指抵在了他的右颊。


“嘿,老公!”


01


奈奈和九尾是在一款手游上认识的。


当初奈奈玩问道心神俱伤,曾发誓此生再不踏足社交类游戏,退游半年后偶然看到微信游戏圈里诛仙玩家发的情感帖,勾起回忆里那一点甜。只是说了腾讯一生黑,奈奈不愿玩他家的游戏给腾讯送钱,便在软件商店里漫无目的地逛,被3D两个字吸引,又是胖迪女神代言,就下载了试着玩玩。作为一个颜狗,奈奈对游戏角色的大长腿和捏脸变装的玩法毫无抵抗力,不知不觉地充了钱,等到后知后觉地发现已经砸进去多少的时候,她已经无法自拔了。


这一切都发生在遇到九尾之前。


奈奈在游戏里结了4次婚,第一个cp据说是个即将成年的小屁孩,这让她想起问道里遇到的那个倔强的小孩,所以她待他很好。他说要在游戏里天长地久,她觉得自己没这种毅力,心里暗自愧疚,没想到最先松手的却是他,莫名地就这样消失了,就像上一秒吹过颊边的风扬起碎发,只余她一团乱麻。


终究还是不该在游戏里奢望真诚的呢


无所期待之后好像也就无所畏惧了,之后两任短命的cp一个是因为猎奇的玩心,一个是因为情面随口一说骑虎难下。反正是游戏嘛,结婚也只是游戏的一部分而已,都不要太认真了,奈奈这样对自己说。


第四次就是和九尾了。


一开始奈奈并不喜欢九尾,因为他在对头家族,而且看起来很嚣张欠揍的样子。

九尾在世界上喊“找师父,能打服我的那种”,奈奈当时战力排行前十,闲来无事便起了捉弄他的心思,一向不上世界的她连着刷了好几条应战。

九尾发了坐标,呼啦啦来了一群看戏的吃瓜的嗑瓜子的,于是奈奈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他打死-复活-再打死-再复活-再再打死。。。按在地上摩擦。虽然九尾贱贱地说“口服心不服”,但奈奈打爽了,也就把这事儿扔脑后忘了。


几天后,九尾的名字却赫然出现在家族申请列表里。

“哟,图图终于来了?”奈奈忍不住调侃他。

九尾忙说过来串门,不是拜师。

“嘁——死要面子。”奈奈心里嗤道。

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何而来,但既然来了,就要好好招待,若能招揽为己所用,倒也有利。况且,她也确实对他好奇。

每天任务之余,奈奈喜欢逛地图,游戏里的每一帧画面都像是可以当壁纸似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陪着她逛地图的人变成了九尾,而他没上线的时候,奈奈竟会觉得有些无聊。

有一次,九尾整整一天没上线,“或许又是一个不告而别吧。”奈奈自嘲地笑。晚上,九尾忽然发来微信,他手机丢了,刚借到一个手机,但是游戏的账号密码忘了......听他说他在部队工作,无法出去补卡,奈奈觉得又快听到退游的话了吧。但心里免不了还是存有一丝侥幸,各种帮他出主意找回账号。

如果命运的手在此开启另一道门,那么九尾和奈奈的故事到了这里就该完美谢幕。但是第二天,九尾告诉她,账号申诉成功了。说来或许自恋,可奈奈就是觉得他千方百计地找回账号与自己有关。


02


再后来的一切好像都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了。

就像此刻奈奈坐在他旁边,挽着他胳膊,侧过头靠上他肩膀。

就像刚才九尾惊讶地转过身来,她紧紧的拥抱。


直到被奈奈领着来到下榻的公寓,两人挨着肩坐在一块儿,九尾还是怔愣愣的。身旁的姑娘无疑是熟悉的,这张脸也是在视频里见过的,自己朝思暮想的脸,笑起来眉眼弯弯,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但她现在就在自己怀里,仿佛天经地义般依赖着他,九尾却忍不住去想:怎么会这样?好像不应该是这样?下一秒理智又反驳了自己:她是他的女朋友,是媳妇,就应该是这样。

感觉与理智的拉扯让九尾的心情变得异常纠结。


敏感如奈奈,怎会不知他情绪异常。奈奈屈起手指,挠了挠他掌心,问:“在想什么?” 

九尾下意识地摇头,但一触到她清澈的眼,又觉得隐瞒罪大恶极。想了想,他还是小心斟酌着用词说出了心中所想。       

见奈奈沉默着不说话,九尾慌忙补充,“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还没缓过来,单身久了突然有个媳妇,一时半会有点不习惯。。。”

奈奈似笑非笑定定地看了他几秒,忽然凑上红唇吻住了他的。

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来不及多想,身体已代替他做出最诚实的反应。

“诶,你该不会是初吻吧?”她笑着问他,看他耳朵红红的不答话。想到他刚才压着自己一通乱啃,奈奈忍俊不禁,“呐,我来教你什么才是真正的接吻。”


在游戏里,九尾一直给人一种老司机的感觉,能污能骚能鸡汤,会讲段子会撩妹,该霸道的时候霸道,该温柔的时候温柔,时不时卖点浪漫,仿佛温习了多遍的情场老手。后来才知道,他是第一次在游戏里花那么多心思只为陪一个人,第一次实践那些追女孩子的套路,只为讨她欢心。


“我学习能力是很强的。”九尾看着身下被吻得娇喘连连的女子,颇有些得意地笑道。

奈奈瞪他一眼,薄嗔的样子落在他眼里又是别样风情,让人恨不得吃下去。


如果在人群中第一眼看到奈奈,大概会被她自带的高冷气场逼退三尺,哪怕在游戏里,她也不是一个会主动交朋友的人。所以,和九尾相熟相知,可以说是非常非常之偶然了。但就是这个不到万分之一的偶然,九尾不想错过,奈奈无法割舍,终究成全了彼此。


03


在奈奈看来,和九尾谈恋爱的步骤简直不可思议,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奈奈有轻度的亲密关系恐惧症,但凡对她有好感的异性,还没来得及示好,就会被敏感的奈奈提前察觉然后不动声色地疏远。因为不想连朋友都没得做,奈奈可能更相信多年知己好友细水长流自然而然发展成知心爱人,这样大家都有进退的余地。


所以当她唯一的大学闺蜜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差点把嘴里的豆浆喷出来。


和小七结成死党是奈奈在学生会工作期间的事情,由于两人有共同的工作理念,三观合拍,相处愉快,所以经常一起吃吃喝喝约着逛街做指甲,时不时分享淘宝链接和外卖,铸成了铁一般的革命友谊。


当初约好有了男朋友第一时间告诉对方,而奈奈这次直接把男票带到了小七面前。


“这速度,666啊”

小七本来想说火箭的,但仔细想想,按着奈奈原本的性子,这速度已经不是任何飞行器可以达到的了。


“所以。。严格算起来,这真的是你们第一次见面?”趁九尾离席出去抽烟的间隙,小七还是没忍住问奈奈。

想到刚才奈奈对九尾自然而然的亲昵,仿佛共同生活了许久的情侣,匪夷所思啊!


这种情况,奈奈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像她从不曾接受别人无条件的馈赠,却对九尾的红包收的心安理得。就像她讨厌陌生的肢体接触,却在第一次见面就挽住了他的手。

“或许是气场相吸吧。”奈奈最终给出一个结论。


“好...吧”

小七终于完完全全确认,面前这个面带桃花的女子是真真切切地陷入了情网之中。

“当年立志绝对不做军嫂,不找那种钢筋般直男的奈奈呢?”小七揶揄道。

“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奈奈其实早就忘了自己说过的那些话,但她现在一点都不觉得将来的加强版异地恋有什么辛苦,“难道你不觉得这种看得见摸不着,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永远有一分空间和一分神秘的恋爱更适合我吗?”

不得不承认,典型浪漫主义的奈奈就适合一场随性的恋爱,不至于被天天相看两厌生生消磨掉最初的心动。

对于奈奈的勇敢和洒脱,小七是羡慕的,她自问做不到如此大胆和对一个人全然的信赖。


04


是夜,暖橙色的灯光里,奈奈用一种自己都想象不到的撒娇口吻让九尾帮她吹头发。

九尾显然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动作有些笨拙却小心翼翼,用梳子的时候力道轻了又轻,不停地问“有没有扯到”。

看他红着耳朵,脸却崩的波澜不惊的样子,奈奈就想调戏一下他。“我们这样好像爸爸给女儿吹头发噢~”仰头,她笑得一脸无害,见九尾没反应,眼神都没扫到她脸上,心下一横,扯住他的手晃了晃,拖着特别委屈的小奶音叫了一声“爸~~爸~”

九尾终于绷不住破了功,低头看见她眼神戏谑,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去去去,想什么呢”语气是不经意的宠溺,像哄小孩儿似的。

奈奈得意地晃了晃脑袋,笑得志得意满。


窗外是滴水成冰的腊月,两天前的雪尚未完全消融,但这丝毫不影响开了空调的小跃层二楼温暖如春。

伊甸园悄悄开了门,溢出青苹果的香气,不等蛇来魅惑,人们早已摘下果子吃了个干净。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奈奈睡眼惺忪间只觉得有个人在背后抢被子,下意识一个翻身把被子卷的更紧,几秒后反应过来,这不是家里的床,旁边还多了一个人。。


奈奈抱着被子扭过头去,果不其然看见九尾一脸郁闷的表情,“一晚上你都把被子占了三次啦。。”语气很是委屈。


奈奈觉得怪不好意思的,赶紧把被子匀出去一半,想了想,又递出去一点。九尾扯过被子,顺手就把奈奈揽进怀里,没等她惊呼出声,低头封住了她的唇。“昨晚你把我踹到床边差点掉下去,这是给你的惩罚。”

可惜奈奈才不是那么容易害羞的小白兔,毫不示弱地亲回去,“这个惩罚我喜欢~”


跃层式的小窝太过温暖惬意,难得休假的两人都不愿起床,一起赖到肚子忍不住咕咕叫,才点了外卖来一起吃早饭。


中午奈奈带着九尾逛校园,吃了量大实惠的清真食堂,“可惜在假期,有的食堂都没开。”奈奈颇为遗憾地感慨。

然而九尾已经忍不住惊叹,“大学伙食这么好?简直是...”

“养猪场。”奈奈很自觉地接了下去。

九尾捏了捏她腰间的肉肉,软乎乎的,见她微怒的样子,只觉可爱无比,不禁笑出了声。

奈奈以为他笑自己胖,反手就要拧他胳膊。无奈他浑身腱子肉,胳膊硬的像铁一样,让她无从下手,只得狠狠翻个白眼。


原以为临近春节,大家都返乡回家了,直到看见西湖边依旧热情满满的旅行团,奈奈才知道是自己太单纯了。

于是原本计划看的断桥残雪也就作罢,两人绕着西湖开启暴走模式。


阳光不够烈,吹皱湖面的风还是冷到骨子里。九尾觉得自己被坑了。之前为这次约会买新衣服的时候,奈奈说南方流行穿裤子露脚踝,他就买了这款束口的休闲裤,配最低的船袜。结果自他下了高铁以来,见到的男生无不是裹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就连身旁的奈奈,也穿了一双护住脚踝的靴子。

九尾又打了个寒噤,苦哈哈地问:“明天我能不能不露脚脖子了?”

奈奈见他嘴唇都冻紫了,不由得一阵心疼,“好吧。。确实太冷了这几天。”


走在冷风中总想吃点什么来保持热量,于是奈奈眼见着九尾兴致勃勃地买了十块钱一根的棉花糖,呼啦啦撕扯得糊一脸。

沿西湖大道一直走到河坊街,这条山脚下著名的美食街依旧熙熙攘攘,买了煨在罐里十块钱一杯的红枣冰糖雪梨,也蹭了中药堂免费的大麦茶,奈奈又拉着九尾进了一间鬼屋。


刚进去的时候九尾颇有些不屑,身为坚定的马克思主义信仰者,自带一身军队的浩然正气,他才不会怕什么牛鬼蛇神。

奈奈一向是个胆大的,各处影视城的鬼屋也都逛了一圈,这个屋子除了黑了点并没有什么稀奇,但她故意又叫又跳的,把旁边的九尾弄得一惊一乍。

黑暗中的时间可能过得特别慢,就在九尾忍不住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的时候,出口到了。

奈奈爆笑。


九尾说他从来没有和女朋友一起看电影的体验。

奈奈就拿过他的手机刷刷买了晚上唐探2的票。在第一天晚上,他们就把对方的指纹录入了自己的手机。


影院在他们住的公寓附近,奈奈打了滴滴拼车。

等车的时候,九尾站在花坛沿上,平白高出三公分,奈奈欢喜地拿脸贴他胸口,“完美身高差诶”,嘴角却是戏谑。

九尾一脸无奈,“三公分难倒英雄汉。”

奈奈忽然想到一个很污的问题,“假如给你一个机会增三公分,你希望长在哪里?”

面前的姑娘一脸揶揄,九尾红着耳根一把将她揽进自己怀里,反问她,“你说呢?”


车来了。

因为打的是拼车,后排已经坐了两个妹子,九尾只好坐前面副驾驶。

一直牵着的手忽然松开,有万般不习惯。

奈奈忽然觉得他们俩很像连体婴儿,从一见面开始,除了吃饭上厕所还有九尾躲开去抽烟,俩人距离 从不曾超过一拳。坐车的时候,奈奈也习惯了和他十指相扣靠在他肩膀。

一定是他的荷尔蒙与她相吸吧。

不然怎么每次靠近都迈不动腿。


这次九尾晕车得有点厉害。下了车蹲在路边吐了一些酸水。

头一回看到九尾这么蔫儿,连晚饭也只吃了个鸡翅,奈奈心疼得不行,给他买了热牛奶和橙汁。

然而这种时候九尾都不忘给九州里的好友秀一波恩爱,她的一点点体贴和照顾。

因为他们的好人缘,也因为九尾早早地在世界上高调公布恋情,这次见面几乎是全区关注的话题。

或许是休息了一会,刺激完单身狗,九尾通体舒畅,食欲大振,又去买了个汉堡。

奈奈被他的孩子气逗笑。


走进电影院的时候九尾又买了桶爆米花。

奈奈其实没有看电影吃东西的习惯,一直没有碰爆米花,九尾以为她懒得动手,自告奋勇拿了一把又一把往她嘴里塞。

奈奈嘴里塞得鼓鼓的,他又拿了一把递到她唇边,奈奈忍不住打他。


之前看过第一部,所以九尾对2的梗并不是很感冒,不过身边的姑娘笑到破音,上气不接下气,他忽然觉得特别幸福和满足。

以至于回部队之后再看到这部片子,满脑子都是奈奈依偎在他身边大笑的样子。那一刻,他无比想念她。

这都是后话了。


反正走出电影院的时候,奈奈又仰起红唇勾引他,夜色在她眼波中流转,抵挡不住的热情大胆。

奈奈却是知他脸皮薄,故而敢在公共场合放肆调戏他。


不过这些账,九尾迟早都会关起门来和她好好算一下的。


05

辗转折腾了两天,九尾有些乏,于是第三天去周庄的计划取消,俩人在公寓里又续住了一晚,就像休假在家的一对小夫妻一样。为此,民宿的小姐姐还送了他们一套HelloKitty的指甲钳。


午后天气开始放晴,九尾和奈奈在五子棋上杀得正酣,丝毫不被窗外的阳光所惑。

奈奈又输了一局,嘴巴一噘,打乱棋盘,不玩了。

九尾兴味正浓,不依不挠要抓着她继续下。

奈奈见他胡赖,转身扑倒封住他的嘴,很是霸气。

这次九尾没有急着转守为攻,而是很温柔地包裹住她突如其来的小任性。


在奈奈看来,接吻是最能表达对爱人的感情的,快乐、生气、怜惜、宠溺...都能在或急或徐的吻里被彼此感知到。


九尾原先是真不懂接吻的,奈奈能感觉到的只有一股冲动。

但在那个下午,时光漫漫,九尾也开始喜欢上这种亲吻的感觉,或者说,这种爱的表达方式。


行程过半,好像分别就近在眼前了一样。


开往南京的动车上,奈奈的耳机里播放的是唐汉霄的《让我留在你身边》。她把一只耳机分给九尾,后者紧了紧握着她的手。


在南京的第一晚住的是一个锅碗瓢盆俱全的公寓,奈奈本想试着俩人做一顿晚餐,奈何九尾拉着她厮磨到日落西山。

看着地图走到两公里外的超市又没有什么生鲜,最终拎了几样水果和煮粥的材料就回来了。


半夜还发生了一件惊悚的事情。


就在俩人睁眼看着天花板的黑暗准备入睡时,看到烟雾报警器里一闪一闪的小红点,连扒带撬地给拆了下来。


这样一折腾,奈奈就睡得比较浅,第二天一早就醒了。

没什么睡意,干脆就开始煮粥。

等粥热了第二遍,奈奈开始揪着九尾起床。

捏他鼻子,亲他嘴巴,掀他被子,结果被他翻身圈住,“别闹,让我再睡会。”


当两人面对面坐在小餐桌前开始吃早饭的时候,九尾又拍了奈奈做的水果酸奶沙拉在群里秀媳妇。

奈奈拿眼睛白他,他却笑得怡然。


经历昨晚的惊魂之后,虽然证实是正常的烟雾报警器,奈奈却还是有些膈应。又想着最后一晚共处了,怎么也要有个比较难忘的回忆,就和九尾商量订了附近的一家五星级酒店,是她喜欢的那种超高层、大落地窗,还有一个大大的浴缸。

奈奈很是兴奋地探索了一圈房间陈设,还特意叫来客房服务教她速溶咖啡机怎么用。在找到针线包后,也终于帮九尾把裤子纽扣钉上了。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南京的夜不像上海那般奢靡,也不像杭州缭绕着烟火气,它的璀璨里带着疏阔的味道。

缠绵之际透过百叶窗看到万家灯火匍匐蜿蜒,boss音响里在播放着《until you》,奈奈有些恍然,又或许是刚喝的RIO里有一点点酒精起了作用,她觉得此刻像极了倾城之恋里的白流苏。

不管过去未来,在下一刻分离前相爱,她不难过,却突然想哭。


九尾看着怀里哭泣的人儿,有些不知所措。他轻轻哄拍着,笨拙地安慰她,“我们还是天天视频的嘛”,却让她的眼泪掉的更凶了。


你永远不知道我是怀着怎样一种心情在爱你。


06

道别的时刻总是来得及时。


九尾的高铁比奈奈的要早。看着他的背影随着电梯下行,消失在视线里,奈奈转身,走向自己的检票口。

她想象着电影场景里女主回头,看到男主去而复返,飞身跨过栏杆冲过来抱住她,再配上一个长长的kiss。

但是奈奈只是自嘲地笑笑,一步也没有回头。


窗外,景色在加速倒退,耳机里依然还是那首《让我留在你身边》。

从酒店去往高铁站的路上,奈奈也是听着这首歌,紧紧偎依着身边的这个怀抱,想要把他的气息留住。


看不见你的笑我怎么睡得着。


你猝然闯入我的生活,又必须突兀地离开。


载着你我的两列动车从南北分界线开始背向而行。


如果不停下的话,它们一定会重逢的吧。


地球是圆的呢。







我要推荐
转发到